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素妹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贾铁军等机...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案号:
(2017)苏10民终266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11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王素妹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贾铁军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7815
预计阅读:11min
审理法院:
案号:
(2017)苏10民终266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11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辽宁省辽阳市白塔区武圣路162号。

负责人:李志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咸军,男,1971年2月26日出生,汉族,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法律顾问,住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素妹,女,1954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宝应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莉,江苏宝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贾铁军,男,1979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辽阳市灯塔市。

原审被告: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输队,住所地辽宁省灯塔市兆麟东路。

法定代表人:李宏,总经理。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素妹、原审被告贾铁军、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输队(以下简称鑫港运输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法院(2017)苏1023民初24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08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上诉费用由王素妹承担。事实和理由:1、死者李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前系痴呆,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且交警部门的《事故证明》载明事发于机动车车道,上述两项事实足以证明监护人存在监护瑕疵和死者李某在本次事故中具有严重过错责任。一审法院未调取交警部门的事故卷宗,也未作相应的调查核实就适用推定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承担全部责任明显有失公允。2、本案原告主体不适格,仅仅凭村委会证明认定母子关系依据不足,按照相关法律,本案属于无适格的诉求主体案件。3、死者李某生前是农村户籍,死亡赔偿金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证据不足。4、无交通事故死亡相关的检验报告等证明材料,事故认定事实不清。5、一审法院未扣除非医保用药无法律依据,按照合同条款应予扣除。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严重损害了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的合法权益,为了正确适用法律,依法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其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王素妹辩称:死者李某并非痴呆,故其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因事故成因无法查清,一审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推定机动车一方负全责,并无不妥。一审法院对死亡赔偿金部分就是按照农村户口计算的,并非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所说的按照城市户口来计算死亡赔偿金。从死者李某的入院记录和出院记录上均可以看出其系交通事故的导致的颅脑受伤和双某,其自身并无其他疾病。因此,一审法院的这项认定也是清楚的。最后,死者李某的医疗费用均因交通事故发生后其住院治疗期间产生,故一审法院判决医疗费用也并无不妥。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的上诉请求。

原审被告贾铁军、鑫港运输队既未出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一审原告诉称

王素妹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510728.72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5月25日00时20分左右,被告贾铁军驾驶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辽K×××××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南向北行驶至237省道92KM+300M处时,与由东向西横过机动车道的原告儿子李某发生碰撞,致李某受伤,车辆损坏,李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查,被告贾铁军驾驶的事故车辆是被告鑫港运输队,在被告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主车(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和1000000元商业险(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现原、被告未能就本起事故赔偿事宜达成协议。据此,原告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法起诉,请求判如所请。

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一审辩称:1、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队所有的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0000元商业险(含不计免赔),辽K×××××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的投保情况不清楚。应提供驾驶证、行驶证、准驾证、营运证,证明保险合同的成立。2、关于事故责任,交警队出具的事故证明中明确记载该车与由东向西横过机动车道的李某发生碰撞,致李某受伤,我司认为该车无责任。

贾铁军一审辩称:事故发生后,我垫付30000元医疗费,请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鑫港运输队一审未予答辩。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5月25日00时20分左右,被告贾铁军驾驶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辽K×××××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南向北行驶至237省道92KM+300M处时,与由东向西横过机动车道的原告王素妹之子李某发生碰撞,致李某受伤,车辆损坏。当日,李某被送至宝应县人民医院治疗,6月16日转院至宝应县××湖镇卫生院治疗,7月6日出院。同年7月18日,李某死亡。医疗费61608.72元、护理费4400元。事故发生后,被告贾铁军垫付30000元。

2016年6月23日,宝应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宝公交证字(2016)第17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被告贾铁军于上述时间驾驶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辽K×××××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由南向北行驶至上述地点,与由东向西横过机动车道的原告王素妹之子李某发生碰撞,致李某受伤,车辆损坏。道路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

死者李某,男,1976年3月3日出生,农民,未婚,户籍地宝应县××村××组。其父李春和于2016年8月5日死亡,其母王素妹即本案原告。

被告贾铁军驾驶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辽K×××××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登记车主为被告鑫港运输队。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商业三责险(包括不计免赔险)保险金额1000000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其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均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案涉事故成因无法查明,推定机动车一方负全部责任,被告贾铁军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肇事车辆辽K×××××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故被告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应按照法律规定分别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保险责任限额内根据事故责任予以赔偿。

根据原告王素妹的诉讼请求,对照相关法律规定,本案应赔偿抢救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经审查,各项费用具体数额确认如下:医疗费61608.72元、护理费4400元、丧葬费33600元(67200元/年÷12个月×6个月)、死亡赔偿金352120元(17606元/年×20年)、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和误工损失等费用500元,合计502228.72元。

上述损失中,医疗费61608.72元,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10000元;超出部分51608.72元(61608.72元-10000元)在商业三责险中赔偿;护理费4400元、丧葬费33600元、死亡赔偿金3521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和误工损失等费用500元,合计440620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付110000元;超出部分330620元(440620元-110000元)在商业三责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被告贾铁军垫付的30000元,由被告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在应付原告王素妹的保险金中予以扣除并给付被告贾铁军。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王素妹472228.72元;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给付被告贾铁军30000元;三、驳回原告王素妹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863元,减半收取4431.50元,由原告王素妹负担226.50元,被告贾铁军、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输队负担4205元(上述诉讼费用已由原告王素妹垫付,被告贾铁军、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输队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给付原告王素妹)。

判决后,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无出入,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王素妹向本院提交一份2017年9月7日宝应县公安局广洋湖派出所出具的身份关系的《证明》、死者李某系精神类二级残疾的的《残疾人证》和2013年1月宝应县××防治院的《出院记录》。庭审期间,经本院释明,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撤回其关于原告主体不适格和死亡赔偿金计算标准不当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2017年12月25日,王素妹向本院提交一份《情况说明》,言明:事故发生在机动车道内,死者李某有一定的过错且其监护人对李某的死亡也应承担一定的监护责任,鉴于以上情形,在法院判决时,王素妹承诺自愿自行承担40%的责任。

为进一步查明死者李某的死亡原因,本院根据王素妹的申请,就李某的死亡与本起交通事故之间是否构成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首选和备选的二家鉴定机构均以不能进行鉴定为由,未受理该司法鉴定和出具书面凭证,退回本院的委托。

二审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李某的死亡与本起交通事故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二、机动车一方在本起交通事故中是否推定为全部责任三、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主张扣除非医保用药是否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李某的死亡与本起交通事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具体理由如下:

根据宝应县公安局交通事故卷宗里的材料,该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本起交通事故发生于2016年5月25日00时20分左右;2016年07月19日,家属曾经提出尸检申请。本案涉及李某治疗的相关医疗文证材料如下:

宝应县人民医院《入院记录》载明:李某于2016年05月25日02:10入院,其现病史载明“患者1小时在被卡车撞倒,多处受伤。当即昏迷不醒,呼之不应,头部流血不止,双足流血不止,可见左足部骨头露出。肇事方报警后由120接送我院。途中未有恶心呕吐,无突发抽搐。急诊予以头颅CT检查:颅内出血。收入病房作进一步治疗和观察。其伤后持续意识不适,口腔有渗血流液。无面色发紫,呼吸困难费力,无小便失禁”。但是实验室及器械检查时载明头颅CT“颅内未见异常”,入院诊断:1、脑干损伤2、头皮挫裂伤,3、双足碾压伤。

宝应县人民医院2016年05月25日《CT检查报告单》检查结论,“头颅CT平扫脑实质目前未见明显外伤征象,请短期复查对比。右侧颧弓骨折”。

宝应县人民医院2016年05月26日《CT检查报告单》检查意见,“1、头颅CT平扫脑实质目前未见明显外伤征象,提示右侧硬膜下积液,复查对此:右颧弓骨折,右侧上颌窦骨折,鼻骨骨折,副鼻窦积液”2、右上肺纤维疤痕,左胸第7、8肋骨骨折,提示左侧下肺挫伤,双侧胸腔少量积液”。

宝应县人民医院《出院记录》载明:其除了入院记录中入院诊断的上述三项诊断外,又增加了4、多处牙齿脱落伤,5、右侧颧弓骨折,右上颌窦骨折,鼻骨骨折。出院诊断:同入院+右侧腓骨骨折,左外踝撕脱性骨折,左足拇趾骨折皮肤坏死,破溃,左胸第7、8肋骨骨折,左下肺挫伤。其于2016年06月16日出院,出院情况:好转。患者神清,精神好,晚间时有烦躁不安。……生命体征平稳,头面部伤口愈合良好,双瞳孔等大等圆……0.25cm,光反射灵敏,颈软无抵抗,呼吸平稳,四肢能活动。……出院医嘱: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

宝应县××湖镇卫生院《出院记录》载明:李某于2016年06月16日入院、2016年07月06日出院。入院诊断:1、颅脑外伤术后,2、双某。出院诊断:1、颅脑外伤术后,2、双某,3、外伤性癫痫入院情况“患者因“颅脑外伤术后50余天”入院,患者50余天前因外伤致颅脑外伤,双某等多处外伤,在外院手术治疗(具体不详)。今转入我院要求继续治疗……慢××面容,抬入病房,查体不合作,……外院CT线提示:颅脑外伤合并颅骨骨折。出院情况:目前患者生命体征不平稳,呼吸困难,体温增高,血压不平稳,头枕部疼痛,无呕吐。向家属交待病情,征求家属意见,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出院医嘱:1、向家属交待病情;2、建议院外进一步治疗。

根据宝应县人民医院的《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和宝应县××湖镇卫生院《出院记录》等上述证据分析,可以发现李某因本起交通事故被肇事方报警后由120接送至宝应县人民医院治疗。此后,其从该院出院后即转入宝应县××湖镇卫生院。2016年07月06日出院后,于2016年07月18日死亡。虽然二家医院的记录存在部分矛盾和脱节之处,但是总体而言李某的伤情治疗一直处于连续状态,特别是从宝应县××湖镇卫生院出院后,李某生命体征不平稳,呼吸困难,体温增高,血压不平稳,头枕部疼痛。诉讼中,赔偿权利人王素妹和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对该出院诊断均无异议。二审期间,为进一步查明死者李某的死亡原因,本院根据王素妹的申请,就李某的死亡与本起交通事故之间是否构成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但是首选和备选的二家鉴定机构均未受理本案,亦未出具书面凭证。因此,在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就本案争议焦点一提出的上诉主张,不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本院依据上述相关医疗文证材料等证据,通过以上的证据分析后,根据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可以推定李某因本起交通事故致伤后死亡。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1、《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㈡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据此,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适用过错推定责任。本案中,根据宝应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公安机关交警部门经过调查取证,因道路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出具了事故证明。通常情况下,推定机动车一方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本案中,李某于事发当晚由东向西横过中间有绿化带隔离的机动车道,致使其本案所涉车辆碰撞受伤,因其作为行人依法不应在机动车车道内行走,故其对本起交通事故具有一定过错。2、根据死者李某的《残疾人证》和2013年1月宝应县××防治院的《出院记录》,李某系精神类二级残疾的残疾人,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理应依法履行监护职责,因其监护不当致使李某受伤后死亡,其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综上所述,对赔偿权利人王素妹主张的事故损失,其应当承担相应的次要过错责任。二审期间,王素妹一方向本院提交一份《申请》,认可李某在本起交通事故中具有一定过错以及其父母因监护不当需承担一定的监护责任,同意按照40%比例承担自身的责任,故本院根据上述的过错责任认定,结合王素妹的自认情况,确定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按照60%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据此,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应赔偿王素妹120000+(51608.72+330620)×60%=349337.23元;实际赔偿王素妹349337.23-30000(垫付款)=319337.23元。

关于争议焦点三,本院认为:投保人与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中,虽然约定该保险公司对医疗费的赔偿在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但是对于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外的医疗项目支出,保险公司仍然应当按照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的同类医疗费用赔付。本案中,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没有举证证明李某用药明细中的非医保用药明细、替代用药的合理性,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要求在赔偿数额中扣除非医保用药费用的主张,依据不足,其该项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太平洋保险辽阳中心支公司关于其不应承担本起交通事故全部责任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关于本起交通事故事实不清、一审法院未核减非医保用药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法院(2017)苏1023民初240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

二、撤销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法院(2017)苏1023民初240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王素妹319337.23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8863元,减半收取4431.50元,由王素妹负担1400.35贾铁军、辽宁省灯塔市鑫港运输队负担3031.1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863元,由王素妹负担2800.71元、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负担6062.2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863元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已预交,王素妹应负担的二审案件受理费2800.71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内给付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阳中心支公司)。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周 冰

审判员 孙建瑢

审判员 吕 露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 陆昱玥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