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龙煤瑞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诉七台河市美华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七...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黑高商初字第36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4-2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黑龙江龙煤瑞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诉七台河市美华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七台河市泓辰木糖醇有限责任公司、李宝武、李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3017
预计阅读:18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黑高商初字第3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4-2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黑龙江龙煤瑞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牡丹江市。

法定代表人汪波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耿亚军,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于艾超,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七台河市美华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七台河市。

法定代表人张占彬,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迎春,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七台河市泓辰木糖醇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七台河市。

法定代表人李鑫,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祖子媛,黑龙江宏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宝武,男,1950年2月1日出生,汉族,住七台河市。

委托代理人祖子媛,黑龙江宏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鑫,女,1979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七台河市。

委托代理人祖子媛,黑龙江宏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黑龙江龙煤瑞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瑞隆公司)诉被告七台河市美华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华公司)、七台河市泓辰木糖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瑞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耿亚军,被告美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蒋迎春,被告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共同的委托代理人祖子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瑞隆公司诉称: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于2012年3月起发生业务往来,美华公司从瑞隆公司处购买原煤和精煤,并将其生产的焦炭销售给瑞隆公司。2013年受焦炭市场下滑的影响,美华公司的资金发生严重困难,一直拖欠瑞隆公司购煤款和预付焦炭款。为解决美华公司资金困难问题、确保七台河欣源小区居民煤气供应,七台河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七台河市政府)于2013年6月8日组织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煤集团)、龙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七台河分行(以下简称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及美华公司召开会议,研究决定由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瑞隆公司提供授信贸易融资贷款共计2亿元。根据上述会议精神,瑞隆公司、美华公司及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签订《联合营销协议》。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于2013年10月、11月先后贷给瑞隆公司共计2亿元,扣除2000万元保证金后,瑞隆公司将1.8亿元支付给美华公司。美华公司取得上述款项后,并没有完全按照《资金使用监管协议》以及《联合营销协议》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由于瑞隆公司按《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约定为美华公司偿还了借款,美华公司于2015年4月20日为瑞隆公司出具还款计划一份,承诺分三期还清全部欠款。此外,为保证上述欠款得以偿还,美华公司与泓辰公司均以其全部生产设备作为抵押,分别于2014年9月25日和2015年1月27日与瑞隆公司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并且办理了抵押登记。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还为美华公司还款提供保证担保。因美华公司没有依约按期还款,故请求判令:1.美华公司立即偿还瑞隆公司欠款1.8亿元;2.美华公司给付瑞隆公司欠款利息20,509,972.31元(1亿元借款利息自2014年11月起按年利率7.8%计算至2015年7月20日,0.8亿元借款利息自2014年6月起按每月104万元计算至2015年7月20日);3.美华公司给付瑞隆公司自2015年7月21日至全部给付时止的欠款利息(按照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实际收取的利息计算);4.美华公司给付瑞隆公司律师代理费10,025,498.62元;5.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在抵押财产范围内履行担保义务,瑞隆公司对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所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6.李宝武、李鑫对欠款本金1.8亿元及利息20,509,972.31元承担连带偿还义务;7.案件受理费及因本案诉讼产生的其他全部费用由美华公司承担。

被告辩称

美华公司辩称:一、瑞隆公司主张欠款本金为1.8亿元不属实,美华公司尚欠借款本金应为164,631,371.01元。瑞隆公司授信为美华公司在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贷款1.8亿元属实,该笔贷款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现金1亿元,第二部分为银行承兑0.8亿元。对于银行承兑0.8亿元的事实无异议,而对于1亿元现金,其中3,414,817.00元被瑞隆公司收回充抵美华公司应付利息款,故实际出借本金应为96,585,183.00元。且截止2014年12月30日双方对账,美华公司实欠瑞隆公司借款本金为164,631,371.01元,之后未有业务往来。二、对于截止2015年7月20日欠息金额20,509,972.31元不予认可,瑞隆公司的计息本金基数及标准错误。其中,1亿元借款因美华公司实际借款本金为96,585,183.00元,差额3,414,817.00元不应计付利息。对于0.8亿元借款的利息,2014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的利息按约定为728万元无异议。但2015年1月1日之后的利息,应以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的月利率6.5‰计算,经美华公司单位财务计算,截止2015年7月30日,美华公司尚欠瑞隆公司利息总计15,866,653.36元。三、2015年7月30日以后应付的利息,应按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的月利率6.5‰付息。四、瑞隆公司要求美华公司给付10,025,498.62元律师代理费没有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答辩称:泓辰公司、李宝武同意美华公司答辩所认可的欠款本息数额,泓辰公司在其抵押的财产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李宝武应当对抵押财产之外的部分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瑞隆公司主张李鑫承担担保责任没有事实依据。

本院查明

本院审理过程中,瑞隆公司明确表示放弃要求李鑫对案涉借款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主张,并放弃其要求美华公司给付律师代理费10,025,498.62元的诉讼请求。

瑞隆公司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举示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七台河市政府七政函(2013)55号文件及七政函(2014)52号文件。意在证明:七台河市政府组织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及瑞隆公司、美华公司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决定由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瑞隆公司提供授信贸易融资贷款2亿元,帮助美华公司解决资金问题。

第二组证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于2013年5月17日签订的《联合营销协议》、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与瑞隆公司、美华公司于2013年9月1日签订的《资金使用监管协议》。意在证明:按照上述专题会议精神,瑞隆公司、美华公司及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了《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签订《联合营销协议》,约定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授信融资给瑞隆公司2亿元贷款用于美华公司购买原料煤,同时约定资金使用过程中的一系列监管事项,并约定美华公司有义务偿还上述贷款,如美华公司不能按期偿还贷款,瑞隆公司有义务负责偿还;瑞隆公司将2亿元贷款按照《联合营销协议》的约定以购买焦炭款的形式支付给美华公司。

第三组证据,瑞隆公司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于2013年10月17日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凭证11张、银行承兑汇票14张、付款凭证11张。意在证明:瑞隆公司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借款合同,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瑞隆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1亿元,并授信给瑞隆公司出具银行承兑汇票1亿元,共计2亿元。瑞隆公司将上述款项中的1.8亿元支付给美华公司。

第四组证据,龙江银行通用机打凭证26张即瑞隆公司偿还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贷款凭证。意在证明:美华公司没有按照《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约定偿还贷款,瑞隆公司依约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还清了贷款179,825,872.21元。

第五组证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于2014年9月25日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抵押登记书(附抵押物概况)两份。意在证明:由于瑞隆公司代美华公司偿还贷款,为确保实现债权,其与美华公司签订《抵押担保合同》,将其所有的机器设备抵押给瑞隆公司并办理抵押登记手续,瑞隆公司对抵押物享有抵押权。

第六组证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于2015年4月23日签订的《借款协议》两份、于2015年4月29日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及抵押登记书(附抵押物概况)两份。意在证明:由于瑞隆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偿还了贷款,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形成借贷关系,同时双方又重新签订《抵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

第七组证据,瑞隆公司与泓辰公司于2015年1月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于2015年6月25日办理的抵押登记书(附抵押物概况)两份。意在证明:泓辰公司为美华公司偿还瑞隆公司欠款提供抵押担保,双方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办理了抵押登记,瑞隆公司对泓辰公司的抵押财产享有抵押权,同时证明抵押期限、抵押范围等事项。

第八组证据,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李宝武于2015年4月20日为瑞隆公司出具的《还款计划》。意在证明:截至2015年4月20日,美华公司承认尚欠瑞隆公司本金1.8亿元,利息15,402,622.34元,并承诺分三期全部偿还欠款,李宝武对美华公司偿还欠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第九组证据,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七台河中院)(2015)七执字第8-3号执行裁定书、七台河中院(2015)七执字第33-2号执行裁定书、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书。意在证明:美华公司按照其与瑞隆公司签订的《联合营销协议》为瑞隆公司向内蒙古乌兰浩特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钢)交付焦炭,乌钢应支付瑞隆公司焦炭款15,883,616.05元,由于七台河中院在执行其他案件过程中,已将该款提取,故该笔债权尚未确定,不能从欠款本金1.8亿元中扣除,美华公司主张欠款本金为164,631,371.01元并不属实。

第十组证据,企业询证函一份。意在证明:2014年12月末之前美华公司欠瑞隆公司0.8亿元的利息728万元。

美华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第一组、第四组、第五组、第七组、第十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无异议。对第二组、第三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1亿元的现金贷款美华公司实际收到96,585,183.00元。对第六组证据中的《抵押担保合同》证明的问题无异议,对《借款协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该《借款协议》是瑞隆公司为应对检查找美华公司签订的,不是双方真实的《借款协议》,借款期限体现时间与实际借款时间不符,该协议第四条关于违约金的约定违反法律规定,属于无效条款。对于第八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该协议是瑞隆公司为应对龙煤集团审计让美华公司出具的,还款计划的欠款数额与实际欠款数额不符,美华公司当时欠款金额为164,631,371.01元,而非1.8亿元,利息体现的数额也有误,美华公司有双方财务帐能够佐证,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不是美华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利息与违约金的约定不具有法律效力,且保证人一栏泓辰公司及李鑫未签字,依法不承担保证责任。对于第九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乌钢这笔债权是属于瑞隆公司的,七台河中院错误将该笔债权当作美华公司的债权执行,瑞隆公司已经向七台河中院提出执行异议,与美华公司无关。

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的质证意见同美华公司质证意见。

本院的认证意见为:因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对第一组、第四组、第五组、第七组、第十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且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虽然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对第二组、第三组、第八组、第九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但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对第六组证据,虽然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对《借款协议》有异议,认为该协议是瑞隆公司为应对检查找美华公司签订的,不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但其未能举示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美华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举示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联合营销协议》及《资金使用监管协议》各一份。意在证明: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系合作关系,瑞隆公司将贷款给美华公司使用是基于双方签订的《联合营销协议》,美华公司只承担融资成本即银行利息。同时,《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约定美华公司生产的全部产品由瑞隆公司统一对外销售,销售货款回到瑞隆公司帐户。

第二组证据,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于2014年9月4日签订的《协议书》一份。意在证明:双方约定1.8亿资金在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继续由美华公司有偿使用,美华公司以焦炭产品偿还利息。美华公司生产的产品由瑞隆公司代理销售,货款回到瑞隆公司帐户。

第三组证据,瑞隆公司的企业询证函一份及辅助核算明细表11张、美华公司的客户明细帐12张。意在证明:双方2012年3月至2014年12月间的货款及借款往来明细情况,同时证明截至2014年12月31日,美华公司欠瑞隆公司款项共计164,631,371.01元。

第四组证据,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省法院)(2015)黑高商初字第12号民事调解书、《抵押合同》、动产抵押登记书各三份(七工商抵登字(2012)010044号、七工商抵登字(2012)010045号、七工商抵登字(2013)010009号)。意在证明:美华公司抵押给瑞隆公司的财产在抵押前已先抵押给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经省法院调解确认,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故瑞隆公司的受偿顺序应在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之后。

瑞隆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上述四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第一组、第四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无异议。对第二组、第三组证据证明的问题有异议,2014年9月4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没有实际履行。企业询证函不是双方欠款的全部,只是一部分应收账款,不能证明美华公司欠瑞隆公司的实际数额。辅助核算明细表上的欠款数额是在1.8亿元欠款中扣除了瑞隆公司对案外人乌钢的债权(以下简称乌钢债权),该笔债权现已被七台河中院作为美华公司的债权执行,故实际欠款数额为1.8亿元。

泓辰公司、李宝武、李鑫的质证意见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及所要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为:鉴于瑞隆公司对美华公司举示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且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泓辰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举示如下证据:

省法院(2015)黑高商初字第12号民事调解书、抵押合同及动产抵押登记书各两份(勃工商抵登字(2012)01023号、勃工商抵登字(2013)01001号)。意在证明:泓辰公司抵押给瑞隆公司的财产在抵押前已先抵押给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经省法院调解确认,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瑞隆公司的受偿顺序应在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之后。

瑞隆公司、美华公司、李宝武、李鑫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为:鉴于瑞隆公司、美华公司、李宝武、李鑫对泓辰公司举示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且与本案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李宝武、李鑫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本院认证意见,结合庭审调查情况,本院确认如下案件事实:

2013年5月17日,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签订《联合营销协议》,约定:由瑞隆公司的母公司龙煤集团作为担保人为美华公司在银行授信融资提供担保,美华公司承担融资成本;瑞隆公司按龙煤集团的市场销售价格采购精煤、原煤,供应给美华公司,美华公司让出吨煤含税10元的利润空间;瑞隆公司进口俄罗斯精煤、原煤,销售给美华公司;美华公司生产的焦炭以及笨粗、焦油通过瑞隆公司签订合同对外销售,到用户结算、回款、留利后货款付给美华公司。2013年6月8日,七台河市政府组织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美华公司、龙煤集团召开会议,决定由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瑞隆公司授信2亿元资金,再由瑞隆公司将2亿元资金通过贸易合作的方式提供给美华公司,解决其流动资金不足问题。2013年9月1日,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甲方、瑞隆公司为乙方、美华公司为丙方签订《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约定:为解决丙方流动资金不足问题,乙方向甲方申请授信2亿元,为丙方提供资金支持,该资金专项用于购买原料煤。在贷款资金使用期间,甲、乙双方派专人对丙方采购煤款,销售回款实行全程监管;丙方负责资金的专项使用,保证资金专款专用,并接受甲、乙双方对该项资金使用的全程监管,依据2013年5月17日乙、丙双方签订的《联合营销协议》,丙方生产的产品全部由乙方统一对外销售,销售货款回至乙方账户,在扣除相关费用后,乙方将款项转至丙方在甲方开立的监管账户中,实现资金封闭运行。在此期间,甲、乙双方监管人员需对产品的销售量及与合同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管理,丙方须全力配合。对于此笔专项资金的到期偿还,丙方负有偿还责任。如未按约定期限偿还,乙方负有偿还责任。按照上述会议精神及协议的约定,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与瑞隆公司于2013年10月17日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为瑞隆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1亿元,借款期限为9个月,利率为年7.8%。2013年10月17日至2013年11月1日,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分11次转账将该1亿元贷款支付给瑞隆公司,瑞隆公司将该1亿元转账给美华公司。此外,瑞隆公司还于2013年10月24日、10月25日,根据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的授信为美华公司出具14份银行承兑汇票,合计1亿元,美华公司向瑞隆公司交付了0.2亿元保证金。由于美华公司没有按照《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的约定按期偿还贷款,瑞隆公司分别于2014年3月24日、6月24日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偿还借款79,760,872.21元、100,065,000.00元,总计179,825,872.21元。

本院同时查明,2014年9月25日,美华公司与瑞隆公司签订编号为RLDY20140916001的《抵押担保合同》,约定:美华公司以“抵押物清单”所列财产设定抵押,抵押财产评估价值为290,015,907.65元,抵押期限为合同生效之日起至美华公司实际清偿瑞隆公司为其融资的全部款项及利息之日止。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1.8亿元及利息、违约金(包括罚息)、赔偿金以及为实现债权、抵押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等)。同日,双方依据该《抵押担保合同》在七台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七台河市工商局)办理抵押登记,并取得七工商抵登字(2014)0047号、七工商抵登字(2014)0048号动产抵押登记书。该两份抵押登记证书后均附有抵押物概况。2015年1月,泓辰公司与瑞隆公司签订编号为RLDY20150123001的《抵押担保合同》,约定:为确保瑞隆公司债权的实现,泓辰公司愿意以其有处分权的厂房、设备、土地使用权等财产,为美华公司提供担保,以“抵押物清单”所列财产设定抵押,抵押财产评估价值为230,545,862.13元,抵押期限及抵押担保的范围与前述编号为RLDY20140916001的《抵押担保合同》相同。2015年6月25日,双方依据该《抵押担保合同》在勃利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勃利县工商局)办理抵押登记,并取得勃工商抵登字(2015)01006号、勃工商抵登字(2015)01007号动产抵押登记书。该两份抵押登记证书后均附有抵押物概况。根据该两份抵押物概况内容显示,泓辰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仅为机器设备,不包括厂房及土地使用权。

本院还查明,2015年4月20日,美华公司为瑞隆公司出具《还款计划》,主要内容为:截止2015年4月30日,美华公司欠瑞隆公司货款1.8亿元,延迟给付利息15,402,622.34元;美华公司承诺于2015年4月30日前还15,402,622.34元,2015年6月20日前还1亿元,2015年12月31日前还清剩余0.8亿元。李宝武作为保证人在《还款计划》上签名,泓辰公司在保证人处加盖公章。2015年4月23日,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就案涉1.8亿元借款当中的1亿元签订《借款协议》(以下称“1亿元协议”),约定:借款金额为1亿元,期限自2013年6月24日起,于2014年6月24日续借至2015年6月24日止,美华公司承诺每月18日前向瑞隆公司支付融资成本,即当月银行发生的利息,并于2015年6月24日前清偿该笔借款。同日,双方就1.8亿元借款当中的0.8亿元签订《借款协议》(以下称“0.8亿元协议”),约定:借款金额0.8亿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3月24日起至2014年3月24止,美华公司承诺每月18日前向瑞隆公司支付融资成本即每月52万元,并于2014年3月24日前清偿该笔借款0.8亿元。在上述两份借款协议中,均约定如美华公司未按协议约定足额向瑞隆公司偿还借款,每逾期一日应按未支付部分总额的10%支付违约金。2015年4月29日,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针对上述“1亿元协议”、“0.8亿元协议”签订编号为RLDY20150423002的《抵押担保合同》,主要内容同编号为RLDY20140916001的《抵押担保合同》,双方在七台河市工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并于同日取得七工商抵登字(2015)0029号、七工商抵登字(2015)0030号动产抵押登记书。该两份抵押登记证书后均附有抵押物概况。

本院又查明,在瑞隆公司账面显示,截止2014年12月,美华公司欠瑞隆公司本金总计164,631,371.01元,其中“1亿元协议”项下本金为84,631,371.01元,各方均认可该余额系从1亿元欠款中扣除了瑞隆公司对案外人乌钢债权15,883,616.05元。七台河中院于2015年6月26日作出(2015)七执字第33-2号、(2015)七执字第8-3号执行裁定书,将该债权作为美华公司的债权予以执行。瑞隆公司已向七台河中院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本案诉讼中,瑞隆公司同意对乌钢债权通过另案解决并认可其与美华公司对账后的欠款数额为164,631,371.01元。关于利息部分,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在本案庭审中确认“0.8亿元协议”项下的借款利息从2014年6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每月104万元计算,从2015年1月1日起至欠款实际给付之日止,按龙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利率7.8%计算;“1亿元协议”项下的借款利息,自2014年11月1日起开始欠息,按照龙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利率7.8%计算。此外,瑞隆公司在本案中未主张美华公司承担违约金。

本院另查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与美华公司于2012年12月27日、2013年3月26日签订四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编号:G24032013000006号、G24032013000007号、G24032013000008号、G24032013000009号),美华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借款合计152,000,000.00元。美华公司以机器设备等作抵押,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编号为D0224032013000012、D0224032013000013、D0224032013000009《抵押合同》,并办理抵押登记。泓辰公司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编号为D0224032013000010、D0224032013000011《抵押合同》,为美华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抵押登记。2015年3月24日,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以美华公司、泓辰公司等为被告向本院提起另案诉讼,请求判令:美华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51,999,999.96元及利息;对美华公司提供的抵押财产具有优先受偿权;泓辰公司及其他担保人对美华公司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经本院主持调解,各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主要内容为:美华公司于2015年10月14日前一次性偿还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本金151,999,999.96元,利息26,163,437.22元(截止2015年8月9日);2015年8月9日后的利息、复利、罚息等按原合同约定顺延计算至还款日;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对美华公司所有的编号为D0224032013000013、D0224032013000012、D0224032013000009《抵押合同》所约定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对泓辰公司提供的编号为D0224032013000011、D0224032013000010《抵押合同》所约定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本院于2015年8月25日作出(2015)黑高商初字第12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案各方当事人确认,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在(2015)黑高商初字第12号民事案件中所涉抵押给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的抵押物与本案所涉抵押给瑞隆公司的抵押物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瑞隆公司、美华公司、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在七台河市政府的主导下,为解决美华公司资金不足问题,签订《联合营销协议》、《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由瑞隆公司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贷出1.8亿元借款交付给美华公司使用,由于美华公司未按《资金使用监管协议》约定偿还借款,瑞隆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偿还了该笔贷款。为明确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欠款数额、还款期限及利息,双方签订了案涉两份《借款协议》,即“1亿元协议”、“0.8亿元协议”,为担保该两份借款协议的履行,瑞隆公司又分别与美华公司、泓辰公司签订了《抵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双方之间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但瑞隆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贷款2亿元并提供给美华公司使用系在七台河市政府主导之下形成,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出借时亦明知该款的上述用途,故瑞隆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贷款供美华公司使用不属于套取金融机构贷款的行为。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均确认双方在案涉两份借款协议中约定的由美华公司承担的融资成本均系当月银行发生的利息,亦均认可案涉0.8亿元借款自2014年6月至2014年12月的利息系按年利率7.8%的双倍计算为728万元,前述约定均未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瑞隆公司不具有以所贷款项高利转贷的情形,故案涉借款行为不属于前述司法解释所规定的无效情形,应当认定瑞隆公司、美华公司、泓辰公司签订的数份案涉《借款协议》、《抵押担保合同》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又无导致合同无效的其他情形,均应认定为有效。美华公司应偿还瑞隆公司“1亿元协议”项下借款本金84,631,371.01元以及按照龙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利率7.8%计算利息至实际还款日止,还应偿还“0.8亿元协议”项下的借款本金0.8亿元以及自2014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欠付的利息728万元和自2015年1月1日至实际还款日止按龙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利率7.8%计算的利息。

为担保瑞隆公司前述债权的实现,美华公司、泓辰公司以其所有的机器设备等作抵押,分别与瑞隆公司签订《抵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抵押权已有效设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以下简称《担保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关于“债务履行期届满抵押权人未受到清偿的,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的价款受偿;协议不成的,抵押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应以其抵押财产对案涉借款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同时,李宝武在美华公司为瑞隆公司出具的还款计划上作为保证人签字盖章,为美华公司提供保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案涉借款既有债务人美华公司提供的物的担保,又有第三人泓辰公司提供的物的担保和李宝武提供的连带责任保证,故瑞隆公司应先以美华公司抵押财产实现债权,其后仍未能完全受偿的,有权以泓辰公司抵押财产折价、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保证人李宝武亦应对瑞隆公司以美华公司案涉抵押财产实现抵押权后仍未能受偿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鉴于瑞隆公司在其诉讼请求中仅要求李宝武对案涉借款本金及2015年7月20日之前的利息承担连带责任,故李宝武对美华公司向瑞隆公司借款本金164,631,371.01元及截止2015年7月20日的相应利息承担连带责任。瑞隆公司在庭审中明确放弃要求李鑫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主张,故本院对李鑫应否对案涉借款承担保证责任不予审理。

本案各方当事人均确认与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就本案所涉借款抵押给瑞隆公司的抵押物与另案抵押给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的相同。另案中,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分别于2012年12月27日、2013年3月26日与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签订《抵押合同》,以各自所有的机器设备为美华公司向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借款152,000,000.00元提供抵押担保,并分别于2012年12月27日、2013年3月26日办理了抵押登记。瑞隆公司与美华公司、泓辰公司就案涉1.8亿元借款签订《抵押担保合同》,办理抵押登记的时间为2014年9月25日至2015年6月25日期间,均在前述另案办理抵押登记时间之后。根据《担保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物所得的价款按照以下规定清偿:(一)抵押合同以登记生效的,按照抵押物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顺序相同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故瑞隆公司对案涉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受偿顺序应在龙江银行七台河分行享有的前述抵押权之后。

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七条《担保法》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美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瑞隆公司“1亿元协议”项下借款本金84,631,371.01元及利息(自2014年11月1日至实际还款日止,按年利率7.8%计算);给付“0.8亿元协议”项下的借款本金0.8亿元及利息(自2014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止的利息为728万元,自2015年1月1日至实际还款日止的利息按年利率7.8%计算);

二、如美华公司不能清偿上述款项,对其不能清偿部分,瑞隆公司有权以案涉七工商抵登字(2015)0029号动产抵押登记证书、七工商抵登字(2015)0030号动产抵押登记证书项下美华公司提供的抵押财产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三、如瑞隆公司以案涉美华公司抵押财产行使抵押权后仍未能完全受偿的,其有权以案涉勃工商抵登字(2015)01006号动产抵押登记书、勃工商抵登字(2015)01007号动产抵押登记书项下泓辰公司提供的抵押财产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四、李宝武对美华公司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截止2015年7月20日)在瑞隆公司以美华公司提供的案涉抵押财产行使抵押权后仍未能受偿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01,356.85元由美华公司、泓辰公司、李宝武共同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马文静

代理审判员  张旭航

代理审判员  张伟杰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亚男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