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强云、李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邓强云、李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630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川13民终1944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12-25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邓强云,男,汉族,1975年6月16日出生,住址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大富,南充市嘉陵区凤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明,男,汉族,1976年8月18日出生,住址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罗,南充市嘉陵区泓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兴,男,汉族,1974年10月20日出生,住址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蒲薇,四川智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邓强云因与被上诉人李明、李兴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2016)川1304民初15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且,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邓强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大富,被上诉人李明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罗、被上诉人李兴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蒲薇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邓强云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改判决驳回李明请求邓云强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李明系搭乘邓云强的顺风车回家,在车上不系安全带,是造成其受伤的主要原因,故李明应当承担事故的相应责任。2、李兴也是搭乘邓云强的顺风车回家,且李兴在驾驶过程中超速行驶,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也认定李兴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李兴应当承担李明各项损失的全部责任。3、李明的被抚养人生活费有重复计算,请求二审法院剔除重复计算的被抚养人生活费;非正规医院门诊发票及药房收据不能作为此次事故的证据,应当剔除。4、邓强云未雇请李兴,退步讲,即便是邓强云雇请李兴到外地务工,李兴搭乘邓强云的顺风车回家,李兴搭乘车辆回家的时间也不应当仍然邓强云的雇员。综上,请求二审支持上诉人邓强云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李明答辩:1、李明在本案没有过错,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也没有认定李明有责任。2、李明没有系安全带是事实,但李明坐在车后排,一般情况下,车后排的人员均不会系安全带,不系安全带符合常理。3、李明本来长年在外务工,本应当按照城镇人口标准计算务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但李明考虑搭顺风车的原因,只按农村人口标准主张相关费用。李明在本案不应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李兴答辩:1、李兴受邓强云雇佣在湖南张家界做工,李兴与邓强云系雇佣关系。李兴受雇于邓强云虽系口头约定,但证人证言确实充分,足以认定。2、李兴开车系接受邓强云的指示和管理,并不是搭乘邓强云的顺风车。3、李兴在本案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一审原告诉称

被上诉人李明一审诉讼请求:请求判令邓云强、李兴连带赔偿李明各项费用损失合计人民币141265.54元;诉讼费由邓云强、李兴连共同承担。一审庭审中,李明将赔偿金额由人民币141265.54元变更为人民币149939元。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认定事实:李明、邓云强、李兴系同乡。2015年11月28日1时30分许,李兴驾驶川RX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搭乘李明和邓强云沿国道212线由合川大石方向向古楼镇方向行驶,行驶到国道212线重庆市合川区枇杷市场路段时,由于李兴驾驶操作不当,致其驾驶车辆发生侧滑后翻入路外的田土中,造成李明和李兴受伤,车辆部分受损。事故发生后,李明随即被送往重庆市合川区医院抢救(用去医疗费用为人民币6342元,由被告邓强云支付),之后又立即转入南充市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后,经诊断为:1.右侧血胸;2.腹部闭合伤:肝多发裂伤伴出血、脾脏挫伤、后腹膜挫伤;3.后腹膜血肿;4.腹盆腔积血;5.失血性休克;6.背部皮肤擦伤;7.阑尾切除术后。李明经手术治疗后于2015年12月28日出院,住院共计30天。出院时医嘱:1.加强肺功能锻炼,必要时复查胸部CT;2.普外科门诊随访;3.注意引流管通畅及无菌。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开具的住院费用结算票据显示,李明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入院治疗期间用去医疗费用为人民币96781.54元(其中含邓强云支付的医疗费人民币35000元,李兴支付的医疗费人民币7000元)。治疗期间,邓强云向李明还支付了门诊费用2402.62元及由合川区医院转入南充市川北医学院急诊救护费1700元,其中邓云强向李明支付的急诊救护费1700元无收款凭条,李明亦当庭表示不清楚该费用。

2016年1月11日,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大石公路巡逻民警大队对该次事故作出第500117820150682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其中认定由李兴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明、邓强云无责任。

2016年3月8日,李明单方委托南充鼎正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后期治疗费;护理期及护理人数;营养费及误工期限进行司法鉴定。该鉴定机构于当日作出南鼎司鉴所[2016]法临鉴字第8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李明之伤残等级认定为十级。2、后续治疗费认定为1500.00元(壹仟伍佰元)。3、护理期认定为90天,给予1人护理。4、营养期认定为90天,营养费认定为2700.00元(贰仟柒佰元)。5、误工期认定为150天。该次鉴定产生鉴定费2500元,由李明预先支付。

另查明:李兴是受邓强云邀请,到邓强云承包的位于湖南省张家界修桥的建筑工地打桩,邓强云按每天200元的工资标准向李兴计发工资。后因工地停工,邓云强、李兴搭乘李明等人一同返回四川老家。截至事故发生时,邓强云尚有5000余元工资未向李兴支付。

李明出生于1976年8月18日,户籍地为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双店乡村手把岩村4组25号,系农村居民家庭户。其父李昌松、其母曹雪兰(均为农村居民家庭户),共生育二子,李明为长子。同时,李明与其妻唐雪共生育一儿一女,均未成年。事故发生前,李明在邓强云位于湖南省的建筑工地务工。肇事车辆川RX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为邓强云所有,其在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充中心支公司为该车购买了交强险及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后,邓强云已向保险公司申请保险理赔。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认为:李明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所遭受到的人身或财产损失,依法应当获得赔偿。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认定李兴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明、邓强云无责任,符合客观事实,法院予以采信。李明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四川省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予以综合认定:1、医疗费,依据李明伤后治疗期间的医疗费结算票据、住院病历、医疗费用明细清单等,认定其医疗费损失合计为111797元;2、护理费:诉讼中李明虽未提供实际支付依据,但根据鉴定意见,李明伤后确需护理且护理期限按1人护理90天计算,于此参照当地同级别护工工资确定李明的护理费为10800元(120元/天X90天);3、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生活补助标准确认李明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为900元(30元/天X30天);4、交通费:李明未提供的交通费票据,但根据涉案事故发生地、医疗地、李明住所地不在同一处的实际情况,李明就医治疗产生交通费是必然的,故法院酌情认定其交通费为300元;5、后续治疗费:依据鉴定结论为1500元,法院应予确认;6、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李明系农村居民,其伤残赔偿金应依照受诉地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李明构成十级的伤残等级,参照四川省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其伤残赔偿金为20494元(10247元/年X20年X10%),长子李星(出生于2004年3月5日)的生活费按照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9251元X7年X10%÷2人)为3237.85元,次女李婷婷(出生于2006年7月16日)的生活费也按照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9251元X9年X10%÷2人)为4162.95元,其母曹雪兰(出生于1955年4月14日)的生活费为(9251元X19年X10%÷3人)5858.96元。于此,残疾赔偿金合计金额为33753.76元;7、关于营养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对于李明需营养费2700元,法院予以确认;8、误工费:李明未能提供出其实际收入减少的损失证明,但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李明因伤住院治疗及休养,其存在着持续误工的实际情形,且李明的误工时限应自李明受伤之日(即2015年11月28日)始计算至其定残前一日(即2016年3月7日)止,即为100天(鉴定意见中酌定李明之误工期为150天,应不予采信),于此结合李明所从事的务工行业并参照四川省相同或相近行业(建筑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其误工费为11330.68元(41357元/年÷365天X100天);9、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案交通事故致李明构成十级伤残,其精神创伤和痛苦是客观存在的,也是长期的,于此结合李明的伤残系数,酌情确定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元;10、鉴定费:依据鉴定事实及鉴定费支付票据,认定2500元。上列1—10项合计,则李明的损失费用为人民币180581.44元。李明在住院治疗过程中,邓强云业已给付的医疗费45444.62元部分,属于垫支费用,应依法在赔偿款额中予以抵减。品迭后,李明的损失费用为人民币135136.82元。介于邓强云已向保险公司申请保险理赔,且理赔费用并未向李明支付,故对于李明的上列损失费用,应由李明与邓强云、李兴根据自身的过错程度、责任大小等因素分担责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李明在本次事故中没有过错,故不应承担责任。庭审中,邓强云辩称李明是搭乘其顺风车回老家,在行车过程中未系安全带,存在一定的过错,但其并未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佐证,且交警部门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也认定李明无责任,故邓强云的辩称理由不能成立。关于李兴所提交的两份《公证书》效力问题,因《公证书》系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在无其他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庭审中,邓强云辩称该《公证书》中二位证人与李兴具有利害关系,但其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同时,邓强云提交的邓某的证人证言,因证人邓某未到庭,法院无法核实,且该证人证言也不足以推翻公证文书,故其辩称理由不能成立。本案争议的焦点实为李兴与邓强云是否构成雇佣关系的问题。结合庭审查明的情况及李兴所提交的两份《公证书》内容判断:李兴是受邓强云邀请,到邓强云承包的位于湖南省张家界修桥的建筑工地打桩,邓强云按每天200元的工资标准向李兴计发工资,截至事故发生时,尚有5000余元工资未向李兴支付。李明与李兴系老乡,庭审中,李明也陈述李兴是受雇于邓强云,在邓强云承包的工地务工。本案发生交通事故时,肇事车辆所有人邓强云同在车上,且从湖南回程到事发路段时,邓强云、李兴轮流驾驶该车辆。李兴在整个往返过程中始终受邓强云支配和安排,其驾驶行为是基于邓强云的授权和指示所为,系履行职务行为或与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其他活动,故李兴与邓强云系雇佣关系具有高度合理性,法院予以采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的规定,所谓“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即李兴的行为应认定为邓强云从事雇佣活动。本案中,李兴亦没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行为,故发生致人损害的后果后,应由雇主(即邓强云)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判决:一、邓强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李明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人民币135136.82元;二、驳回李明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563元,由邓强云负担。

二审认定事实:1、事故当天,事故车辆所载人员有车主邓强云、伤者李明、驾驶人李兴及案外人邓某。李明、李兴、邓某均系免费搭乘邓强云车辆从湖南省张家界回四川老家。2、从湖南省张家界回四川老家途中,车辆由邓强云和李兴一人驾驶一段途。李兴持有机动车驾驶证。3、李明受伤前坐于车辆后排,未系安全带。3、一审认定李明花费医疗费总金额111797元、李明损失总金额180581.44元及邓强云垫支费用为45444.62元错误。李明医疗费总金额为114112.50元,损失总金额为182896.94元,邓强云垫支总金额为43632.12元。

二审对一审认定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李兴虽系邓强云雇请从四川家乡前往湖南省张家界建筑工地从事打桩作业,但建筑工地停工后,李明、李兴及案外人邓某免费搭乘邓强云车辆从湖南张家界返回四川家乡的途中,为避免长途疲劳驾驶,邓强云与李兴相互交换着驾驶车辆,李兴驾驶车辆的行为,一则与建筑工地所从事的打桩作业没有关联;二则雇员因工地停工返回家乡途中的时间,雇主仍为其发放工资,不符合生活常识及惯例;其三,李兴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开车系邓强云雇佣活动范围,且邓强云也否认,故不应当认定李兴返乡途中开车系邓强云雇请李兴的雇佣活动范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好意同乘中因车辆发生事故造成损失,事故责任人是否承担责任以及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所谓好意同乘,又叫搭便车、搭顺风车,是指经驾驶人同意无偿搭乘他人车辆的行为。本案中,李明、李兴经肇事车辆驾驶人邓强云同意无偿搭乘其车辆的行为符合好意搭乘的法律特征,双方之间的纠纷应当认定为好意搭乘所引起的纠纷。本案的实际情况为,李明、李兴系好意搭乘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虽然认定李兴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因李明乘坐车辆未系安全带,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应当减轻他人的民事责任。邓强云系涉案车辆的车主,车辆系高度危险工具,在道路上运行,具有高度危险性,其风险本来应当由车主邓强云承担,李兴帮助邓强云驾驶车辆,降低了邓强云长途疲劳驾驶造成交通事故的风险,从这一角度讲,邓强云系受益人,将自身应当承担的风险转嫁给了李兴,故邓强云在本案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李兴超速驾驶车辆,造成此次的交通事故,也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的规定,本案结合实际情况,由李明自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李兴与邓强云各承担40%的赔偿责任。一审认定李明医疗费、损失金额及邓强云垫支金额有误,本院予以纠正。经核实,李明医疗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总金额为182896.94元。按照各自过错责任比例计算,李兴、邓强云分别支付李明各项损失赔偿款73158.78元,李明自行承担36579.38元。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依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决、撤销或者变更;”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2016)川1304民初1556号民事判决;

二、由邓强云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李明医疗费、住院伙食费、营养费等赔偿款计人民币73158.78元(已垫付43632。12元在执行中予以扣减);

三、由李兴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李明医疗费、住院伙食费、营养费等赔偿款计人民币73158.78元(已垫付7000元在执行中予以扣减);

四、驳回李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563元,由李明负担300元,李兴负担631.50元,邓强云负担631.50元;二审受理费3002元,由李明负担600元,李兴负担701元,邓强云负担70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朱 伟

审判员 唐晓兰

审判员 刘 苗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张 媛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