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与胡运军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株中法民四终字第315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1-1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与胡运军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774
预计阅读:5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株中法民四终字第31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1-1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为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栗雨工业园黑龙江路。

法定代表人叶明强,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旻皞,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运军,男,1963年6月1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株洲市人,住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

审理经过

上诉人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天科技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胡运军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2014年9月18日作出的(2014)株天法民一初字第7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旻皞、被上诉人胡运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查明:被告胡运军于2011年4月22日至原告凯天科技公司从事油漆工工作,双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限至2015年2月21日止,劳动报酬按计件计算。2014年3月25日,原告因业务发展,将株洲生产中心搬迁至长沙。搬迁前,原告公示《告株洲凯天全体员工书》,征询员工意见,是否愿意去原告长沙生产中心工作。被告因考虑生活不便,不同意去长沙工作。双方就劳动合同变更问题未能达成一致,被告遂向株洲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申请,要求裁决凯天科技公司向胡运军赔偿养老保险损失35280元、失业保险损失17560元、医疗保险损失10944元;支付经济补偿金14000元,此后仲裁委仲裁裁决凯天科技公司向胡运军支付经济补偿金8052元。凯天科技公司因不服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凯天科技公司无需向胡运军支付经济补偿金。另查明,胡运军月工资标准为2684元,胡运军系株洲市摩托车下岗人员,各项社会保险现由株洲市摩托车厂代缴,原告无法为其代扣代缴。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认为:本案系劳动争议纠纷。本案争议焦点为原告凯天科技公司要求被告胡运军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有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凯天科技公司是否应赔偿胡运军社保损失及支付经济补偿金。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虽然至2015年2月21日才终止,但在合同履行期间,原告凯天科技公司的生产中心由株洲市搬迁至长沙市,工作地点由一个城市变更至另一个城市,属于劳动合同重要事项的重大变更,被告胡运军当初应聘工作,工作地点系其考虑的重大因素,现工作地点发生重大变更,被告有权选择解除劳动合同。原告凯天科技公司于2014年3月25日前已完全将生产中心搬迁至长沙,被告胡运军未跟随前往,其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愿到新工作地点上班的意愿,双方的劳动合同视为已解除。故原告凯天科技公司要求被告胡运军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规定,原告应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被告在原告处工作的时间为2年11个月,其经济补偿金计算为2684元/月×3个月=8052元。故本案中,原告凯天科技公司应向被告胡运军支付经济补偿金8052元。至于原告提出劳动合同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为“生产中心”,长沙生产中心和株洲生产中心均属于生产中心,原告搬迁并没有使合同内容发生变更的主张。一审法院认为合同约定的“生产中心”只是公司内部部门的称呼,工作地点系地理位置的概念,本案显然属于工作地点发生重大变革的情况,故一审法院对原告的主张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提出的社保损失请求,由于被告胡运军系株洲市摩托车厂的下岗职工,其社保关系一致在原株洲市摩托车厂,未转到原告公司,因此致使原告不能为其缴纳相关社会保险,原告对此没有责任,故原告凯天科技公司无需赔偿被告胡运军社会保险损失。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二、限原告株洲市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胡运军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8052元。如未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原告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一审法院予以免收。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凯天科技公司因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并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无需承担经济补偿金支付义务。上诉事实和理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胡运军于2011年5月7日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2014年初,上诉人因公司发展需要,在长沙建厂,同时向被上诉人发出通知,告知其可去往长沙上班,原待遇不变,并提供班车接送和食宿,征求其意见。被上诉人明确不愿去长沙,也不愿继续履行原合同。随后,被上诉人将上诉人诉至法院,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行为属于自行解除劳动合同,上诉人依法无需支付其经济补偿金;且本案劳动仲裁时,被上诉人并未提出经济补偿金支付请求,株洲市仲裁委作出了超仲裁请求的仲裁裁决,而一审法院在未对此审查的情形下,继续判决上诉人支付被上诉经济补偿金,属于超诉讼请求判决。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胡运军辩称: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劳动合同属实。上诉人2014年2月通知被上诉人公司搬迁至长沙,被上诉人因家中有83岁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照顾,所以提交了不能去长沙工作的书面报告,请求上诉人妥善解决,可公司置之不理,并于2014年3月整体搬迁完毕。由于被上诉人工作的生产中心已从株洲搬至长沙,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地点发生了重大变化,致使原有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且从2014年3月底开始原告没有支付被告工资及生活费,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法院的经济补偿金判决,并判令上诉人按株洲市最低工资标准支付被上诉人10个月工资12650元。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与被上诉人胡运军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认证的证据予以确认。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亦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劳动争议纠纷。由于被上诉人胡运军在一审期间未提出工资支付的诉讼请求,二审亦未对此提出上诉,因此被上诉人胡运军要求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补发工资的请求,不属于本案二审审理范围,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胡运军可另案主张。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1、上诉人是否应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2、一审法院是否超诉讼请求判决

1、关于经济补偿金是否支付的争议。劳动者应聘用人单位的工作时,工作地点作为劳动条件之一系劳动者重点选择和考虑因素,也关系着劳动者切身利益,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负有如实告知劳动者工作地点的义务。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其应按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条件,这就包括提供约定的工作地点,虽然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对工作地点没有明确,但由于劳动合同文本是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制作和提供,根据合同约定不明时应作出不利于合同提供方的解释原则,以及被上诉人胡运军与上诉人签订劳动合同后其一直在株洲工作的事实,可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时协商和认可的工作地点应是株洲市。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现将工作地点从株洲市迁至长沙市属于变更双方约定的劳动条件,由于被上诉人胡运军不同意变更,而凯天科技公司又无证据证实合同有约定公司可更根据公司发展需要变更工作地点,因此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在无法按约定向被上诉人胡运军提供在株洲工作的劳动条件时,被上诉人胡运军依法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本案胡运军已以自己的行为明确表示不愿意去长沙上班,即应视为胡运军已单方解除与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的劳动合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四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条件,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因此本案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应依法向被上诉人胡运军支付经济补偿金,一审法院根据胡运军的工资标准和工作年限,认定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应支付的经济补偿金为8052元,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上诉人凯天科技公司认为胡运军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故不能得到经济补偿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关于一审法院是否超诉讼请求判决的问题。由于本案一审阶段,凯天科技公司是作为原告提起诉讼,而在凯天科技公司提交的起诉状中明确记载其诉讼请求是要求一审法院判决公司无需向胡运军支付经济补偿金,即凯天公司明确提出了关于经济补偿金不予支付的请求,因此一审法院对经济补偿内容进行审查认定并未超出凯天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理恰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株洲凯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担,本院决定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卢飞虎

代理审判员  陈 强

代理审判员  谢晓红

二〇一五年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 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