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某与许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鲁1302民初841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9-2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林某与许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512
预计阅读:5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鲁1302民初84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9-2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林某,男,1985年8月2日生,汉族,住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艳,山东拓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许某,女,1988年3月27日生,汉族,住山东省临沂市高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秀秀,临沂高新区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审理经过

原告林某与被告许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姜艳,被告许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秀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林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依法调解或判决原、被告离婚;2.判决被告许某返还原告支付的生育孩子期间的医疗费及孩子“林某某”的医疗费等,共计34,200元;3.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30,000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林某与被告许某于2015年底经人介绍相识,双方均系再婚,被告带一男孩“赵某某”,双方婚后于XXXX年XX月XX日生一女孩“林某某”。后在2016年11月份被告看孩子期间,孩子被摔成重伤,经医院抢救治疗,后原告及家人多次向被告落实孩子摔伤原因,被告始终躲避。被告的种种异常行为,致使原告产生怀疑。原告于2016年12月21日委托有关部门对DNA亲权关系进行司法鉴定,发现女孩“林某某”与原告不存在亲权关系。因被告对婚姻不忠行为严重伤害了原告,致使双方感情已彻底破裂,无法再共同生活。

被告辩称

被告许某辩称,一、原告林某本人有点痴傻,但是原告跟我的感情尚好,没有离婚的理由。我们2015年农历10月初10举行婚礼,并在XXXX年XX月XX日登记结婚,至2016年12月,两个人从来没有吵架,感情尚好。二、在孩子住院期间我花去2万多元,后孩子爷爷又向我拿走1万元,当时订婚时原告家给1.1万元,孩子出生后孩子剪头钱共计3万元,其中孩子爷爷奶奶的家人给了8,000元,剩下的钱基本都是我娘家亲戚所给。所以我跟原告的积蓄已经花光。三、原告父母及家人在2016年12月中旬将我和原告谩骂出家门,在8天后原告家人偷偷将原告接走。当时发现原告不见了就去村委调了监控,发现是原告二姐夫的车将原告接走了,所以就没有报警。四、孩子的病例显示有陈旧性骨折,不是我所为。五、原告跟孩子的亲子鉴定,我方不知情。原告家人私自进行的鉴定侵犯了原告和我的合法权利。六、原告和我都是二婚,能成立个家庭都不容易,因此不同意离婚。七、原告家人在相亲时说原告有一套三楼的房子,在婚后原告家人向我要16万元房款,原告两个姐姐更是多次索要谩骂,称房子是他们的。综上所述,原告和被告没有任何感情不和的事情,不同意离婚。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林某与被告许某于2015年年底经人介绍认识,XXXX年XX月XX日在临沂市兰山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于XXXX年XX月XX日生育一女孩“林某某”。“林某某”现由被告许某抚养。婚后原告林某因被告许某没有妥善照顾“林某某”等原因,对于“林某某”是否为其亲生女儿产生怀疑,遂于2016年12月3日自行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对林某与“林某某”之间是否具有血缘关系进行检验。2016年12月21日,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鲁金司法鉴定中心[2016]物鉴字第20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不支持林某是林某某的生物学父亲。”

本院受理该案后,发现原告自行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对林某与“林某某”之间是否具有血缘关系的鉴定存在瑕疵,具体是:原告林某与“林某某”的照片并非是在鉴定机构拍摄,而是在家中拍摄。因本案原告起诉之时“林某某”尚不满一周岁,林某与“林某某”是否具有血缘关系,是本案原告有无诉权以及原告诉讼主张能否得到支持的基础事实。因此,本院在庭审中向原、被告进行释明,要求再次对原告林某与“林某某”之间的血缘关系进行鉴定,并要求被告许某进行配合。但被告许某拒不配合本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的鉴定,亦未参加本案的第二次庭审。

原告林某主张,被告许某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生育“林某某”期间,原告林某花费了医疗费6,892.84元;因“林某某”受伤,原告在2016年11月份为“林某某”住院治疗花费医疗费16,484.42元;“林某某”刚刚出生之时,原告花费了8,000元为“林某某”雇佣保姆。因“林某某”并非原告亲生女儿,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上述原告支出的费用。被告许某对上述原告花费的费用及金额均表示认可。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原告林某在向本院提起离婚之诉时,“林某某”尚不满一周岁,故“林某某”与原告林某是否具有血缘关系,为本案原告是否有权提起诉讼以及是否应当准许原、被告离婚的基础事实。原告林某自行委托鉴定机构,对林某与“林某某”之间是否具有血缘关系进行的鉴定,虽然鉴定取样照片并非是在鉴定机构由鉴定人员所拍摄,但该瑕疵并不足以推翻鉴定意见的准确性,且原告林某亦不存在对此鉴定的血液取样进行恶意造假的理由。“林某某”现在由被告许某抚养,在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林某某”与林某的血缘关系再次进行鉴定之时,被告许某无正当理由拒不配合。故本院采信原告林某自行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对林某与“林某某”之间是否具有血缘关系进行鉴定的鉴定意见,认定“林某某”与原告林某不存在血缘关系。虽然原告在本案起诉之时,“林某某”尚不满一周岁,但“林某某”并非是原告林某的亲生女儿,该情形属于确有必要受理原告诉讼请求的情形。现原告林某要求与被告许某离婚,在本院进行调解后,原告林某仍坚持离婚,应当认定属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情形,故对于原告林某要求与被告许某离婚的诉讼请求,依法应当予以准许。

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生育“林某某”花费的医疗费6,892.84元、照顾“林某某”雇佣月嫂的花费8,000元、为“林某某”治病花费的医疗费16,484.42元的请求,被告许某对上述花费的金额表示认可,亦认可上述款项是由原告林某支付。因“林某某”与林某并无血缘关系,林某对于“林某某”不具有抚养义务,被告许某作为“林某某”的监护人,应当向原告林某返还上述费用。

对于原、被告婚后共同财产、债权、债务,原告林某主张原、被告不存在婚后共同财产,亦不存在婚后共同债权债务,因被告许某并未参与本案第二次庭审,亦未对原、被告的婚后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的问题发表意见,故本院对此不予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八条规定:“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对于原告林某要求被告许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3万元的诉讼请求,结合原、被告婚姻的具体情况,本院酌情判令被告许某支付原告林某精神损害赔偿3000元。

综上所述,对于原告林某要求与被告许某离婚,要求被告许某返还原告为“林某某”支付的医疗费等费用,并要求许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对其中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有证据予以证实的部分,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准许原告林某与被告许某离婚;

二、被告许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林某支付生育“林某某”花费的医疗费6,892.84元、雇佣月嫂照顾“林某某”的花费8,000元、为“林某某”治病花费的医疗费16,484.42元,共计31,377.26元;

三、被告许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林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3000元;

四、驳回原告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被告平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马 勇

审判员 李大扬

审判员 王东方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傅晓敏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