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与刘进伶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一中民终字第0034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3-20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与刘进伶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7290
预计阅读:10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一中民终字第0034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3-20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雷庄村东高路日盛达工业园区105号。

法定代表人张宝恒,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广鹏,男,1961年3月2日出生,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副经理。

委托代理人姚俊青,男,1966年3月13日出生,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进伶,女,1956年3月11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宇,女,1986年5月28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培,女,1988年12月26日出生。

以上三被上诉人之共同委托代理人刘学仲,男,1947年12月9日出生,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营业场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125号101B、301B-601B。

负责人左卫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关旭,女,1980年11月14日出生,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职员。

审理经过

上诉人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18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出租公司)之委托代理人杨广鹏、姚俊青,被上诉人张培及刘进伶、张宇、张培之委托代理人刘学仲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刘进伶、张宇、张培在原审法院诉称:2013年7月25日,李合林驾驶出租公司的京BR0716号小型汽车行驶至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王庄路南口时,由东向南左转弯,与张建林所驾由西向东行驶的京BL9825号小型汽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损坏,张建林受伤。事故发生后,张建林被送往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医院进行了救治,终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该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海淀交通支队清河大队(以下简称交警队)认定,李合林负全部责任。京BR0716小型汽车在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刘进伶与张建林是夫妻关系,张宇、张培是二人之女。现起诉要求判决出租公司、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184133.47元,护理费9818元,家属(张培)误工费1213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900元,营养费4900元,误工费14700元,承包金6762元,死亡赔偿金8064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丧葬费31338.5元,饭费1564.4元,交通费5000元,埋葬用工及交通费2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

一审被告辩称

保险公司在原审法院辩称:对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5万元不计免赔商业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保险公司同意在保险限额或范围内分项赔偿。自费药不同意赔偿。饭费、营养费、管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同意赔偿。交通费过高。财产损失需要有证明。工伤报销过的不同意赔偿。张培误工是按照21.75天/月计算,应该按照30天/月计算,处理时间过长,认可5天。

出租公司在原审法院辩称:对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司机李合林是出租公司员工,事故时是为出租公司履行职务。出租公司垫付75000元,其中现金25000元,50000元是医院押金,要求一并处理。医疗费、丧葬费无异议,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过高,误工费无证明,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农村标准。饭费、埋葬用工无依据。财产损失不同意赔偿。管理费不同意赔偿。对方已经经过工伤赔偿过的,在交通事故里应该扣除。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25日,李合林驾驶出租公司的京BR0716号小型汽车行驶至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王庄路南口时由东向南左转弯,与张建林所驾由西向东行驶的京BL9825号小型汽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损坏,张建林受伤。该事故经交警队认定,李合林负全部责任。

2013年7月25日至2013年9月12日张建林在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住院治疗49天,后因左脑内血肿于2013年9月12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张建林医药费共计184133.47元。出租公司向张建林支付75000元。

刘进伶、张宇、张培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均按住院49天,100元/日计算;主张护理费,表示护理期49天,护工41天8200元,张培护理8天1618元,并提供,1、住院期间陪护一人的医嘱;2、护工协议及8200元护理费发票;主张误工费和承包金,表示按49天计算,按照一般司机收入估算,无法提供其他证据,公司不出生活补贴、油补、纳税证明,承包金按双班除以2,4140元/月除以30天,乘以49天计算,并提供其于2007年9月1日和北京市起源出租汽车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承包协议,但未提供误工及扣款证明;死亡赔偿金按城镇标准主张,表示不是以种地为生,多年开出租,并提供户口本(1961年1月11生人,农业家庭户)相佐证;主张家属(张培)误工费12138元,表示计算60天,处理丧葬事宜,并提供,1、**公司出具的收入证明,载我单位员工张培4400元/月,自2013年7月25日至2013年9月30日因父亲生病请假,未发放工资;2、**公司与张培的劳动合同;3、张培的个人所得税完税证明;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表示数额估算;主张饭费1564.4元,表示是亲属的饭费,住院期间产生,并提供1564.4元饭费收据;主张交通费5000元,表示亲属看望、来护理产生,并提供一张75元出租车票据;主张埋葬用工及交通费2000元,表示不是丧葬费,是用车送到地方埋葬,还要打坑用工;主张财产损失2000元,表示是估算,包括衣物、手表、鞋等损失,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

刘进伶、张宇、张培提供一张1000元公墓建设费票据、1780元接尸运输费等项目发票、7110元殉葬服务费收据、4600元骨灰盒等项目收据、300元鲜花费票据、分别为858元和140元的两张殉葬用品费收据。

原审另查明,刘进伶与张建林是夫妻关系,张宇、张培是二人之子女。张建林父母均已去世。京BR0716号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5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

原审庭审中,张建林死亡原因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成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出租公司就“张建林的死亡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及参与度”提出鉴定,2014年6月10日,经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鉴定,分析如下:“被鉴定人张建林的死亡与本次交通事故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以上反映张建林的脑血管存在一定的自身病变基础。故不能排除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其脑内血肿的形成有一定的参与因素”。结论如下:“被鉴定人张建林的死亡与本次交通事故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交通事故负主要责任。”2014年7月14日,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出具关于张建林鉴定案件的说明:“被鉴定人张建林的死亡与本次交通事故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交通事故负主要责任,参与度考虑60%-90%。”出租公司支付鉴定费6000元。对此鉴定,刘进伶、张宇、张培对鉴定结果提出异议,认为1、鉴定结论中写的住院号,应该是病案号,号数不一致;主诉双下肢无力,写成主因;对于结论不认可,入院时的血压测过,如果是写的那样应该不能开车;2、鉴定机构无资质,资质写了一项死亡原因除外;3、认为参与度的鉴定推翻了事故认定书和红十字会的结论;4、鉴定意见只是意见,我方不同意。其余各方对鉴定意见均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原审庭审中,张建林死亡原因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成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根据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时,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在本次事故中交警队认定,李合林承担全部责任,张建林无责任,故法院认定张建林在此次事故的发生中没有过错。张建林的个人体质状况并非过错,也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张建林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侵权人李合林应当承担全部责任。故本案应当按下列规则确定赔偿:因李合林所驾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5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故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应由李合林予以赔偿。李合林是出租公司员工,事故时是为其公司履行职务,故应由李合林承担的赔偿责任由出租公司承担。

现刘进伶、张宇、张培主张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家属(张培)误工费、误工费、承包金损失、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饭费、交通费、埋葬用工及交通费、财产损失中的合理部分,理由正当,法院予以支持。其中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其虽为农业家庭户,但长期在城镇工作,故对其按城镇标准主张赔偿法院予以支持;主张的丧葬费,计算有误,法院依法核计;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饭费、家属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和交通费,主张数额偏高,具体数额由法院酌情判定;主张的误工费、承包金,因所提供证据不足以支持其主张,故法院不予支持;主张的财产损失,因未提供证据相佐证,故法院不予支持;主张埋葬用工及交通费、饭费,于法无据,故法院不予支持。经核实,刘进伶、张宇、张培的损失为:医疗费184133.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50元,营养费2450元,护理费9818元,家属(张培)误工费4400元,死亡赔偿金8064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丧葬费31338元,交通费3000元,以上共计1094009.47元。为鼓励当事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积极救助伤者,减少各方当事人的诉累,法院就出租公司所垫付的费用在本案中一并予以解决,先行计入赔偿款项,后从总赔偿额中扣除。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刘进伶、张宇、张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一万元,护理费、家属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交通费十一万元,以上共计人民币十二万元;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刘进伶、张宇、张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家属误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五万元;二、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刘进伶、张宇、张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家属误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九十二万四千零九元四角七分(已支付七万五千元);三、驳回刘进伶、张宇、张培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诉称

判决后,出租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不采纳交通事故与死亡因果关系的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张建林的死亡与其自身疾病有关,出租公司不应承担全部责任;其次,张建林为农业户籍,其经常居住地为农村,且张建林所在出租公司住所地为平谷区,张建林也并未长期在城镇工作,故其死亡赔偿金不应按照北京市城镇标准计算;此外,张建林属工伤,其家属已取得工伤保险待遇,故该工伤待遇应该在出租公司承担的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中予以扣除。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辩称

刘进伶、张宇、张培针对出租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辩称:刘进伶、张宇、张培均不认可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如果不是因李合林的过错导致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张建林不可能死亡;其次,张建林虽为农业户口,但其在城镇工作多年,主要工作是开出租车,生活来源并非从事农业生产,故应按照北京市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此外,工伤保险待遇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分属不同法律关系,刘进伶、张宇、张培取得工伤待遇,并不意味着其不能向侵权责任人要求民事赔偿。综上,不同意出租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同意原审判决。

保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提交书面答辩状称:对原审判决关于保险公司的判决内容无异议,请求二审法院对出租公司的上诉请求依法进行审理。

本院补充查明:2014年4月16日,张培向北京市平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对张建林的死亡进行工伤认定。2014年4月23日,北京市平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张培出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张建林死亡系属工伤。2014年5月28日,北京市平谷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核准张建林的因工死亡工伤职工待遇,工伤待遇项目包括一次性工亡补助金491300元、丧葬补助金31338元、供养亲属抚恤金每月1253.6元(供养关系人为刘进伶)。刘进伶、张宇、张培认可已取得上述工伤待遇。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事故认定书、住院病案、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死亡证明、火化证明、保险单、村委会证明、派出所户口证明、劳动合同、承包协议、公司证明、收入证明、家属劳动合同、纳税证明、亲属关系证明、医疗费票据、护理费票据及协议、殡葬费票据、交通费票据、派出所证明、尸体处理证明、病危通知书、治安登记证、饭费票据、发还交通事故证据清单、户口本、鉴定报告、鉴定费发票、工伤认定申请表、认定工伤决定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各方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以下三个问题:一、是否应根据张建林的体质状况减轻出租公司的责任;二、张建林的死亡赔偿金应适用何种标准认定;三、刘进伶、张培、张宇取得的工伤待遇是否应该从本案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中予以扣减。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系受害人张建林死亡,根据交警队的事故责任认定,张建林对本次交通事故不负责任,其对事故的发生及损害后果的造成均无过错。虽然张建林自身存在疾病,但此仅是事故造成后果的客观因素,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受害人张建林对于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没有过错,不存在减轻或者免除加害人赔偿责任的法定情形。因此,原审法院未将张建林的体质状况作为减轻出租公司责任的情形,并判决出租公司对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赔偿后的不足部分承担全部责任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出租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张建林虽为农业户口,但其作为北京市起源出租汽车公司的出租车驾驶员,从事的为非农工作,其收入并非来源于农村土地收入,故原审法院按照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认定死亡赔偿金的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出租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该条,因第三人侵害导致损害的,即便构成工伤,对于民事赔偿责任,法院应予支持。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和《工伤保险条例》对职工因工伤所享受的待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并未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时,工伤保险基金应当扣减第三人应赔偿部分(医疗费用除外),也未规定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对第三人享有追偿权(医疗费用除外)。换言之,因第三人侵权产生的赔偿责任与工伤赔偿保险机制目前在法律上是并行不悖的,一个属于私权范畴,一个属于公权范畴,二者不能混用,也不能相互替代。据此可以认定因第三人侵权造成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除了可以获得民事赔偿外,仍可以取得工伤保险待遇(医疗费用除外),不能因第三人承担了民事侵权赔偿责任而剥夺了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应得的工伤保险待遇,反之亦然。本案中,刘进伶、张宇、张培从工伤保险基金取得的工伤保险待遇为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及供养亲属抚恤金,故刘进伶、张宇、张培作为张建林的近亲属在已享受工伤待遇的情况下,仍有权向出租公司主张侵权责任赔偿。出租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出租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鉴定费六千元,由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一审案件受理费七千七百三十六元,由刘进伶、张宇、张培负担一千元(已交纳),由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负担一千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五千七百三十六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五千八百元,由北京市中实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陈立新

审判员 陈伟

代理审判员 张琦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黄      慧      婧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