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娥、王宇博等与廖照芳、洪牡丹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二...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浙温民终字第167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2-19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张秀娥、王宇博等与廖照芳、洪牡丹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0827
预计阅读:15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浙温民终字第167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2-19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秀娥。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宇博。

法定代理人:张秀娥,身份情况见上,系王宇博之母。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绪林。

上诉人(原审原告):贺桂兰。

上述四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温正搭,浙江九州大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四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温玲玲,浙江九州大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廖照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洪牡丹。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薛胜忠。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许和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坤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府东家园10-11幢103-105室,组织机构代码68313456-8。

代表人:赖林兴。

委托代理人:徐小慧。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艺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汕头市潮阳汽车运输总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文光棉西路44号,组织机构代码27975579-2。

法定代表人:林木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蓝金成,福建元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蓝龙溪。

委托代理人:傅海燕,福建元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韩江路19号怡景大厦一、二层,组织机构代码74995717-0。

代表人:张胜亮。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五四路173号新华福广场综合楼10楼,组织机构代码75499667-6。

代表人:伍再兴。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温平巡民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0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绪林及其与上诉人张秀娥、王宇博、贺桂兰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温正搭,被上诉人汕头市潮阳汽车运输总公司(以下简称潮阳运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蓝金成,被上诉人蓝龙溪的委托代理人傅海燕,被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安诚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小慧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廖照芳、洪牡丹、黄艺龙、高坤龙、许和淑、薛胜忠、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保险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1年11月10日0时20分许,廖天喜驾驶浙cXXXXX号车途经g15沈海高速公路台州方向1760公里+700米路段,车辆前部碰撞左侧中央护栏。随即,王山洞驾驶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车前部正面碰撞浙cXXXXX号车、右前部碰撞右侧护栏后发生翻车,车辆在翻车过程中又碰撞前方在慢车道内行驶的由莫国华驾驶的闽aXXXXX号车,此事故为第一次交通事故。0时22分许,黄艺龙驾驶粤dXXXXX号车途经事故路段,车辆左前角和左侧车身碰撞浙cXXXXX号车右后部,右前角和右侧车身刮擦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车头,此事故为第二次交通事故。两次事故造成廖天喜、王山洞、蔡科军死亡,陈秀忠、温鹏、陈春微、王振兵受伤,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上部分货物损失,四车受损及道路设施损失。经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温州支队二大队认定,第一起事故中廖天喜承担事故主要责任,王山洞承担事故次要责任,莫国华无责任;第二起事故中廖天喜、王山洞共同与黄艺龙负事故同等责任,蔡科军、陈秀忠等人无责任。

原审另认定:廖天喜驾驶的浙cXXXXX号车登记车主为薛胜忠,该车由薛胜忠于2009年10月25日转让给许和淑,即许和淑为浙cXXXXX号车实际车主。2011年11月9日该车通过景山吉利汽车租赁服务部出租给高坤龙。高坤龙与廖天喜系朋友关系,该车在高坤龙与廖天喜一起饮酒后,由廖天喜取走车钥匙后开走。事故发生时,该车上乘客有陈秀忠、温鹏、陈春微三人。浙cXXXXX号车在安诚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险)。

王山洞驾驶的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实际车主为王山洞本人,挂靠在商丘市梁园区运输劳动服务公司名下。事故发生时,该车上乘客有蔡科军、王振兵两人。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丘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两份交强险及限额分别为500000元和50000元的商业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特约险。

莫国华驾驶的闽aXXXXX号车登记车主为福建鑫华鹏物流有限公司,该车在天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

黄艺龙驾驶的粤dXXXXX号车登记车主为潮阳运输公司,该车由潮阳运输公司承包给蓝龙溪使用,黄艺龙系蓝龙溪雇佣的驾驶员,事故发生在黄艺龙从事雇佣活动期间。粤dXXXXX号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特约险。

张秀娥系死者王山洞的妻子,王宇博系死者王山洞的儿子,事故发生时为7周岁,王绪林系死者王山洞父亲,事故发生时为57周岁,贺桂兰系死者王山洞母亲,事故发生时为56周岁。王绪林和贺桂兰夫妇共育有王山洞在内的四名子女。事故发生后,平安保险公司就本起交通事故向潮阳运输公司预赔了172846.25元,并由潮阳运输公司向交警队押金190000元。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已领取潮阳运输公司缴纳于平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交通事故预付款20000元。本起交通事故的两名受害者陈秀忠、陈春微主动放弃对责任方的赔偿要求。

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于2012年7月10日以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薛胜忠、黄艺龙、潮阳运输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894217元;2、安诚保险公司、天安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与商业险范围内先予赔付。后薛胜忠申请追加许和淑为被告;许和淑申请追加高坤龙、牛三牛为被告;黄艺龙申请追加蓝龙溪为被告。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申请追加廖照芳、洪牡丹为被告,明确放弃对牛三牛赔偿权利的要求,并请求判令:1、廖照芳、洪牡丹、薛胜忠、黄艺龙、潮阳运输公司、蓝龙溪、许和淑、高坤龙连带赔偿经济损失894217元;2、安诚保险公司、天安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与商业险范围内先予赔付。

被上诉人辩称

薛胜忠在原审辩称:薛胜忠已于2009年10月25日将浙cX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转让给许和淑,因许和淑未清偿银行贷款,故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车辆的保费缴纳、银行还贷、实际控制权和使用权均由许和淑掌握。薛胜忠并非浙cXXXXX号车实际车主,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依法驳回对薛胜忠的起诉。

许和淑在原审辩称:许和淑通过中介将车出租给高坤龙、牛三牛,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出租人与本案没有关联,并且出租时车辆性能安全,出租人对承租人是否有驾照等情况都予以了核实,出租人不存在过错情形,该起事故应由高坤龙和牛三牛承担赔偿责任。现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放弃对牛三牛的追偿,应由其自负该部分的赔偿责任。许和淑无需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且许和淑已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200000元的商业险。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诉请过高,部分不合理。

安诚保险公司在原审辩称:对本次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鉴于投保车辆浙cXXXXX号车的驾驶员廖天喜系无证且醉酒驾驶,根据保险合同的相关规定,安诚保险公司拒赔交强险和商业险。

黄艺龙在原审辩称:黄艺龙系潮阳运输公司和蓝龙溪雇佣的驾驶员,在雇佣期间发生的事故应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且黄艺龙在本次事故中未存在重大过错,故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潮阳运输公司在原审辩称: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主张潮阳运输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依据。事故发生时,车辆已经承包给蓝龙溪,驾驶员黄艺龙受雇于蓝龙溪,应由蓝龙溪承担赔偿责任。一、粤dXXXXX号机动车一方应承担的责任问题。因本案涉及两起事故,且难以确定第一、第二起事故行为人责任大小,故应由第一起和第二起事故的行为人平均承担赔偿责任,而粤dXXXXX号机动车一方只在第二起事故中负同等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能够确定责任大小,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故粤dXXXXX号机动车一方只应承担第二起事故应承担赔偿责任中的50%的赔偿责任,即粤dXXXXX号机动车一方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为总损失的25%。二、粤dXXXXX号机动车一方承担的损失应由平安保险公司承担。粤dXXXXX号车已向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且事故发生时仍在保险期内,故平安保险公司应在保险责任范围内直接支付赔偿款。三、潮阳运输公司因本次交通事故已先后三次垫付赔偿款190000元,支付丧葬费50000元,该款应从平安保险公司应付给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的赔偿款中直接抵扣并返还给潮阳运输公司。四、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的诉请过高,粤dXXXXX号车系蓝龙溪承包,有关的赔偿不应由潮阳运输公司承担。

蓝龙溪在原审辩称:对粤dXXXXX号车系其从潮阳运输公司处承包的事实无异议,与潮阳运输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

平安保险公司在原审辩称:对本次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超出交强险部分平安保险公司承担25%的责任比例。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诉请过高,部分不合理。潮阳运输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险及不计免赔特约险,平安保险公司在其承保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交强险部分费用已经赔付10000元应一并处理,就本次交通事故平安保险公司已预赔172846.25元,应在本案中予以扣减。鉴定费、诉讼费不属于保险公司赔付范围。

天安保险公司在原审辩称:对本次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鉴于承保车辆闽aXXXXX号重型厢式货车驾驶员莫国华在事故中无责任,且是由于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在翻车过程中碰撞到了闽aXXXXX号重型厢式货车,故闽aXXXXX号重型厢式货车跟事故发生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天安保险公司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即使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也只能在交强险无责限额内与各个有责方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按比例对各伤者及死者承担赔偿责任。天安保险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廖照芳、洪牡丹、高坤龙在原审未作答辩。

原判认为,交警部门对本起交通事故作出的责任认定,与本案事实相符,其事故责任认定准确,予以采纳。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主张各保险公司对两次交通事故应承担两次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赔偿责任,由于本案系两次交通事故共同导致的结果,故对本案所涉的各保险公司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事故中分别需要承担的保险责任予以区分确定,即第一次事故和第二次事故中均有涉及的安诚保险公司和天安保险公司分别对两次事故承担两次交强险的赔偿责任;仅涉及第二次事故的平安保险公司只对第二次事故承担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赔偿责任。本案所涉交通事故三人死亡、四人受伤的严重后果系两次交通事故连续撞击造成,鉴于无法区分具体由哪次事故导致严重损害后果,故从公平原则出发,酌情确定第一次事故与第二次事故之间责任人分别承担损失总额50%的责任。第一次事故中,廖天喜承担主要责任,王山洞承担次要责任,酌情确定廖天喜对第一起事故损失承担70%的责任,王山洞承担30%的责任;第二次事故中,廖天喜与王山洞共同和黄艺龙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酌情确定廖天喜对第二起事故损失承担25%的责任,王山洞承担25%的责任,黄艺龙承担50%的责任。薛胜忠主张浙cXXXXX号车已转让给许和淑,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提供充分证据予以佐证,予以支持。许和淑主张浙cXXXXX号车通过中介已出租给高坤龙,事故发生期间,高坤龙为肇事车辆名义上的车主,许和淑在出租时亦不存在任何过错,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提供充分证据予以佐证,予以支持。安诚保险公司以驾驶人廖天喜系醉酒无证驾驶为由不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但安诚保险公司以该理由主张保险公司不承担商业险赔偿责任的主张,驾驶员醉酒无证驾驶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的规定,故对该主张予以支持。高坤龙作为浙cXXXXX号车名义上的车主,在明知廖天喜饮酒的情况下仍放任廖天喜驾驶该车辆,存在管理上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酌情确认高坤龙应对廖天喜所造成的损失承担40%的责任。鉴于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挂靠在商丘市梁园区运输劳动服务公司名下,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商丘市梁园区运输劳动服务公司应对王山洞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黄艺龙系蓝龙溪雇佣的驾驶员,雇员在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次交通事故系黄艺龙从事运输活动过程中造成的事故,故应由蓝龙溪对黄艺龙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潮阳运输公司主张粤dXXXXX号车已承包给蓝龙溪,潮阳运输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并提供承包协议予以佐证,蓝龙溪对此表示无异议,予以支持。天安保险公司主张其保险车辆闽aXXXXX号车与本起事故发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认为,天安保险公司需在无责方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承担责任。本案中,死者虽为农业家庭户口,但鉴于本起事故中一死者蔡科军适用城镇标准计算相关费用,按照同起事故中,以相同的数额标准确定死亡赔偿金,故本案死者王山洞的死亡赔偿金适用城镇标准计算。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主张死者王山洞需要承担对其父亲王绪林的扶养费,鉴于事故发生时王绪林仅为57周岁,且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王绪林丧失劳动能力,故对王绪林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主张不予支持。结合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诉请,认定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有:1、死亡赔偿金917222.5元(34550元/年X20年+被扶养人生活费226222.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为:子21545元/年X11年÷2+母21545元/年X20年÷4;2、丧葬费20043元(40086元÷2);3、交通费酌情确定5000元;4、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认定30000元;5、鉴定费7000元;6、车损108547元,上述共计1087812.5元。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明确表示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在交强险内先予赔付,故损失赔偿项目中1-4项共972265.5元属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鉴于本起事故伤亡的人员中五人均涉及到了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的赔偿,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另外四人的损失赔偿项目总计分别如下:王振兵84195.6元,廖天喜904630.50元,温鹏877327.50元,蔡科军759535元,故在第一次交通事故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王山洞受偿金额为61865.4元(安诚保险公司58892.9元+天安保险公司2972.5元),在第二次交通事故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王山洞受偿金额为91590.4元(安诚保险公司58892.9元+天安保险公司2972.5元+平安保险公司29725元),故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王山洞受偿总额为153455.8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超出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的金额为818809.7元。损失赔偿项目6属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范围,故在第一次交通事故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范围内王山洞受偿金额为2200元(安诚保险公司2000元+天安保险公司200元),在第二次交通事故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范围内王山洞受偿金额为4200元(安诚保险公司2000元+天安保险公司200元+平安保险公司2000元),超出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范围的金额为102147元。本案事故车辆浙cXXXXX号车、闽aXXXXX号车、粤dXXXXX号车已分别投保交强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予赔偿,故安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赔偿限额范围内应承担的赔偿款为121785.8元,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赔偿限额范围内应承担的赔偿款为6345元,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赔偿限额范围内应承担的赔偿款为31725元。超出交强险范围的金额总计为920956.7元,按照事故责任比例分配,在第一次事故中,廖天喜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额为322334.8元(920956.7元÷2X70%),王山洞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额为138143.5元(920956.7元÷2X30%);在第二次事故中,廖天喜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额为115119.6元(920956.7元÷2X25%),王山洞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额为115119.6元(920956.7元÷2X25%),黄艺龙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额为230239.2元(920956.7元÷2X50%)。鉴定费7000元,按照事故责任比例分配,在第一次事故中,廖天喜所要承担的鉴定费为2450元(7000元÷2X70%),王山洞所要承担的鉴定费为1050元(7000元÷2X30%),在第二次事故中,廖天喜所要承担的鉴定费为875元(7000元÷2X25%),王山洞所要承担的鉴定费为875元(7000元÷2X25%),黄艺龙所要承担的鉴定费为1750元(7000元÷2X50%)。鉴于廖天喜系醉酒无证驾驶,安诚保险公司不承担商业险的赔偿责任,高坤龙对廖天喜造成的损失承担40%的责任,故高坤龙应承担的金额为176311.8元[(322334.8元+115119.6元+2450元+875元)X40%]。鉴于廖天喜已死亡,故其法定继承人即廖天喜的父母廖照芳、洪牡丹在其财产继承的范围内承担264467.6元[(322334.8元+115119.6元+2450元+875元)X60%]。鉴于闽aXXXXX号车驾驶员莫国华无责任,故天安保险公司无需承担商业险的赔偿责任。粤dXXXXX号车已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限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险及不计免赔特约险,本起事故中黄艺龙对五名受害者分别需要承担的金额为王山洞230239.20元,王振兵44978.70元,廖天喜162017.80元,温鹏240572.80元,蔡科军159913.80元,共计837722.3元,未超出平安保险公司1000000元商业险的赔偿限额,故平安保险公司在本案商业险范围内需要承担的金额为230239.2元。鉴于事故发生后潮阳运输公司已经支付给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20000元,故平安保险公司在本案中实际应承担的金额为241964.2元(31725元+230239.2元-20000元),潮阳运输公司多支付的金额由其与平安保险公司自行结算。黄艺龙承担的鉴定费1750元由蓝龙溪承担。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其他诉讼请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廖照芳、洪牡丹等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按缺席审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安诚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保险款121785.8元。二、天安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保险款6345元。三、平安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保险款241964.2元。四、廖照芳、洪牡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继承廖天喜财产范围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赔偿金264467.6元。五、高坤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赔偿金176311.8元。六、蓝龙溪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赔偿金1750元。七、驳回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2530元,由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负担1232.2元,廖照芳、洪牡丹负担5412.3元,高坤龙负担2470.5元,蓝龙溪负担3415元。

宣判后,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本案交通事故系连续发生,无法区分王山洞的死亡后果是第一起还是第二起事故造成,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两起事故中的各侵权人应平均分担损失,即浙cXXXXX号车、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以及粤dXXXXX号车的相应责任主体应当对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平均分担,即各负三分之一的责任。交通事故认定书仅认定各驾驶员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而不是对当事人民事责任的划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浙cXXXXX号车与粤dXXXXX号车的相应责任主体应互负连带责任。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潮阳运输公司作为挂靠单位,应当和蓝龙溪承担连带责任。综上,一审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各侵权人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并互负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潮阳运输公司辩称:一、本案的损害后果是两次交通事故连续撞击造成的,由于无法确定王山洞死亡后果是由哪起事故导致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一审判决第一起事故的责任人和第二起事故的责任人分别承担损失总额的50%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由于粤dXXXXX号车仅是第二起事故的侵权人之一,且交警部门已明确该车辆在第二起事故中负同等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该车辆承担第二起事故的50%责任,即承担损失总额的25%的责任,完全正确。交通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与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故责任是密不可分的,由于各方当事人对事故认定书均无异议,一审根据事故责任来认定各方当事人应承担的民事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也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的情形,因此各侵权人之间无需承担连带责任。二、粤dXXXXX号车由潮阳运输公司所有,由蓝龙溪承包经营,蓝龙溪雇佣黄艺龙驾驶,因此,雇员黄艺龙的行为后果应由雇主蓝龙溪承担。蓝龙溪与潮阳运输公司之间并非挂靠关系,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蓝龙溪辩称:同潮阳运输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

被上诉人安诚保险公司辩称: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本院查明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提供证据。

二审认定的事实与一审认定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本案属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当事人请求多个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应当区分不同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条第十一条或者第十二条的规定,确定侵权人承担按份责任还是连带责任。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交警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均无异议,原审法院采信该交通事故认定书,并根据交警部门所作的事故原因分析以及交通事故各当事人的过错与责任认定来确定本案民事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王山洞死亡的损害后果系两起交通事故共同造成,但无法确定系第一起事故的侵权行为还是第二起事故的侵权行为造成,即两起事故侵权行为的责任大小难以区分,而两起事故中各个侵权行为的责任大小则能够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故原审法院判令第一起事故的责任人与第二起事故的责任人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即各负50%的责任,再根据各个车辆在两起事故中各自的过错和责任大小判令各自应承担的相应责任,该处置符合该条的规定,上诉人亦认可本案应适用该条的规定,故原审法院处置并无不当。上诉人诉称依据该条规定,浙cXXXXX号车、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粤dXXXXX号车三辆车的相应责任主体应对全部损害后果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即各负三分之一的责任。本院认为,在两起交通事故中,浙cXXXXX号车、豫nXXXXX/豫nXXXXX挂号车均系侵权主体,而粤dXXXXX号车仅系第二起事故的侵权主体,且三辆车在两起交通事故中各自的过错和责任大小均不同,故上诉人诉请该三辆车相应的责任主体对全部损害后果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主张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各侵权人应承担连带责任,因该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不相一致,故对上诉人该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二、潮阳运输公司系粤dXXXXX号车的所有人,其与蓝龙溪之间并非挂靠关系,故上诉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要求潮阳运输公司与蓝龙溪承担连带责任,依据不足,对其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另,关于迟延履行的问题,原审法院援引法条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12530元,由上诉人张秀娥、王宇博、王绪林、贺桂兰负担,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刘伟达

代理审判员王蕾

代理审判员柯丽梦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九日

代书记员赵斌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