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郑妃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粤08民终192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2-12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郑妃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1399
预计阅读:1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粤08民终192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2-12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住所地:湛江开发区海滨大道南62号。

主要负责人:冯海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丽华,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小军,广东行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郑妃惠,女,汉族,1984年3月20日出生,户籍所在地:广东省雷州市,居住地广东省中山市东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世杏,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周权,男,汉族,1968年10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遂溪县,

原审被告:广东省湛江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五○六车队,住所地:广东省遂溪县遂城镇椹川路14号。

法定代表人:袁振,该车队队长。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下称人保湛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郑妃惠、原审被告周权、广东省湛江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五〇六车队(下称五〇六车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雷州市人民法院(2017)粤0882民初4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人保湛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小军、被上诉人郑妃惠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崔世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人保湛江公司上诉请求:1、变更一审判决赔偿金额143189.79元为66959.75元(上诉金额76230.04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全部由郑妃惠承担。事实与理由:1、本案案由应为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而不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一审判决据以认定郑妃惠在城镇居住和工作以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的证据是不足的,应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误工费等各项相关费用。首先,郑妃惠没有在城镇居住的事实。根据郑妃惠所在村委会主任李明及其家公李献齐的陈述,郑妃惠在本案事故发生前一直居住于广东省××市××水××角××村的。郑妃惠所谓的居住地“广东省××东区夏××社区××信花园××区××房”距其所谓工作的“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约40公里,作为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这么远的距离来回上班,事实上是违背现实的。其次,郑妃惠没有在城镇工作以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的事实。郑妃惠称其所工作的“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是否真实存在不能确认,郑妃惠提供的该厂营业执照有效期至2012年1月29日止,而郑妃惠却在2013年3月才在此厂工作,显然这是前后矛盾的事实。3、本案为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我司承保的是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依约一审判决不应判决我司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我司与五〇六车队签订的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下列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也不负责赔偿……(四)精神损害赔偿;……”的约定,我司不应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4、一审判决我司承担案件受理费与司法鉴定费是错误的,与司法实践相悖。

被上诉人辩称

郑妃惠二审时辩称,郑妃惠一直在中山工作,提交了居住证和工作证明、工资单,证实郑妃惠在事故发生前一年的收入来源于城镇,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人保湛江公司上诉提到了营业执照的问题,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公司一直存在。郑妃惠治疗后也是在湛江城镇居住,照顾儿子读书。询问笔录没有人保湛江公司的盖章确认故而无效。郑妃惠的家公以为询问人员是扶贫人员,故将郑妃惠的情况说得很糟糕。另一份笔录也是相同情况。综上,人保湛江公司的上诉意见不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予以驳回。

本院查明

周权、五〇六车队二审时没有到庭也没有答辩。

郑妃惠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人保湛江公司在车上人员损失险范围内赔偿郑妃惠损失145687.79元(医疗费85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100元、护理费14100元、营养费3000元、误工费12210元、残疾赔偿金69514元、抚养费23105.79元、司法鉴定费1800元、交通费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超出保险责任部分由周权、五○六车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由人保湛江公司、周权、五○六车队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7月5日15时20分,周权驾驶粤G×××××号大型普通客车沿着375省道从雷州市客路镇往遂溪县河头镇方向行驶,行驶至线××市××路××村路段时,因操作不当,致该车侧翻到右侧公路边,造成该车驾乘人员周权、郑妃惠等35受伤及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雷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次事故作出湛雷公交认字[2016]第0032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权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郑妃惠被送到遂溪县河头卫生院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532元(该医疗费由五○六车队垫付,郑妃惠未对该医疗费主张权利)。当日,郑妃惠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6医院治疗。郑妃惠于2016年7月5日至同年10月24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6医院住院治疗111天,花去医疗费23472元(该医疗费由五○六车队垫付)。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6医院临床诊断,郑妃惠的损伤为:1、左手中、环指浅、深屈肌腱离断伤;2、左手软组织挫裂伤并皮肤缺损;3、脑震荡;4、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医嘱建议:住院期间前一个月2人陪护,其余时间1人陪护;注意休息,加强营养。受郑妃惠委托,广东中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心对郑妃惠的损伤进行伤残程度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6年11月8日作出粤中鼎司鉴中心[2016]临鉴字第561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被鉴定人郑妃惠的左手损伤评定为X(十)级伤残。郑妃惠因交通事故受伤进行司法鉴定,用去鉴定费1800元。

另查明,周权是五○六车队雇佣司机,肇事车辆粤G×××××号大型普通客车是五○六车队所有人。广东省湛江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遂溪汽车总站为肇事车辆粤G×××××号大型普通客车在人保湛江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赔偿限额40万元)。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五○六车队以借代赔支付郑妃惠2000元。

又查明,郑妃惠于1984年3月20日出生,农业户口。郑妃惠与丈夫共同生育两个子女,其中长女李梦琴于2005年12月16日出生,次子李金弘于2009年11月28日出生。郑妃惠自2013年11月5日至本次事故发生时,居住于广东省××东区夏××社区××信花园××区××房,并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过错方应根据事故责任承担本案民事责任。本案中,交警部门认定周权、五○六车队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郑妃惠无责任,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予以采信。关于郑妃惠主张的赔偿金额是否应按照城镇标准予以计算的问题。本案中,郑妃惠虽系农村户口,但其自2013年11月5日至本次事故发生时,居住于广东省××东区夏××社区××信花园××区××房,并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具有固定收入,其生活、收入、消费均在城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的精神,郑妃惠的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可按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故可按城镇居民标准对郑妃惠进行赔偿。因此,郑妃惠主张按城镇居民标准对其进行赔偿,于法有据,予以支持。五○六车队、人保湛江公司提出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抗辩意见,理据不充分,不予采纳。对于郑妃惠主张其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每月工资3300元的意见。从本案现有的证据看,仅有郑妃惠提交的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出具的证明,而没有其他相关证据佐证。因此,郑妃惠该主张不予认定。关于五○六车队提出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仅购有承运人险,该险种不负责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问题。由于人保湛江公司未提供保险合同约定精神损害抚慰不负责赔偿的相关证据,故该抗辩意见理据不充分,不予采纳。根据当事人提供并被采信的证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及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规定的条件和范围,对郑妃惠的损失认定如下:

1、关于医疗费的计算。《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本案中,根据各方举证的住院收费发票、住院收费明细汇总清单、医疗收费票据,证实郑妃惠用去医疗费24004元(23472元+532元)。确认郑妃惠去医疗费24004元。对于郑妃惠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6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到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门诊检查,用去医疗费858元,因缺乏相关医嘱,故郑妃惠主张医疗费858元,不予认定。

2、关于误工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郑妃惠自2013年11月5日至本次事故发生时,居住于广东省××东区夏××社区××信花园××区××房,并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因本次事故于2016年7月5日受伤住院治疗111天。郑妃惠主张按111天计算误工费,予以照准。因郑妃惠举证工资收入的不足,视为未举证工资收入。为平等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误工费按34757.2元/年计算。即误工费为10570元(34757.2元/年÷365天/年×111天)。

3、关于护理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本案中,郑妃惠因本次事故住院治疗111天,医嘱显示住院期间前一个月2人陪护,其余时间1人陪护。结合郑妃惠构成十级伤残的实际,护理费按100元/天计算,即护理费为14100元(100元/天×111天+100元/天×30天)。

4、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本案中,郑妃惠因本次事故住院治疗111天。即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1100元(100元/天×111天)。

5、关于交通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本案中,郑妃惠因交通事故受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6医院住院治疗111天,住院期间前一个月2人陪护,其余时间1人陪护。虽然郑妃惠未能提交交通费的正式票据,但交通费确实发生,故郑妃惠主张交通费,予以支持。但郑妃惠主张交通费2000元,合乎情理,酌情予以支持。

6、关于营养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本案中,郑妃惠因本次事故住院治疗111天,因交通事故构成十级伤残,且医嘱建议加强营养。故营养费为3330元(30元/天×111天)。郑妃惠主张营养费3000元,视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自愿处分,予以照准。

7、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计算。《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本案中,郑妃惠因本次交通事故构成十级伤残,定残未满60周岁。故残疾赔偿金为69514.4元(34757.2元/年×20年×10%)。郑妃惠主张残疾赔偿金69514元,视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自愿处分,予以照准。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本案中,郑妃惠定残时(2016年11月8日定残),长女李梦琴已10周岁零10个月,至十八周岁时还需抚养7年零2个月即即86个月;次子李金弘已6周岁零11个月,还需抚养11年零1个月即133个月。被扶养人李梦琴、李金弘由郑妃惠与丈夫共同抚养,郑妃惠本人对上述两个子女分别承担1/2的扶养义务。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分段计算:(1)在第1个月至第86个月共86个月,需扶养李梦琴、李金弘共2人,未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1/2+1/2=1);(2)从第87个月至第133个月共47个月,需扶养李金弘共1人,未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1/2﹤1)。因此,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3426.7元{25673.1元/年÷12个月/年×[86个月+47个月×1/2]×10%}。郑妃惠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23105.79元,视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自愿处分,予以照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的精神,被扶养人生活费一并计入残疾赔偿金,故残疾赔偿金为92619.79元(69514元+23105.79元)。

8、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计算。《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本案中,本次交通事故致郑妃惠构成十级伤残,确实给郑妃惠在精神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郑妃惠主张精神抚慰金,于法有据,予以支持。但郑妃惠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偏高,酌情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9、关于郑妃惠主张司法鉴定费1800元。根据郑妃惠提供的司法鉴定费票据及收据,证明郑妃惠因本次交通事故受伤进行伤残等级鉴定,用去鉴定费1800元。郑妃惠该项主张,予以支持。

综上,郑妃惠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损失为:1、误工费10570元;2、护理费141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11100元;4、交通费2000元;5、营养费3000元;6、残疾赔偿金92619.79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7、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8、司法鉴定费1800元,合计143189.79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过错责任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的规定,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包括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被保险人无责任时,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护理费、康复费、交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住宿费、误工费、被保险人按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负责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用、整容费、营养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郑妃惠的损失共计143189.79元,属于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赔偿项目包括误工费10570元、护理费14100元、交通费2000元、残疾赔偿金92619.7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司法鉴定费1800元,合计126089.79元,已超过限额110000元,先由人保湛江公司在限额110000元范围内赔偿,超出限额部分的损失为16089.79元(126089.79元-110000元),周权承担事故100%责任,应负担16089.79元;属于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包括住院伙食补助费14100元、营养费300元,合计17100元,已超过限额10000元,先由人保湛江公司在限额10000元范围内向郑妃惠赔偿,超出限额部分的损失为7100元(17100元-10000元),周权承担事故100%责任,应负担76953.29元。对于周权负担的总额23189.79元(16089.79元+7100元),由于周权是五○六车队雇佣司机,其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是职务行为,故应由五○六车队负责赔偿。基于肇事车辆粤G×××××号大型普通客车在人保湛江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赔偿限额40万元),故由人保湛江公司赔偿。综上,郑妃惠的合理损失共计143189.79元,由人保湛江公司赔付。关于诉讼费的负担问题。虽然人保湛江公司不是侵权人,但人保湛江公司应当赔偿郑妃惠143189.79元而未予赔偿,应承担败诉责任,故人保湛江公司应当承担赔偿总额143189.79元相应的案件受理费。周权经一审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郑妃惠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司法鉴定费合计143189.79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3213.75元(郑妃惠已缴纳),由郑妃惠负担49.95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负担3163.8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法院查明的郑妃惠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不予确认外,其他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上诉、答辩理由,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一、本案应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还是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二、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的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误工费是否正确;三、人保湛江公司应否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责任;四、人保湛江公司应否承担司法鉴定费的赔偿责任、应否负担本案诉讼费。

第一,关于本案应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还是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的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关于“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本案中,受害人郑妃惠乘坐客运车辆因交通事故受伤,郑妃惠依照上述法律规定有权在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中选择一种责任形式提出请求。也就是说,郑妃惠就涉案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即可以选择要求侵权责任人承担侵权责任,也可以选择与其形成旅客运输合同的相对人承担违约责任,且只能在侵权责任和违约责任中择一行使其诉权。从本案起诉状内容来看,郑妃惠选择了侵权之诉,一审法院据此确定本案案由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并无不当。人保湛江公司关于本案应为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而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上诉主张与上述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第二,关于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的误工费和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正确的问题。首先,关于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的误工费是否正确的问题。郑妃惠主张其在中山市小榄镇添星五金电子厂工作,平均工资3300元/月,仅提交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发放工资证明》、《停发工资证明》等证据。其中,《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载明有效期为2008年1月30日至2012年1月29日,而《停发工资证明》中称郑妃惠于2013年3月开始在该厂工作,故人保湛江公司对此提出质疑,郑妃惠未能举证证实该厂在2012年1月30日后继续存在。退一步讲,即使该厂在2012年1月30日后仍存在,郑妃惠与用人单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没有购买社保;工资收入没有银行交易记录等予以佐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关于“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郑妃惠关于其在城镇工作的主张证据不足,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在城镇工作并按照2016年度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其误工费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人保湛江公司该上诉主张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本院按照2016年度农、林、牧、渔业标准认定郑妃惠误工费为9486.70元(31195元/年÷365天×111天)。其次,关于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的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正确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的精神,受害人虽为农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本案中,如上所述,郑妃惠为农村户口,但未能证实其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市,故其残疾赔偿金不能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一审法院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人保湛江公司该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本院按照2016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认定其残疾赔偿金为26720.8元(13360.4元/年×20年×10%)。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关于“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规定,被抚养人生活费属于残疾赔偿金的一部分,应适用同一赔偿标准。因此,本案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当与残疾赔偿金一样适用农村居民标准,按照2016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认定为10131.49元[11103.0元/年÷12个月×(86个月+133个月)÷2人×10%]。综上,本院认定郑妃惠的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为36852.29元(26720.8元+10131.49元)

第三,关于人保湛江公司应否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责任的问题。人保湛江公司上诉主张依照保险条款第六条的约定,人保湛江公司不承担精神损害赔偿,但人保湛江公司没有提交保险条款等证据予以证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关于“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人保湛江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该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第四,关于人保湛江公司应否承担司法鉴定费的赔偿责任、应否负担本案诉讼费的问题。首先,本案诉讼前,郑妃惠委托广东中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心对其损伤进行鉴定,郑妃惠为此支付司法鉴定费1800元。该鉴定费用主要是为查清郑妃惠残疾等级和残疾赔偿金等损失数额而产生的,属于郑妃惠因交通事故产生的合法损失,应与残疾赔偿金一并纳入计算赔偿。其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六条关于“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的规定,本案诉讼费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人保湛江公司承担。人保湛江公司上诉主张其不负担诉讼费,但没有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依照《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第二款关于“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部分胜诉、部分败诉的,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诉讼费用数额”的规定,人保湛江公司系本案败诉方,一审法院判令人保湛江公司承担败诉部分的诉讼费用并无不当。人保湛江公司该上诉主张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除误工费变更为9486.70元、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变更为36852.29元之外,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郑妃惠的其他损失予以维持。故郑妃惠的各项损失总额为107342.99元[医疗费24004元+误工费9486.70元+护理费14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100元+交通费2000元+营养费3000元+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36852.2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司法鉴定费1800元]。由于周权是五○六车队雇佣司机,其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是职务行为,故应由五○六车队负责赔偿。五〇六车队已赔付医疗费24004元,冲减后,仍需赔付83338.99元(107342.99元-24004元)。五○六车队以借代赔支付郑妃惠2000元,本应在赔偿中予以冲减但一审判决并未冲减,五〇六车队未就此提出上诉,视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故本院对此不予冲减。基于肇事车辆粤G×××××号大型普通客车在人保湛江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赔偿限额40万元),故由人保湛江公司直接在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郑妃惠83338.99元。郑妃惠在发生事故时系车上人员,不属于交强险赔偿范围,一审法院认定其损失先由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再由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赔偿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五○六车队赔付郑妃惠的医疗费24004元,可依据保险合同另行向人保湛江公司理赔。

综上所述,人保湛江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对其有理部分予以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变更广东省雷州市人民法院(2017)粤0882民初431号民事判决为: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郑妃惠83338.99元;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郑妃惠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213.75元(郑妃惠已缴纳),由郑妃惠负担1375.36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负担1838.3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705.75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已预付),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公司负担366.51元,由郑妃惠负担1339.2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杨伟玲

审判员  黎振华

审判员  吴春蕾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彩华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