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某、杜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胡某、杜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838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粤02民终179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03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女,1963年4月2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南雄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胜飞,广东韶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杜某1,男,1964年5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南雄市郊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启华,广东众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杜某2,男,1991年5月2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南雄市郊区。

审理经过

上诉人胡某、杜某1因与被上诉人杜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南雄市人民法院(2015)韶雄法民三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0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胡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胜飞、上诉人杜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启华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杜某2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胡某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为支持胡某的诉讼请求;二、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杜某1负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一)在一审审理期间,胡某向一审法院申请对杜某1财产鉴定的时段是从2009年1月至2013年6月,鉴定的内容是对杜某1在此期间承建工程获得的利润及此期间杜某1股票账户、各银行存款涉案金额情况进行审计。但一审法院却在既没有经得胡某同意也没有向胡某作出说明的情况下,擅自将鉴定时间变更为从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韶关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韶智会综(2017)第095号《专项审计报告》,也是从2010年7月1日期至2012年12月3日止。其对股票账户和各银行存款等资产的审计,只是将各账户最终余额简单相加,对于杜某1各账户的变动情况却没有做相关的统计,没有将各银行的存款情况和取款情况进行统计,导致杜某1在2010年7月1日前的大量款项转移没有查明,也没有查明其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大量款项被转移的情况。(二)在韶关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韶智会综(2017)第095号《专项审计报告》第五页第一栏中显示,有一笔224011.56元的款项未结算,这笔未结算的款项,理所当然是双方的债权,但一审法院没有作出相应的处理。(三)经工程建设方介绍,杜某1在收取工程款时,部分收款单位名称是杜某2、南雄市雄州建筑工程公司、南雄市雄州街道新宏发建材店以及南雄市雄州街道三和防盗门店等,这部分工程款应当属于杜某1转移的夫妻共同财产,但一审法院没有对该笔款项作出处理。(四)胡某在一审庭审时指出,韶关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是一份有瑕疵的报告,不足以采信。一审法院应当就此问题向胡某释明是否申请重新鉴定,但一审法院并没有向胡某进行释明。在胡某没有明确表示放弃重新鉴定的情况下,一审法院采信该鉴定结论,是违法的,从而导致作出错误的判决。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在韶智会综(2017)第095号《专项审计报告》中,参照税务部门对建筑行业企业所得税贡献率控管值的基础,推断近三百万元的工程,可能实现的利润为区区的二十万元,还不足1%的利润。这对胡某已经是十分的不公平了,一审法院只是将这部分利润,判决一半给胡某。而对于这近三百万元的工程所投入的成本,却未进行处理,这又是对胡某的极端不公。有了利润,就证明已经收回了成本,杜某1承认,所转移的款项用于支付工程款,一审法院没有将工程成本进行处理,是不公平的。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对于杜某1这种转移财产的恶劣行为,在财产分割时,应当依照法律不分或者少分财产。但一审法院在判决时,却是对杜某1所隐瞒的财产进行平均分配。这是对胡某权益的严重侵害,尤其对于胡某这么一个年老体弱、疾病缠身需要治疗的弱势群体。

被上诉人辩称

杜某1辩称,一、双方离婚前,从2010年7月开始分居,因此,即使需审计,也应该是从分居开始时审计,胡某并无任何证据证明分居前杜某1有转移财产的行为。二、未结算款项属于没有取得的收益,杜某1并没有取得财产权,就更不属于隐匿、转移的财产,该笔款项也只是未结算的工程款收入,而不是利润。三、杜某2、南雄市雄州建筑工程公司的收入在审计报告中已经列为杜某1的收入,胡某的陈述不符合事实,把这部分收入列为杜某1的工程款收入证据不足,对杜某1不公平。四、在一审程序中,胡某并没有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也没有提出重新鉴定的理由,至于一审法院有没有释明,可以根据一审开庭笔录以及相关法律规定处理,杜某1认为,胡某并没有重新鉴定的理由。五、关于胡某对利润的描述,根据审计报告,利润率已经达到8%左右,并非胡某所说的1%。

上诉人诉称

杜某1上诉请求:原审认定事实清楚,但判决结果与认定的事实不符,属错误判决,应予撤销。事实和理由:本案是离婚后财产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离婚时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判决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依据是“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而在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杜某1在分居至离婚的两年半期间,通过股票账户资产、各银行存款、承揽工程获得的利益累计为224476.65元,即使算上5年保险费10000元,总计不过234476.65元,平均每月收入为7816元。在这两年多里,杜某1除自身正常的生活开支外,还需负担包括胡某在内的生活费用以及两个子女上大学的生活、学习费用,平均每个人的生活开支不到两千元,并无积余的可能,更无可供隐藏、转移的财产。一审判决的错误之处在于,将杜某1在这两年半中的收入当成了其隐藏、转移的财产,毫不考虑杜某1的必要开支,脱离生活常识。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可以看出,杜某1的收入均用于家庭必要的生活开支,至离婚时已经正常消耗,并无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本案应驳回胡某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胡某辩称,杜某1的上诉意见是不成立的,在一审法院审理时胡某提出双方的小孩杜某2有一套房子和一间门店,三方都认可这间房子是杜某2在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买的,那么区区几千元的学费就不是问题了。

一审原告诉称

胡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分割离婚后财产(约20万元),在庭审中增加诉讼请求:要求杜某1支付胡某夫妻共同财产100万元。二、本案诉讼费由杜某1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胡某、杜某1原系夫妻关系,后因性格不合导致夫妻感情破裂。2010年7月后,杜某1不愿回家与胡某共同生活,其曾先后两次起诉要求离婚,一审法院生效的2012年12月3日的(2012)韶雄法民一初字第2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胡某、杜某1离婚。该生效民事判决书还对夫妻共同财产作出了认定及分割:座落于南雄市××郊区村委会××楼××栋(面积约250平方米),瓦屋七间及房屋内的家私家电用品归胡某所有;雪佛兰赛欧1.6汽车一辆(粤F×××××)归杜某1所有。现胡某以杜某1隐瞒、转移婚姻存续期间购置的房屋(即坐落于南雄市××街××房屋及××街道满湖塘第2幢11号门店)、银行的存款等为由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分割财产。

南雄市房产管理所房地产权登记资料证实:坐落于南雄市××街道××城中街××号房屋(普通住宅、建筑面积117.8平方米),登记的产权人为第三人杜某2,产权登记日期为2010年2月5日,产权证号00000362;坐落于雄州××××中路××××门店(非住宅、建筑面积39.39平方米),登记的产权人为第三人杜某2,产权登记日期为2013年4月20日,产权证号××××。

根据胡某的申请,一审法院通过南雄市房产管理所查询杜某1房地产权情况,查询结果如下:杜某1(曾用名:杜香翠),在南雄市房产管理所无房产登记信息记录。根据胡某的申请,一审法院通过南雄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车辆管理所查询了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如下:1、思威牌小型普通客车(车牌号:粤F×××××)的机动车所有人为钟莉(案外人);2、东风日产牌小型普通客车(车牌号:粤F×××××)的机动车所有人为杜某2;3、富通牌普通摩托车(车牌号:粤F×××××)的机动车所有人为杜某1。

因本案胡某、杜某1对原夫妻共同资产价值金额争执不一,一审法院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于2016年7月15日委托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对涉案有关资产的价值金额进行评估确认。即要求对杜某1在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分居至离婚时段),承建工程获得的利润及截止2012年12月3日止杜某1股票账户资产、各银行存款等资产出具专项审计报告。2107年7月25日,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杜某12010年7月-2012年12月专项审核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审计的情况如下:一是股票账户资产、各银行存款等资产的审计。截止2012年12月3日,杜某1股票账户余额为3903.42元,银行账户余额为12463.47元,合计16366.89元。二是承建工程获得利润的审计。经审核,杜某1在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取得的工程结算收入总额为2601372.01元,其中与南雄市新城王锦辉中学结算的工程收入总额为339096.30元,与南雄市职业高级中学结算的工程收入总额为2262275.71元。

《报告》称由于杜某1未对相关的承建工程设立账册进行核算,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亦无法通过其他审核程序获得杜某1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上述承建工程真实的施工成本及相关费用,进而核实杜某1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上述承建工程获得的利润。本次审计,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只能根据南雄市新城王锦辉中学以及南雄市职业高级中学财务所提供的相关会计资料核实杜某1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承建工程过得的工程结算收入,然后根据税务部门的各行业企业所得税贡献率控管值明细表中建筑业的贡献率控管值为2%,《报告》进而推断出期间可能实现的利润(税前)208109.76元。《报告》中杜某1的股票账户资产、各银行存款、承建工程可能实现的利润等资产累加共为224476.65元(具体内容详见《报告》)。

杜某1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韶关分公司为本人投保5年期国寿安享一生两全分红型保险(保险合同生效日为2008年12月23日,保单号码为2008440603427015042198),2000元/年,共计保险费10000元(5年×2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生产、经营收入,应归夫妻共同所有。杜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承建工程获得的利润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归夫妻共同所有。杜某1在银行(含股票)账户的资金流水,并不等于就是账户余额,杜某1从事零星工程承包工作,其银行取款用以工程开支,如支付工人工资、工程材料款等等,这些都属于事实存在的正常的开支行为。胡某对《报告》有异议,认为《报告》审计的时间段太短,并且认为杜某1的工程利润可以达到20%。胡某的异议因事实理由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对《报告》一审法院予以采信。南雄市××街道××城中街××号房屋及雄州××××中路××××的产权,因均登记在第三人杜某2个人名下,而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故一审法院对此二处不动产,不予认定为胡某、杜某1的夫妻共同财产。杜某1辩称,虽然《报告》显示其工程可获利20万左右,但孩子读书及家庭开支,这些钱早已经消耗。杜某1的抗辩意见因事实理由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审法院于2017年8月16日作出判决如下:一、杜某1应在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日内给付胡某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款项人民币共117238.33元【(审计工程利润224476.65元+五年保险费10000元)÷2】。二、驳回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13800元,由胡某负担12182元,杜某1负担1618元;审计费40000元,由胡某、杜某1各负担20000元(因胡某、杜某1均已预交3000元,实际各欠交17000元)。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在本院庭询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自愿放弃对登记在杜某2名下的一套房屋(坐落于××××房)和一间门店(坐落于南雄市雄州××××中路××××号)的处理,及胡某自愿放弃对杜某1名下的摩托车(车牌:粤F×××××)的处理。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案由为离婚后财产纠纷。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针对胡某、杜某1的上诉意见,本案争议焦点是:一、一审法院审判程序是否违法;二、夫妻分居至离婚期间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及分割问题。

一、一审法院审判程序合法。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第三款:“当事人要求重新进行调查、鉴定或者勘验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决定。”的规定,胡某对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杜某12010年7月-2012年12月专项审核报告》有异议,请求重新鉴定,应在第一审程序中的开庭审理阶段提出,并由一审法院决定是否准许,胡某在第一审程序中未行使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在本院二审期间提出其未行使权利属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夫妻分居至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及分割问题。(一)胡某主张杜某1承建工程的成本及未结算债权应一并分割,无充分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杜某12010年7月-2012年12月专项审核报告》中“杜某1承建工程获得利润的审计”及“其他重要事项说明”反映,无法确定杜某12010年7月1日至2012年12月3日期间承建工程真实的施工成本及相关费用,进而核实杜某1在该期间承建工程所获得的利润。可能实现的利润(税前)208109.76元是参照税务部门对建筑行业企业所得税贡献率控管值的基础上推断出来的。因此,在杜某1承建工程的利润尚属推断出来的情形下,无法确认杜某1承建工程真实的施工成本及相关费用,故胡某的此项请求应予驳回;杜某1承建南雄市属中学建筑工程未结算款项224011.56元,该款项并不能作为杜某1的收入从而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故胡某请求予以分割的证据不充分,应予驳回。(二)胡某主张杜某1离婚时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并无充足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离婚时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首先是有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其次是行为人主观上有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故意。本案中,胡某与杜某1离婚时,胡某并未提出对涉案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且胡某无证据证实杜某1离婚时有故意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因此,胡某认为杜某1应少分或不分涉案夫妻共同财产的证据不充分。(三)杜某1主张涉案的夫妻共同财产已全部用于家庭必要的生活开支,不应再行分割,证据不充分,应予驳回。在胡某与杜某1婚姻存续期间,杜某1长期从事建筑行业,胡某则长期无固定职业,夫妻多处房产的建设及购置、两个婚生小孩的读书费用、日常生活开支等全部由杜某1负担,鉴于杜某1从事建筑行业收入的不稳定、不确定性,杜某1的收入既有生产经营性的支出,亦有家庭必要的生活开支,且杜某1在承建工程过程中,尚有未收回的投资成本及工程款的事实,故其主张涉案的夫妻共同财产不应再行分割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胡某、杜某1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45元,由胡某负担1322.5元,由杜某1负担1322.5元;胡某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2645元,由本院向其清退1322.5元;杜某1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2645元,由本院向其清退132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陈俊东

审判员  神玉嫦

审判员  李 罡

二〇一八年一月三日

书记员  张 莹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