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财险公司与被上诉人柳阳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鄂咸宁中民终字第80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10-26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诉人财险公司与被上诉人柳阳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248
预计阅读:11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鄂咸宁中民终字第80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10-26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城支公司(以下简称财险公司)。住所地湖北省通城县隽水镇湘汉路273号。组织机构代码61610106-1。

负责人吴刚,财险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程艳琴,湖北开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柳阳明,男,汉族,湖北省通城县人,农民。

委托代理人吴志成,通城县隽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卢一,男,汉族,湖北省通城县人,司机。

审理经过

上诉人财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柳阳明,原审被告卢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通城县人民法院(2015)鄂通城民初字第7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财险公司委托代理人程艳琴,被上诉人柳阳明委托代理人吴志成,原审被告卢一到庭参加了本案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2014年7月13日11时10分,卢一驾驶鄂L56351号轻型自卸货车在沙堆镇港背村黎跃龙家门前倒车时,与由柳阳明驾驶由清水往沙堆方向行驶的正三轮摩托车相撞,致正三轮摩托车损坏,柳阳明受伤,被送往通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64天,卢一垫付医疗费用48106.93元。2014年11月21日,通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第2014(07130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卢一负事故主要责任,柳阳明负事故次要责任。2015年3月4日,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鄂人医精鉴所(2015)精鉴字第033号柳阳明交通事故鉴定意见书,鉴定柳阳明颅脑外伤致智力障碍。同月16日,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鄂中司鉴2015法鉴字第103号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柳阳明构成九级伤残;综合赔偿系数为22%。后期治疗费23000元;休息时间为伤后120日,护理时间为伤后90日。柳阳明、卢一未达成赔偿协议。为此,柳阳明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卢一赔偿其因交通事故致残的医疗费、后续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车辆损失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93780.97元。财险公司在交强险与商业保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由卢一承担诉讼费。

2014年3月22日,卢一驾驶鄂L56351号轻型自卸货车在财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在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保险期限自2014年3月22日零时起至2015年3月21日24时。其中,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第三者商业责任险100000元,不计免赔率。

柳阳明居住湖北省通城县沙堆镇港背村八组,户籍为农业人口,其伤残赔偿金应按其户籍所在地《2015年湖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规定,湖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0849元/年的标准计算。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7条第12款第18条第1款第19条第21条第22条第23条第24条第25条第26条第35条之规定,柳阳明因交通事故造成伤残后各项损失为:医药费56687.04元、后续医疗费23000元、误工费12924.99元(26209元/年÷365天×180天)、护理费7099.40元(28792元/年÷365天×90天)、伤残赔偿金47735.60元(10849元/年×20年×22%)、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64天×50元/天)、残疾辅助器具费760元、交通费809.90元、鉴定费3800元、车辆损失费2148.48元,合计158165.41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通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认定书,认定卢一负事故主要责任,柳阳明负事故次要责任并无不当,原审予以采信,可确认为本案的事实依据。柳阳明因交通事故造成伤残后各项损失为:医药费56687.04元、后续医疗费23000元、误工费12924.99元(26209元/年÷365天×180天)、护理费7099.40元(28792元/年÷365天×90天)、伤残赔偿金47735.60元(10849元/年×20年×22%)、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64天×50元/天)、残疾辅助器具费760元、交通费809.90元、鉴定费3800元、车辆损失费2148.48元,合计158165.41元。柳阳明诉称因卢一交通事故造成其身体伤残,使其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要求卢一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并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优先赔偿,原审予以支持。柳阳明因交通事故造成伤残后各项损失合计165165.41元。卢一驾驶鄂L56351号轻型自卸货车在财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第三者商业责任险100000元,不计免赔率。卢一发生交通事故在保险有效期内,由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91369.89元(医药费10000元、误工费12924.99元、护理费7099.40元、伤残赔偿金47735.60元、交通费809.9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鉴定费3800元、车辆损失费2000元)给柳阳明,剩余赔偿款73795.52元,卢一在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80%即59036.42元,由财险公司在商业险保范围内赔偿59036.42元给柳阳明;柳阳明在交通事故中承担次要责任20%即自负14759.1元。卢一已赔付各项费用50255.41元给柳阳明,柳阳明应返还50255.41元给卢一。综上,财险公司共计赔偿150406.31元给柳阳明。财险公司辩称,不承担原审的鉴定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费用,由保险人承担”。原审鉴定费用是为了确定保险事故造成保险标的损失程度,为赔偿提供依据,而必须支出的合理的费用,依法应由保险人承担。财险公司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中没有关于鉴定费的赔偿项目,不应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审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系合同条款,其约定不能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不能以此约定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因此,原审鉴定费3800元应由财险公司负担。故财险公司的抗辩不承担本案鉴定费的理由,原审不予采纳。柳阳明在庭审时已向原审法院申请增加诉讼请求至193780.97元,卢一、财险公司均已予以认可,原审亦予以准许。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财险公司赔偿150406.31元给柳阳明。由柳阳明返还50255.41元给卢一。上述款项在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七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柳阳明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0元,由卢一负担。

上诉人诉称

判决书送达后,财险公司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上诉称:一、上诉人已于2015年6月20日向原审法院申请重新鉴定,但一直未受到缴纳鉴定费用通知,原审不启动重新鉴定程序,剥夺了上诉人的诉讼权利。二、原审认定事实错误。1、医疗费认定错误,原审原告在其所提供的证据五中主张医疗费用为53877.04元,原审被告卢一并未垫付医疗费用,而原审认定医疗费56687.04元超出原告的主张;该证据五中柳阳明出具四张“818医疗网购药清单”,共计575元,该清单并非付款凭证,并且该费用发生在出院之后,无就诊医疗机构病例及处方印证,不能证实系原告发生的医疗费用;前期医疗费用与后期治疗费用重复计算,原审司法鉴定机构于2015年3月16日作出鉴定意见认定后期治疗费用为23000元,原审柳阳明提供的医疗票据中有2015年5月2日金额分别为118.30元、240元、85.80元的三张医疗票据以及6月8日金额为1486.10元的一张票据,这四张票据均发生在鉴定之后,属于后期治疗费用,应从鉴定意见的后期治疗费用中扣减。2、残疾辅助器具费,原审原告提供的收据并非正规发票,且购买者不明,不能证实是原告购买所发生的费用。3、车损部分,柳阳明所提供的购车收据并非正规税务发票,也无行驶证或车辆合格证证实所购车辆为事故车辆。车辆受损情况不明,受损部位、需更换零部件费用及维修工时费等均无证据支持,原审判决直接认定车损2148.48元,不符合民诉法认定事实需有证据证实相违背。4、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审认定7000元,未考虑原告在本次事故中具有过错的事实,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超过4000元。三、当事人责任划分错误,本案属于机动车之间的发生的交通事故,被上诉人柳阳明在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形下驾驶机动车,并且酒后驾车,车辆未办理登记,具有上述三项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而原审法院仅按20%划分柳阳明次责责任显失公平,至少应划分被上诉人30%的责任。请求:一、依法撤销通城县人民法院(2015)鄂通城民初字第782号民事判决书;二、依法减少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赔偿数额44000元;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柳阳明辩称:1、上诉人在原审申请了重新鉴定,但是原审法院等了一个多月,上诉人都没有缴纳鉴定费和选定鉴定机构,所以原审法院司法鉴定科才通知法庭上诉人已经放弃了重新鉴定的权利;2、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是有,但是不是上诉人上诉状中主张的错误,而是卢一所支付的医疗费实际是41067.04元,并非50255.41元;3、购买残疾辅助器械费以及事故车辆的时候,所卖的店铺没有税务发票,只有收据,但这个损失是实际发生的,应当认定为柳阳明的财产损失;4、车损部分,发生事故以后,是上诉人将柳阳明指定到上诉人斜对面的修车店修车,《机动车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是上诉人所属沙堆镇营销服务部出具的,柳阳明是不知情的;5、精神损害抚慰金,我国是有一般性的标准的,按照柳阳明的伤残等级认定7000元是合理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按照过错程度分配;6、无证驾驶、酒后驾车与本案的事故发生没有关系,卢一还是应当赔偿全部损失。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卢一陈述:1、已支付医药费48106.93元,还有2000余元的修车费,总共是50255.41元,已提供的发票可以印证;2、酒驾的问题,发生事故时柳阳明是醉得很厉害的,应该是醉酒驾驶,不仅仅是饮酒驾驶。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上诉人及被上诉人均未向本庭提交新的证据。

经二审审理后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二审同时查明,上诉人财险公司于2015年6月20日向原审法院申请重新进行司法鉴定,原审法院司法鉴定科收到上诉人的申请后,于2015年7月10日向上诉人送达了缴纳鉴定费的通知,告知上诉人在三日内缴纳鉴定费,上诉人财险公司直至7月20日仍未依照通知缴纳鉴定费,原审法院司法鉴定科于2015年7月20日终止上诉人财险公司的重新鉴定申请。

二审另查明,当事人在原审提交的柳阳明医疗费票据共计55918.14元。

根据双方上诉及答辩内容以及案件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原审终结上诉人的重新鉴定申请是否程序违法;2、原审认定被上诉人柳阳明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车损费等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正确;3、原审当事人责任的划分是否正确。

本院认为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委托鉴定、评估、拍卖等工作管理规定》(以下简称管理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确定委托费用数额后,交费一方当事人于3个工作日内将委托费用交付委托方。对于当事人无故逾期不缴纳委托费用的,可中止委托,并书面告知专业机构;当事人即时缴纳委托费用的,仍由原专业机构继续进行鉴定”;第四十条规定,“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终结对外委托:……(二)申请人不配合的”。本案中,上诉人财险公司于2015年6月20日向原审法院申请重新鉴定,原审法院司法鉴定科于2015年7月9日签发《关于缴纳鉴定费的通知》(以下简称缴费通知),缴费通知明确告知上诉人应于收到通知后三日内交纳鉴定费共计5000元,逾期即视为放弃申请权利,法院将依法终结对外司法鉴定委托程序。缴费通知于7月10日送达至上诉人处。上诉人应在2015年7月14日前依法缴纳鉴定费,但直至7月20日仍未缴纳鉴定费,其行为构成管理规定第四十条第(二)项的情形,原审法院终结重新鉴定委托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不属于程序违法。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关于医疗费,柳阳明虽然在原审所提交的证据五中主张医疗费53877.04元,但原审案件开庭时柳阳明依法申请增加诉讼请求并补充提交了医疗费票据,上诉人财险公司以及卢一均表示同意柳阳明依法增加诉讼请求的申请,因此原审认定超出53877.04元的费用部分系来源于柳阳明依法增加的诉讼请求及相关医疗费票据。本院根据被上诉人柳阳明以及卢一提交的柳阳明全部医疗费用票据,核算被上诉人柳阳明因本案交通事故所花费医疗费为55918.03元。原审认定柳阳明医疗费为56687.04元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予以纠正。

原审证据五中四张“818医疗网购药清单”发生于2014年8月至2015年1月期间,清单记录所购买药品均系胞磷胆碱钠胶囊,该药物的适应症为用于治疗颅脑损伤或脑血管意外所引起的神经系统后遗症,该适应症与柳阳明所受脑部损伤情况一致,并且清单上的收货人系柳阳明,系统记录的电话号码也是柳阳明家庭座机号码,结合药品的购买时间,可以印证上述四张“818医疗网购药清单”系柳阳明为治疗本案伤情所支出的费用,该项支出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柳阳明的医疗费。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

根据鄂中司鉴2015法鉴字第103号《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书》第四项第3点的鉴定意见,被上诉人柳阳明后期治疗费用为23000元,所包含项目为营养神经、促骨愈合及内固定取出术、定期复查(前三项共计15000元)、牙齿修补并更换一次(本项8000元)等四项。被上诉人柳阳明于司法鉴定意见作出之后发生的四项医疗费用项目分别为放射、挂号诊查、16排CT以及通城县中药材公司一药店药品费用,并不包含鉴定意见中的四项后期治疗费用,因此该四项支出并非后期治疗费用,而属于被上诉人柳阳明的前期医疗费用,原审计算并不重复。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由于本案交通事故造成柳阳明右股骨开放性骨折,导致其行动不便,需要残疾辅助器具来辅助其行动,该费用系因本案交通事故产生的支出。虽然柳阳明未提交购买残疾辅助器具的正规发票,但是其解释因通城县康复保健品店没有为其开具正规发票,而是出具了加盖该店公章的收据,该行为符合当地的交易习惯,并且收据中记载收费项目为轮椅、拐杖,收费金额为760元,购买时间为2014年10月15日,与柳阳明因本案交通事故受伤的时间以及辅助器具项目类型相吻合,上述情节相互印证,可以证实柳阳明在通城县康复保健品店购买残疾辅助器具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该费用应当由上诉人赔付。

关于原审认定的车损2148.48元,被上诉人柳阳明在原审中提交的《机动车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修理项目清单、零部件更换项目清单)》(以下简称确认书)中确认柳阳明的车辆修理费用为960元,零部件更换费用为1188.18元,两项合计2148.18元,原审认定2148.48元错误。同时,该确认书记载的保险单号为PDZA201442120000013694,而柳阳明在原审中提交保险单正本原件的保险单号为PDAA201442120000007569,两份证据的保险单号不一致,因此确认书清单所列费用不能认定为被上诉人柳阳明的车损。被上诉人柳阳明在一审、二审过程中均未提交其修车费用的相关证据,原审认定被上诉人柳阳明车损2148.48元没有事实依据,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上诉人柳阳明就本案车损可持修车费用发票向上诉人财险公司另行主张。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原审被告卢一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柳阳明的健康权、身体权等人身权益,造成柳阳明遭受九级伤残、颅脑外伤所致智力障碍等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损害,上诉人财险公司作为赔偿义务人应当承担柳阳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义务,原审判决上诉人向柳阳明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并无不当。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项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通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审被告卢一负事故主要责任,柳阳明负事故次要责任,双方均未提出复议申请,视为同意事故认定书的责任认定结果。卢一与柳阳明虽然所驾车辆均为机动车辆,但是卢一驾驶的是轻型自卸货车,柳阳明驾驶的是三轮摩托车,卢一所驾车辆的整车质量、行驶速度均超过柳阳明所驾车辆,一旦车辆发生事故所造成的损害后果也更加严重,卢一驾车时理应尽更大的注意义务,然而卢一不仅超载驾驶,而且倒车时没有确认车后路况是否安全,造成柳阳明严重受伤,原审认定卢一承担本案交强险赔偿限额之外8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同时符合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其负主要责任的认定结果。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柳阳明应承担交强险赔偿限额之外30%的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上诉人柳阳明因本案交通事故所花费医疗费为55918.03元,而非原审认定的56687.04元;原审认定被上诉人柳阳明车辆损失2148.48元缺乏相关证据,应当不予支持,被上诉人柳阳明可以持维修车辆的有效票据向上诉人财险公司另行主张。被上诉人柳阳明因交通事故造成伤残后各项损失为:医药费55918.03元、后续医疗费23000元、误工费12924.99元、护理费7099.40元、伤残赔偿金47735.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760元、交通费809.90元、鉴定费3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合计162247.92元。上诉人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89369.89元给被上诉人柳阳明,剩余赔偿款72878.03元,原审被告卢一承担80%,即58302.42元;由上诉人财险公司在商业险投保范围内赔偿58302.42元给被上诉人柳阳明;被上诉人柳阳明自负交强险赔偿限额之外20%的损失即14575.61元。被上诉人柳阳明应返还原审被告卢一已经赔付的50255.41元赔偿款。因此,上诉人财险公司应赔偿被上诉人柳阳明各项损失共计147672.31元。上诉人其他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湖北省通城县人民法院(2015)鄂通城民初字第782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

二、由上诉人财险公司赔偿被上诉人柳阳明147672.31元,被上诉人柳阳明应返还50255.41元给原审被告卢一,上述款项限本判决书生效后七日内履行完毕;

三、驳回上诉人财险公司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原审判决确定的标准收取。二审案件受理费900元,由上诉人财险公司承担800元,由被上诉人柳阳明承担1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员 赵 斌

审判员 夏昌筠

审判员 王凯群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程鹏翔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