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凤书等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一中民终字第0698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10-20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谷凤书等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939
预计阅读:7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一中民终字第0698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10-20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海生,男,1963年4月11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谷凤书,女,1962年4月21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西关城角路11号。

法定代表人沈志强,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海,男,1983年4月18日出生,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职员。

委托代理人张福东,北京市滕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海生、谷凤书因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4)昌民初字第47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海生、谷凤书,被上诉人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以下简称公路分局)的委托代理人张福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刘海生、谷凤书共同向一审法院起诉称:我二人为夫妻关系,育有一子刘佳,于1986年1月25日出生。2012年1月3日21时20分,刘佳驾驶“桑塔纳”牌轿车(车号:京GSP518)正常行驶在北京市昌平区昌流路上,但在该路12公里+100米处的路面上出现一个50厘米×50厘米×50厘米的大石头撞在刘佳驾驶的汽车前部,将该车弹至路面中间线相对行驶方向的一侧,适逢对面开来一辆超速行驶的重型自卸货车(车号:京AJ5028),将刘佳驾驶的车辆撞毁并致使刘佳死亡。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在于路面上出现的上述石头,该石头与刘佳死亡和车辆损毁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本次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就是对该路段负有管理职责的公路分局,现公路分局的行为侵害了我二人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公路分局赔偿我二人丧葬费17947.5元、死亡赔偿金43883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65872元、精神抚慰金60000元,本项计766502.75元;2、公路分局赔偿我二人车号为京GSP518“桑塔纳”小轿车被损毁的损失中的一部分即24000元;以上各项合计790502.75元。

一审被告辩称

公路分局在一审法院辩称:1、刘海生、谷凤书起诉我单位没有事实依据,我单位在对事发路段进行巡查时没有发现存在石头,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人未遵守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及车辆超速是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交警队据此作出责任认定,石头并非事发原因;2、我单位依照法律、法规、规范对管养的道路委托案外人进行了每日一次巡查,该巡查频率高于《北京市公路路政巡查制度》及《北京市公路养护巡查管理办法》,该单位在2012年1月2日、3日和4日均对事发路段进行巡查且未发现存在问题,而事发当日属于放假调休,也不需要巡查。综上,我单位作为道路管理者如承担责任,其归责原则也为过错责任原则,但我单位的巡查频率高于规范标准,已经尽到了合理谨慎的注意义务,故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刘海生、谷凤书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3日21时20分,刘佳驾驶“桑塔纳”牌轿车(车号:京GSP518)由西向东行驶至北京市昌平区昌流路12公里+100米处时与一石头接触后,适有李军朴驾驶“福田”牌重型自卸货车(车号:京AJ5028)由东向西驶来,小型轿车前部与重型自卸货车前部相撞,造成刘佳死亡,两车损坏。交通部门认为在此次交通事故中刘佳驾驶车辆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李军朴驾驶重型自卸货车超速行驶均是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最终认定:刘佳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李军朴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事发后刘佳的父母刘海生和谷凤书及其妻子王蕊诉至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昌平区法院)要求李军朴的雇主薛树香及保险公司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失费,后昌平区法院作出(2012)昌民初字第6634号判决,认定刘海生、谷凤书及王蕊三人的合理损失为:丧葬费28030.5元、死亡赔偿金65806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43120元(被扶养人为刘海生和谷凤书)、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1229210.5元,判定对于上述损失由刘佳承担60%的责任、李军朴承担40%的责任,并于2012年8月10日,判决由保险公司赔偿刘海生、谷凤书、王蕊死亡赔偿金11万元,由薛树香赔偿上述三人死亡赔偿金109224元、丧葬费1008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万元,赔偿刘海生、谷凤书被扶养人生活费177248元,该判决现已执行完毕。此外,刘佳所驾车辆的损失在另案生效判决中昌平区法院认定价值40000元。本案在审理过程,经询问案外人王蕊,其表示不参加本案诉讼。

庭审中,公路分局提交了事发路段2012年1月2日至4日的巡查记录,该记录中并未记载事发路段存在问题,刘海生和谷凤书不认可该证据,认为不能证明公路分局已尽到了管理义务。

另查,事发路段属于县级公路,由公路分局负责管理,2012年公路分局与北京路桥瑞通养路中心有限公司九处签订公路养护巡查合同,将包括事发路段在内的部分道路2012年度养护巡查工作承包给该公司负责。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此次交通事故实际涉及四方当事人,即两位机动车驾驶人刘佳和李军朴、石块运输人、公路分局,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关于事发情况的记载,此次事故是多种原因共同作用所导致的,具体如下所述:其一,石块运输人在道路上遗撒石块,违反法律规定,并造成事故隐患;其二,事发路段的管理机构即公路分局未能及时清理路面,保证事发路段的安全畅通,对此次交通事故的发生亦应承担责任;其三,事发时刘佳未能妥善处理好行车速度与对向行车问题,在发现石块后未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致使其车辆驶向对面车道,也应负有责任;其四,案外人李军朴超速行驶,也是事发的原因之一。综合上述分析并结合法院的生效判决,案外人李军朴的雇主已经依法按照事故责任的认定承担了责任的40%,法院不持异议。对于刘佳在事故责任认定中应承担的60%的责任,实际应由石块运输人和公路分局与刘佳分担,关于该三方之间的责任比例,法院根据三方的过错行为对引发事故的原因力大小酌情确定如下:刘佳驾驶机动车未尽谨慎驾驶义务,应负主要责任即60%,石块运输人违反法律规定在公路上洒落石块是引发此次事故的重要原因,公路分局未及时清理应承担相应责任,二者均应承担次要责任,其中石块运输人承担的责任比例应为30%、公路分局承担的责任比例应为10%。综上所述,刘海生、谷凤书主张公路分局赔偿的损失,法院根据公路分局的责任比例结合另案认定的刘海生、谷凤书的实际损失数额予以确定;关于石块运输人的责任,刘海生、谷凤书未在本案中主张,法院不予处理,其应另行解决;同时指出,因另一利害关系人王蕊表示不参与本案诉讼,对于此次事故中涉及赔偿王蕊的部分,法院不予处理,故刘海生、谷凤书的损失数额计算方式为:{(28030.5+658060+100000)÷3×2+443120+40000}×60%×10%。公路分局辩称已尽到管理义务,不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赔偿原告刘海生、谷凤书丧葬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及财产损失共计六万零四百三十元八角,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二、驳回原告刘海生、谷凤书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诉称

判决后,刘海生、谷凤书均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公路分局作为公路的产权单位,其负有对路面管理和养护的责任,保证路面24小时安全畅通,在发现路面有遗撒物时应及时清理,并对遗撒车辆进行管理,但在本案中公路分局未及时清理路面的障碍物,导致刘佳驾车与遗撒在路面的石头相撞而发生交通事故车毁人亡,故公路分局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即使公路分局与石头遗撒人之间按照过错区分责任,也是其内部分责,对外二者属共同侵权,两者应对刘佳的死亡后果承担连带责任。现石头遗撒人无法找到,其相应的责任也应由公路分局承担。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公路分局按照40%的责任比例承担责任,赔偿我二人241723.2元。

被上诉人辩称

公路分局针对刘海生、谷凤书的上诉请求和理由辩称:根据我单位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我方已经尽到了法律、法规规定的道路巡视义务,对此事故的发生我单位不存在过错;即使认定我单位存在过错,作为道路管理者我单位也只应承担相应的按份责任,而不是连带责任。另外,本案事发道路是县级公路并非高速公路,管理难度很大,进行公路养护和巡视只能按照一定的频率进行,不可能多少米就安排人员或设备监控。综上,我单位不同意刘海生、谷凤书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本院审理期间,各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交通事故认定书、民事判决书、照片、北京市公路路政巡查制度、北京市公路养护巡查管理办法、公路路线年底情况统计表、放假通知、2012年公路养护巡查合同、巡查记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因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等妨碍通行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道路管理者不能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记载,本次交通事故是因多方原因共同作用所导致,对于两位机动车驾驶人的责任承担问题已经法院生效判决予以确认。现根据本案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公路分局是否应与石块遗撒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石块遗撒人与公路分局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既没有共同侵害的故意,也无共同过失,两者的行为均不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发生,且根据过错程度以及原因力的大小可以区分相应的责任比例;另一方面,承担连带责任须有法律明确的规定,在连带责任中,每一个主体都是终局责任人,承担责任的人只能就超出其应承担份额的部分要求其他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而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中并未规定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人与道路管理者承担连带责任,只是规定道路管理者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在本案石块遗撒人无法查找到的情况下,公路分局作为道路管理者只应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刘海生、谷凤书要求公路分局与石块遗撒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公路分局与石块遗撒人的责任比例划分问题,除考虑过错程度以及原因力大小外,还应结合道路的管理、经营、控制现状来予以综合考虑。本次事故发生在普通的县级公路上,引发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遗撒在道路上的石块,虽然公路分局未及时清理也存在过错,但其与石块遗撒人相比过错程度较轻,故一审法院认定公路分局承担10%的责任适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刘海生、谷凤书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五千八百八十二元,由刘海生、谷凤书负担五千四百三十二元(已交纳),由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负担四百五十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三千九百二十五元,由刘海生、谷凤书负担(已交纳五十元,余款本院决定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张 军

审 判 员 陈 伟

代理审判员 张 琦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崔启坤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