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等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京03民终733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6-03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李×等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7129
预计阅读:10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京03民终733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6-03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女,1979年6月26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男,1975年7月2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周瑞娜,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世彩,女,1977年9月12日出生。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上诉人陈×均因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506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6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咸海荣担任审判长,法官史智军、张羽参加的合议庭,于2016年6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李×,上诉人陈×及其委托代理人周瑞娜、李世彩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李×在一审中起诉称:我与陈×原系夫妻,于2000年6月8日结婚,于2013年11月6日经法院调解离婚。双方婚姻关系已解除,共同财产应予分割。现要求分割以下共同财产:牌号为×××现代牌汽车一辆、牌号为×××二轮摩托车一辆、电视一台、美的牌立式空调一台、美的牌空调挂机两台、布艺沙发一套、苹果笔记本电脑两台、台式电脑一台、平底披萨锅两个、玉摆件、宝姿牌太阳镜一副、弗雷牌太阳镜一副、地毯一块、TCL照相机一台、TCL录像机一台;并分割以下债务:2001年及2004年建房向我父亲李×1的借款共计1.9万元、2003年建房向我三叔李×2的借款1万元、2003年建房向我二舅妈借款4000元、2004年建房向我姨王×借款2000元。

一审被告辩称

陈×在一审中答辩称:×××现代牌汽车登记在李×名下,现由我使用,该车购置价为8.98万元,现值2.5万元。×××二轮摩托车购买时花了2.2万元,但已经于2012年以5000元的价格出售,买车人的名字记不清了,现在手上也没有卖车的凭证。电视机是LG牌47寸的,李×于2012年3月11日来我家把电视机砸坏了。立式空调坏了,记不清型号,买的时候7999元,我于2012年卖给了收废品的。空调挂机两台都是1匹的,其中一台已经坏了。另认可有三人沙发,苹果牌平板电脑和清华同方牌台式电脑。借款是在婚姻存续期间发生的,但是已经全部还清了,都是我用现金偿还的,还钱的时候李×也在场,我怀疑李×提交的借条是伪造的,当时只有两笔借款是打了借条的,还钱的时候没有把借条要回来。另外,李×拿走价值分别为8600元和2900元的两件钻石吊坠、价值7920元的幸运小钻石吊坠、价值5680元的金项链、价值11421.9元的金手链、价值4032.6元的戒指、价值1100元的项链、价值18000元的钻戒、价值13236.5元的白金项链和价值22926.5元的其他首饰,我要求李×对我补偿。此外,2010年8月15日曾借给李×的哥哥3.8万元,2010年10月1日借给李×的父亲4万元购买工龄,均至今未还,要求予以分割。李×于2010年11月29日购买工商银行8万元的理财产品,我要求分得4万元。另外,双方因拆迁共获得补偿款,我多给付了李×及陈×1款项,现要求李×返还我2426元。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李×、陈×原系夫妻,于2000年6月8日结婚,于2002年1月12日育有一女陈×1。双方于2011年底分居。2013年11月6日,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陈×1由李×抚养,夫妻共同财产及子女抚养费问题均另案解决。

李×提交陈×出具的7张借条,写明分别于2003年建房借李×三叔5000元、2003年建房借李×二舅妈2000元、2001年建房借李×父母16000元、借李×2建房款5000元、借李×二舅建房款2000元、借李×1建房款3000元、借王×建房款2000元。陈×对上述借条的真实性不认可,认为是李×伪造的。

×××现代牌小轿车购于2010年2月,登记在李×名下,该车现由陈×使用,双方均认可该车现值2.5万元。双方均主张该车辆归各自所有。

×××朗逸牌小轿车于2010年11月4日登记在李×名下,现由李×使用,双方均认可该车辆现值9万元。李×认为该车系其用自己的拆迁款购买的,不同意分割。陈×同意该车辆归李×所有,由李×向其补偿。

陈×曾购买×××普通二轮摩托车一辆,该车机动车登记簿显示于2008年8月4日登记在张×名下,购车发票显示陈×于2011年3月21日以25000元的价格从尹×处购买×××摩托车,但根据尹×于2011年3月24日出具的收条显示,实际收到摩托车款22000元。陈×称已于2012年以5000元的价格出售,但称记不清买车人姓名,也不能提供售车凭证。庭审中,李×称曾听陈×说过以7000元卖的。

关于存放于陈×现居住的朝阳区×3房屋内的家电家具,双方有如下陈述:LG牌47寸电视机,陈×称被李×砸坏,李×对此不认可。立式空调机,陈×称已经坏了并卖给了收废品的,李×对此不清楚。美的牌空调挂机两台,李×称都是1.5匹的,陈×称是1匹的。李×称有苹果牌平板电脑一个,苹果牌台式电脑一台,现值八九百元,陈×称台式电脑是清华同方牌的。在2015年10月19日庭审中,双方协商一致上述家电归陈×所有,陈×一次性补偿李×家电家具折价款5000元。后陈×在2015年10月29日庭审中反悔,表示可以分割李×实物,不同意折价。

陈×称李×拿走价值分别为8600元和2900元的两件钻石吊坠、价值7920元的幸运小钻石吊坠、价值5680元的金项链、价值11421.9元的金手链、价值4032.6元的戒指、价值1100元的项链、价值18000元的钻戒、价值13236.5元的白金项链和价值22926.5元的其他首饰,要求李×对其补偿。李×称其与陈×因打架而分居,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走,只有白金项链在其手上但后来弄丢了。陈×提交购物凭证证明给李×购买首饰花费66685.5元。

陈×称双方曾于2010年8月15日借给李×的哥哥3.8万元,于2010年10月1日借给李×的父亲4万元购买工龄,李×均不认可,陈×未提交证据。

陈×提交李×于2010年11月29日购买工商银行8万元的理财产品的协议书,并要求分割。李×称这是用陈×分给李×的70万元中出钱买的,并且理财产品已经到期,取出来用了。

李×、陈×1曾将陈×及陈×父母陈×3、张×以分家析产纠纷为由诉至法院,该案查明的事实有:陈×3作为朝阳区×9号被拆迁腾退人共获得腾退补偿款4292500元,2010年8月6日,陈×3将补偿款中的1825300元转给陈×。2010年8月9日,陈×向李×转账70万元。李×于2010年11月2日使用自己名下的存款购买了朗逸牌小轿车一辆,11月4日该车登记在李×名下,该车由李×使用。李×、陈×还购买了11件首饰及家具家电等,李×要求陈×给付折价款,陈×不认可首饰在自己手中,称首饰几购买首饰的票据均由李×于2011年12月1日和2011年3月11日从房屋保险柜中拿走。法院认为:陈×3转给陈×的1825300元系李×、陈×及陈×1应得的补偿款,陈×转给李×70万元,李×所得超过其应得部分,超出部分应认为属陈×1所得。故法院判决陈×给付陈×1补偿款516867元。

陈×称上述补偿款1825300元,扣除婚姻期间的共同生活消费778939元后剩余1046361元,李×、陈×及陈×1每人应得348787元,陈×与陈×1共应得697574元,其已经给付李×70万元,现要求李×返还其2426元。陈×提交如下证据证明消费情况:1、北京农商银行交易明细,证明2010年8月至2013年11月,李×、陈×及女儿三年的消费总额为618939元。2、提交租赁合同及收条,证明2010年4月至2012年9月租房费用59402.1元。3、日常生活开销,证明日常支出29401.1元。4、提交保险费发票,证明为两辆车投保花费17896.74元。李×认为双方2011年底分居后的开销不应由其负担。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依照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现双方离婚诉讼中对于夫妻共同财产未予处理,现要求分割,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债务,李×提交了陈×签字出具的借条7张共计金额35000元,陈×虽不认可,但未能提供任何反证,该院对上述借条真实性均予以认可。上述债务均为双方婚内建房发生,应认定为双方共同债务,离婚时应予分担,考虑到所借款项均来自李×的近亲属,从解决问题的便利出发,该院认为上述债务由李×偿还,陈×给李×相应补偿为宜。

一审法院认为

×××现代牌小轿车购于2010年2月,系双方共同财产,根据目前车辆使用情况,该院认为该车辆以归陈×所有为宜,陈×向李×补偿折价款12500元。

×××朗逸牌小轿车购买于2010年11月4日,即陈×于2010年8月9日向李×转账70万元之后,根据双方生活居住及对拆迁款实际支配的情况,尤其是该案中陈×在分割拆迁款时已将该70万元作为已分割财产的意思表示,该院认为该车辆以归李×所有为宜,李×无需向陈×补偿。

×××普通二轮摩托车系双方于2011年3月21日购买,购车时实际支出22000元,现陈×称其在双方分居期间已经将该车出售,对此未能举证,且即便已出售,陈×亦未征得李×同意,也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出售情况,该院酌定陈×补偿3500元。

关于存放于陈×现居住的朝阳区×3房屋内的家电家具,双方在庭审中已经达成协议,陈×后反悔,根据上述财产的实际情况,该院认为以上述家电家具归陈×所有,陈×补偿李×5000元为宜。

关于首饰,陈×提供了证据证明双方婚姻期间曾购买了相当数量的首饰,双方主要争议在于现首饰在谁手里,对此双方均未能取证,考虑到首饰中大多数系为李×购买,为李×个人使用物品,该院认为李×负有举证责任证明首饰并未在其手里,现李×不能证明,该院酌定由李×给付陈×折价款3万元。

关于拆迁补偿款,现陈×主要以其负担了生活消费要求补偿。对此,该院认为,首先,双方已经通过家庭内部协商和诉讼对拆迁补偿款分割问题进行了解决。其次,陈×提交的很多消费单据发生于双方分居期间。再次,就分居之前的花费,陈×亦不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款项来源。综上,该院对该部分款项不再处理。

关于陈×所称双方曾于2010年8月15日借给李×的哥哥3.8万元,于2010年10月1日借给李×的父亲4万元购买工龄,因陈×未提交证据,该院难以确定债权,故不予处理。

关于李×于2010年11月29日购买的工商银行8万元的理财产品,该款项系大额支出,系双方分割拆迁补偿款之后发生,该院对李×所称系在其所得70万元补偿款中支出的事实予以认可,陈×要求李×给予补偿,该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李×与陈×婚内建房所负三万五千元债务由李×负责偿还,陈×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李×补偿款一万七千五百元;二、牌号为×××的现代牌小轿车归陈×所有,陈×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李×折价款一万二千五百元;三、牌号为×××的朗逸牌小轿车归李×所有;四、陈×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李××××普通二轮摩托车折价款三千五百元;五、存放于陈×现居住的朝阳区×3房屋内的双方婚姻存续期间购买的家电家具归陈×所有,陈×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李×折价款五千元;六、李×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陈×首饰折价款三万元;七、驳回李×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诉称

李×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六项,不同意向陈×支付首饰折价款三万元。其主要上诉理由是:李×离家时并未取走首饰。随身携带的一条项链随后也丢失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判如所请。

被上诉人辩称

针对李×的上诉,陈×答辩称,李×离家时将首饰全部拿走。首饰的价值也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价值。同时,陈×亦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理由是,第一,不同意债务总额,其中五张借条中只有二张欠条是陈×签的字,其他都是伪造的,而且上述借款均已经还清;第二,同意牌号为×××的现代牌小轿车归陈×所有,但不同意向李×支付折价款;第三,同意牌号为×××的朗逸牌小轿车归李×所有,购车款虽出自李×账户上的70万元,但该笔款项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要求李×向陈×支付折价款45000元;第四,摩托车已经在婚姻存续期间售出,所得款项已经用于日常开销,故不同意支付李××××普通二轮摩托车折价款三千五百元;第五,家具家电补偿款是基于调解的基础上提出,调解不成,要求法院进行实物分割;第六,李×应当向陈×支付首饰折价款50598元;第七,请求分割李×与陈×解除婚姻关系时的共同存款,即由李×向陈×支付27万元。

李×针对陈×的上诉,答辩称,第一,借条真实有效,且均未偿还;第二,牌号为×××的现代牌小轿车为夫妻共同财产,陈×应向李×支付折价款;第三,牌号为×××的朗逸牌小轿车为李×使用分割给其个人的拆迁款购买,属其个人财产,不同意向陈×支付折价款;第四,陈×没有证据证明摩托车已经售出,应向李×支付折价款;第五,家具家电归陈×所有,应向其支付折价款;第六,李×在离家时没有拿走首饰,更不同意给付折价款;第七,二人离婚时没有共同存款,账户上金额为零。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的证明效力已予以确认。二审审理期间,李×提交了2014年6月2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温榆河法庭的开庭笔录,笔录中记载陈×的代理人认可本案所涉七张借条的真实性,并称其中一张没有陈×本人签名,陈×借过这些钱,但都还给他们本人了,还款时间记不清楚了,也没想着收回欠条。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各自提供了自己的银行帐户,在截止2013年11月6日双方经法院调解解除婚姻关系时,双方的存款余额为零。上述事实,还有二审开庭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李×与陈×离婚后,夫妻共同财产依法应予分割。本案系双方当事人对法院分割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有异议。对此,本院认为:

关于七张借条所涉债务。因陈×在其他诉讼中已认可七张借条的真实性,虽称上述借条项下的款项已经偿还,但因其不能举证证明已经偿还欠款的事实存在,故一审法院确认债务成立并依法分割正确。

关于牌号为×××的现代牌小轿车,因属于双方当事人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现判归陈×所有后,其应当向李×支付相应的折价款。

关于牌号为×××的朗逸牌小轿车,虽然购车款出自李×账户内的款项,但因李×与陈×购车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而双方在2013年11月6日离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不论是男方还是女方银行帐户内的存款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虽然双方在分配拆迁款时陈×将70万元汇入李×的帐户,但双方并未明确约定上述款项归个人所有,而且在随后的共同生活过程中李×、陈×均使用上述款项用于共同消费。因此,本院认为,上述款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李×用上述财产购买原车辆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在法院判令车辆李×所有的情况下,李×应当向陈×支付折价款。一审庭审中,双方认可车辆的价值为9万元,故李×应当给付陈×4.5万元折价款。

摩托车的问题,虽然陈×称其已于婚姻存续期间售出且所得款项已经用于日常开销,但该陈述没有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故一审法院判令其支付李××××普通二轮摩托车折价款三千五百元正确,本院亦予以确认。

关于家具家电补偿款一节,本院认为,李×离家后,上述物品均由陈×使用,一审法院现判令上述家具归陈×所有,并由其给付李×相应的折价款正确。

关于首饰一节,由于双方当事人均否认首饰在自己处,李×虽承认有一条项链曾在自己处,但称其已丢失。在法院无法确认大部分首饰的归处时,一审法院认定首饰在李×处并由李×给付陈×相应的折价款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关于陈×上诉要求分割李×帐户内的存款一节,由于双方在2013年11月6日离婚时,各自帐户内的存款为零,故陈×要求分割存款一节,因无相应的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如果双方当事人发现还有其他共同财产未予分配的,可另行诉讼解决。

综上,本院认为,李×及陈×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本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5068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

二、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5068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六项、第七项;

三、牌号为×××的朗逸牌小轿车归李×所有,李×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陈×折价款四万五千元;

四、驳回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受理费1820元,由李×负担910元(已交纳75元,剩余83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陈×负担91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3640元,由李×负担1820元(已交纳1512.5元,剩余307.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陈×负担1820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咸海荣

代理审判员 史智军

代理审判员 张羽

二〇一六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衡       珊       珊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