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某与刘某甲婚姻家庭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亳民一终字第00117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2-25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武某与刘某甲婚姻家庭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275
预计阅读:4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亳民一终字第0011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2-25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甲,女,1991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涡阳县。

委托代理人:付雷,安徽褚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某,男,1992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涡阳县。

委托代理人:罗明。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某甲因与被上诉人武某婚姻家庭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涡阳县人民法院(2014)涡民一初字第010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某甲及委托代理人付雷、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罗明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武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武某与被告刘某甲于××××年××月××日举行结婚仪式同居生活,未办理结婚登记。同居前,原告武某经刘子义给付被告8000元,经武立华、刘子义给付60000元,经刘子义、刘某乙给付被告12000元,三次给被告彩礼款8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以缔结婚姻为名,向原告索要彩礼,原告按照习俗给付被告彩礼款80000元,原、被告未办理结婚登记而同居生活,同居生活时间不到一年,被告酌情返还原告32000元(80000元×40%)。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三金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10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刘某甲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武某彩礼款32000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刘某甲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不公。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刘某甲与被上诉人武某同居一年以内与客观事实不符,双方于2012年农历腊月二十六订婚,订婚后双方一直在苏州市黄桥镇打工并同居生活,一审时已提供被上诉人武某的承诺书、苏州市黄桥镇木巷村房东孙方林的证明,可以证明双方同居时间已超过一年以上。一审法院对彩礼数额认定错误,上诉人收受被上诉人彩礼现金80000元,同时又退还被上诉人现金6000元,上诉人实际收受的彩礼应为74000元。一审法院在判令上诉人返还彩礼的同时应判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娘家陪送的嫁妆,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同居期间,上诉人怀孕并进行了人流手术,按相关法律规定应当适当减少上诉人彩礼返还的数额,故上诉人刘某甲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罗明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同居已一年以上,被上诉人共交给上诉人彩礼80000元,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其返还被上诉人6000元,上诉人未举证证明上诉人娘家陪送的嫁妆具体数量,且上诉人已取走了嫁妆,故被上诉人请求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除同一审证据外,上诉人刘某甲提供四份补充证据:

上诉人的身份证明,证明上诉人是适格的诉讼主体。

2.江苏省丹阳市华山医院门诊病历及诊断证明,证明在与被上诉人同居期间,上诉人怀孕并流产的事实。

3.涡阳县新兴镇大曹村委会证明一份,证明双方同居一年以上的事实。

4.发票四张及嫁妆明细,证明双方举行结婚仪式时,上诉人娘家陪送嫁妆的事实。

被上诉人未提供证据。

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对上诉人提供证据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无异议,证据2,病历有涂改,真实性有异议,门诊部病历不符合证据客观性,且与被上诉人同居无关联性,证据3,该证明“双方在2012年农历腊月二十六订婚后及同居生活”与原审证据“苏州市黄桥镇木巷村村民孙方林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从2013年4月2日同居生活”相矛盾,不能证明双方同居时间,证据4,不属于新证据,不予质证。被上诉人对一审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同一审。

上诉人刘某甲对一审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同一审。

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作如下认证:一审法院在审理中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对于上诉人刘某甲在二审中提供的补充证据1、2、4,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认定,证据3,村委会对双方同居时间的证明不属于新证据,本院不予认定。

二审查明的事实同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综合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双方同居时间应从何时起算二、被上诉人武某给付上诉人刘某甲的彩礼金额多少三、上诉人陪送的嫁妆是否在被上诉人处是否应予返还

(一)二审中,上诉人提供的涡阳县新兴镇大曹村委会的证明,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同居一年以上,因该证明上诉人刘某甲应当在一审审理时进行举证,上诉人在二审审理中提供该证明不属于新证据,上诉人刘某甲与被上诉人武某何时同居,应以双方举行结婚仪式的时间为依据,故本院对上诉人刘某甲提供的涡阳县新兴镇大曹村委会证明,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同居时间不予以认定,双方同居时间应从双方举行结婚仪式之日即××××年××月××日起计算。

(二)在一审中,上诉人刘某甲承认收受被上诉人武某彩礼金额80000元,上诉人称在双方举行结婚仪式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按当地风俗回娘家时,上诉人的父亲通过一审武某提供的证人刘某乙给上诉人6000元,用于被上诉人武某购买摩托车,因此该6000元应从彩礼数额中扣除,故上诉人收受彩礼金额应为74000元。上诉人、被上诉人未办理结婚登记而同居生活,同居生活时间不到一年,且在同居期间上诉人怀孕并流产,综合上述情况,上诉人酌情返还被上诉人29600元(74000元×40%)。

(三)对于上诉人陪送的嫁妆,按照上诉人提供的陪送嫁妆清单及照片,嫁妆共有32寸液晶电视2台,冰箱1台,空调1台,洗衣机1台,组合柜1套,沙发1套,餐桌1套,电视柜1个,被子10床,上诉人称嫁妆已在举行结婚仪式时送到被上诉人家中,现嫁妆仍在被上诉人家中。但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罗明称在双方发生矛盾后,上诉人的家人已将液晶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家电拉走,只剩下一些家具、被子等物品,但并未提供上诉人的家人拉走家电的证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被上诉人因没有证据证明家电已被上诉人拉走,因此被上诉人应返还上诉人包含家电在内的嫁妆。因被上诉人辩称液晶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家电已不在被上诉人处,无法返还,故被上诉人应对陪送的家电折价补偿,根据上诉人提供的嫁妆清单及购物票据,2013年购买时家电总值11400元,至双方发生纠纷,于2014年7月25日提起诉讼时,对于家电应予合理折价,折价为8000元,应从上诉人刘某甲返还被上诉人武某彩礼款中扣除,故上诉人刘某甲应给付被上诉人武某彩礼款21600元(29600元-8000元),至于上诉人陪送的家具、被子等物品,上诉人缺乏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刘某甲可待补强证据后另行主张。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安徽省涡阳县人民法院(2014)涡民一初字第0105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部分;

二、变更安徽省涡阳县人民法院(2014)涡民一初字第0105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被告刘某甲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武某彩礼款216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刘某甲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上诉人武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雷 晨

审 判 员  刘秋菊

代理审判员  沙启峰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 潇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