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张健与被上诉人杜志峰、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审...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上诉人张健与被上诉人杜志峰、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审被告焦颖、李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935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甘01民终367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2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健,男,汉族,1963年6月20日出生,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军,甘肃佳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杜志峰,男,汉族,1977年10月19日出生,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鑫,甘肃久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法定代表人:张健,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腾胜青,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焦颖,女,汉族,1960年11月30日出生,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腾胜青,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明,男,汉族,1975年2月3日出生,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腾胜青,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健因与被上诉人杜志峰、被上诉人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晟公司)及原审被告焦颖、原审被告李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2017)甘0102民初35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张健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2017)甘0102民初3585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判令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首先,甘肃博晟中小型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与杜志峰于2014年10月16日签订的编号为L-20140002号《借款合同》、2015年10月16日签订的编号为L-20150002号《借款合同》合法有效,上诉人以法定代表人身份在上述两份借款合同上的签字是职务行为,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由此产生的所有法律后果由法人博晟公司承担。第二、博晟公司与杜志峰虽在《借款合同》第十六条约定:借款人及其股东负有偿还贷款人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责任。但是,该约定属于合同当事人代为规定合同外第三人的责任,依法并不能产生权利义务关系,不能对非合同当事人产生约束力。如果需要产生债权债务担保法律关系,必须另行签订合同或专门约定。实际上,本案中涉案公司股东并未以保证人身份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也未签订单独的保证合同。由此,借款合同中双方约定的保证条款并未生效。第三、杜志峰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录音缺乏完整性,杜志峰提交的录音长达90分钟,但杜志峰在提交录音整理时刻意删除了很多内容,掐头去尾,仅仅截取中间不足5分钟的内容,故意歪曲、简略上诉人的表态。综上,一审法院对于该合同第十六条的效力未作出明确认定,对于上诉人在该合同中的签字性质也未做出明确判定,更未说明认定的法定理由。二、原审法院仅凭借杜志峰提供的电话录音,武断认定上诉人张健构成自认,显然证据不足,认定错误。第一、从形式上看,杜志峰提供的录音是刻意截取的,并不是上诉人真实的表态。第二、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行为构成自认,更无凭无据,无法可依。对于自认我国法律上有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第一款规定:“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但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除外”。此条即法律意义上的自认。本案中,杜志峰于2017年6月2日向法院起诉,而一审法院据以认定上诉人“自认”的录音形成于2017年5月23日,且不说该录音存在疑点,该录音证据根本就不是诉讼过程中形成的,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自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自认于法无据。第三、原审法院使用存有疑点的录音证据单独作为认定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依据,与法律相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规定:“存有疑点的视听资料,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实质上,本案杜志峰提供的录音前后多处存在矛盾。在录音中,杜志峰既提到要求上诉人承担股东责任,又提出上诉人对借款合同承担保证责任,要求上诉人承担个人连带责任,而上诉人既表示借款是公司行为,愿以公司享有的债权偿还,又表示愿意承担股东责任。原审法院并未全面审查录音内容,也未对录音中的矛盾之处进行查看,在未查明案件基本事实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依据录音作出裁判实属认定错误。三、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张健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合同法》第十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担保法》第十三条规定:“保证人与债权人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保证合同”。根据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之规定,保证的形式包括单独订立保证合同、在主债务合同中约定保证条款、保证人出具保函等。但不论何种形式,都必须具备保证的基本要求:第一、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第二、第三人应当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即具有承担保证责任的意思表示;第三、有明确具体的保证内容。而本案中,第一、上诉人既没有以保证人的身份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也没有与杜志峰单独订立保证合同,更没有向杜志峰出具过任何保函;第二、上诉人反复强调借款是公司行为,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是保证人或担保人,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要承担连带责任保证。由此,上诉人既没有承担保证责任的任何意思表示,也没有签订过任何保证条款,上诉人与杜志峰之间不存在任何担保关系。原审中即便法院将录音中上诉人承诺的股东责任混淆为保证责任,那么在没有任何书面保证条款明确保证内容的情况下,上诉人的口头承诺是否构成保证,口头承诺的保证内容是什么也不明确。在既没有保证条款,也没有保证意思,更不能存在保证内容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听取被上诉人的片面之词,置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于不顾,认定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杜志峰答辩称,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正确,答辩人已经充分完成了举证责任,一审对证据的认定正确。上诉人在借款合同上的签字,既是职务行为亦是上诉人作为股东对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的明确意思表示。一审中,上诉人对录音证据真实性认可,其意思表示与借款合同的约定相互印证,符合证据规则的规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博晟公司答辩称,案涉借款是公司债务,公司愿意承担还款责任,杜志峰提交的录音中张健并没有承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由公司对借款承担偿还责任。

焦颖陈述称,其不应承担保证责任。

李明陈述称,其不是保证人,不应承担还款责任。

一审原告诉称

杜志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博晟公司立即偿还欠杜志峰的借款本金2000000元;2、判令博晟公司承担自2016年4月16日至2017年5月31日的利息449315元;3、判令博晟公司按《借款合同》约定利率承担自2017年6月1日至欠款付清之日的利息;4、判令博晟公司支付律师费100000元;5、判令张健、焦颖、李明对以上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6、判令博晟公司、张健、焦颖、李明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2014年10月16日,杜志峰与博晟公司签订编号为L-20140002号的《借款合同》一份,主要约定,杜志峰向博晟公司出借人民币20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10月16日至2015年10月15日,共12个月;借款利率为年利率20%;借款给付方式为借款人指定账户作为贷款人发放借款的账户,借款人指定账户户名为李明,开户银行为农业银行兰州东方红广场支行,账号为********;还款方式为一次还本、分次付息法,即按贷款到期日,一次性偿还贷款本金,按6个月结息一次;还款日为以合同约定的贷款到期日一次性归还贷款本金,结息日为2015年4月15日、2015年10月15日,如遇法定节假日,则顺延至下一工作日;借款人未按时足额偿还贷款本金、支付利息的,应当承担贷款人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催收费用、诉讼费(或仲裁费)、保全费、公告费、执行费、律师费、差旅费及其他费用;借款人(及其股东)负有偿还贷款人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责任等事项。借款人落款处加盖了博晟公司的印章印文,负责人或授权代表处有张健的印章印文,贷款人落款处有杜志峰签名。同日,杜志峰通过交通银行个人汇兑业务方式依约向借款人指定的账户户名为李明、开户银行为农业银行兰州东方红广场支行、账号为********的银行账户支付2000000元。同日,博晟公司向杜志峰出具《收据》一份,载明:“入账日期:2014年10月16日,付款单位:杜志峰,收款方式:转账,人民币(大写)贰佰万元整,¥2000000;收款事由:借款;2014年10月16日,单位盖章: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办人:李明;出纳:刘丽”。期间,博晟公司依约向杜志峰支付了2014年10月16日至2015年10月15日期间的利息400000元。2015年10月16日,编号为L-20140002号的《借款合同》到期,杜志峰与博晟公司又签订编号为L-20150002号《借款合同》一份,对原借款进行了1年的展期,内容与编号为L-20140002号的《借款合同》基本相同,借款人落款处加盖了博晟公司的印章印文,负责人或授权代表处有张健的印章印文及签字和李明的签字及手印,贷款人落款处有杜志峰签名。2016年4月20日,李明通过浦发银行个人跨行汇款方式代替博晟公司向杜志峰支付利息200000元,在该笔个人跨行汇款汇入回单附言中载明为半年付息。借款到期后,经多次催要借款未果,遂酿成纠纷。

另查明,2017年5月23日,杜志峰通过电话向博晟公司催要借款时,张健在电话中明确表明:认可签合同时其同意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事实;其认同这笔借款,其也是公司股东,股东要承担合同约定的连带责任;其签的连带责任,其是股东肯定要负责,但其现在确实拿不出来钱。

再查明,杜志峰为追讨债权,与甘肃久铭律师事务所签订《民事案件委托代理合同》,并支付律师费10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到法律的保护。杜志峰与博晟公司之间的借款行为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依法应当确认为合法有效。杜志峰依照合同约定履行了足额发放贷款的义务,但博晟公司在收到该笔借款后,除向杜志峰归还部分利息外,对剩余借款本息拒不归还之行为,已构成违约,对酿成本诉之争,应承担全部过错责任。关于张健、焦颖、李明在本案所涉纠纷中法律地位的问题。依据2017年5月23日杜志峰与张健通话录音中张健自认其连带责任保证人身份的事实,张健应当承担该笔借款的连带保证责任,故法院予以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他人在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或者借款合同上签字或者盖章,但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不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出借人请求其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在本案审理期间,杜志峰未能向法院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焦颖、李明具有保证人法律地位的相关事实,故焦颖、李明在本案中不应承担保证责任,法院亦予以确认。关于杜志峰主张判令博晟公司偿还本金2000000元的诉请。因杜志峰与博晟公司在两份《借款合同》中有明确约定,结合本案其他证据及当事人陈述,能够确定博晟公司尚拖欠杜志峰借款本金2000000元的事实,故对杜志峰的该项诉请,予以保护。关于杜志峰主张判令博晟公司承担自2016年4月16日至2017年5月31日的利息449315元及自2017年6月1日至欠款付清之日的利息的诉请。因为杜志峰与博晟公司在《借款合同》中对借款利息有明确约定,该约定不超过相关法律、法规关于利率的规定,故予以支持。关于杜志峰主张博晟公司支付律师费100000元的诉请。杜志峰与博晟公司在《借款合同》中对律师费有明确约定,且结合杜志峰提供的《民事案件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师代理费发票,能够确定杜志峰为实现该笔债权已承担律师费100000元的事实,故对杜志峰的该项诉请,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一、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杜志峰偿还借款本金2000000元及利息449315元(利息自2016年4月16日起计算至2017年5月31日止,按照年利率20%计算至利随本清);二、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杜志峰支付律师费100000元;三、张健对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上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张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有权向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追偿。四、驳回杜志峰对焦颖的诉讼请求;五、驳回杜志峰对李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195元,保全费5000元,由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担。以上由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担的款项共计258151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杜志峰。

本院查明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诉辩和陈述,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张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是否充分,判处是否正确。

张健系博晟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杜志峰因与张健长期相识和基于对张健的信任,将个人资金出借给博晟公司。2014年10月杜志峰将200万元出借给博晟公司,博晟公司在借款到期后将借款利息付清。借款本金双方遂又签订借款合同,杜志峰继续将200万元出借给博盛公司。借款合同对借款金额、借款期限、利息计算及支付等进行了约定。在借款合同第十六条其他约定事项中约定:“……。借款人(及其股东)负有偿还贷款人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责任。”该特别约定在第一次借款合同中亦同样有此约定。对于作出该特别约定的意思表示,双方均陈述并认可是由博晟公司股东对该笔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约定的性质属于在主合同中约定的保证条款,该条款对保证责任方式(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本金及利息),担保的主债权种类、数额、保证对象等约定明确。张健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股东之一,代表公司与杜志峰签订借款合同并在借款合同中约定保证条款,其签字相对于债权人杜志峰而言具有双重性质,既代表借款方的职务行为,又是以股东个人作为保证人对公司债务的担保行为,并非仅仅是履行职务的行为,张健保证人的身份确定。因此,应认定书面保证合同成立。张健对于一审中杜志峰提交的录音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根据录音内容,张健并不否认其作为公司股东对公司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且也认可已向杜志峰支付的半年利息也是由其以个人资金代为支付,即在公司不能按照借款合同约定履行义务的情况下,其作为公司债务的保证人已实际履行了连带责任。张健的意思表示和实际履行行为也足以认定其保证人身份和证明保证责任的存在,杜志峰请求判令张健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有相应的事实依据。故综合本案在卷证据和案件事实,借贷双方在借款合同中约定有保证条款,张健在借款合同上的签字具有双重性,其保证人身份确定,在借款人不能按约履行义务的情况下,张健也以其实际履行行为证明保证合同关系的存在,因此,保证合同成立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具备,张健上诉认为保证合同关系不成立,其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张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充分,但对张健连带清偿的债务范围应确定为借款本金2000000元及利息200000元,一审判决主文对张健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清偿债务的范围判处不当,应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张健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其不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判决张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正确,但对连带清偿的债务范围超出保证条款约定的保证责任范围,应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2017)甘0102民初358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判决及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的负担和“以上由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担的款项共计258151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杜志峰。”的判决内容。

二、变更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2017)甘0102民初3585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张健对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应当向杜志峰偿还的借款本金2000000元及利息200000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张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有权向甘肃博晟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追偿。

二审案件受理费27195元,由上诉人张健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张海军

代理审判员  刘宝成

代理审判员  杨 清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世俊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