曹光喜与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鄂05民终340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2-17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曹光喜与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154
预计阅读:5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鄂05民终34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2-17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曹光喜,男,1969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宜都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永生,宜都市宜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宜都市陆城园林大道53号。

法定代表人:刘晓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其芳,湖北启方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审理经过

上诉人曹光喜因与被上诉人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宜都市人民法院(2016)鄂0581民初18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曹光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永生,被上诉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其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曹光喜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曹光喜的一审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曹光喜于2009年9月开始在交运宜都客运公司从事汽车驾驶员工作,劳动合同期限至2017年5月21日,2016年5月24日,曹光喜领头就交运宜都客运公司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问题向主管机关依法信访投诉,交运宜都客运公司知道后搜集曹光喜劳动违纪的证据,将本应给予教育批评,直至罚款的私自改变车辆线路违纪行为直接适用最严重的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剥夺了曹光喜的工作机会,而该处罚仅适用于驾驶员私自停班或者利用营运车辆办私事的严重违纪情节。显然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单方解除与曹光喜的劳动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明显是利用优势对劳动者打击报复,将未通过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作为打击报复劳动者的工具,且适用条款错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一审法院未充分查明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一审被告辩称

被上诉人辩称

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判决结果公平、公正,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曹光喜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诉称

曹光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赔偿违法解除与曹光喜劳动合同的赔偿金47247.52元(劳动合同解除之前最后3个月(2016年4-6个月)的平均工资2952.97元X8年X2倍计算为47247.52元)。2、交运宜都客运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9年9月,曹光喜到交运宜都客运公司从事汽车驾驶(鄂EXXXXX),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该合同期限至2017年5月31日。合同约定:双方终止或解除合同按法律规定应给予经济补偿金的,应按规定支付;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包括员工守则、岗位职责、培训协议、保密协议、安全准则等)均属合同附件,其效力与合同条款同等。2015年12月19日,经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公交分公司的《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于2016年1月1日施行;2016年2月26日至2016年6月17日,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先后六次组织职工会议,加强学习,强调纪律。2016年6月20日,经单位监控显示曹光喜私自改变公交运行线路,一个月内违反规章制度达13次,经分公司讨论公示,报告到公司工会,工会组织职工讨论并出具意见,按照《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笫五十九条规定,最后经公司经理办公会讨论并作出决定:因曹光喜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交运宜都客运公司于2016年6月27日解除与曹光喜的劳动合同。后曹光喜不服,认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曹光喜申请宜都市仲裁委员会,经宜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2016)都劳仲裁字第141号仲裁裁决,曹光喜不服该裁决,诉至一审法院。一审法院认为,一审争议焦点在于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单方解除与曹光喜劳动合同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曹光喜诉请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违法解除合同经济赔偿金是否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交运宜都客运公司按照民主程序制定的《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系该公司为加强劳动管理,在本单位实施的保障劳动者依法享有劳动权利和履行劳动义务的行为准则。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先后组织职工学习,曹光喜作为公司员工,应该知晓并遵守;2016年6月,经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单位监控显示曹光喜私自改变公交运行线路,违反规章制度,一个月内违纪达13次,经分公司讨论公示,报告于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工会,工会组织职工讨论并出具意见,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认为曹光喜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即《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及《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笫五十九条:私自改线、私自停班或者利用营运车辆办私事的罚款500元,情节严重的依法解除劳动合同。于2016年6月27日单方解除了与曹光喜劳动合同,事由是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并向曹光喜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符合法律规定。曹光喜认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处罚过重,应该适用罚款,同时还应支付违法解除合同经济赔偿金。但曹光喜作为用人单位的营运驾驶员,且担任该线路的线路长,更应自觉遵守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率先垂范,交运宜都客运公司按照曹光喜一个月内累计违纪达13次,经分公司讨论公示,报告于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工会,单方作出解除合同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曹光喜的请求一审法院难于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判决:驳回曹光喜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诉讼费10元,由曹光喜负担。

本院查明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另查明,《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公交分公司〈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未经过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单方面解除与曹光喜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是否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且无须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解除与曹光喜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是认为曹光喜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中的《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线路牌、电子显示屏、腰牌与当班线路不符的,罚款10元/次;私自短线、改线、无故误趟的,罚款50元/次,私自停班或者用营运车辆操办私事的罚款500元/次,情节严重的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及《宜昌交运集团宜都客运有限公司公交分公司〈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十九条:“私自改线、私自停班或者利用营运车辆办私事的罚款500元,情节严重的依法解除劳动合同”之规定,曹光喜对此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决定不服并提出多项主张,本院对诸主张分述如下:

一、曹光喜提出“《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中‘情节严重的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理解为是对私自停班或者用营运车辆操办私事的处罚措施,并非是对私自短线、改线、无故误趟的处罚”。但根据2016年2月26日、2016年3月24日曹光喜参加的两次路队长会议学习记录,其中均有严禁“改线”等违纪行为,“严重违纪者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记载。二审庭审中,曹光喜对其本人参加上述路队长会议的事实亦予以认可。在此佐证下,本院认为该《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应作“私自短线、改线情节严重者亦可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理解。

二、曹光喜提出“《〈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是未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该《实施细则》虽然未经过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但根据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企业规章制度学习记录,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在多次会议中均组织职工学习了该《实施细则》及相关内容,因此应视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已通过此种方式将该《实施细则》相关内容向职工进行了告知,且该《实施细则》并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应当认定该《实施细则》对用人单位全体职工具有约束力。

三、曹光喜提出“《〈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是专为曹光喜制定的,是打击报复曹光喜的工具”。根据曹光喜在二审庭审中的陈述,曹光喜第一次进行信访投诉的时间为2016年5月24日,而该《实施细则》的执行起始时间为2016年1月1日;曹光喜又称“该《实施细则》的执行起始时间为伪造”,但因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不利后果。由此,曹光喜认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制定该《实施细则》是专为打击报复曹光喜”的主张与情理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四、曹光喜提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本应对曹光喜进行教育批评或罚款,但其对曹光喜直接适用最严重的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系剥夺了曹光喜的工作”。本案中,曹光喜身为交运宜都客运公司运营驾驶员兼任线路队长,在明知公司已多次重申严禁私自改线的情形下,一个月内先后多达13次私自改变公交车辆运营线路,应当认定严重违反了交运宜都客运公司《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公车公营营运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五十九条规定,交运宜都客运公司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对其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决定应属合理合法。

综上所述,曹光喜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曹光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唐兆勇

审判员赵春红

审判员肖小月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余丹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