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崇住、马崇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清中法民三终字第86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3-2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马崇住、马崇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295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清中法民三终字第86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3-29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崇住,男,1974年3月24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崇见,男,1970年9月9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巧兰,女,1972年2月20日出生,汉族。

上列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志群,广东盈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古美玲,广东盈辉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何仑机,男,1963年9月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刘映辉,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罗元辉。

委托代理人:潘思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清远中心支公司职员。

原审被告:广东能达高等级公路维护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克鸿,董事长。

审理经过

上诉人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因与被上诉人何仑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湘潭公司”)及原审被告广东能达高等级公路维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能达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2014)清城法横民初字第6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1月21日10时05分许,何仑机驾驶湘CC0126号牌小轿车沿广清高速公路南往北行驶至北行63KM+500M路段时,与政治路面养护作业的养护工作人员马崇安发生碰撞,造成马崇安抢救无效死亡、车辆及公路设施损坏的交通事故。2014年2月21日,清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二大队作出第2014A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马崇安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何仑机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马崇安亲属不服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向清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提出复核申请,该队于2014年3月18日作业清公交复字[2014]第04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维持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2014年6月30日,作出粤劳人仲案非终字[2014]6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确认马崇安与广东能达公司在2012年6月到2014年11月2l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广东能达公司不服裁决,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劳动争议纠纷诉讼,案号为(2014)穗越法民一初字第3141号。诉讼期间的2014午8月15日,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与广东能达公司、案外人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确认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为广清高速公路日常养护工程的承包方,广东能达公司为广清高速公路日常养护工程的分包方,马崇安与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由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工伤赔偿款542000元,交通费8000元,合计550000元给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付清款项后,广东能达公司申请撤回(2014)穗越法民一初字第3141号劳动争议纠纷案的起诉。2014年8月21日,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将550000元汇给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出具收据确认收取了550000元。2014年8月27日广东能达公司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申请撤诉。2014年9月9日,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另查明,湘CC0126专牌小轿车所有人为何仑机,该车在中华联合湘潭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发生后,何仑机支付了23000给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的保护。本案中,虽然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与用人单位阳江市长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达成了和解协议,获得工伤赔偿款542000元,享受了工伤保险待遇,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可以主张相关的侵权赔偿责任。在赔偿范围上,应是工伤保险没有覆益的差额部分的赔偿。清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二大队为本次交通事故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马崇安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何仑机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院予以采信。何仑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工伤保险补偿项目为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工伤保险待遇没有覆盖的差额赔偿项目。故其请求何仑机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该院予以支持。由于该事故造成马崇安死亡,给其亲属造成了重大的精神伤害,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精神损害抚慰金以30000元为宜。由于湘CC0126号牌小轿车在中华联合湘潭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何仑机承担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由中华联合湘潭公司赔付。

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主张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已包含在其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赔偿中,故对其请求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不予支持。对其他请求,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道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条的规定,于2015年3月7日作出(2014)清城法横民初字第645号民事判决: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曰起十日内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给原告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二、驳回原告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1874元,由原告负担11324元,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负担550元。

上诉人诉称

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改判何仑机赔偿上诉人马崇安的死亡赔偿金661801元、丧葬费29672.5元、住宿费5100元、交通费9000元、误工费1800元的50%为353686.75元(减除何仑机已付的23000元,实际金额为330686.75元);3、判令中华联合清远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对第2项上诉请求承担赔偿110000元的责任;4、上诉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虽然获得了马崇安的用人单位给予的死亡补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等项工伤赔偿款550000元,但并不等同被上诉人承担了本案交通事故赔偿责任或者被上诉人何仑机免除本案侵权责任,上诉人在本案是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主张权利,原审判决处理本案赔偿问题显然违背了上述法律规定。二、被上诉人何仑机应依法承担本案马崇安的死亡赔偿金661801元、丧葬费29672.5元、住宿费5100元、交通费9000元、误工费1800元(合计707373.5元)的50%即353686.75元的赔偿责任。三、被上诉人中华联合湘潭公司应承担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对上诉人给予赔偿110000元的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何仑机口头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此外,本次事故的原因是作业人员未按规定设置安全警示标志,答辩人不应承担责任,充其量也只是承担次要责任。

被上诉人中华联合湘潭公司口头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首先,根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保险赔偿是属于补偿性质的赔款,不应支持从保险赔款中获利,本案上诉人已经获得工伤赔偿,以及交通费合计55万元,其中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是工伤保险赔偿和交通事故侵权赔偿相重合的部分,明显违背了民法的填平原则和实际赔偿原则。上诉人主张的住宿费,没有提供相应的票据,且上诉人已经获得了用人单位8000元的交通费,再次主张交通费于法无据,另外,本案的死者因抢救无效于事故当天死亡,不存在误工损失,上诉人主张的误工费没有事实依据。再者,一审判决已支持工伤保险没有覆盖的赔偿部分,即精神损害赔偿金,因此,一审判决被上诉人赔偿3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对上诉人之前所未获得的赔偿项目予以补偿,彰显了公平、公正,综上所述,应当维持原判决。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本案二审的审理应当围绕上诉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审查。根据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焦点是:交通事故受害人在获得工伤赔偿后能否再请求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交通事故受害人在获得工伤赔偿后能否再请求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待遇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互不排斥。劳动者只要客观上存在工伤事故,就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如果是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的,劳动者同时还有权向第三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上诉人的亲属马崇安在本次事故中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工伤事故的受伤职工,也是人身侵权的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用人单位和侵权人应当各自承担所负的赔偿责任。因此,上诉人在本案中请求交通事故的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符合上述规定,依法应予支持。其次,对于应赔偿的项目和费用,因本案是交通事故致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对受害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我国法律规定的赔偿原则是损失填补原则,即只对受害人受到的实际损失进行赔偿。上诉人在工伤补偿中已获得死亡补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等项目赔偿款,而丧葬费、交通费属于直接损失,在已获工伤补偿的情况下再请求侵权人赔偿,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但对于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具有对人的生命存在可期待获得的利益和对亲属抚慰的功能,该项目不属于直接损失,因工伤补偿与侵权赔偿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且生命无价,上诉人请求本案侵权人承担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判未支持上诉人主张本案侵权人承担死亡赔偿金的请求不当,本院依法应予纠正。因受害人马崇安以务工为主要收入来源,符合按城镇居民收入标准计算赔偿金的标准,且本案一审庭审及法庭辩论结束时间为2014年10月23日,故其死亡赔偿金应参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公布的一般地区城镇居民人均收入32598.7元/年的标准计算为651974元(32598.7元/年×20年)。对原判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本院予以确认。

此外,对上诉人主张的误工费和住宿费,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因此,上诉人在本案中应获得的赔偿项目和金额为死亡赔偿金65197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共681974元。上述损失,依法应先由中华联合湘潭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其余损失571974元,按事故责任由侵权人何仑机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285987元,扣减其垫付的23000元,仍应赔偿262987元。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部分有误,实体处理有不当之处,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理据充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其上诉请求理据不足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2014)清城法横民初字第64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2014)清城法横民初字第64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限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110000元给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

三、限何仑机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262987元给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

一审案件受理费11874元,由何仑机负担5245元,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负担2500元,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负担412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900元,由何仑机负担5245元,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心支公司负担2500元,马崇住、马崇见、马巧兰负担15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卢永坚

审判员罗文雄

代理审判员王凯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林健欢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