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王鑫、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王鑫、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宁国东、黄凯、陈晓娟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2781
预计阅读:18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川06民终135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12-0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青羊区太升北路28号华信大厦20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00629536638U。

法定代表人:徐维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岱忠梅,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强,四川维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鑫,男,生于1964年3月11日,汉族,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林,四川康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罗江县略坪镇高玉村,注册号510626000000120。

法定代表人:江光富,该公司总经理。

第三人:宁国东,男,生于1984年4月27日,汉族,住四川省苍溪县。

第三人:黄凯,男,生于1975年12月15日,汉族,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婷婷,四川汉震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陈晓娟,女,生于1964年4月29日,汉族,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光富(陈晓娟丈夫),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

审理经过

上诉人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益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鑫及原审被告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富公司”)、第三人宁国东、黄凯、陈晓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川0603民初41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佳益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二审诉讼费、保全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借款担保合同》的签订主体是宁国东,上诉人仅为宁国东出借给金富公司的借款进行担保,而该借款并未实际交付,借款关系并未成立;2.黄凯为案涉借款的实际出借人,佳益公司对此不知情,在黄凯与金富公司已长期存在频繁资金往来的情形下,佳益公司不认可对黄凯与金富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提供担保;3.宁国东隐瞒其并非实际出借人的事实,金富公司又隐瞒其与黄凯存在大量资金往来的情况,使佳益公司违背真实意思提供担保,属欺诈行为,佳益公司不承担责任,并且,金富公司与黄凯、宁国东恶意串通,损害佳益公司利益,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所签合同应属无效;4.黄凯放弃金富公司提供的物保,应当在物保价值范围内免除保证人的担保责任;5.按照金富公司提交的《明细分类账》,金富公司自2012年7月至2015年6月期间持续向黄凯的转款远大于黄凯对金富公司的资金支付,难以确定诉争1600万元系黄凯归还借款还是出借借款,即使出借属实,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也应当按照先到期债权优先的原则,认定金富公司向黄凯所转款项全部系归还诉争1600万元款项,金富公司对黄凯不负债务,佳益公司作为保证人不应再承担担保责任。特提出上诉。

被上诉人辩称

王鑫辩称:本案借款事实,一审判决已经认定清楚,担保人佳益公司应当承担担保责任,至于物保的问题,黄凯是否放弃物保与本案无关,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金富公司辩称:1600万元借款事实一审法院已经查明。诉争借款由黄凯筹集,以宁国东名义出借,金富公司只认黄凯。关于抵押的问题,借款时已经将陈晓娟的股权质押给佳益公司法定代表人母亲。

宁国东辩称:当时是因佳益公司、金富公司和黄凯等人欲投资西充项目,为组织资金,共同委托黄凯筹措资金,因我和黄凯为一个公司,故黄凯以我的名义签订合同。

黄凯辩称:宁国东与金富公司之间的借款关系合法成立,黄凯与本案借款没有法律关系,黄凯系接受宁国东的委托,将1600万元转入陈晓娟账户,黄凯完成委托事项,金富公司也收到1600万元款项,金富公司通过黄凯账户归还的利息,黄凯仅是委托转款和代收款,不是借贷关系的主体;黄凯与金富公司从2012年起就存在经济往来,其中有黄凯自己与金富公司之间的借款,也有其他人通过黄凯介绍与金富公司之间的借款,但均与本案没有关系,黄凯对各笔经济往来已经进行了合理说明,且双方进行了对账。关于黄凯放弃物保的事实,因黄凯不是借款主体,故不存在放弃物保的事实。

陈晓娟辩称意见与金富公司一致。

一审原告诉称

王鑫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金富公司立即偿还借款本金1600万元,并支付截至2015年12月8日的利息、逾期借款利息及违约金共计411.72万元,两项合计2011.72万元;2015年12月9日之后的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按20131212号《担保借款合同》约定计算至付清之日止;2.判令金富公司全额承担王鑫为主张本案债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120万元;3.判令金富公司全额承担(2015)德仲字第241号仲裁案仲裁费145163元及该案仲裁财产保全费5000元;4.判令佳益公司就第1、2、3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12月10日,第三人宁国东(贷款人)与金富公司(借款人)、佳益公司(担保人)签订编号为德(信)借字第20131212号《担保借款合同》,约定:合同借款金额16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12月12日起至2014年6月11日;月利率2%,利息从贷款发放之日起计算,按月结息,借款人须于结息日当日付息;因借款人违约致使债权人采取诉讼或仲裁方式实现债权的,借款人应当承担为此支付的诉讼费、仲裁费、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担保范围包括债务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实际发生的费用,保证期间自合同约定的实际应还款之日起2年;合同期满后,借款人不能按时归还本金,应向贷款人支付每日千分之一的违约金,直至本息清偿为止;借款人、保证人为履行清偿责任或担保责任向贷款人支付的任何款项按实现债权之费用、损害赔偿金、违约金、主债权逾期罚息、主债权利息、主债权本金的顺序清偿;合同履行中发生的争议,由各方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提交德阳仲裁委员会仲裁解决。

2013年12月12日,金富公司及佳益公司向第三人宁国东出具《借款借据》,载明借款人金富公司实收到贷款人宁国东交给的借款本金800万元,转入指定的户名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借款人处加盖有金富公司公章并由时任法定代表人张艳签名,担保人处有佳益公司加盖公章。2013年12月13日,第三人黄凯的交通银行账户分三次向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分别转账200万元、400万元、200万元,三次合计800万元;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向金富公司的农业银行账户转账700万元。

同日,陈晓娟在德阳市工商局办理股权质押登记,将自己在金富公司的3660万元股权质押给佳益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1600万元,德阳市工商局出局了(川工商德字)股权登记设字[2013]第000351号《股权出质设立登记通知书》。

2013年12月23日,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向金富公司的农业银行账户转账100万元。

2013年12月25日,金富公司与佳益公司向宁国东出具《借款借据》,载明借款人金富公司实收到贷款人宁国东交给的借款本金800万元,转入指定的户名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以实际到账金额和时间为准。借款人处加盖有金富公司公章并由时任法定代表人张艳签名,担保人处有佳益公司加盖公章。同日,第三人黄凯的交通银行账户向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转账400万元;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向金富公司的农业银行账户转账400万元。2013年12月26日,第三人黄凯的交通银行账户再次向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转账400万元;第三人陈晓娟的工商银行账户向金富公司的农业银行账户转账400万元。

金富公司在借款期间及借款到期后,通过第三人黄凯的账户返还过部分借款,但一直未将尚欠借款全部还清。

2015年11月25日,第三人宁国东向金富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通知金富公司1600万元借款本金及应付的利息于当日转让给王鑫,要求金富公司直接将借款偿还给王鑫。2015年11月26日,第三人宁国东向佳益公司邮寄《债权转让通知书》,并通过德阳市旌湖公证处对寄送过程进行了公证。2015年11月27日,金富公司在《债权转让通知书》上加盖公章,并由法定代表人江光富签字确认。

2015年12月9日,金富公司出具《金富农业付息汇总表》,载明从2013年12月12日至2015年12月8日的利息支付情况,计算出“已付利息345万元+未付利息411.72万元=应付利息756.72万元”的结果。金富公司在表上加盖公章,其法定代表人江光富签字;但表上无王鑫、佳益公司、第三人宁国东、黄凯的签字或盖章。

2015年12月15日,王鑫与四川康伦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袁林律师作为案件主办律师,律师代理费120万元。

2015年12月22日,王鑫按照《担保借款合同》约定的仲裁条款向德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德阳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6月16日作出(2015)德仲字第241号裁决书,裁决:一、被申请人金富公司于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王鑫返还借款本金15986737.34元及裁决作出之日的利息6106933.66元,其后利息以实际所欠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本息实际付清之日止;二、被申请人金富公司于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律师费1200000元;三、被申请人佳益公司对第一、二项载明的应由金富公司偿付的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佳益公司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金富公司追偿;四、驳回申请人王鑫的其他仲裁请求。仲裁费用145163元,保全费5000元,由二被申请人全部承担。

后因金富公司和佳益公司未履行裁决书确定的义务,王鑫于2016年7月6日向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在执行过程中,佳益公司以“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以及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为由,向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仲裁仅直接依据金富公司自己提供的一份《金富农业付息汇总表》支持王鑫主张的已付利息、尚欠利息,未审查支撑该表内容真实性的基础证据如进账单等证据,违反了仲裁的法定程序;金富公司在仲裁庭审中陈述本案偿还了600多万债务,要求延期举证,而后又以“经核对是偿还之前债务”为由未进行举证,导致案件债务履行情况无证据证实,隐瞒了重要证据,影响了案件的公正裁决。遂于2016年8月30日作出(2016)川06执异2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对德阳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5)德仲字第241号《裁决书》不予执行。王鑫遂于2016年9月5日将本案诉至一审法院。

本案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经组织各方对账并核对整理转账凭证、财务凭证,查明本案涉及的金富公司及其时任法定代表人张艳、股东陈晓娟、关联公司四川莱尔比特饲料有限公司的账户与第三人黄凯的账户之间的银行交易往来如下表:

时间

付款账户

收款账户

金额

张艳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莱尔比特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黄凯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陈晓娟

黄凯

陈晓娟

黄凯

陈晓娟

陈晓娟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陈晓娟

金富公司

黄凯

陈晓娟

陈晓娟

金富公司

黄凯

陈晓娟

陈晓娟

金富公司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金富公司

莱尔比特公司

黄凯

莱尔比特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莱尔比特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黄凯

黄凯

莱尔比特公司

莱尔比特公司

黄凯

金富公司

钟敬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身份证、工商登记信息、当事人当庭陈述、担保借款合同、借款借据、银行交易记录、转账凭证、债权转让协议、付息汇总表、委托代理合同、(2015)德仲字第241号仲裁裁决书、(2016)川06执异24号执行裁定书、股权出质信息等证据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应受法律保护。第三人宁国东与金富公司、佳益公司签订的《担保借款合同》,系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合同约定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应为各方共守。

本案中1600万元借款本金已经通过第三人黄凯的交通银行账户,分5笔转入了各方约定的第三人陈晓娟的账户,金富公司、佳益公司均在出具的两份借款借据上对收取借款事项签章予以了确认,金富公司、第三人宁国东、黄凯在庭审中亦对借款交付的事实予以确认,第三人宁国东作为本案借款的原债权人已履行了出借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规定,借款人或出借人的借贷行为涉嫌犯罪,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民间借贷合同并不当然无效,担保人以此主张不承担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合同的效力、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依法确定担保人的民事责任。本案中,《担保借款合同》并没有该司法解释第十四条及《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且第三人黄凯系本案借款的转款人,并非借款人或者出借人,其涉嫌犯罪与本案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没有直接关系。故佳益公司关于宁国东没有交付借款,借贷关系不成立的抗辩意见,以及黄凯涉嫌犯罪,借款合同无效的抗辩意见均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金富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佳益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连带保证责任。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第三人宁国东将债权转让给王鑫,并经金富公司对该债权转让予以书面确认。同时,第三人宁国东将《债权转让》以公证邮寄的方式送达佳益公司,王鑫也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内提起了仲裁,且二被告也到庭参加了仲裁,均已知晓债权转让的事宜,宁国东完成了通知的义务,王鑫合法受让了本案债权,已成为新的债权人,担保责任作为合同从属性权利应随主合同权利一并转让。佳益公司关于债权转让无效的抗辩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王鑫有权要求金富公司偿付借款本息,并要求佳益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关键在于金富公司的相关银行账户与第三人黄凯的银行账户之间的款项往来,哪些与本案有关,金富公司尚欠王鑫的剩余借款本息金额应是多少。

王鑫认为,应该按照金富公司出具了《金富农业付息汇总表》明确计算出已还利息345万元,尚欠利息411.72万元。金富公司认为,利息按照合同约定为年利率24%,多付部分应抵扣本金。佳益公司认为,金富公司与黄凯之间存在大量款项往来,但无证据证明之间的借贷关系及还款期限、利息标准等,应按照先到期债权优先原则,优先归还本案的1600万元债务。第三人黄凯认为,其与金富公司从2012年以来就存在经济往来,其中有黄凯与金富公司的借贷关系,也有他人通过黄凯与金富公司产生的经济关系,这些往来都与本案无关,庭审中黄凯向法院举证证实并合理说明了相关经济往来,本案还款情况与原、被告诉前的对账结果是一致的。

一审法院认为,金富公司于2015年12月9日出具的《金富农业付息汇总表》仅有金富公司的签章,没有王鑫、佳益公司、第三人宁国东、黄凯的签章确认,该表也没有明确是对本案借款的结算,故一审法院不应直接依据该表确认借款的尚欠金额。

借款交付后,金富公司有多笔向黄凯的转款,庭审中,王鑫、金富公司、第三人宁国东、黄凯确认,编号为(57)、(60)、(66)、(67)、(70)、(71)、(72)、(73)、(74)、(75)这10笔金富公司向黄凯转账的款项系返还本案的借款,金额合计3454000元,其余往来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认为,各方争议的经济往来中,本案1600万元借款的债权人为王鑫,其他经济往来的债权人为黄凯或其他人,但各债权债务关系的借款和还款行为的履行均是通过黄凯的账户进行,可能发生债权债务的混同。虽然王鑫、金富公司、宁国东、黄凯一致确认这些往来中仅有10笔与本案有关,但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各笔往来对应的债权债务关系,也没有相应的借款合同等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其他债权先于本案1600万元借款到期,或有其他应先抵偿的情况,且本案涉及担保人佳益公司,王鑫等人在还存在其他多笔金富公司向黄凯转款的情况下,仅确认其中10笔系返还本案借款,可能导致佳益公司承担更多的担保责任,从而损害佳益公司的利益。

各方在《担保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利息支付方式为按月结息,借款人须于结息日当日付息,即金富公司应当每月支付利息,到期后返还所有本金。

在10笔确认的还款中有6笔发生在2013年12月12日到2014年6月11日的借款期间,这6笔在这期间基本每个月都有分布,其金额超过了这期间应当支付的利息金额,故一审法院认为,在借款到期之前,王鑫等人确认仅有这6笔还款与本案有关符合一般的常理和交易习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但超过应付利息的部分应当扣减本金。

2014年6月12日借款到期后,除确认的剩余4笔外,金富公司及其关联方还有多笔向黄凯的转款。庭审中,黄凯陈述,其余还款系返还本案1600万元到期之前的380万元借款和400万元借款,并提供了银行转账凭证,但无借款合同。

本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查各方对账确认的86笔经济往来发现,黄凯所称的400万元借款发生在2014年1月23日,但在1月26日金富公司的关联公司四川莱尔比特饲料有限公司即分两笔200万元返还了这笔钱,故该借款在本案的1600万元借款到期前已经返还完毕。

2012年7月至2013年11月,即本案借款发生之前,金富公司基本每月均会向黄凯支付30000元。黄凯在逐步转出380万元后,金富公司基本每月又会向黄凯转款60000元和18000元,在加上数笔大额转款,至2014年6月11日借款到期时,总额达448.1万元,已经超过了转入的380万元金额,而此后双方的往来也没有呈现之前的每月60000元和18000元的规律,可见在这之前双方已经没有再继续履行该还款,根据一般的常理和交易习惯,该还款应该已经履行完毕。而金富公司与黄凯均未举出证据以证明双方对该380万元借款到期时间的约定及尚欠金额的情况,故在本案1600万元借款已经到期的情况下,黄凯将其他款项往来确认为金富公司还欠自己的780万元借款,可能使佳益公司承担更多的担保责任,有损佳益公司的利益,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事项(82)和(84)系2015年3月23日,金富公司向黄凯转款31万元,次日黄凯即向金富公司的关联公司四川莱尔比特饲料有限公司转账31万元,双方认为是与本案无关的其他经济往来,符合一般的常理和交易习惯,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事项(86)系2015年7月23日,金富公司向户名为钟敬的账户转账22万元,虽然金富公司提出了该笔往来的转账凭证,但在庭审和对账中,各方均不能说明该往来产生的缘由和钟敬与本案的关系,故一审法院认为该笔款项应当与本案无关。

关于本案借款的尚欠金额,一审法院根据对账情况,核算如下表:

日期

付款方

收款方

天数

产生

利息

应付

利息

还款

利息

余额

违约

天数

违约金

上限

应付

违约金

抵偿

违约金

违约金

余额

抵偿

本金

本金余额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莱尔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金富

黄凯

莱尔

黄凯

如表上所示,按照合同约定,利息从贷款发放之日起计算,在结息日当日付息,本案借款的第一笔发放时间为2013年12月13日,故结息日为每月13日。但在2013年12月27日,即借款全部到位的次日,金富公司即提前向黄凯返还了52万元,该笔还款属于提前扣除本金,应全部作为本金抵偿,故截至2013年12月27日,借款余额为本金1548万元,产生利息8000000×2%÷30×12+12000000×2%÷30+16000000×2%÷30=82667元。

2014年1月13日,已到第一个付息日,金富公司返还16万元,该笔还款应先抵扣利息再抵扣本金,产生利息15480000×2%÷30×17=175440元,应付利息82667+175440=258107元,尚欠利息258107-160000=98107元。同理,截至2014年6月11日,金富公司的还款情况如上表所示。

本案借款于2014年6月11日到期,但金富公司未还清借款,佳益公司也未承担保证责任,故按照合同约定,金富公司应当支付每日千分之一的违约金,而合同已经约定了月利率2%的利息,故该约定已经超过利率上限的规定,已支付的违约金仅支持1%的部分,未支付的部分不再支持。故如上表所示,截至2015年4月24日,金富公司尚欠本金15010969元,利息1496177元,合计16507146元。未支付的违约金已超过上限规定,一审法院不再支持。

关于王鑫主张的律师费,双方在合同中进行了明确约定,但王鑫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发生了120万元的律师费,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案件的复杂程度、经过的程序,参考四川省的律师费行业指导标准,酌情支持王鑫60万元律师费的诉讼请求。

关于仲裁费和仲裁财产保全费,德阳中院(2016)川06执异24号执行裁定书已经认定,(2015)德仲字第241号裁定书已明确裁定不予执行的原因是金富公司隐瞒了案件的重要证据,足以影响公正裁决,故仲裁费用应当由金富公司承担。佳益公司向德阳中院就仲裁结果提出的执行异议成立,故佳益公司不应承担仲裁费用。

综上所述,本案的借贷关系和债权转让成立并有效,金富公司应当向王鑫还本付息,佳益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连带保证责任;金富公司对还款的区分加重了佳益公司的担保责任,一审法院依法予以调整;王鑫超过法律规定的利息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八十一条第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鑫返还借款本金15010969元,支付至2015年4月24日止尚欠的利息1496177元,合计16507146元;二、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鑫支付自2015年4月25日起产生的利息,计算方法:以借款本金15010969元为基数,从2015年4月25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以年利率24%为标准计算,若未按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给付本金,则上述利息计算至本金付清之日止;三、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鑫支付律师费600000元;四、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鑫(2015)德仲字第241号仲裁案的仲裁费145163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150163元;五、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对本判决确定的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有权向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追偿;六、驳回王鑫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佳益公司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佳益公司前任法定代表人徐廷益与金富公司法定代表人江光富、黄凯通话录音,用以证明金富公司欲将四川克莱迪商贸有限公司的土地使用权为诉争借款设定抵押,但黄凯放弃抵押的事实;2.资产评估报告书,用以证明黄凯所放弃的抵押财产时值1900余万元;3.德阳市公安局《撤销案件告知书》,用以证明黄凯所出借资金涉嫌非法放贷,佳益公司不对黄凯与金富公司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承担保证责任;4.四川克莱迪商贸有限公司产权证复印件,用以印证录音内容。王鑫、金富公司、宁国东、黄凯、陈晓娟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不能达到证明目的。本院认为,双方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上述证据并不能直接证明佳益公司所主张的债权人放弃物保及所涉资金涉嫌违法的事实,故对佳益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黄凯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黄凯在二审中提交其与王鑫之间的转账明细,用以证明其已将所收利息转给王鑫,除佳益公司认为不能达到证明目的之外,其余各方对该份证据均无异议。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待证事实为黄凯是否系受宁国东委托转款、收款,黄凯是否将所收利息转给宁国东,但黄凯所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其与王鑫之间的转款关系,无法证明已将利息转给宁国东,其所举证据与待证事实无关,本院亦不予采信。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和证据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二审案件,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之规定,围绕上诉请求有关的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审理。根据各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诉辩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是:诉争借款实际出借人是谁、是否影响保证人的保证责任承担。

关于实际出借人的认定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本案诉争《担保借款合同》系由宁国东与金富公司、佳益公司签订,但实际上所有出借资金的筹集、款项支付及本息收取均是由黄凯实施。对于诉争借款合同的实际出借人,各方说法如下:佳益公司认为黄凯是诉争借款合同的实际出借人;金富公司陈述是黄凯以宁国东名义出借资金,并要求金富公司与宁国东签订合同,金富公司只认黄凯;宁国东陈述是黄凯让其代签合同,并向其支付报酬;黄凯及王鑫对上述当庭陈述未作否认。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诉争借款合同虽系宁国东签订,但实际承担合同权利义务的主体是黄凯,宁国东仅在黄凯处领取报酬,其既不承担出借资金带来的风险,也不享受出借资金产生的利益,宁国东与出借资金无实质关联,其签订《担保借款合同》的行为仅属于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订立合同的行为,金富公司对此也明确知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之规定,诉争合同应当是黄凯与金富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黄凯为诉争借款合同的实际出借人。

关于实际出借人与名义出借人不一致,是否会对保证人的保证责任产生影响的问题。佳益公司认为,宁国东、黄凯及金富公司故意隐瞒实际出借人身份,属串通、欺诈行为,佳益公司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其余各方则认为,不论实际出借人是谁,借款事实真实存在,佳益公司不能免除保证责任。本院认为,实际出借人与名义出借人不一致,是否对保证人产生影响,应当从形成原因是否合理、当事人动机目的是否善意、此不一致是否必然影响保证人作出真实意思表示等方面进行综合认定。就本案具体情况来看:首先,借贷合意本系黄凯与金富公司达成,但双方并未直接以自己的名义签订合同,而是另行委托与诉争借款无关的宁国东代签合同,合同内容亦未体现黄凯与诉争借款具有关联,并且,金富公司随后出具的借款借据原始凭证上也仅载明“收到贷款人宁国东交来借款本金”,未注明委托转款人信息(王鑫在庭审中所举借款借据上载明的转款人黄凯及账户信息系其在仲裁后擅自添加),佳益公司虽在《担保借款合同》及借款借据上盖章,但无法知晓黄凯是诉争借款合同的实际出借人,黄凯、宁国东及金富公司对于上述行为的原因,亦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其次,黄凯与金富公司在诉争借款发生前就已存在大量借款未清偿,诉争1600万借款交付后,金富公司向黄凯大额转款,但双方均陈述此款大部分系用于归还双方之前的债务。通过上述事实,可认定:1.黄凯与金富公司以宁国东的名义签订合同,在佳益公司签署的文件上均不显名,其目的在于有意隐瞒真实出借人身份及二者之间的特殊关系(黄凯与金富公司在诉争借款形成前就已经存在多笔借款未偿清),双方行为动机违背常理;2.借款交付后金富公司向黄凯的大额转款均用于归还先前借款(尤其是2014年1月2日转款200万元),此行为体现出双方借款目的及真实用途在于借新债还旧债。据此,本院认为,宁国东、黄凯及金富公司相互串通具有高度盖然性可能,且足以影响保证人作出有效保证的真实意思表示。

保证责任是保证人承担的单务、无偿、纯负担性义务,保证人承诺担保,必须是其在对所担保债务有充分了解、能够对债务人偿债能力进行理性评估并合理预见风险的基础上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才能发生法律效力。本案中,保证人佳益公司不知晓诉争借款合同真实主体为黄凯,亦不知晓黄凯与金富公司早已存在多笔巨额借款未偿清,更不知晓金富公司借款实际用于归还旧债,此必然影响保证人对债务人实际履约能力、诉争债务预期风险作出判断,在此情况下作出的保证意思,不能视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二)主合同债权人采取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保证人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综上,成都佳益物业(集团)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2016)川0603民初414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

二、撤销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2016)川0603民初4143号民事判决第五项、第六项;

三、驳回王鑫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49137元,由王鑫负担9229元,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3990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9137元,由四川金富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陈叶兰

审判员  杨 轩

审判员  罗德东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八日

书记员  黄 静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