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与贾新岩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津0101民初530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5-2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与贾新岩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553
预计阅读:6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津0101民初53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5-2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万寿北路34号。

法定代表人:AsgarDavidRangoonwala,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召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春晖,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贾新岩,女,1980年10月13日出生,住天津市南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超,天津中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申爱军,天津中百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与被告贾新岩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召刚、被告贾新岩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卢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于2017年5月16日向被告发出的《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合法有效,原告无需继续履行与被告的劳动合同,无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无需支付被告2017年5月16日之后的劳动报酬,无需与被告签署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7年5月16日作出《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于2017年5月16日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及劳动关系,该解除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规定,系合法解除。

1.由于国家分级诊疗改革,被告原先所在的主要面向大型三级医院的战略客户部被取消,被告战略客户部地区经理的岗位被取消,原告与被告订立劳动合同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

被告于2007年12月17日入职。2014年4月28日,原告与被告签署最后一份《劳动合同》,双方约定被告的工作岗位GMEDSales部门医院主管(HS)岗位,合同期限自2014年4月28日至2017年6月30日止。2015年6月,原告向被告发出《岗位/工资调整通知书》,被告岗位由医院主管调整为战略客户部战略客户地区经理,被告在《岗位/工资调整通知回执》签字表示同意接受调整。2015年9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推进分级诊疗制度改革,以常见病、多发病、慢××分级诊疗为突破口,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促进基础医疗卫生服务,逐步建立以基础医疗卫生机构以及二级医院为主的分级诊疗制度。之后,各省市陆续出台相关配套制度。原告为药企,国家进行分级诊疗改革,引导医疗资源下沉,原告不得不做出应对。2017年3月31日,原告董事会做出决议,鉴于国家分级诊疗制度的不断深化促使患者和医疗资源流向基础医疗机构等国家政策,医药市场及运营环境大重大变化,原告进行业务重组、调整组织架构,将战略客户部与市场准入及政府事务部等部门进行整合,取消主要面向三级大型医院的战略客户部。

基于以上可以看出,被告原先所在的战略客户部已经取消,被告战略客户地区经理的岗位已经被取消,原告与被告劳动合同订立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

2.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后,关于与被告协商变更劳动合同,原告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为被告提供岗位及岗位机会,但仍然无法达成一致。首先,2017年3月21日,原告向被告提供了天津地区准入经理的面试机会,对于原告提供的岗位机会,被告的反应竟然是“我高度怀疑此种行为肯能违反了劳动法,我将先咨询劳动仲裁部门和律师”。仲裁庭审中,被告也自述对于原告提供的天津地区准入经理的面试机会“极度质疑与拒绝”,因为被告对面试的抵触情绪,导致被告没有通过面试;其次,2017年4月6日,原告还向被告提供过公司的关联公司强生医疗器械公司的空缺岗位列表,但被告仍然拒绝申请该等岗位;第三,2017年4月16日,原告邀请被告于2017年4月19日一对一协商劳动关系事宜,被告的回复是“我已经向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了劳动仲裁申请,咱们双方可以直接去劳动仲裁的法庭上协商了”,并拒绝参加协商;第四,在前述背景下,原告于2017年5月12日,向被告发出《协商变更劳动合同通知书》,提供了零售药店销售部“DSR项目主管”的岗位,供被告考虑。被告电话告知原告,认为原告的行为违反劳动法,不接受该岗位。

基于上述,原告与被告订立劳动合同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后,原告已经尽其所能为被告提供可能的岗位机会,以尝试与其变更劳动合同,但是由于被告一直拒绝接受原告提供的所有岗位机会及确定的岗位,原告未能与被告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一致,故原告单方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是合法合理的。

综上所述,原告系依法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原告特请求贵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支付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辩称

贾新岩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应该继续与被告履行劳动合同,应与被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诉讼费用应由原告承担。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于2007年12月17日入职原告处,双方订立固定期限为自2007年12月17日至2009年12月30日的《劳动合同》。2009年12月23日,双方续订固定期限自2009年12月31日至2012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2012年12月10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因被告处于法律规定的三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将主合同延续至上述情形消失时终止。后双方又订立《劳动合同》,固定期限自2014年4月28日至2017年6月30日,被告工作岗位GMEDSales部门医院主管(HS)岗位,实行不定时工时制。2015年6月1日,被告工作岗位调整为战略客户地区经理。被告提交的证据“《在职证明》”证实,其于2017年5月11日前近12月平均月收入33573.71元(税前)。

2017年3月21日,原告向被告发送邮件,告知被告近期两个部门整合,其岗位设置可能受到影响,考虑被告在公司内的职业发展,将天津地区准入经理之这一空缺职位发布给被告,并告知被告于2017年3月22日进行内部面试。2017年3月22日,被告向原告发送邮件,提出质疑但仍参加了面试。2017年4月6日,原告向被告发送邮件,通知被告未通过面试。同日,原告还向被告发送邮件,向被告推荐强生医疗器械公司的多个空缺职位,告知被告有感兴趣的职位可以进行应聘。同日,被告向原告发送邮件,主要内容:被告的工作岗位没有了,调动工作属于变更劳动合同,必须书面给出被告不能胜任原工作的充分理由。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双方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内容,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采取书面形式。如果公司与被告协商变动工作岗位,请安排具体岗位与被告协商,此时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如双方存在争议,可交由劳动仲裁部门裁决。2017年4月14日,原告向被告发送邮件,邀请被告于2017年4月19日在北京就劳动关系事宜进行协商。2017年5月12日,原告向被告发送《协商变更劳动合同通知书》邮件,主要内容:被告的工作岗位已于2017年4月5日被撤销,向被告提供零售药店销售部“DSR项目主管”职位,工作地点唐山市,薪酬基本工资不变,因工作地点发送变更,公司按照内部相关政策提供补贴,请被告于2017年5月16日上午十点前确认是否接受上述新岗位。2017年5月16日,原告向被告发送邮件,主要内容:原告了解到被告于5月16日与原告工作人员通话明确向公司告知不接受《协商变更劳动合同通知书》中列明的新岗位及劳动合同变更事宜。同日,原告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被告邮寄《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规定,以被告与原告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被告与原告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为由,决定于2017年5月16日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工资、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将支付或缴纳至解除日。

被告申请仲裁,天津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津和劳人仲裁字(2017)第42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被申请人继续履行与申请人的劳动合同;二、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5月16日至18日工资2179元;三、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事项。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该院将案件移送至本院审理。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单方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即“被告与原告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情形,应是指履行原劳动合同所必要的客观条件,因不可抗力或出现致使劳动合同全部或部分条款无法履行的情况,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客观事实存在,当事人订立劳动合同时无法预见,且不可归责于劳动合同当事人任何一方。现原告为证明“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所提交的证据即《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是针对医疗卫生机构的指导意见,原告是结合该指导意见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被告所在部门与其他部门整合为新的部门,导致被告的工作岗位已不存在,劳动合同部分约定内容无法履行,虽然该调整也存在被动的因素,但是主要目的还是原告提交的证据即《公司董事会决议》中载明的内容,即“旨在减少部门及团队职能的重合,提升组织效率,获得更好的外部竞争力”,并非是在客观上必须进行调整。因此,原告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系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所导致,故原告单方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应属于违法解除,其要求确认于2017年5月16日向被告发出的《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合法有效,无需继续履行与被告的劳动合同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同时,因在仲裁及本案审理期间均未涉及到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问题,故原告要求无需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

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被告支付自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之日至劳动合同届满之日止的工资损失,故原告要求无需支付被告2017年5月16日之后劳动报酬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与原告已连续订立二次以上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且被告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情形,其提出与原告续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故原告要求无需与被告续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三)项第二十九条第四十条第(三)项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自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杨盛昆

代理审判员  卞志杰

人民陪审员  卢凤萍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