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菊英、沈小玲等与江鸿飞、汪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湘07民终232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05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邓菊英、沈小玲等与江鸿飞、汪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345
预计阅读: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湘07民终232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05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邓菊英,女,1947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小玲,女,1968年2月7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爱萍,女,1971年4月15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资兴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从苹,女,1975年9月29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克新,男,1977年3月14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之母),住湖南省临澧县安福镇河街008号。

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沈克新(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之弟),住湖南省临澧县安福镇安福西路053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鸿飞,男,1975年9月28日出生,汉族,村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汪梅,女,1979年5月19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临澧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素平,常德市法学会法律工作者。

审理经过

上诉人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因与被上诉人江鸿飞、汪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临澧县人民法院(2017)湘0724民初2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邓菊英、沈克新,上诉人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邓菊英、沈克新,被上诉人汪梅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素平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江鸿飞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江鸿飞、汪梅共同赔偿其损失236500元。事实与理由:江鸿飞不是湘J×××××号车的实际车主,汪梅才是该车车主,第一,该车登记的所有权人为汪梅,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也认定汪梅系该车的所有权人;第二,仅凭二手车买卖合同和卞林的出庭证言不能证明汪梅将该车卖给了江鸿飞,因为江鸿飞作为长期重病患者,家境困难,无力购买该车,其从家中拿出7万多元现金作为购车款交给汪梅的丈夫不符合常理,且江鸿飞在交警部门陈述购车时间为2016年9月,并非二手车买卖合同上签署的2016年4月;第三,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无法就本案二手车买卖合同的形成时间做出鉴定意见,法院应另行委托其他鉴定机构对该问题进行鉴定;总之,汪梅作为湘J×××××号车的实际车主,未为该车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存在过错,应与江鸿飞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汪梅辩称,汪梅已将湘J×××××号车卖给了江鸿飞,汪梅在一审中已提交证据证明该事实,一审法院也核实了该事实,鉴定意见也确认了该事实,故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江鸿飞未予答辩。

一审原告诉称

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江鸿飞、汪梅赔偿其损失236500元。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月30日18时0分许,江鸿飞驾驶湘J×××××车行至临澧县××路社会福利院路口路段时,因观察前面情况不明,处置不当,导致湘J×××××车撞到路上行人沈某,造成沈某倒地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江鸿飞负事故全部责任,沈某不负责任。

沈某于1938年2月24日出生,其户口性质为非农业家庭户口。沈某与邓菊英系夫妻关系,先后生育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四名子女。

汪梅系湘J×××××车登记的车主,2015年7月13日,汪梅为该车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澧支公司购买了保险期限自2015年7月14日00:00起至2016年7月13日24:00止的交强险。2016年4月1日,汪梅的丈夫颜军与江鸿飞签订《二手车买卖合同》,将湘J×××××车以73800元的价格转让并交付给了江鸿飞,同时约定该车在2016年4月15日前必须过户,过户转籍费用由江鸿飞承担,如未及时过户,造成的经济纠纷等责任由江鸿飞自负。江鸿飞在购得该车后,因自身原因未办理该车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亦未在该车的交强险到期后继续为该车投保交强险。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临澧县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符合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应予以采信。江鸿飞与汪梅的丈夫颜军签订的《二手车买卖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汪梅在事后未提出异议,应认定江鸿飞与颜军之间的二手车买卖合同成立并生效。湘J×××××车自转让并交付江鸿飞之日起,江鸿飞便成为了该车的实际车主。江鸿飞作为该车的驾驶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应对沈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汪梅作为湘J×××××车的登记车主,已于2016年4月1日将该车转让并交付给了江鸿飞,虽未办理该车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条规定,汪梅对沈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沈某死亡造成的损失为:1、丧葬费30080元(60160元/年÷12月/年×6月);2、死亡赔偿金156420元(31284元/年×5年);3、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酌定),共计236500元。江鸿飞作为湘J×××××车的驾驶人及实际车主,其在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未为该车购买交强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江鸿飞作为投保义务人,首先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各项损失110000元,余款126500元(236500元-110000元)由江鸿飞全额赔偿。综上,江鸿飞应赔偿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各项损失共计236500元。遂判决:一、江鸿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各项损失236500元;二、驳回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要求汪梅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848元,由江鸿飞负担。

本院查明

二审中,江鸿飞、汪梅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向本院提交了临澧县交警部门于2017年2月3日对江鸿飞的调查笔录1份,拟证明江鸿飞陈述购车时间在2016年9月、汪梅提交的落款时间为2016年4月1日的二手车买卖合同不属实的事实。

为查明本案事实,本院依职权调取了如下证据材料:

1.湘J×××××车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1月30日的违章记录1份,该记录显示2016年9月3日至10月6日期间,有人该车在临澧县××路与临柏路交叉路口7次闯红灯;

2.汪梅在邮政储蓄银行尾号为8778的银行账户2016年的交易流水1份,该记录显示2016年4月2日,汪梅在该账户存入49900元现金;

3.卞林2016年4月2日的微信交易记录1份、微信详细资料1份,该记录显示2016年4月2日卞林收到颜军的微信转账500元;

4.颜军的微信详细资料、2016年3月29日发朋友圈记录、2016年4月2日交易记录各1份,该记录显示颜军2016年3月29日将其欲低价出售湘J×××××车的信息发微信朋友圈、4月2日给卞林微信转账500元;

5.本院对卞林、颜军的调查笔录各1份、对江鸿飞的询问笔录1份,该三人均陈述2016年4月1日颜军通过卞林将湘J×××××车以73800元的价格卖给江鸿飞、双方看车和谈价在1号活鱼馆附近、江鸿飞在家用现金支付购车款、买卖合同只有1份放在卞林手里、颜军第二天给卞林500元中介费。

对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提交的证据,江鸿飞未予质证,汪梅质证后对其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虽然江鸿飞当时陈述的购车时间与实际购车时间不一致,但其后来陈述因时间久远出现记忆偏差,且购车时间是在4月还是9月不能否定购车的真实性,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

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江鸿飞、汪梅质证后无异议,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质证后对证据1.2.3.4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证据1的违章地点系江鸿飞家到临澧县城的必经地,其违章时间与江鸿飞到常德进行透析的时间基本吻合,且本案各方当事人对以上违章记录系江鸿飞驾车所为均无异议,该证据能够佐证汪梅将湘J×××××车卖给了江鸿飞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证据2能够佐证汪梅于2016年4月1日卖车并收到卖车款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证据3.4与证据5相互印证,能够证明颜军2016年4月1日以前有卖车的想法,4月1日卖车后第二天给卞林500元中介费的事实,能够进一步佐证2016年4月1日汪梅、颜军夫妇通过卞林将湘J×××××车卖给江鸿飞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汪梅应否对沈某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条规定,当事人之间已经以买卖等方式转让并交付机动车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二手车买卖合同、湘J×××××号车2016年9月份的违章记录、颜军和卞林的微信交易记录、汪梅的存款记录、颜军的证人证言、卞林的证人证言及江鸿飞的陈述等证据,能够证明汪梅、颜军夫妇于2016年4月1日将湘J×××××号车通过卞林卖给了江鸿飞、但事后未办理过户手续的事实。且江鸿飞购车时,该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均在保险期间内,故汪梅对沈某死亡造成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江鸿飞在未为湘J×××××号续保交强险的情况下,驾驶该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沈某死亡,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应对沈某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综上,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4848元,由上诉人邓菊英、沈小玲、沈爱萍、沈从苹、沈克新负担(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谭洪妮

审 判 员  周立军

代理审判员  廖泽轩

二〇一八年三月五日

书 记 员  陈 颖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