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璇、柯遵木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白璇、柯遵木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896
预计阅读: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闽05民终549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02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白璇,女,1979年6月28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思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军、陈长乐,北京大成(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柯遵木,男,1959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晋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玲,湖南正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柯志超,男,1986年7月12日出生,汉族,住晋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弟球、易炳权,福建伟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白璇因与被上诉人柯遵木、柯志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2016)闽0582民初78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白璇上诉请求:请求撤销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2016)闽0582民初7840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原审原告柯遵木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柯遵木与柯志超之间无论从款项提供及借条出具的形式、目的、时间等方面均不符合借贷的真实情况,本案所谓的借贷是柯遵木与柯志超为了柯志超与白璇离婚案件的需要而编制、伪造证据,双方之间并没有借款的真实意思表示。一审判决对柯遵木与柯志超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认定是错误的。1、柯遵木替柯志超还信用卡债务时,并没有要求柯志超出具借条,可见当时双方没有借款的意思表示。2、根据柯遵木的起诉状,其提供款项是因为儿子柯志超面临被追究信用卡诈骗刑事责任的处境,为帮其儿子脱罪,才提供款项,符合赠与,不符合借贷。3、其两人涉嫌伪造证据,伪造了落款时间分别从2014年12月12日到2015年12月9日期间的22张借条,伪造的事实柯遵木、柯志超均已承认。4、所谓伪造就是因为原来不存在某个事实,通过伪造使其表面上存在某个事实。5、从时间上看,柯遵木与柯志超伪造借条的时间发生在2016年上半年,2015年4月,白璇与柯志超已经在进行离婚诉讼,且白璇的父亲白水龙也已因民间借贷起诉柯志超。柯遵木与柯志超就是为了离婚案件的需要,为了达到与白水龙方面的债务相抵消的目的而伪造借条。二、假如存在柯遵木与柯志超之间的借贷关系,根据柯遵木起诉状的说法,柯志超向柯遵木的借款目的是因为面临被追究信用卡诈骗罪刑事责任的处境,为帮脱罪而借款,借款目的并不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三、没有证据证明柯志超所谓的信用卡支出用于家庭的共同生活,柯遵木起诉的719701.86元也根本无法与信用卡的支出以及柯志超所说的所谓家庭支出一一对应。一审判决认为柯志超信用卡消费系用于共同生活需要缺乏依据。四、即使柯志超的信用卡支付可以认定为用于家庭共同生活,该共同生活所发生之信用卡债务已经偿还行为而消灭,已经不存在该共同债务。五、柯遵木与柯志超在上诉人提出对借条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的申请后,才向法庭承认借条的出具时间是在2016年上半年,不是借条落款时间。六、本案是父亲告儿子,而儿子未抗辩,这不符合常理。这是柯遵木与柯志超为了增加与上诉人白璇离婚时的筹码,伪造借条。

被上诉人辩称

柯遵木辩称,柯遵木与柯志超没有明确表示赠与,应当认定本案借贷关系合法有效。本案债务发生于柯志超与白璇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诉称

柯遵木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柯志超、白璇立即向柯遵木清偿款项719701.86元及利息(自借款之日起至全部款项清偿完毕之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对柯遵木提供的22张借条,柯志超对真实性没有意见,内容可以体现柯志超确认其因无资金偿还信用卡消费、透支资金,于2014年12月12日至2015年12月9日间分多次共向柯遵木借款719701.86元,用于清偿信用卡的消费、透支资金。虽柯遵木、柯志超自认该22份借条是2016年上半年同一天出具的,但结合柯遵木提供的银行流水单、柯志超提供的银行信用卡对账单,可以体现借条中所载明的每一笔借款与柯遵木所汇款项、柯志超信用卡还款记录可以一一对应,证实了借条中载明的款项均是在借条所载明的时间汇至柯志超的信用卡帐户,用于信用卡还款,故可以印证该22笔借款的真实性。白璇主张柯遵木汇款给柯志超是赠与行为,但柯遵木并未明确做出赠与的意思表示,本院对白璇的该主张不予确认。柯遵木与柯志超在2016年上半年同时出具22份借条是对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确认,双方系借贷关系。柯遵木提供的结婚登记信息可以证明柯志超与白璇于2012年5月24日办理结婚登记;柯遵木提供的户口本、结婚证可以证明柯志超系柯遵木的儿子;白璇提供的民事判决书可以证明其曾于2015年3月25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白璇主张其与柯志超已于2014年底开始分居,本案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但其所提供的民事判决书无法证实双方是否分居以及何时分居等情况。白璇于2015年3月份提起离婚诉讼,2015年3月份之后的信用卡消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可能性较小。柯志超向柯遵木借款22笔,其中十一笔发生于2015年2月前,其余十一笔借款虽发生在2015年3月之后,但从柯志超提供的银行信用卡对账单所载明的交易情况来看,2015年3月之后的借款均是用于偿还2014年消费的分期帐单。柯志超向柯遵木借款用于偿还的银行信用卡消费均发生在白璇与柯志超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柯志超提供的银行信用卡对账单所体现的消费情况,结合保险单、期货公司对账单、香港医院收费单、购车发票,可以体现白璇与柯志超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有多笔购买保险、购买车辆、医疗等大额消费性支出,以及为生活进行的期货投资等行为,柯志超信用卡消费系用于其与白璇夫妻共同生活需要。白璇未能举证证明该借款属于柯志超个人债务或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或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除外情形,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柯志超向柯遵木的借款行为系对其夫妻共同债务的偿还而产生的新的债务,是采取以主动的偿债行为避免高利息持续增加导致损失进一步扩大的合理手段,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柯遵木主张白璇与柯志超应共同还偿借款719701.86元,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柯遵木和柯志超系父子关系,柯遵木借款给柯志超是为其偿还信用卡欠款,并不是为了赚取利息。柯遵木未能举证证明其借款给柯志超时双方约定了借款利息,柯遵木在庭审中也表示补写借条时写明利息是为了给柯志超增加压力,并没有实际支付利息,故可以认定借条中的利息约定并非柯遵木与柯志超的真实意思表示,柯遵木主张其与柯志超约定月利率2%,一审法院不予确认。柯遵木与柯志超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柯遵木要求柯志超、白璇支付自起诉之日(即2016年7月20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照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柯遵木的其他利息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柯遵木与柯志超之间的借贷关系合法有效,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柯遵木要求柯志超偿还借款719701.86元,并支付自2016年7月20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照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上述借款用于偿还白璇与柯志超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银行信用卡欠款,白璇应对上述债务共同承担偿还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柯志超、白璇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原告柯遵木借款719701.86元,并支付自2016年7月20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照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二、驳回原告柯遵木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1122元,由柯遵木负担122元,柯志超、白璇负担11000元。

本院查明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供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关于本案借条是否真实以及借款是否属柯志超与白璇夫妻共同债务问题。柯志超在一审庭审中确认其于2014年12月12日至2015年12月9日分22次向其父亲柯遵木借款计719701.86元,用于清偿信用卡的消费、透支资金,并承认该22张借条是2016年上半年同一天出具的,借条是真实的。经查,这些借条所载明的款项均是在借条所载明的落款日期由柯遵木转账到柯志超银行账户,用于偿还柯志超信用卡消费的款项。此有柯遵木、柯志超分别向一审法院提供的柯遵木银行流水账单和柯志超的银行信用卡还款记录相印证。根据柯遵木提供的结婚登记信息可以证明柯志超与白璇于2012年5月24日办理结婚登记;根据柯志超的银行信用卡消费记录,本案22张借条所载明的全部款项所对应的柯志超信用卡实际消费时间均是在白璇与柯志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信用卡实际消费时间是在2014年12月之前。根据柯志超向一审法院提供的银行信用卡对账单、购奔驰车发票、人寿保险单、机动车保险单、期货公司对账单、香港医院收费单,可证明白璇与柯志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多笔购买保险、医疗费用、购车发票等大额消费性支出以及为生活进行的期货投资等行为,故一审判决认定本案借款为白璇与柯志超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关于柯遵木转账给柯志超用于偿还信用卡消费的款项是否属于赠与行为问题。白璇主张柯遵木汇款给柯志超用于偿还信用卡消费及透支的款项是赠与行为。由于柯遵木并未明确做出赠与的意思表示,且在诉讼中也明确表示是借给柯志超,而柯志超也承认双方是借贷关系,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案为民间借贷关系是正确的。二审查明的其它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柯志超先后22次向柯遵木借款计719701.86元,用于清偿其信用卡的消费、透支资金。该事实有柯志超向柯遵木出具的借条以及柯遵木、柯志超分别向一审法院提供的柯遵木银行流水账单和柯志超的银行信用卡还款记录相印证,双方借贷的意思表示真实,应予确认。本案柯遵木与柯志超系父子关系,但是柯遵木在支付款项给柯志超时并未明确做出赠与的意思表示,柯志超在2016年上半年同时向柯遵木出具22份借条是对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确认,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案为民间借贷关系是正确的。白璇上诉主张本案借条是伪造的以及柯遵木支付给柯志超的款项属赠予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认定。根据柯志超的银行信用卡消费记录,本案借条载明的全部款项所对应的柯志超信用卡消费时间均是在白璇与柯志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其信用卡实际消费时间是在2014年12月之前,由于采取分期偿还,最长分24个月清偿,故其偿还时间有部分延伸到白璇提起离婚诉讼的2015年3月25日之后。根据柯遵木、柯志超向一审法院提供的银行信用卡对账单、购奔驰车发票、人寿保险单、机动车保险单、期货公司对账单、香港医院收费单等证据,可证明白璇与柯志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多笔大额消费性支出以及为生活进行的期货投资等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本案借款一审判决认定为白璇与柯志超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白璇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122元,由上诉人白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傅家顶

审判员  张国琴

审判员  陈志杰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日

书记员  吕顺达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