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俊、朱宝玉同居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陈德俊、朱宝玉同居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665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鄂12民终89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9-03-20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德俊,男,1971年6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宝玉,女,1975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伟,湖北佳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德俊因与上诉人朱宝玉同居关系纠纷一案,均不服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7)鄂12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陈德俊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二、判令非婚生子女由陈德俊抚养,朱宝玉支付抚养费和教育费等;三、由朱宝玉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一、房款180万元在一审中没有出示合法成交交易证明,只有朱宝玉的口头陈述,证据不足。二、女儿陈某116岁,儿子陈某210岁,都已有辨识是非的能力,法院应当面了解他们的意愿,不能仅凭一纸孩子签名的意愿书来判决抚养权归朱宝玉一方。三、一审没有计算朱宝玉自2016年9月至今非法占有陈德俊房款一半的银行利率。

被上诉人辩称

朱宝玉辩称,一、案涉房产与陈德俊没有任何关系。二、陈德俊没有尽到抚养教育义务,两个孩子与陈德俊没有感情,孩子不愿意和陈德俊一起生活。三、案涉房产不是陈德俊的,更谈不上房款利息。

上诉人诉称

朱宝玉上诉请求:一、改判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107号A3栋303的房屋为朱宝玉一人所有;二、非婚生子女的抚养费应从2013年8月1日开始计算;三、案件诉讼费用由陈德俊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107号A3栋303的房屋并非二人同居期间共同财产。认定不动产物权归属不仅要考虑它的登记状态,购买不动产物权的出资比例构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首先,朱宝玉与陈德俊并非合法夫妻,该房屋首付款是朱宝玉使用个人财产以及举借外债支付的,非婚同居不因同居关系而导致双方财产混同或共有。其次,房贷由朱宝玉个人收入以及出租房屋所得租金进行支付,与陈德俊没有任何关联。朱宝玉与陈德俊曾合伙开办了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公司主要有两台机器设备,陈德俊出资50000元都用于购买机器设备,而后公司赚的钱都用于偿还购买机器设备的按揭款。公司倒闭后,公司剩余财产分配完毕。再次,朱宝玉购买的是一个简装的二手房,在朱宝玉购房之后,直接用于对外出租,租金支付房贷,以租养贷。2007年陈德俊说其开设的公司在外租赁办公场地昂贵,劝说朱宝玉将自己的房子租给公司办公,并承诺公司每月替朱宝玉承担房贷,朱宝玉才允许公司在该房屋办公。最后,就算公司存续期间,公司利润曾用于支付部分房贷,一审判决将该房屋认定为共同财产,也有失公允。当时购买房屋总价款是350000元,首付37%为130000元,为朱宝玉支付。朱宝玉与陈德俊合伙开办的公司成立日期是2002年11月25日,核准日期是2005年10月21日,朱宝玉购房日期为2005年8月,公司于2007年就无法开具税务发票,直到2010年被吊销营业执照。房贷一共偿还10年,在此期间公司存续5年,剩余63%的按揭款,公司利润承担一半,陈德俊在公司占股60%,那么陈德俊对于该房屋所占份额最大比例为63%×50%×60%=18.9%。房屋最终出售价是180万元,分配给陈德俊的款项最多为1800000×18.9%=340200元。二、2013年8月,朱宝玉与陈德俊已经开始分开生活,两个孩子一直是由朱宝玉抚养,从那时开始,二人实际已解除了同居关系。因此,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应从2013年8月开始起算至满18周岁为止。

被上诉人辩称

陈德俊辩称,一、案涉房产是共同财产。理由: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条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2.朱宝玉亲笔书写的《房屋产权约束书》一份。3.朱宝玉明知房产证原件在陈德俊手中,却在广州日报刊登房产证遗失声明,并在隐瞒陈德俊的情况下私自卖掉房子。4.有手机短信为证。5.朱宝玉没有出示个人收入来源证明自己有购买本案房产的能力。二、子女抚养费。2002年女儿出生,2008年儿子出生,朱宝玉与陈德俊在××××年-2012年共同在广州同居生活,2012-2014年两个小孩由陈德俊母亲在咸宁带着(陈母用退休金1600元/月补贴给朱宝玉),2014年至2016年9月都是用房屋租金作为两个小孩的生活费。三、子女抚养权。朱宝玉嗜赌成性、不做家务、违法作假骗取房产证,不适合教育子女,请求共同财产少分或不分给朱宝玉,全部给陈德俊用于子女日后教育、生活费用。

一审原告诉称

陈德俊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分割陈德俊与朱宝玉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2.判令非婚生子女由陈德俊抚养,朱宝玉支付抚养费及教育费等;3.案件诉讼费用由朱宝玉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陈德俊与朱宝玉于××××年相识后在一起同居生活,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于××××年××月××日生育一女,取名陈某1,××××年××月××日生育一子,取名陈某2。2003年陈德俊与朱宝玉共同出资开办了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陈德俊占股60%,朱宝玉占股40%。2005年8月朱宝玉以其个人名义登记购买了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路107号A3栋303房屋。2013年年底陈德俊与朱宝玉开始分居生活,朱宝玉将两个小孩带回老家咸宁市咸安区温泉城区学习生活至今。

同时查明,一、陈德俊与朱宝玉共同出资开办的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现已关闭,双方已将公司相关财产变卖并按份额分配完毕。二、2005年8月朱宝玉以其个人名义登记银行按揭购买的房屋,双方在该房屋购买后将公司搬到该房屋办公,并共同在该房屋居住至2011年。2011年10月该房屋对外出租至2016年8月(此间房屋银行按揭贷款已还清),在此期间双方的公司收入和租金所得用于支付房贷、家庭开支和小孩抚养费。2016年9月朱宝玉将该房屋以180万元的价格出售,现出售的房款在朱宝玉处。三、陈德俊在2016年8月该房屋出售后,至今未支付两个小孩的抚养费,且双方的非婚生子女均表示不愿随陈德俊生活。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陈德俊与朱宝玉在同居期间合资开办的公司现已关闭并按份额分配完毕,对该项资产依法不予处理。双方在同居期间虽以朱宝玉个人名义登记购买房屋,但因双方在此期间以公司的共同收入和房屋的租金共同偿还了房屋的银行按揭贷款和相关债务,应视为双方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应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进行分割。陈德俊与朱宝玉在同居期间生育的非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结合本案实际,两个小孩一直随同朱宝玉一起生活,且两个小孩也有一定的意思表示。从有利于小孩健康成长等方面综合考虑,双方非婚生子女随同朱宝玉生活更有利于小孩的健康成长,由陈德俊承担两个小孩的抚养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一、陈德俊与朱宝玉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房屋出售所得款人民币180万元,陈德俊与朱宝玉应各自享有所得90万元。二、陈德俊与朱宝玉同居期间生育的非婚生子陈某2、非婚生女陈某1随朱宝玉一起生活,由陈德俊承担两个小孩的抚养费至两个小孩年满十八周岁。非婚生子陈某2从2016年9月至2026年7月止按每月835元计算共计98530元,非婚生女陈某1从2016年9月至2020年8月止按每月835元计算共计39245元,合计137775元。三、上述一、二项折抵后,朱宝玉应给付陈德俊人民币762225元,该款限朱宝玉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案件诉讼费5711元,由陈德俊与朱宝玉各自承担一半。

本院查明

二审中,陈德俊、朱宝玉围绕各自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其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另根据陈德俊、朱宝玉陈述及本院审核确认的相关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2年11月25日陈德俊成立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2002年底朱宝玉入股公司,陈德俊占股60%,朱宝玉占股40%,因公司未按规定接受年度检验,2010年11月15日被吊销营业执照。期间,朱宝玉经手公司财务,二人及家人的生活开支与公司的运营款项发生混同。

2005年8月朱宝玉购买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道107号303房,该房总价款35万元,首付13万元,下欠房贷通过朱宝玉在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轻纺交易园支行的账户分十年偿还,直至2015年8月还清。2005年8月9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颁发粤房地证字第××号房地产权证,房屋权属人朱宝玉。2005年10月10日,朱宝玉向陈德俊出具一份《房屋产权约束书》,约定:朱宝玉在广州天河区黄埔大道中107号华江花园A3-303房(房产证号:粤房地证字第××号)房地产权是和陈德俊共同财产,双方各拥有一半产权,待领取结婚证后补上房产证陈德俊名字,此约束终生有效。2013年底二人分开后,因该房产证原件在陈德俊处,朱宝玉在广州日报刊登遗失声明,后于2016年5月5日取得粤(2016)广州市不动产权第00224465号不动产权证书。2016年8月1日朱宝玉与案外人李志鹏通过中介签订《存量房买卖合同》,约定案涉房屋出售价款为180万元,签订本合同时,李志鹏向朱宝玉支付10万元作为购房定金,李志鹏应在房管部门出具成功受理本次交易的递件回执当天向朱宝玉支付首期房款(含定金)54万元,剩余房款126万元待办妥全部按揭手续后由银行直接划至朱宝玉账户。根据朱宝玉提交的其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咸宁开发区支行的交易明细清单,2016年9月20日李志鹏向其账户转存44万元,2016年10月11日划入其账户126万元。购买案涉房产后,因原有租约,系以租养贷,约2006年租约到期,陈德俊、朱宝玉搬入该房居住,并将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办公场地搬入,公司每月支付租金,公司关停后,该房出租给他人,仍以租还贷,房贷还清后仍对外出租,直至该房被卖。

2011年8月陈某1从广州回咸宁上学,2011年10月陈某2回咸宁,2012年暑假后陈德俊的母亲来咸宁照顾孩子至2013年底,其母亲与朱宝玉共同负担孩子的生活费用。2014年朱宝玉回咸宁独自照顾孩子,2014年之后的抚养费全部由朱宝玉负担。二审中,经过当庭询问陈某1、陈某2,均表示愿意和母亲朱宝玉一起生活,陈德俊表示陈某1、陈某2当面表示不愿意去广州,这是他们的选择,其已尽到父亲的义务,对孩子的抚养权不勉强。2016年12月15日,朱宝玉购买了位于咸宁市长江产业园内(书苑小区)17幢2单元2层203号商品房,用于自己与二孩子共同居住生活。

一审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属实,本院继续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陈德俊与朱宝玉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共同生活,双方属于同居关系,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双方所生的非婚生子女,由哪一方抚养,双方协商;协商不成时,应以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其健康成长为原则判决;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关于子女抚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五条规定:“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陈某1、陈某2均已年满10周岁,且均表示愿意随母亲朱宝玉生活,二审中,陈德俊有不勉强子女的选择的意思表示,从陈德俊与朱宝玉分开生活以来,陈某1、陈某2一直随朱宝玉生活至今,有稳定住所,且已适应现有的生活和学习环境,保持现状应更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等方面考虑,陈某1、陈某2继续随朱宝玉生活为宜,陈德俊依法应承担抚养费并享有探望陈某1、陈某2的权利。一审确定的抚养费的计算标准,陈德俊、朱宝玉均未提出异议,本院继续予以确认。但朱宝玉对抚养费的起算时间提起上诉,本院认为,从2014年1月起,陈某1、陈某2均由朱宝玉独自抚养,陈德俊应从此时开始支付抚养费,按每月每人835元的标准,2014年1月至2016年8月期间,陈某1、陈某2的抚养费分别为26720元,本院予以确认。陈德俊辩称2015年8月份案涉房产贷款还清后,2015年9月至2016年8月,其将租金收益抵付了抚养费,此期间租金由谁收取,金额多少,能否足够抵付其应承担的抚养费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财产分割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条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即因同居双方未办理婚姻登记,双方没有形成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对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不能适用婚姻法的规定处理,而是应适用民法通则等法律有关共有财产处理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九十条规定:“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并且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但分割夫妻共有财产,应当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处理”,即法律不干涉当事人同居期间达成的财产处分协议,其内部财产关系充分尊重其意思自治,只有在没有协议或协议约定不明的情况下,适用共有原则。本案中,案涉房产是陈德俊和朱宝玉同居生活期间购买,现双方对首付款13万元来源各执一词,经查,2002年陈德俊、朱宝玉开始共同经营广州市丰博喷画设计有限公司,期间双方均未领取工资,而生活费用均系从该公司支取。2005年购买案涉房产,陈德俊陈述其支付首付款5万元,其余系公司经营盈利;朱宝玉陈述首付款8万元系其私人存款,另向其姐姐借款5万元;根据双方陈述与举证,同居期间财产与公司经营收入存在混同,本案中,双方同居时间长达近十二年之久,且育有一子一女,已经形成了一般意义上的家庭生活关系,对于一方为维持家庭生活所购置或取得的财产,另一方理应享有一定权利。而2005年10月10日,朱宝玉向陈德俊出具《房屋产权约束书》,已明确双方各拥有一半产权,领取结婚证仅系补登陈德俊名字的条件。该约定因系双方对同居期间财产进行内部分配的结果,不涉及第三人利益,具有民事合同性质,虽然案涉房产登记在一方名下,但物权法的不动产登记原则不应影响内部关于房屋权属约定的效力,故该约束书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关于案涉房产出售的价格180万元,二审中朱宝玉提交了买卖合同、银行转账流水,本院予以确认,一审判决陈德俊和朱宝玉各自享有案涉房产出售价格90万元,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陈德俊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朱宝玉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7)鄂12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7)鄂12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7)鄂12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陈德俊与朱宝玉同居期间生育的子女陈某2、陈某1由朱宝玉直接抚养,由陈德俊承担陈某2、陈某1的抚养费至其年满十八周岁,共计191215元(陈某2从2014年1月至2026年7月止按每月835元计算共计125250元,陈某1从2014年1月至2020年8月止按每月835元计算共计65965元)。

四、上述一、三项折抵后,朱宝玉应给付陈德俊708785元,此款项限朱宝玉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五、驳回陈德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8200元,减半收取4100元,由陈德俊负担2050元,朱宝玉负担20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999元,由陈德俊负担200元,由朱宝玉负担1799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何云泽

审 判 员 熊 泽

审 判 员 孙 兰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章 婷

书 记 员 熊 沁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