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宁、李民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李伟宁、李民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174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9)豫13民终2535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9-05-2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伟宁,男,1973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禹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为民,许昌市禹州市范坡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民,男,1978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新野县城第一高级中学校生活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海凡,河南孙晓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贾乐,女,1987年8月11日出生,汉族,住新野县城第一高级中学校生活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海凡,河南孙晓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伟宁因与被上诉人李民、贾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新野县人民法院(2018)豫1329民初20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5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李伟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为民,被上诉人李民、贾乐及其诉讼代理人海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李伟宁向本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明显偏袒被上诉人。上诉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否认借款并至今为止尚欠被上诉人49万元的事实。被上诉人之所以将50万元放在上诉人处,是为了赚取利息。其中有20万元是上诉人父亲的款项。因双方是亲戚关系,在上诉人出现资金困难时,2018年2月17日双方经过协商后,重新达成借款协议。一审否认该借款协议效力,完全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一审判决上诉人归还被上诉人信用卡欠款29989.3元,无任何证据。

被上诉人辩称

李民、贾乐答辩称,上诉人单方撕毁原借款50万元借条及没有归还的9万元和透支信用卡这一事实有多个证据证实。上诉人父亲证明;录音证据证明,录音证据中表明除了出具借条50万元之外,另有9万元借款没有打条,该录音证据通话时间是2018年5月5日,证明截止该时点上诉人仍欠9万元未打条。从以上证据可以推断出双方没有协商一致达成新的借款关系,上诉人突然将原借条撕毁,为了保存证据,被上诉人才将新的借条保存。

一审原告诉称

李民、贾乐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李伟宁偿还借款本金580000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5月7日起按月利率1.5%计算至款付清之日止;2.判令李伟宁偿还信用卡透支额29989.3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5月7日按月利率1.5%计算至款付清之日止。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民、贾乐系夫妻关系,贾乐之母系李伟宁继母。2016年1月至2017年11月,李伟宁以资金周转为由,陆续向李民、贾乐借款,分别于2016年1月4日,分两次借款224250元,约定月利率2.5%,李民、贾乐当日向李伟宁转款224250元。李伟宁于2016年1月30日、3月4日、4月1日、5月30日分别支付利息5750元。2016年5月6日,李伟宁向李民、贾乐借款200000元,约定月利率2%,李民、贾乐当日向李伟宁转账200000元,2016年5月7日,李伟宁支付利息4000元。2016年7月7日,李伟宁借款40000元,约定月利率2%,李民、贾乐当日扣除两个月的利息1600元,转款38400元,李伟宁于2016年9月6日、10月5日分别支付李民、贾乐利息10550元。后经协商,上述借款的月利率自2016年11月均按照2%计算,李伟宁于2016年11月8日、12月7日、2017年1月8日分别支付利息9400元。2017年2月7日,李伟宁借款30000元,约定月利率2%,李民、贾乐当日交付30000元现金,李伟宁出具500000元的借条,借款期限自2017年2月7日至2018年2月7日止。后李伟宁于2017年2月7日、3月13日、4月4日、5月10日、6月10日、7月15日、8月10日、9月7日、10月5日、11月7日分别支付李民,贾乐利息10000元。2017年11月15日,李伟宁借款90000元,约定月利率2%,扣除第一个月的利息1800元,李民、贾乐转账88200元,李伟宁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16日、2月19日分别支付利息11800元。后经协商,上述借款自2018年3月起的月利率均按照1.5%计算。李伟宁于2018年3月15日、4月16日各支付李民,贾乐利息8850元。2018年5月16日李伟宁约李民,贾乐在禹州见面,同意暂偿还借款100000余元,并协商还款等事宜。当日,李伟宁未经李民、贾乐同意,将其原出具的500000元借条撕毁,重新出具490000元的填写式借条,载明借款期限自2018年2月7日至2020年3月8日,并支付李民、贾乐10000元现金,李民、贾乐无奈返回。现李民、贾乐请求对该10000元现金按偿还本金计算,对该本金下欠的利息予以放弃。2016年12月7日,李民通过顺丰快递将其尾号为2566透支额度为30000元的邮政银行信用卡邮寄给李伟宁使用,李伟宁于2018年5月21日将其已透支29989.3元的该信用卡邮寄给李民、贾乐,李民于2018年5月24日将该透支的款额29989.3元偿还。2018年5月初,李伟宁即表示其破产了,一无所有,其欠李民、贾乐的借款无力偿还,无任何财产,双方终止一切联系并删除微信联系方式等。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结合本案双方提交的证据、答辩、质证意见及其陈述,李伟宁向李民、贾乐借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法予以确认。李伟宁虽以其2018年5月16日出具的借款日期为2018年2月7日的借条约定的还款期未届期等为由抗辩,但该还款意见并非双方协商的结果。因原借条撕毁,借条载明的内容并非李民、贾乐真实意思表示,且在2018年5月初李伟宁已以其行为、言语等明确表示不履行还款义务,故李民、贾乐请求李伟宁偿还该借款本息,符合法律规定。李民、贾乐出借借款之日已扣除的利息应从其借款本金中予以扣除,双方已支付的利息对利率的约定均不违反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经核算,至2018年4月16日,李伟宁共欠李民、贾乐借款本金558312元,原欠利息17021元。2018年5月16日,李伟宁偿还借款本金10000元,利息未付,现李民、贾乐放弃该利息,依法应予准许。现李伟宁共欠李民、贾乐借款本金为548312元,原欠利息为17021元,故李伟宁应偿还原欠李民、贾乐利息17021元,偿还借款548312元及利息,按照月利率1.5%计算利息至款付清之日止。李伟宁虽对其透支额度29989.3元予以否认,但从李民、贾乐提交的相关证据综合分析,其在归还信用卡时确存在透支29989.3元未偿还的事实。李民、贾乐偿还该款后,以民间借贷纠纷一并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李伟宁应从李民、贾乐还款之日即2018年5月24日按照年利率6%即月利率0.5%支付该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至款付清之日止。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一、李伟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欠李民、贾乐利息17021元,偿还借款548312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5月7日起以548312元为基数按照月利率1.5%计算至款付清之日止(附计算清单);二、李伟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李民、贾乐信用卡透支款29989.3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5月24日起按照月利率0.5%计算至款付清之日止。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9900元,由李民、贾乐负担900元,李伟宁负担9000元,申请保全费4020元,由李伟宁负担。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均未提供新证据。合议庭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诉辩意见,并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认定借款数额是否清楚;李伟宁是否应当立即还款。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2月7日,李伟宁出具借条一份(复印件),载明:今向李民借到人民币50万元,期限自2017年2月7日至2018年2月7日止,到期现金全部归还。借款人李伟宁。2018年2月7日的借条(原件)载明:今向李民借到人民币49万元,期限自2018年2月7日至2020年3月7日,到期现金全部归还。借款人李伟宁。李伟宁父亲贾玉铭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出庭作证,用以证明:2018年春节后,李民、贾乐转账给李伟宁9万元,该9万元李伟宁未还,同时证明双方当事人于2018年5月在禹州找李伟宁妻子要钱,李伟宁把原借条撕毁,又出具49万元借条,支付1万元现金,借条上的借款期限与约定的日期不一致,李民事中没有看这个条。李伟宁的妻子出庭作证,证明2018年5月16日,李民、贾玉铭一起找李伟宁,李伟宁把原借条撕毁,重新打条,借款期限到2020年3月7日,该日期是双方在电话中约好,新借条借款金额是49万元,没有约定利息。本院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因为是亲戚关系进行民间借贷,不违反我国强制性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关于借款本金的认定:截止2017年2月7日,双方的借款本金数额50万元,由借条证明且双方无异议;2017年11月15日,李民、贾乐向李伟宁通过银行转账88200元,其预扣利息不应作为借款本金,该款在2017年2月7日借条之后,李伟宁未打条,也未举证证明其收到该款后已经归还该款,故应计入未归还的借款本金,李伟宁上诉称已经归还的证据不足。经李民、贾乐核算,自行扣除李伟宁已经归还的借款本金,借款本金应认定为548312元。关于信用卡借款:李民、贾乐提交的证据证明李伟宁持卡期间使用信用卡刷取款项29989.3元,且李民、贾乐已经归还,故李伟宁对此也应当偿还,但因未产生信用卡欠款利息,其相应利息不应支付。关于548312元借款利息是否应当支付问题:2018年2月7日的借条系在2017年2月7日借条基础上重新出具,该借条系李伟宁自己填写,结合打条时间、证人证言及李民、贾乐向法院主张权利的时间,可以推定其中还款期限以及借款本金数额并非系李民、贾乐的真实意思表示,但结合2017年2月7日的借条内容,证明双方对借款利息并未进行书面约定,虽然李伟宁在借条出具之后仍然支付利息,但系李伟宁自愿支付,李伟宁认可,故已经支付的利息不应冲减借款本金。现李伟宁不认可再继续支付利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自然人之间借贷对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除自然人之间借贷的外,借贷双方对借贷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民间借贷合同的内容,并根据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的规定,李民、贾乐关于利息的部分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李伟宁明确表示无力还款,李民、贾乐请求还款符合我国《合同法》规定的不安抗辩权的行使条件,李伟宁对此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上诉人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利息计算标准依据不足,应予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河南省新野县人民法院(2018)豫1329民初2028号民事判决;

二、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由李伟宁归还李民、贾乐借款本金548312元和信用卡借款29989.3元并自李民、贾乐主张权利之日(2018年6月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费至款付清之日止;

三、驳回李民、贾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9900元,财产保全费402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900元,合计23820元,由上诉人李伟宁负担20000元,由被上诉人李民、贾乐负担382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尹庆文

审判员  赵变英

审判员  高 璐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尚志向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