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电子有限公司诉李某某劳动合同纠纷案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周秋华   
案号:
(2013)嘉民四(民)初字第265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5-07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某某电子有限公司诉李某某劳动合同纠纷案
字数:5009
预计阅读:7min
审判人员:
周秋华   
案号:
(2013)嘉民四(民)初字第26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5-07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某某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金泽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某某。

委托代理人朱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某某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某某公司)诉被告李某某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周秋华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某某、原告李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朱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某某公司诉称,原告成立于2002年10月,系一家外商独资企业。2003年2月,原告聘请案外人赵某作为总经理助理。2003年6月,有一名叫李某的不懂日语的人到原告处应聘,面试时,赵某担任现场翻译。同年6月21日,李某被正式录用,担任原告的管理部长,其工作职责及工作内容包括日常财务、总务、人事工作,其直接上司是原告的总经理。2004年10月、2006年9月,原告二次与李某续签了各为2年的劳动合同。2011年5月,李某作为第二届工会委员会候选人,参加了选举,并被选举为工会委员、主席。2012年6月初,原告委托律师调查,发现和原告存在劳动关系长达9年之久的李某这人并不存在,双方的劳动合同记载的身份证号码竟是被告的号码。被告应聘时采用假名这一欺诈手段,并且在录用后,一直向原告隐瞒这一事实。2012年6月下旬,原告发现被告竟为一直担任总经理助理赵某的丈夫。鉴于被告上述欺诈行为和赵某向原告隐瞒被告的欺诈行为已严重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违反原告相关规章制度,原告在2012年7月16日征求工会的基础上,终止从未与原告签订过劳动合同的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现起诉要求判决原告:一、不予支付被告2012年9月28日至2012年11月13日期间的工资23476.77元;二、无需恢复与被告的劳动关系。

被告辩称

被告李某辩称,其出生于文革期间,因李某某三字文革气息太重,故改名叫“李某”。2003年6月,被告到原告单位应聘用的就是“李某”。录用后,被告一直使用“李某”这一名字,但社会保险费、公积金等均以真名李某某缴纳,应该说原告对被告的真名叫李某某,而实际工作中使用“李某”的这一做法,一开始就是明知的,也是默认的。被告于2003年6月起以李某的名字签订了四份劳动合同,最后于2008年2月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被告在原告单位担任管理部长和工会主席(经选举产生)。2012年7月原告以被告隐瞒真实姓名为由,自7月16日终止了双方劳动关系。被告认为,原告明知被告长期使用“李某”替代真名李某某,不存在欺骗的说法,原告以此解除双方劳动合同是没有道理的,请求驳回原告的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系本市从业人员。2003年6月21日,被告进入原告处工作,担任管理部长。双方签订过多份劳动合同,2008年2月1日续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所有劳动合同上的被告名字均为“李某”。原告单位总经理助理系被告的妻子赵某。被告在原告单位工作期间使用的名字为“李某”,被告真实姓名为李某某。2003年7月起原告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费、公积金和工资发放(通过银行转账)使用的银行卡上的名字均为李某某。2012年7月16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劳动关系终止通知书》,主要内容为:“2003年7月,李某某在应聘公司时为了达到向公司隐瞒其为当时已是公司员工的赵某的丈夫,从而被公司录用的目的,便开始采用使用“李某”这一假名的欺诈手段,从而导致公司在2003年6月27日、2004年10月7日、2006年9月11日以及2008年2月1日分别与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李某”签订和续签了劳动合同,从而导致公司和李某某之间在长达九年的时间里没有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你的上述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上诚实信用原则,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的相关规定。据此,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以及公司奖惩规则第七条第3款的规定,公司决定自2012年7月16日起终止你与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2012年9月28日,被告向上海市嘉定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恢复劳动关系及支付至恢复期间的工资的请求。2012年11月13日,该会嘉劳人仲(2012)办字第3598号裁决书作出原告自2012年7月17日起恢复与被告的劳动关系、支付被告2012年9月28日至2012年11月13日期间的工资23476.77元的裁决。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另查,2012年7月4日,原告向本单位工会递交征求解雇被告的意见函。原告单位的工会委员会的意见为,必须根据法律的最终裁决来判断该员工是否可以解雇,现工会持保留意见。

又查,2006年5月22日,上海市嘉定区总工会(下称总工会)出具嘉总工组字[2006]43号关于同意原告公司工会第一届委员会选举结果请示的批复:经研究,同意李某某、俞某某、田某、黄某某、朱某五位同志为工会第一届委员会委员,李某某任工会主席,俞某某任副主席,朱某任经审会主任兼女职工委员会主任……。2011年6月10日,总工会出具嘉工总工组字[2011]122号关于同意原告公司工会换届选举结果请示的批复:经研究,同意李某某、俞某某、田某等八位同志组成工会第二届委员会,李某某任工会主席,俞某某任副主席兼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田某任女职工委员会主任……。

审理中,原告为证明被告存在欺诈的事实,提供常口现实库信息资料、常住人口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摘录。被告辩称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被告在应聘时,被告与赵某已建立夫妻关系。常口现实库信息资料显示,原告与李某之间的劳动合同记载的身份证号码和被告的身份证号码一致;常住人口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摘录载明,被告与赵某为夫妻关系。

另审理中,被告为证明公司全体员工均知道“李某”就是李某某的假名、李某某是赵某的丈夫,现任日本总经理、前任总经理对此也都知道李某某的名字,以及其和赵某的关系,提供原告公司100余名员工联名签署的致公司的信,主题为:“我们不要这样的总经理”,主要内容为:“为什么让李部长(被告)和赵助理(赵某)回家待岗李部长的原名我们都知道,原来的总经理太田某某在的总经理杉本也都知道,李部长和赵助理是夫妻我们也知道。那能说明什么论功:他们在这里工作9年,从公司2003年一开始建立到现在,兢兢业业为公司付出。论过:他们做错了什么公司规章制度、劳动法、国家有法律规定夫妻不可以在一家单位工作吗李部长如果用原名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他们会不和他签订合同吗按照他们的能力,公司肯定还是会和他们签订劳动合同……”原告辩称,这是发生在2012年6月29日的事;原告调查得知李某就是李某某、并与赵某是夫妻关系后,通知其二人自6月29日起待岗;一部分员工有过罢工,也有个别员工使用了暴力;有些员工在公司里叫李某某为老板,这就是联名信的来源;对该份证据,签字是否为员工签字不能确认,故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这也不能证明公司从一开始就知道“李某”就是李某某。如果一开始公司就知道,为何连续四次和其签订劳动合同,这不符合常理。因为公司不知道李某是假名,才会连续四次和其签订劳动合同;总之,原告不同意被告的证明目的。对此,本院认为,第一、原告未提供证据反驳对方的主张,况且有100余名员工签名,故对于该联名信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第二、2006年5月22日和2011年6月10日总工会出具任命被告为工会主席的批复、原告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费、公积金和工资发放(通过银行转账)使用的银行卡上的名字均为李某某;第三、李某某与其妻在公司共处长达9年,且同为公司高管,原告辩称9年之后才知道他们为夫妻关系的意见,有悖常理;第四、原告提供的常口现实库信息资料、常住人口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摘录,但不足以证明其于2012年6月原告才知道被告与赵某为夫妻关系,被告故意隐瞒的情形。综上,全体员工基本上都知道被告的身份及被告与赵某为夫妻关系,唯独原告公司不知,不合常理,故本院确认原告早已知道或应当知道李某就是李某某的假名、李某某是赵某的丈夫的事实。

以上事实,有裁决书、营业执照复印件、劳动合同、岗位描述、劳动关系终止通知书、转正通知书、续签合同书、无固定期限合同书、选举票、常口现实库信息资料、常住人口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摘录、征求意见函、奖惩规则、工资发放表、工资明细表、月饼券领取单、组织结构图、员工联名信、公积金缴费凭证、社保个人账户结算单、个人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结算单、人员转入核定表、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对账单、工资清单、批复、当事人陈述等证据,经庭审质证,证据确实,事实清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法律的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的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姓名使用权就是自然人对自己的姓名的专有使用权。使用自己的姓名是自然人姓名权的重要内容,自然人在民事活动中,除法律另有规定的,可以使用本名,也可以使用自己的笔名、艺名或化名。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得强迫自然人使用或不使用某一姓名。另依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用人单位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当如实说明。故现有的法律、法规,以及原告的规章制度尚未规定劳动者应聘时一定要用真名,同时应当告知其婚姻状况。本案中,第一、被告应聘时以李某的名字,同时未提供相关婚姻状况,其行为并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或违反原告的规章制度;第二、2003年6月21日,“李某”被正式录用。原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被告应聘过程中,被告的妻子存在徇私的行为,才导致被告被公司录用;第三、被告与其妻在公司共处长达9年,且同为公司高管,原告辩称9年之后才知道他们为夫妻关系的意见,有悖常理;第四、原告早已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李某”就是李某某的假名、李某某是赵某的丈夫的事实;第五、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与其妻在公司工作中,共同实施了危害公司的行为及由此造成的损害后果。综上,被告的行为尚未构成欺诈,并未违反诚实信用的原则。又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是否违纪应当以劳动者本人有义务遵循的劳动纪律及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准。违纪是否严重,一般应当以劳动法规所规定的限度和用人单位内部劳动规则关于严重违纪行为的具体规定作为衡量标准。被告的行为未达到原告的奖惩条例或劳动合同法中所规定的严重违纪的程度。原告以被告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纪为由解除劳动合同,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另我国工会法规定,企业单方面解除职工劳动合同时,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工会认为企业违反法律法规和有关劳动合同,要求重新研究处理时,企业应当研究工会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书面通知工会。虽然原告向本单位工会递交征求解雇被告的意见函,但工会持保留意见,表明了工会反对原告作出的决定。后原告并未重新研究,且向工会作出书面的通知,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同时,实行担任公司工会主席,除被告存在严重过失外,原告公司不得解除劳动合同。不管是实体上,还是程序上,原告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合同的行为,均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故原告要求不予恢复劳动关系、支付工资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某某电子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与被告李某某恢复自2012年7月17日起的劳动关系;

二、原告某某电子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李某某2012年9月28日至2012年11月13日期间的工资人民币23476.77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某某电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代理审判员周 秋 华

二○一三年五月七日

书 记 员王芙蓉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