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倩、程艳等与闫硕、刘素芹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黄敏   
案号:
(2017)京0113民初1179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9-26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程倩、程艳等与闫硕、刘素芹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991
预计阅读:12min
审判人员:
黄敏   
案号:
(2017)京0113民初1179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9-26
当事人信息

原告:许彩娥,女,1970年3月23日出生,户籍地山西省永济市,住北京市丰台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洋,北京顺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艳,女,1994年9月15日出生,户籍地山西省永济市,公民身份号码×××。

原告:程倩,女,1997年7月19日出生,户籍地山西省永济市,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高立波,男,1987年3月23日出生,户籍地江苏省新沂市,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北京东日建升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东府村府泉巷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李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洪亮,北京市融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营业场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56号6层南栋010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谢红云,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刚,男,1986年7月10日出生,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员工,住公司宿舍,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营业场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新华东街85号太伟方恒广场B座16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伊布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艳军,男,1982年4月29日出生,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法律顾问,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闫硕,男,1991年4月11日出生,户籍地北京市顺义区,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刘素芹,女,1966年5月14日出生,户籍地北京市顺义区,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营业场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1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郭少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祎彪,北京培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以下简称三原告)与被告高立波、北京东日建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日建升公司)、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闫硕、刘素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北京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许彩娥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红洋,原告程艳,原告程倩,被告东日建升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洪亮,被告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程刚,被告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艳军,被告闫硕,被告刘素芹,被告人保北京分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史祎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高立波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三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医疗费61635.6元,伙食费787元,误工费5200元,因处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1795.5元、住宿费1988元,护理用具227.9元,死亡赔偿金1145500元,尸检辅助费和停尸费7910元,丧葬费5230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上述损失共计1357346元由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人保北京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限额内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超出保险赔偿范围部分,由高立波、东日建升公司、闫硕、刘素芹共同承担赔偿责任;2.诉讼费由被告负担。诉讼过程中,三原告变更医疗费诉讼请求为61792.63元,变更护理用具诉讼请求为50元。

事实和理由:2017年4月14日21时40分许,在北京市顺义区木燕路东疃村路口南侧,高立波驾驶车号为×××的重型自卸货车由南向北行驶,适有程学民驾驶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重型自卸货车右侧与自行车相撞,后闫硕驾驶车号为×××的小型越野客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此,事故造成程学民受伤,三车损坏,程学民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以下简称顺义交通支队)调查,无法查清事故的全部事实。

被告辩称

被告东日建升公司辩称:认可事故事实。高立波系我公司雇员,事故发生时属于职务行为。事故车辆在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在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投保有商业三者险100万。高立波只撞到了自行车,没撞到程学民,三原告的损失应由保险公司赔偿,超出保额范围的,我公司认为高立波、程学民、闫硕各承担三分之一的事故责任。对于三原告主张的医疗费认可,我公司垫付4000元医药费;不认可伙食费;丧葬期间不扣发工资,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不认可;对于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交通费,以及护理用具费、尸检费、停尸费由法院依法认定;丧葬费由法院认定,我公司垫付丧葬费20000元;暂住证真实性认可,但不同意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由法院酌情认定。

被告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辩称:认可事故事实。车号为×××的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同意在确认行驶证、驾驶证有效,以及事故责任确定后,在相应的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我公司认为两辆事故车辆均与死者有碰撞,三方都有责任,因此我方承保车辆承担三分之一的事故责任。医疗费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数额由法院核算确定;伙食费不是死者住院产生的,不认可;丧葬期间不扣发工资,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不认可;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不同意支付,三原告均在北京生活,无需产生住宿费,回老家办理丧事也无需产生住宿费;护理用具费不认可;暂住证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不同意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应为4251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按责任比例酌减。

被告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辩称:认可事故事实。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有商业三者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我公司认为本次事故死者应承担30%事故责任,高立波、闫硕各应承担35%事故责任。医疗费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199元门诊收费和救护车收据因无发票不认可;伙食费不是死者产生的,不认可;丧葬期间不扣发工资,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不认可;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不认可;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由法院酌情认定;护理用具费不认可;关于死亡赔偿金,暂住证真实性认可,但暂住时间不连续,因工作证明无其它有效证据佐证所在单位真实合法,也无法证明死者生前的具体职务,仅凭工作证明无法证明其长期居住地为北京,并且无连续工作一年的记录;尸检、停尸费与丧葬费重复主张,不同意支付;丧葬费应为4251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由法院酌情认定。

被告闫硕和刘素琴共同辩称:认可事故事实。认可交通队卷宗和光盘,但认为闫硕没有撞到人,车辆只是与自行车有接触,对事故不承担责任。对于三原告主张的医疗费认可,闫硕垫付了4000元医疗费现金,另外还垫付了医疗费5133.05元,相关票据在我处;丧葬费、伙食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护理用具费、死亡赔偿金、尸检费、停尸费由法院依法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由法院酌情认定。

被告人保北京分公司辩称:认可事故事实。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认为高立波与死者承担同等责任,闫硕驾驶的承保车辆与死者并无接触,与其死亡结果没有关系,不应承担相应责任。医疗费真实性认可,数额由法院确定;伙食费不是死者产生的,不认可;丧葬期间不扣发工资,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不认可;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由法院酌情认定;处理丧葬事宜住宿费不同意支付,三原告均在北京生活,无需产生住宿费,回老家办理丧事也无需产生住宿费;护理用具费不认可;关于死亡赔偿金,意见同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暂住证真实性认可,但居住时间不连续,且居住地址为农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尸检、停尸费与丧葬费重复主张,不同意支付;丧葬费应为4251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由法院酌情认定。

被告高立波既未做出答辩,亦未参加本院庭审。

本院认为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程学民与许彩娥为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程艳、程倩二女。程学民之父程文森已于2013年死亡,程学民之母侯根串已于1995年死亡。

2017年4月14日21时40分许,在北京市顺义区木燕路东疃村路口南侧,高立波驾驶车号为×××的重型自卸货车由南向北行驶,适有程学民驾驶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重型自卸货车右侧与自行车相撞,后闫硕驾驶车号为×××的小型越野客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此,事故造成程学民受伤,三车损坏,程学民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顺义交通支队于2017年6月1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经查证核实:“现场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木燕路东疃村路口南侧,现场道路为南北走向,道路中心设有双黄线,中心两侧设有两条车道,东侧设有两条机动车道、一条非机动车道。发生事故时为夜间,天气晴。1.高立波驾驶重型自卸货车未按规定车道行驶,有现场勘查、调查笔录和监控录像资料为证。其行为违反了《北京市实施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一项:车辆、行人应当各行其道,并遵守下列规定:(一)在同方向划有二条以上机动车道的道路上,货运汽车、摩托车、拖拉机、低速载货汽车、三轮汽车、轮式自行机械,在慢速车道行驶;大客车不得在快速车道行驶,但超越前方车辆时除外”的规定。2.高立波驾驶重型自卸货车未安全驾驶,有现场勘查、调查笔录和监控录像资料为证,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规定。3.程学民驾驶自行车横过机动车道未下车推行,有现场勘查、调查笔录和监控录像资料为证。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条第一款:‘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应当下车推行,有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的,应当从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通过;没有人行横道、没有行人过街设施或者不便使用行人过街设施的,在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的规定。4.闫硕驾驶小型越野客车未安全驾驶,有现场勘查、调查笔录和监控录像资料为证。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规定。”故,无法查清事故的全部事实。

审理过程中,本院至顺义交通支队调取本次事故卷宗,并当庭播放事故卷宗中的事故现场录像。其中《受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登记表》记载闫硕报警内容为:“我开车从这过,看见这个男子骑着自行车已经倒在地上,我没看到躺在地上的男子,我开车就从他身上轧过去了。在该男子面前有一辆拉沙子的红色大货车也停在这,拉沙子的司机也在现场,大货车司机说不是他撞的,不知道该男子的倒地原因”。顺义交通支队2017年4月15日和2017年5月17日给高立波所作询问笔录,高立波认可其驾驶车辆的右前轮胎、右侧护栏及水箱与骑自行车的人有接触,发生事故前其驾驶车辆在快车道行驶。顺义交通支队2017年4月15日和2017年5月17日给闫硕所作询问笔录,闫硕陈述在顺义区木燕路城市学院北侧200米处,其驾车由南向北行驶,车前100米有一辆红色大货车也在里车道由南向北行驶,突然大货车左打轮驶向逆行车道,接着其看见类似树枝的东西在其车前两三米处,当时认为是树枝就想驾车驶过,当时听见车头处有“嚓嚓”响声,于是停车发现车下是辆自行车。

三原告主张程学民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重型自卸货车与小型越野客车均与程学民有接触,共同造成程学民的死亡后果,高立波与闫硕应负事故同等责任。东日建升公司主张其公司司机高立波仅违反未按规定车道行驶这一项规定,高立波、程学民、闫硕应各负事故三分之一责任。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主张重型自卸货车与小型越野客车均与程学民有接触,高立波、程学民、闫硕应各负事故三分之一责任。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主张程学民应负事故30%责任,高立波和闫硕各负事故35%责任。闫硕和刘素芹主张闫硕驾驶车辆并未撞击程学民,重型自卸货车的刹车痕迹显示该车行驶速度很快,闫硕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人保北京分公司主张高立波驾驶车辆开远光灯,导致程学民视线不明,是事故发生的原因,程学民在非机动车道闯入机动车道,其行为具有过错;现有证据只能显示闫硕驾驶车辆与自行车有接触,而不能证明与程学民有接触,因此,高立波与程学民负事故同等责任,闫硕不承担责任。

程学民受伤后被送往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治疗,被诊断为:重度颅脑损伤、肋骨骨折、左侧胸腔积液、左肺挫伤、腰椎横突骨折等,后于2017年4月15日死亡。三原告花费医疗费61792.63元,其中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各垫付4000元,相关票据在三原告处。闫硕另垫付医疗费5133.05元,相关票据在闫硕处。

三原告主张为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1795.5元、住宿费1988元、许彩娥的误工费5200元,主张尸检辅助费和停尸费共计7910元,且不应计入丧葬费用中。

程学民为农业户口,三原告主张发生交通事故时程学民在北京东方光明喷涂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光明公司)的车间工作,现金发放工资,并提交东方光明公司出具的工作证明、暂住证,主张按照北京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暂住证显示服务处所为东方光明公司。

车号为×××的车辆登记在东日建升公司名下,该车在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在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处投保了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东日建升公司认可高立波为其公司雇员,事发时高立波履行职务行为。车号为×××的车辆登记在刘素芹名下,该车在人保北京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保险单、医疗费票据、住院病案、诊断证明书、户口本、工作证明、暂住证、死亡医学证明等证据在案为证,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之依据。

本院认为: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高立波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受害人死亡后,其作为民事主体的资格已经消灭,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是间接受害人,即受害人近亲属。受害人之配偶、父母以及子女作为受害人的近亲属均系适格赔偿权利主体,其有向赔偿义务人主张并获得合理赔偿的权利。许彩娥作为程学民之妻,程艳、程倩作为程学民之子女均为本案适格的赔偿权利人。

交通管理部门以无法查清事故的全部事实,未对本次交通事故作出责任认定。从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和事故卷宗中的记载,高立波驾驶重型自卸货车未按规定车道行驶、未安全驾驶,程学民驾驶自行车横穿机动车道未下车推行,闫硕驾驶小型越野客车未安全驾驶,结合庭审中所播放的事故录像,可知高立波、程学民、闫硕的行为均与此次事故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程学民违反规定,对其自身损失具有过错,可以适当减轻本案被告的赔偿责任。高立波作为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程学民损害的,应由接受劳务一方东日建升公司承担侵权责任。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与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分别作为车号为×××的车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应分别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按照保险合同直接向三原告承担相应的保险赔偿责任。人保北京分公司作为车号为×××的车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按照保险合同直接向三原告承担相应的保险赔偿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刘素芹系车号为×××车辆的所有人,现无证据证明其对程学民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过错行为,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东日建升公司、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闫硕、人保北京分公司均为本案中适格的赔偿义务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医疗费、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于三原告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范围。关于医疗费的请求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的主张过高,本院根据相关证据酌情确定;关于丧葬费的主张过高,本院根据相关标准予以确定;关于尸检辅助费和停尸费,应计入丧葬费为宜;关于死亡赔偿金,根据三原告提交的工作证明及暂住证,本院对三原告的主张予以支持;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三原告因程学民交通事故死亡必定遭受一定的精神痛苦,依法可获得一定物质补偿,但其主张数额过高,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关于护理用具费和处理丧葬事宜的伙食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的先行垫付费用问题,因涉及双方责任,为便于纠纷的解决,本院将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的先行垫付费用先计入三原告合理损失范围,同时作为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先行支付的现金从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最终赔偿款中予以扣除。经过庭审质证,本院审核确认三原告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项目及具体数额如下:医疗费66925.68元(包括东日建升公司垫付的4000元、闫硕垫付的9133.05元),处理丧葬事宜支出误工费1500元、交通费1200元、住宿费484元,死亡赔偿金1145500元,丧葬费46236元(包括东日建升公司垫付2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七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机动车与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对于受害人合理损失的赔偿原则应为:对于受害人的合理损失在交强险范围以内的部分,不区分事故双方过错,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该机动车交强险范围内直接向受害人承担保险责任。对于受害人的合理损失超出机动车交强险限额的部分,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但对于有证据证明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对事故损害后果发生存在过错的情况,应当同时适用过失相抵原则,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根据上述赔偿规则,三原告因此事故造成的上述各项损失,首先由富德保险北京分公司和人保北京分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直接向三原告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的部分,本院根据双方当事人对于损害后果发生原因力大小等因素酌定由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各按照4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东日建升公司和闫硕所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分别由太平保险内蒙古分公司和人保北京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原告请求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医疗费用赔偿金一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金十一万元,共计十二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医疗费用赔偿金一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金十一万元,共计十二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三、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各项损失费共计四十万四千七百三十八元二角七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四、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支付被告北京东日建升商贸有限公司各项损失费共计二万四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五、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各项损失费共计四十一万九千六百零五元二角二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六、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支付被告闫硕各项损失费共计九千一百三十三元零五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七、驳回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八千五百零八元(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已预交),由原告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负担一千七百元,由被告北京东日建升商贸有限公司负担三千四百零四元,由被告闫硕负担三千四百零四元,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直付原告许彩娥、程艳、程倩。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人员

审判员 黄 敏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王利侠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