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王康法等企...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苏商初字第00027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11-04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王康法等企业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26927
预计阅读:38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苏商初字第0002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11-04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楠溪江东街68号二楼。

法定代表人范广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潘明祥,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晨,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律师。

被告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新城河路506号。

诉讼代表人江金芳,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明智坚,江苏韵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得志,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工作人员。

被告王康法。

被告杜广芳。

审理经过

原告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陵建工公司)诉被告扬州嘉联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企业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金陵建工公司委托代理人潘明祥,被告嘉联公司原委托代理人滕梅森、委托代理人明智坚、韩得志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康法、杜广芳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金陵建工公司诉称:2012年8月至2014年7月间,其向嘉联公司出借多笔款项,分别是:1、2012年8月9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5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24%,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2、2012年10月1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5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22%,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3、2013年7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000万元,借款期限1个月,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4、2013年9月4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4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5、2013年11月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5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6、2014年3月12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70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3月12日至同年5月23日,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7、2014年4月1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300万元,借款期限2个月,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8、2014年7月10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850万元,借款期限20天,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9、2014年11月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2482.142863万元,借款期限2个月,年利率15%,金陵建工公司依约履行。2014年11月3日,经金陵建工公司催要,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再次确认上述借款,并由王康法、杜广芳提供担保。因嘉联公司资金困难无力归还上述借款,请求判令:一、嘉联公司归还借款本金24332.142863万元,并给付相应利息;其中,截至2014年10月31日的利息为2636.19万元,自2014年11月1日起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以借款本金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7.8%计算利息至实际付款日。二、王康法、杜广芳对嘉联公司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诉讼费用由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负担。庭审中,金陵建工公司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嘉联公司归还借款本金24332.142863万元,并给付相应利息,其中,截至2014年11月3日的利息为2482.142863万元,自2014年11月4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以借款本金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利息。

被告辩称

嘉联公司辩称:一、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之间只存在2850万元借款关系。其中,2013年7月17日借款1000万元,2014年3月14日借款700万元,2014年4月18日借款300万元,2014年7月10日借款850万元。嘉联公司已偿还1250万元,其中,2013年12月5日偿还1000万元,2014年7月10日偿还250万元,尚欠1600万元。截至2014年12月31日,嘉联公司尚欠利息293.5889万元。二、金陵建工公司主张的部分借款系委托借款关系。嘉联公司曾以自己的土地使用权作抵押,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贷款1.9亿元,金陵建工公司将贷款转付嘉联公司后,从嘉联公司收回1100万元,嘉联公司实际获得贷款1.79亿元。至于委托借款利息,应当按照银行贷款协议约定的实际利率计算利息。在金陵建工公司未出示委托贷款利率的情况下,按照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截至2014年12月31日,嘉联公司应承担委托贷款利息1807万元。此外,嘉联公司已偿还委托贷款本金2000万元,实际支付利息1610.999083万元,据此,嘉联公司尚欠金陵建工公司委托借款本金1.59亿元,委托借款利息约197万元。三、金陵建工公司主张的第9笔借款未实际发生。2014年11月3日《借款协议》签订后,嘉联公司不希望继续借款,所以未实际履行,2014年11月5日,金陵建工公司通知嘉联公司,因其已开出本票,需要嘉联公司背书处理,嘉联公司遂根据金陵建工公司要求予以背书,被背书人是金陵建工公司签署的。经结算,截至2014年12月31日,嘉联公司尚欠金陵建工公司借款本金1600万元,利息293.5889万元,委托借款本金1.59亿元,委托借款利息约197万元,目前嘉联公司因资金流障碍无法偿还,希望法院依法公正处理。

王康法、杜广芳提交情况说明称:2014年11月3日,金陵建工公司法定代表人范广峰要求王康法、杜广芳就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发生的委托借款和直接借款进行担保,并承诺再向嘉联公司出借2400万元,王康法、杜广芳在金陵建工公司起草的借款协议和承诺书上签字。但金陵建工公司实际是骗取担保,2400万元并未实际出借,在王康法、杜广芳签署借款协议和承诺书后第3日,金陵建工公司即向法院起诉,也能证明金陵建工公司系骗取担保。

金陵建工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落款日期2012年8月9日的《委托借款合同》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2年8月9日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借款本金5000万元,年利率24%,金陵建工公司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2,落款日期2012年10月18日的《委托借款合同》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2年10月18日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借款本金5000万元,年利率22%,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3,落款日期2013年7月16日的《借款协议》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3年7月16日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借款本金100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4,落款日期2013年9月4日的《委托借款合同》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3年9月4日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借款本金400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5,落款日期2013年11月8日的《委托借款合同》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3年11月8日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借款本金500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6,落款日期2014年3月12日的《借款协议》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4年3月12日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借款本金70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7,落款日期2014年4月18日的《借款协议》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4年4月18日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借款本金30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8,落款日期2014年7月10日的《借款协议》1份及相应转账凭证、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4年7月10日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借款本金850万元,年利率20%,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履行出借义务。证据9,落款日期2014年11月3日的《借款协议》1份、编号10503272的本票签收件1份及相应收据,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于2014年11月3日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借款本金2482.142863万元,年利率15%,金陵建工公司已经按约以本票形式履行出借义务。证据10,《承诺书》1份,拟证明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于2014年11月3日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承诺书》,确认嘉联公司欠金陵建工公司借款本金2.4332142863亿元,王康法、杜广芳对案涉所有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对于金陵建工公司提供的证据,嘉联公司质证意见是,证据1、证据2、证据4、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但关联性有异议,4份《委托借款合同》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贷款,嘉联公司负担贷款利息并向银行提供土地用于贷款抵押担保,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系委托借款关系,而非借款关系。证据3、证据6、证据7、证据8,真实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应借款并未实际履行。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应借款未实际履行。

嘉联公司为支持其答辩意见,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委托借款合同》4份,与金陵建工公司提供的证据1、2、4、5中的《委托借款合同》一致,拟证明4份《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系委托借款关系,而非借款关系。证据2,编号10503272的本票签收件1份,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诉讼请求主张的第9笔借款未实际发生。证据3,网上银行电子回单2份,拟证明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2850万元的借款中,1250万元本金已归还。证据4,转账支票存根2份,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及时收回委托贷款中的1100万元。证据5、转账支票、汇款回单29份,拟证明嘉联公司已偿还金陵建工公司3610.999083万元。证据6、收款收据3份,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确认,证据5嘉联公司的还款中,2000万元还款系归还借款本金。证据7、扬州市金拓科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拓公司)及扬州金鼎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公司)工商登记资料1组,拟证明金拓公司是金陵建工公司的关联企业,金拓公司原始股东是金陵建工公司,后经多次变更,最终金鼎公司成为金拓公司股东,持有金拓公司75%股权;金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金鼎公司的股东刘某某,而金陵建工公司法定代表人范广峰又是金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金拓公司与金鼎公司注册在同一地址;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既无关联,也无业务往来。证据8,银行单据及收款收据各2份,拟证明嘉联公司于2012年11月16日向金陵建工公司还款100万元。

对于嘉联公司提供的证据,金陵建工公司质证意见是,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委托借款合同》实为借款关系,合同对借款金额、利率、期限及违约责任均有约定,银行也是将贷款出借给金陵建工公司,嘉联公司仅是贷款担保人,且从合同履行看,4份《委托借款合同》对应的贷款均已由金陵建工公司归还,嘉联公司并未向金陵建工公司或银行归还借款,嘉联公司对此亦予以确认。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该本票已交付嘉联公司,后嘉联公司将本票背书给金拓公司,并委托纪某带给金拓公司会计。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该两笔共计1250万元款项并非归还借款本金,而是归还利息。金陵建工公司为此向嘉联公司出具收据,注明系利息,但嘉联公司未将相应收据提交法院。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支票存根载明系支付利息,并非归还委托贷款中1100万元本金。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但支票存根及汇款回单上均记载还款系支付利息,并非归还本金;2013年1月29日的一笔还款400万元,系嘉联公司与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路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桥公司)之间的委托贷款关系,该笔款项转入路桥公司账户,与本案无关。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3份收据是嘉联公司借款到期后,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重新对开收据,办理结转手续所用,表明对之前的本息确认后,新一周期重新开始计算,并非确认还款。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但从工商登记资料看,金陵建工公司与金拓公司唯一关联是金陵建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金拓公司的股东金鼎公司的股东,该证据至多证明金拓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历史上存在联系;从金陵建工公司提交的编号10503272号本票签收件看,嘉联公司收到了金陵建工公司交付的该本票,该签收件上并未记载金拓公司,而嘉联公司提交的同一编号本票签收件上,被背书人处记载了金拓公司,据此可以证明嘉联公司在该本票上背书金拓公司后交金陵建工公司会计纪某转交金拓公司。证据8,真实性、关联性均无异议。

金陵建工公司补充提供以下证据:补充证据1,关于原证据1的补充证据,包括建设银行《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农业银行《流动资金借款合同》2份,《抵押合同》2份,《委托借款合同》2份,《委托借款协议》1份以及相应收据,拟证明嘉联公司于2012年8月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贷款5000万元,期限1年,期间按照双方约定支付利息;每次借款到期后,双方会签订新的《委托借款合同》,并对开收据,表明原合同履行完毕,重新按照新的《委托借款合同》计算利息及本金归还期限。补充证据2,关于原证据2的补充证据,包括建设银行《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2份、《抵押合同》2份,《委托协议》1份,《委托借款合同》1份,《委托借款协议》1份及相应收据,拟证明嘉联公司于2012年10月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贷款5000万元,期限1年,期间按照双方约定支付利息;每次借款到期后,双方签订新的《委托借款合同》,并对开收据,表明原合同履行完毕,重新按新的《委托借款合同》计算利息及本金归还期限。补充证据3,关于原证据3、证据6、证据7、证据8的补充证据,包括《借款协议》6份及相应收据,拟证明嘉联公司分别于2013年7月16日、2014年3月12日、4月18日、7月10日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000万元、700万元、300万元、850万元,共计2850万元;每次借款到期后,双方签订新的《借款协议》,并对开收据,表明原合同履行完毕,重新按新的《借款协议》计算本金、利息及归还期限。补充证据4,关于原证据4的补充证据,包括农业银行《流动资金借款合同》2份,《抵押合同》2份,《委托借款协议》2份及相应收据,拟证明嘉联公司于2013年9月2日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农业银行贷款5000万元,期限1年,期间按照双方约定支付利息;每次借款到期后,双方签订新的《委托借款合同》,并对开收据,表明原合同履行完毕,重新按新的《委托借款合同》计算利息、本金及归还期限。补充证据5,关于原证据5的补充证据,包括建设银行《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抵押合同》1份、《委托借款合同》1份及相应收据,拟证明2013年11月,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贷款5000万元,期限1年,期间按照双方约定支付利息;借款到期后,双方重新签订新的《委托借款协议》,并对开收据,表明原合同履行完毕,按照新的《委托借款协议》计算利息、本金及归还期限。补充证据6,关于原证据9、证据10的补充证据,嘉联公司借款明细表,拟证明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经结算,至2014年11月3日,嘉联公司共欠金陵建工公司委托借款本金1.9亿元,自有资金借款本金2850万元,利息2482.142863万元,双方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借款给嘉联公司用于归还该欠息,如依约履行,则至2014年11月3日,嘉联公司仅欠金陵建工公司本金共计24332.142863万元,但嘉联公司未将此款归还该笔欠息,故至2014年11月3日,嘉联公司实际欠本金24332.142863万元,利息2482.142863万元。补充证据7,《委托借款合同》及江苏银行《法人委托贷款委托协议》各1份,拟证明路桥公司通过江苏银行对嘉联公司发生委托贷款,嘉联公司提交的2013年1月29日金额400万元的转账支票存根与之对应,而与本案无关。补充证据8,收据3份,拟证明2014年5月23日,嘉联公司借款到期,与金陵建工公司对开收据,该三份收据与嘉联公司提供的证据6中的3份收据一一对应,表明重新开始新的账期,嘉联公司证据6中的3份收据不能证明发生真实还款,其从未归还过借款本金。补充证据9,情况说明2份,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签订的4份贷款合同实际利率为基准利率上浮12%,与建设银行的贷款均已结清;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2013年签订的2份贷款合同实际年化利率6.85%,2014年签订的2份贷款合同实际年化利率6.9%。补充证据10,借款借据8份,拟证明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向金陵建工公司放款的实际时间。补充证据11,银行回单6份,拟证明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1.9亿元均已结清,贷款结清后,金陵建工公司实际是以自有资金出借,应当按照约定利率支付利息。

对于金陵建工公司提交的补充证据,嘉联公司的质证意见是,补充证据1,补充证据2、补充证据4、补充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金陵建工公司起诉主张4笔委托借款未偿还,要求嘉联公司偿还,而金陵建工公司提交的补充证据证明其与嘉联公司已对开收据结算,前后矛盾;按照补充证据1、补充证据4的记载,对应的委托借款尚未到期,金陵建工公司不可以起诉索款;金陵建工公司举证双方对开收据,证明双方并未结算,仍应按照原借款协议结算。补充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其中1000万元借款已于2013年12月5日偿还,850万元借款金陵建工公司在出借当日收回250万元,嘉联公司尚欠1600万元。补充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该明细表是在金陵建工公司未出示银行借款合同情况下,按照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借款的上限利率计算的,应当以实际利率结算。补充证据7,经核实,嘉联公司提交的2013年1月29日金额400万元的转账支票存根与本案无关,同意在本案中不予处理。补充证据8,真实性无异议,但该3份收据并非金陵建工公司所称“对称借款”,而是金陵建工公司在确认嘉联公司偿还本金的基础上,同意另行出借2300万元给嘉联公司,但金陵建工公司实际未向嘉联公司出借该2300万元。补充证据9、补充证据10,真实性予以认可。补充证据11,合同无效,利息约定也无效,嘉联公司应按照银行实际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本院认证意见是,对于金陵建工公司提供的证据1至证据10,嘉联公司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联性将在裁判说理部分阐述。对于嘉联公司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6、证据7及证据8,金陵建工公司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联性将在裁判说理部分阐述。对于嘉联公司提供的证据5,金陵建工公司对其中2013年1月29日金额400万元的转账支票存根提出异议,认为系嘉联公司与路桥公司之间的款项往来,与本案无关,嘉联公司亦予以认可,故本院不予采信;对证据5中的其他转账支票、汇款回单,金陵建工公司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于金陵建工公司提供的补充证据1至补充证据11,嘉联公司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联性将在裁判说理部分阐述。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2012年8月9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银行借款到账后,金陵建工公司根据银行付款的相关要求分批转入嘉联公司账户,同时嘉联公司应向金陵建工公司办理5000万元借款手续;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2年8月9日至2013年8月2日;借款到期嘉联公司应当提前5个工作日将5000万元汇入金陵建工公司指定账户,由金陵建工公司负责到期归还银行借款;借款年利率为24%,按借款5000万元收取利息,所属借款期内发生的银行拨款时间利息均由嘉联公司承担(包括付款发生的时差等已计算在24%范围内),在金陵建工公司第一时间借款给嘉联公司时,嘉联公司一次性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12%计600万元,其余12%金陵建工公司分12个月收取,每月18日前向嘉联公司收取50万元;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7号、地号6-5-3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所约定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均由嘉联公司负责偿还(利息已含在24%内)。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编号EZ412012010《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借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应将借款用于日常生产经营周转;借款期限1年,自2012年8月9日至2013年8月2日;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嘉联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扬国用(2007)第0587号的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依《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所形成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2012年8月9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借款借据1份,载明收款人金陵建工公司;贷款金额5000万元;借据加盖金陵建工公司印章。2012年8月10日、8月13日、8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分别向嘉联公司转账2000万元、1500万元、1500万元;嘉联公司分别于转账当日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对应金额收据各1份。

2013年7月17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3年7月17日至2014年7月14日;借款年利率18%;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同年7月15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编号32010120130012321《流动资金借款合同》1份。同日,嘉联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国有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按编号32010120130012321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所形成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担保债权本金金额5000万元。同年7月17日,农业银行出具借款凭证1份,载明借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日期2013年7月17日,借款到期日2014年7月14日;借款用途为购货;执行利率6.06%。2013年8月1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5000万元的收据各1份。

2014年7月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协议》1份,约定因嘉联公司不能按时归还所借5000万元(见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2013年7月17日所签委托借款协议),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调头资金归还所欠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到期贷款;委托借款金额5000万元;委托借款期限暂定2014年7月8日至同年8月7日;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5%计算;关于还款来源,嘉联公司同意以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继续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抵押担保贷款5000万元,嘉联公司按年利率20%分4次平均提前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金陵建工公司在符合农业银行贷款出账条件的前提下,全部出账后向嘉联公司开具收到嘉联公司于2014年7月8日所借金陵建工公司调头资金款5000万元的收据;如因银行政策或土地抵押等其他原因不能续贷,则嘉联公司无条件按时归还此调头资金。2014年7月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为5000万元的收据各1份。

2014年7月2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7月15日;该借款专项用于归还2014年7月8日所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所借调头资金5000万元;借款年利率20%,嘉联公司提前按季付息;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2014年7月2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编号32010120140012640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借款5000万元;借款期限1年,自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7月15日;借款用途为购货。同日,农业银行南京玄武支行出具借款凭证1份,载明借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用途购货;借款合同编号32010120140012640;借款日期2014年7月23日,借款到期日2015年7月15日,执行利率6.3%。同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5000万元收据1份;同年8月7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开具金额5000万元收据1份。同年7月15日,农业银行出具业务凭证1份,载明转账户名金陵建工公司;本金5000万元,利息21万元;注明“提前还款”。

二、2012年10月1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银行借款到账后,金陵建工公司根据银行付款的相关要求分批转入嘉联公司账户,同时嘉联公司应向金陵建工公司办理5000万元借款手续;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2年10月18日至2013年10月17日;借款到期嘉联公司应提前5个工作日将5000万元汇入金陵建工公司指定账户,由金陵建工公司负责归还银行借款;借款年利率22%,按借款5000万元收取利息,所属借款期内发生的银行拨款时间利息均由嘉联公司承担(包括付款发生的时差等已计算在22%范围内),在金陵建工公司第一时间借款给嘉联公司时,嘉联公司一次性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10%计500万元,其余12%金陵建工公司分12个月收取,每月18日前(遇节假日提前)向嘉联公司收取50万元;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地号6-5-18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所约定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均由嘉联公司负责偿还(利息已含在22%内)。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编号EZ412012066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借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应将借款用于日常生产经营周转;借款期限1年,即2012年10月18日至2013年10月17日;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2012年10月12日,嘉联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借款50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2013年10月18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借款借据1份,载明收款人金陵建工公司;贷款金额5000万元,借据加盖金陵建工公司印章。2012年10月22日、10月30日、11月2日,金陵建工公司分别向嘉联公司转账2500万元、1000万元、1500万元;嘉联公司分别于转账当日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对应金额收据各1份。

2013年9月30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协议》1份,约定因嘉联公司不能按时归还所借金陵建工公司5000万元(见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2012年10月18日所签委托借款协议),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调头资金归还所欠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到期贷款,委托借款金额5000万元;委托借款期限自2013年9月30日至2013年11月22日;关于委托借款流程,2013年9月30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收到金陵建工公司借于嘉联公司调头资金5000万元,同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开具收到嘉联公司归还2012年10月18日委托借款协议的资金款5000万元,此款用于归还建设银行到期贷款,2013年11月22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开具收到嘉联公司于2013年9月30日所借金陵建工公司调头资金5000万元;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3%计算;关于还款来源,嘉联公司同意以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地号6-5-18的土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抵押担保借款5000万元,利率按年利息20%支付。同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5000万元的收据各1份。

2013年11月22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关于借款用途,金陵建工公司根据与嘉联公司于2013年9月30日所签的委托协议,将该款专项用于归还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的5000万元调头资金;借款期限12个月,即2013年11月22日至2014年11月13日,实际到期日以银行放款借据到期日为准;借款年利率20%,嘉联公司提前按季付息;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地号6-5-18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编号EZ412013069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借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应将借款用于日常生产经营周转;借款期限1年,即2013年11月27日至2014年11月13日;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嘉联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编号EZ412013069的《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土地使用证号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依据编号EZ412013069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所形成的5000万元债务本金及利息等相关费用提供抵押担保;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2013年11月22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5000万元收据各1份。同年11月27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借款借据1份,载明收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据加盖金陵建工公司印章。2014年11月3日,建设银行出具电子汇划收款回单2份,载明金陵建工公司于当日向其在该行账户分别汇款3000万元、2010.833333万元。

2014年11月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协议》1份,约定因嘉联公司不能按时归还所借金陵建工公司5000万元(见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2013年11月22日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调头资金归还所欠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到期贷款;委托借款金额5000万元;委托借款期限1个月;关于委托借款用途,该款由金陵建工公司根据2013年11月22日与嘉联公司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内容,专项用于提前归还所借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贷款;借款利息月利率5%;关于还款来源,嘉联公司同意以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地号6-5-18的土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继续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抵押担保贷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5000万元委托借款协议,嘉联公司按年利率15%分四次平均提前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2014年11月3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5000万元收据1份。

三、2013年9月4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4000万元,银行借款到账后,金陵建工公司根据银行付款的相关要求分批转入嘉联公司账户,同时嘉联公司应向金陵建工公司办理4000万元借款手续;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3年9月4日至2014年9月1日;借款到期嘉联公司应提前5个工作日将4000万元汇入金陵建工公司指定账户,由金陵建工公司负责到期归还银行借款;借款年利率为20%,按借款4000万元收取利息,所属借款期内发生的银行拨款时间利息均由嘉联公司承担(包括付款发生的时差等已计算在20%范围内),嘉联公司提前按季付息;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所约定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均由嘉联公司负责偿还(利息已含在20%内)。2013年9月2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编号32010120130015047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借款4000万元;借款用途为购货。同日,嘉联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国有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按编号32010120130015047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所形成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担保的主债权本金4000万元。2013年9月4日,农业银行出具借款凭证1份,载明借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4000万元;借款日期2013年9月4日,到期日2014年9月1日;执行利率6.06%;借款用途购货。2013年9月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4000万元的收据1份。同年9月10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4000万元,

2014年8月25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协议》1份,约定因嘉联公司不能按时归还所借金陵建工公司4000万元(见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2013年9月4日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调头资金归还所欠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到期贷款;委托借款金额4000万元;委托借款期限1个月;关于委托借款使用,该款由金陵建工公司根据2013年9月4日与嘉联公司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内容,专项用于归还所借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到期贷款;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5%计算;嘉联公司同意以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继续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抵押担保贷款4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4000万元委托借款协议,嘉联公司按年利率20%分四次平均提前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金陵建工公司在符合农业银行贷款出账条件的前提下,全部出账后向嘉联公司开具收到嘉联公司于2014年8月25日所借金陵建工公司调头资金款4000万元的收据。同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4000万元收据各1份。

2014年9月17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4000万元;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4年9月17日至2015年9月7日;关于借款用途,该款专项用于归还2014年8月25日所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所借调头资金4000万元;借款年利率20%,嘉联公司提前按季付息;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2014年9月11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编号32010120140015557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借款4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9月15日至2015年9月7日;借款用途为购货。同日,嘉联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签订《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国有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按编号32010120140015557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形成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担保的主债权本金4000万元。2014年9月17日,农业银行南京玄武支行出具借款凭证1份,载明借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4000万元;借款用途购货;借款日期2014年9月17日,到期日2015年9月7日;执行利率6.3%。2014年9月20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4000万元收据各1份。2015年9月7日,农业银行出具账户交易明细回单,载明转出方户名金陵建工公司;金额4011.9万元;注明“贷款还款”。

四、2013年11月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以金陵建工公司名义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办理借款事宜;借款金额5000万元,银行借款到账后,金陵建工公司根据银行付款的相关要求分批转入嘉联公司账户,同时嘉联公司应向金陵建工公司办理5000万元借款手续;借款期限12个月,按金陵建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期限为准,即2013年11月8日至2014年10月19日;借款到期嘉联公司应提前5个工作日将5000万元汇入金陵建工公司指定账户,由金陵建工公司负责到期归还银行借款;借款年利率为20%,按借款5000万元收取利息,所属借款期内发生的银行拨款时间利息均由嘉联公司承担(包括付款发生的时差等已计算在20%范围内),计息期限为在金陵建工公司借款给嘉联公司时,嘉联公司一次性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10%计479.166667万元,其余10%金陵建工公司分月收取;嘉联公司以土地证号扬国用(2007)第0587号、地号6-5-3的土地作为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以及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嘉联公司委托事务的抵押担保;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所约定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均由嘉联公司负责偿还(利息已含在20%内)。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编号EZ412013064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份,约定金陵建工公司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借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应将借款用于日常生产经营周转;借款期限1年;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嘉联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签订《抵押合同》1份,约定嘉联公司以扬国用(2007)第0587号土地使用权为金陵建工公司与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按编号EZ412013064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所形成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担保的债权本金为5000万元;该合同未注明签订日期。2013年11月8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借款借据1份,载明收款人金陵建工公司;借款金额5000万元。2013年11月8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5000万元,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金额5000万元收据1份。2014年10月17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电子收款回单2份,载明金陵建工公司向其在该行账户分别汇款1021.666667万元、4000万元,用途为结清贷款。

2014年10月1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协议》1份,约定因嘉联公司不能按时归还所借金陵建工公司5000万元(见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2013年11月8日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外借用调头资金归还所欠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到期贷款;委托借款金额5000万元;委托借款期限1个月;关于委托借款用途,该款由金陵建工公司根据2013年11月8日与嘉联公司所签委托借款协议内容,专项用于归还所借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到期贷款;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5%计算;关于还款来源,嘉联公司同意以扬国用(2007)第0587号、地号6-5-3的土地委托金陵建工公司继续向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抵押担保贷款5000万元,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5000万元委托借款协议,嘉联公司按年利率20%分四次平均提前支付给金陵建工公司,金陵建工公司在符合建设银行贷款出账条件的前提下,全部出账后向嘉联公司开具收到嘉联公司于2014年10月13日所借金陵建工公司调头资金5000万元的收据。2014年10月13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5000万元收据1份。

五、2013年7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000万元,借款期限1个月,借款利息按照年利率20%计算。同年7月17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1000万元,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1000万元的收据1份。

同年8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000万元,借款期限2013年8月16日至同年10月15日;借款年利率20%。同日,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对开金额1000万元收据2份。

同年10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000万元,借款期限2013年10月16日至同年11月15日;借款年利率20%。同日,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对开金额1000万元收据2份。

同年10月16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2233.888889万元,手写注明“1000万元本金”,借款期限2013年11月16日至同年12月5日;借款年利率20%。2013年11月1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1000万元收据1份。

2014年1月24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1300万元,手写注明“1000万元本金、300万元利息”;借款期限2014年1月24日至同年5月23日;借款年利率20%。同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1000万元收据2份。

同年3月12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70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3月12日至同年5月23日;借款利息按照年利率20%计算,计息时间2014年3月12日至同年5月23日。同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金额700万元收据1份;同年3月14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700万元。

同年4月18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30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4月18日至同年6月18日;借款利息按照年利率20%计算。同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300万元,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金额300万元收据1份。

同年5月2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2300万元,手写注明“1700万元本金、600万元利息”;借款期限2014年5月23日至同年7月23日;借款年利率20%。同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对开金额1000万元收据各1份、对开金额700万元收据各1份;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600万元收据1份,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开具金额300万元收据1份。

同年7月10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调头资金85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7月10日至同年7月30日;借款利息按照年利率20%计算。同日,金陵建工公司向嘉联公司转账850万元,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金额850万元收据1份。

同年9月20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自同年6月18日起与金陵建工公司签订的多笔借款协议的本金和利息未能如期支付,截止同年9月20日,嘉联公司共欠金陵建工公司借款本金及利息4650.405864万元,金陵建工公司同意延期2个月收取借款本金及欠息;嘉联公司按照年利率20%支付借款利息。同日,金陵建工公司分别向嘉联公司开具金额1000万元、700万元、850万元、300万元收据各1份;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2350万元、1200.405864万元、600万元收据各1份。

同年11月3日,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签订《借款协议》1份,约定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2482.142863万元,借款期限2个月;嘉联公司按照年利率15%支付借款利息;嘉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夫妇自愿以自身所有的资产对该笔借款及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所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的范围包括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共同签订的每份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各项内容及借款本金和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直至被担保的所有借款本金和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清偿完毕为止。同年11月5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开具金额2482.142863万元收据1份,载明收款方式本票。金陵建工公司提交该收据对应的编号10503272号本票签收件1份,载明出票日期2014年11月5日;申请人金陵建工公司;收款人嘉联公司;金额2482.142863万元;被背书人栏空白;该本票签收件加盖嘉联公司财务专用章,并手写注明“原件已收,王某某”。嘉联公司提交相同编号的本票签收件1份,被背书人栏记载为金拓公司;签收件加盖金拓公司财务专用章,并手写注明“原件已收,纪某,2014.11.5”。金陵建工公司认可纪某系其员工。

五、2014年11月3日,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向金陵建工公司出具《承诺书》1份,载明嘉联公司因资金周转所需,以扬国用(2007)第0586号、地号6-5-2,扬国用(2012)第0138号、地号6-5-18,扬国用(2007)第0587号、地号6-5-3等三块地块及地块上的所有资产抵押担保向金陵建工公司合计借款24332.142863万元,借款期限、借款年利率和借款利息等按每份合同签订的具体条款执行;王康法、杜广芳以自身所有资产作为上述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所有借款(包括单笔到期借款还款后续借、掉头还款资金以及后续的所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共同签订的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各项内容及借款本金和利息、罚息、违约金、赔偿金等,直至被担保的所有借款清偿完毕为止;对金陵建工公司造成的一切经济、法律责任和经济损失均由王康法、杜广芳夫妇承担,王康法、杜广芳夫妇放弃对金陵建工公司的任何抗辩权。

另查明,2012年8月14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6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8月17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9月1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0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0月22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1月1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同年12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

2013年1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2月1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还款)利息”。同年3月1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4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5月20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6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网上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7月1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8月1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6.666667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8月1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8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往来款”。同年9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0月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02.222222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0月1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33.888889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2月5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000万元,银行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往来款”。

2014年1月9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300万元,汇款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1月24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05.55463万元,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2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43.055556万元,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3月3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52.777778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3月5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04.444444万元,转行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3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38.888896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4月18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48.055556万元,银行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5月1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41.666667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5月23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68.722222万元,银行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往来款”。同年6月12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82.222222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6月26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53.222223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款”。同年6月27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39.611111万元,转账支票存根注明用途“利息”。同年7月10日,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250万元,银行电子回单注明用途“往来”。

又查明,2006年2月17日,金拓公司股东经工商变更登记,由金陵建工公司、江苏熙龙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熙龙公司)变更为金鼎公司、熙龙公司。同年12月27日,金拓公司申请股东工商变更登记,申请事项为将股东金鼎公司、熙龙公司变更为股东金鼎公司、熙龙公司及金陵建工公司。2007年9月3日,金拓公司申请股东工商变更登记,申请事项为将股东金鼎公司、熙龙公司及金陵建工公司变更为金鼎公司、熙龙公司。2015年1月28日,金拓公司工商登记股东为金鼎公司、熙龙公司及范某某,法定代表人为刘某某。

2006年12月31日,金鼎公司经工商变更登记,股东由范广峰等8名自然人变更为熙龙公司、金陵建工公司。2011年3月15日,金鼎公司经工商变更登记,股东由熙龙公司、金陵建工公司变更为刘某某、卜某,法定代表人由范广峰变更为张某某。2011年9月14日,金鼎公司经工商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由张某某变更为范广峰。2015年7月14日,金鼎公司工商登记股东为刘某某、卜某,法定代表人为范广峰。

再查明,2015年10月8日,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出具情况说明1份,载明该行与金陵建工公司发生下述贷款:1、《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EZ412012010),时间为2012年8月9日至2013年8月2日,金额5000万元;2、《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EZ412012066),时间为2012年10月18日至2013年10月17日,金额5000万元;3、《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EZ412013069),时间为2013年11月27日至2014年11月13日,金额5000万元;4、《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EZ412013064),时间为2013年11月8日至2014年10月19日,金额5000万元;以上贷款实际执行综合利率标准为基准利率上浮12%,已按该上浮利率标准实际收取,上述贷款本息均已结清。

2015年10月9日,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出具情况说明1份,载明金陵建工公司在该行借款明细:1、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期限2013年7月17日至2014年7月14日,借款合同号32010120130012321,借款凭证号320120130024357;2、借款金额4000万元,借款期限2013年9月4日至2014年9月1日,借款合同号32010120130015047,借款凭证号320120130027634;3、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7月15日,借款合同号32010120140012640,借款凭证号320120140016030;4、借款金额4000万元,借款期限2014年9月17日至2015年9月7日,借款合同号32010120140015557,借款凭证号320120140019694;上述2013年两笔借款金陵建工公司财务成本年化利率6.85%,2014年两笔借款财务成本年化利率6.9%。

嘉联公司庭审中认可金陵建工公司在《委托借款合同》履行期间所借调头资金及以贷款到期后资金均按照对应的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孳息。

还查明,2015年8月5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嘉联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并指定扬州弘瑞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担任嘉联公司破产管理人。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基于案涉《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法律关系性质和效力如何认定。二、案涉《借款协议》是否成立、效力如何认定。三、嘉联公司尚欠金陵建工公司款项金额如何确定。四、王康法、杜广芳是否应当承担担保责任。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实质上的借款关系,该借款关系应认定为无效。首先,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借款关系。尽管《委托借款合同》名称为“委托借款”,合同中也多次出现嘉联公司委托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的字样,且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抵押物亦是嘉联公司提供,但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均未按委托关系约定委托费用或报酬,而是直接约定借款利率,且该利率明显高于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实际利率,应当认定金陵建工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合同》目的并非是受委托处理事务进而获取委托报酬,而是获取转贷利差。同时,每份《委托借款合同》也均约定嘉联公司收到金陵建工公司转交的银行付款后应当向金陵建工公司办理借款手续,作为全部借款结算的《承诺书》也载明嘉联公司向金陵建工公司借款,并未注明“委托借款”字样,故应认定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是借款法律关系。其次,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借款关系应认定无效。金陵建工公司以6.72%至6.9%的年利率向银行取得贷款后,又以18%至24%的年利率转贷给嘉联公司,以获取利差,违反金融管理秩序,扰乱国家信贷政策,嘉联公司对此也是明知的,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的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合同无效的情形,应当认定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形成的借款关系无效。无效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嘉联公司关于转贷期以外其系以自有资金借贷、相应借款关系应认定有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案涉《借款协议》部分成立,基于《借款协议》形成的借款关系应认定无效。首先,2014年11月3日的《借款协议》并未履行。对此,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分别提交了同一编号的两份本票签收件,金陵建工公司提交的本票签收件加盖嘉联公司财务专用章并手写注明“原件已收”,而嘉联公司提交的本票签收件则加盖金拓公司财务专用章并由金陵建工公司会计纪某手写注明“原件已收”。从两份本票签收件形成时间看,金陵建工公司提交的本票签收件被背书人栏空白,而嘉联公司提交的本票签收件被背书人栏已注明“金拓公司”字样,应当认定嘉联公司提交的本票签收件形成时间在后,而纪某系金陵建工公司会计,金拓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也存在间接关系,且并无证据证明嘉联公司与金拓公司存在业务往来,故应认定嘉联公司取得本票后又交付金陵建工公司,并非金陵建工公司所主张的委托纪某将本票交付金拓公司,对应借款法律关系未成立。其次,案涉其他《借款协议》已成立但无法律效力。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之间签订多份《借款协议》,其中2013年7月16日、2014年3月12日、4月18日、7月10日的《借款协议》存在对应的款项支付,其余《借款协议》则是对既存借款关系的结转。前述4份《借款协议》已实际履行,应认定借款关系已成立。国务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未经中国人民银行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设立金融机构或者擅自从事金融业务活动。”金陵建工公司自2012年8月以来长期并多次向嘉联公司放款,总额达2.06亿元,且存在利用银行资金放款情形,属于从事经常性放贷业务,而嘉联公司对此是明知的,应认定金陵建工公司行为系擅自从事金融业务活动,违反上述行政法规规定,扰乱国家金融监管秩序。同时,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借款行为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的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合同无效的情形,故应认定基于《借款协议》形成的借款关系无效。

三、嘉联公司尚欠金陵建工公司18994.549131万元。首先,嘉联公司应当向金陵建工公司返还基于《委托借款合同》出借的1.9亿元及相应利息。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之间存在多份《委托借款合同》,其中2012年8月9日、10月18日、2013年9月4日、11月8日《委托借款合同》存在对应的款项支付,其余的《委托借款合同》则是对既存借款的结转及嘉联公司继续提供贷款抵押物的约定,前述4份《委托借款合同》对应的款项支付共计1.9亿元。嘉联公司关于其于2012年8月14日、10月22日分别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的500万元及600万元应当从本金中予以扣减的主张,因嘉联公司实际向金陵建工公司支付1.9亿元,未在放款中直接扣减该两笔款项,故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两笔款项应当按照债务抵充规则予以处理。因嘉联公司明知转贷事实,且认可按照金陵建工公司向银行借款的实际利率及费用返还债务孳息,故嘉联公司应当从银行放贷之日起至贷款到期日止,按照银行实际贷款利率即依据建设银行南京大行宫支行及农业银行南京雨花台支行情况说明中载明的利率向金陵建工公司返还债务孳息。嘉联公司认可按照相应银行实际贷款利率计算转贷期以外的债务孳息,本院予以确认。其次,因《借款协议》无效,嘉联公司应当向金陵建工公司返还基于《借款协议》出借的2850万元,以及自实际放款之日起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债务孳息。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据此,案涉债务孳息自嘉联公司进入破产程序之日即2015年8月5日起停止计算。第四,嘉联公司的还款应当予以抵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规定,“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权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几项债务均到期的,优先抵充对债权人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负担相同的,按照债务到期的先后顺序抵充;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但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清偿的债务或者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的除外。”第二十一条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本案中,嘉联公司共计还款5660.999083万元,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无证据证明金陵建工公司与嘉联公司就还款性质及清偿顺序作了约定,故依据上述规定,嘉联公司的还款应优先抵充债务孳息,剩余部分抵充本金。对于抵充本金的顺序,因每笔借款均存在到期后签订《借款协议》或《委托借款合同》予以结转的情形,双方也已通过《承诺书》对全部借款予以结算,且每笔借款均由王康法、杜广芳提供保证担保,故抵充债务孳息后的剩余还款应当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即债务孳息计算标准较高的债务。按照本院认定的借款和还款金额、债务孳息计算标准、债务计息期间以及上述债务抵充规则进行计算,双方一致确认结果为18994.549131万元。此外,嘉联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故金陵建工公司上述债权依法不应通过个别给付予以清偿,本院亦向金陵建工公司释明针对嘉联公司的诉讼请求应为确认之诉。

四、王康法、杜广芳应当承担相应补充赔偿责任。王康法、杜广芳在2014年11月3日《借款协议》及案涉《承诺书》中均承诺为嘉联公司与金陵建工公司之间的所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应认定系其真实意思表示。至于王康法、杜广芳关于金陵建工公司系骗取担保的主张,并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因案涉借款关系均无效,担保关系亦应认定无效,但王康法系嘉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对主合同无效导致担保合同无效存在过错,其夫妇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本院酌定王康法、杜广芳对于嘉联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金额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综上,金陵建工公司诉讼请求部分成立,依法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确认截止2015年8月5日,嘉联公司欠金陵建工公司18994.549131万元。

二、王康法、杜广芳对于嘉联公司不能清偿本判决第一项债权中的三分之一金额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三、驳回金陵建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258407.14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1263407.14元,由金陵建工公司负担343692.83元,嘉联公司负担613142.87元,嘉联公司、王康法、杜广芳共同负担306571.44元。金陵建工公司预交的案件受理费1395216.64元中的多交部分131809.5元,由本院退还金陵建工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收款单位名称:最高人民法院(中央财政汇缴专户);银行帐号:11XXX07;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市崇文区支行前门分理处]。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杨 艳

代理审判员 李 荐

代理审判员 刘尚雷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四日

书 记 员 缪 芳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条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权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几项债务均到期的,优先抵充对债权人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负担相同的,按照债务到期的先后顺序抵充;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但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清偿的债务或者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的除外。

第二十一条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

(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

(二)利息;

(三)主债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五条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