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与蒋恒琼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渝05民终8195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10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与蒋恒琼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588
预计阅读:6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渝05民终819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10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坪白鹤路5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82028760862。

法定代表人:夏明宪,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欢,女,系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庆波,女,系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蒋恒琼,女,汉族,1965年6月6日出生,住重庆市丰都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彦,重庆渝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海宝,重庆渝正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心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蒋恒琼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8民初139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美心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理由:1、被上诉人提供虚假的身份信息,导致上诉人无法为其补缴养老保险;2、本案争议的双方不具有劳动关系,不应适用劳动争议纠纷的相关法律法规。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蒋恒琼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诉称

蒋恒琼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蒋恒琼与美心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7年4月13日解除;2、美心公司依法支付蒋恒琼2017年2月工资3051元和2017年3月的工资2204元,共计5255元;3、美心公司依法支付蒋恒琼经济补偿3210.42×13.5=43340.67元;4、美心公司从2015年6月起按月支付蒋恒琼养老保险待遇损失883.19元/月。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12月10日,蒋恒琼到美心公司上班,从事生产工作;2003年12月15日,蒋恒琼向美心公司缴纳了保证金200元。2007年12月21日、2010年12月20日和2013年11月22日,蒋恒琼、美心公司双方分别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其中2013年11月22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美心公司未为蒋恒琼购买任何社会保险。2017年4月11日,蒋恒琼向美心公司邮寄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函》,以美心公司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与美心公司解除劳动关系;该邮件在2017年4月12日因美心公司拒收被退回。从2017年3月22日开始,蒋恒琼未再到美心公司上班。2017年5月3日,蒋恒琼向重庆市南岸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确认蒋恒琼和美心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7年4月13日解除,并要求美心公司支付工资5255元、经济补偿43340.67元和养老保险待遇损失286972元;该委于同日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以蒋恒琼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为由决定不予受理。2017年5月3日,蒋恒琼起诉至一审法院,提出如前所述之诉讼请求。

另查明,蒋恒琼劳动关系解除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标准为3210.42元/月。美心公司为蒋恒琼发放工资至2017年1月,2017年2月和3月的工资并未发放。庭审中,美心公司确认蒋恒琼2017年2月和3月的未发工资为3051元和2204元。2015年6月6日,蒋恒琼达到法定退休年龄。2014年重庆市南岸区退休职工平均养老保险待遇为1871元/月。

庭审中,美心公司认可蒋恒琼与其履行劳动合同的事实,但认为蒋恒琼故意提交虚假身份证明材料,在《入职登记表》上填写的出生日期也为1969年6月6日,故美心公司不应承担相应责任;蒋恒琼称其本来就于1965年6月6日出生,与一、二代居民身份证记载的出生日期均相吻合,当时填写《入职登记表》时因大意将出生日期填写错误。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自然人的身份信息应当以公安机关制发的居民身份证记载的为准。蒋恒琼的一、二代居民身份证均显示其出生日期为1965年6月6日,美心公司也认可与其履行劳动合同的就是蒋恒琼,因此蒋恒琼、美心公司双方应于2003年12月10日依法建立劳动关系。《入职登记表》上蒋恒琼的出生日期与居民身份证不符,但美心公司并未举示蒋恒琼入职时提供虚假身份信息的证据,且蒋恒琼入职时也向美心公司提交了合法的身份证复印件;同时,登记表上蒋恒琼出生日期填写错误也不能改变蒋恒琼、美心公司双方实际履行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美心公司关于其与蒋恒琼并未建立劳动关系的抗辩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蒋恒琼于2015年6月6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蒋恒琼、美心公司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依法于此时终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美心公司不应向蒋恒琼支付经济补偿。因此,蒋恒琼的第1、3项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美心公司认可蒋恒琼2017年2月和3月的未发工资为3051元和2204元,故一审法院对蒋恒琼的第2项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之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保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案中,美心公司未依法为蒋恒琼缴纳养老保险,导致蒋恒琼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无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故美心公司应当赔偿蒋恒琼养老保险待遇损失。计算美心公司未为蒋恒琼缴纳社会保险的年限,应以蒋恒琼入职至双方劳动关系终止之日(2003年12月10日至2015年6月6日),故美心公司未为蒋恒琼缴纳社会保险的年限共计11.5年。结合蒋恒琼的缴费年限,参照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上一年度即2014年重庆市南岸区退休职工平均养老保险待遇的70%确定劳动者的损失,即蒋恒琼每月的养老保险待遇损失为1004元(1871元/月×70%×11.5年÷15年)。由于蒋恒琼主张其养老保险待遇损失为883.19元/月,此为蒋恒琼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一审法院按照883.19元/月来计算蒋恒琼的养老保险待遇损失。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蒋恒琼2017年2月和3月的工资共计5255元。二、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每月向蒋恒琼支付自2015年6月起的养老保险待遇损失883.19元。三、驳回蒋恒琼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负担,一审法院决定予以免收。

本院查明

二审审理中,上诉人举示了两份证据:1、录音证据(2017.3.2),上诉人称其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与被上诉人的谈话,拟证明系被上诉人入职时提供了虚假的身份证,导致上诉人无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2、社会保险网上经办平台的网络截图(2017.3.1),截图显示“公民身份证号码格式不符合要求,校验位不合法,请核实”,拟证明被上诉人提供给上诉人的身份证号码是错误的。经组织质证,被上诉人对录音资料的真实性认可,系其本人与上诉人工作人员的谈话,但不认可提供了虚假的身份信息;关于网络截图,被上诉人认为截图显示“不合法,请核实”系指被上诉人已经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无法再缴纳社会保险。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双方以劳动关系为基础诉由提起的诉讼,结合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是否存在因其提供虚假的身份信息导致上诉人无法缴纳社保的事实存在,上诉人是否应当承担被上诉人的养老保险待遇损失。

本案中,上诉人上诉称系被上诉人提供了虚假的身份信息导致其无法为被上诉人缴纳养老保险,并举示了其公司工作人员与被上诉人的谈话录音及网络截图一份。从形式上看,该份网络截图系复印件,被上诉人对此也不予认可,本院无法核实其真实性;即便该网络截图真实,但截图内容亦无法证明系被上诉人提供了虚假的信息;关于录音证据,被上诉人虽认可系其与上诉人公司工作人员的谈话,但是从谈话内容中亦无法证明被上诉人认可其提供了虚假的身份信息。故该两组证据均达不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本院依法不予采信。上诉人亦未举示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因被上诉人提供虚假身份信息导致其无法缴纳社会保险的事实。且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对其所聘用员工所提供的个人身份信息理应负有审慎的审查义务。自然人的身份信息应当以公安机关制发的居民身份证记载的为准。被上诉人的一、二代居民身份证均显示其出生日期为1965年6月6日,故即便被上诉人提供的个人身份信息有误,上诉人也可以通过审查其身份证原件予以审查核对。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即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一旦建立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就应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本案中,上诉人上诉称根据相关政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实施之前,上诉人可以不为公司的农民工缴纳社会保险。即便如此,上诉人至少也应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实施之日起就负有为被上诉人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之义务,上诉人于2017年3月才为被上诉人办理社会保险,此时因被上诉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而无法补缴社会保险。因此,本案系上诉人一直怠于履行法定义务导致被上诉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无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上诉人应当赔偿被上诉人养老保险待遇损失。上诉人司未为被上诉人缴纳社会保险的年限共计11.5年。结合被上诉人的缴费年限,参照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上一年度即2014年重庆市南岸区退休职工平均养老保险待遇的70%确定劳动者的损失,即被上诉人每月的养老保险待遇损失为1004元(1871元/月×70%×11.5年÷15年)。由于被上诉人主张其养老保险待遇损失为883.19元/月,此为蒋恒琼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一审法院予以尊重,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上诉称,因2015年6月6日被上诉人达到退休年龄后劳动合同终止,故被上诉人于2017年5月以劳动争议纠纷起诉,属于主体不适格。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之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保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案中,上诉人未依法为被上诉人缴纳养老保险,导致被上诉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无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故被上诉人以此为由诉至人民法院,符合前述法律规定,主体适格。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美心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重庆美心(集团)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韩 艳

审判员 张泽兵

审判员 苏 渝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日

书记员 宋彦君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