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高业道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高业道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271
预计阅读: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皖01民终398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8-14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富特北路207号三层D21室。

法定代表人:程维,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润星,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业道,男,1981年11月8日出生,汉族,居民,住合肥市瑶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颜礼新,安徽正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俊,男,1989年2月23日出生,汉族,驾驶员,住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鑫,安徽李丰升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雾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高业道、王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肥东县人民法院(2016)皖0122民初57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雾博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驳回高业道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对高业道没有侵权行为,依法不应承担侵权责任。高业道基于侵权法律关系提起诉讼,因此本案的案由定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侵权法律关系的当事人应当是侵权方和受害方,本案的车辆所有人及驾驶人均不是上诉人,上诉人不是交通行为的参与者,当然也就不是侵权行为的一方主体,与本次交通事故无关。正是基于侵权法律关系的法律特征,交警大队在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时也未将上诉人列为交通事故当事人。故上诉人没有侵权行为,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王俊与上诉人不构成劳务关系。劳务关系是劳动者与用工者根据口头或书面约定,由劳动者向用工者提供一次性的或者是特定的劳动服务,用工者依约向劳动者支付劳务报酬的一种有偿服务的法律关系。本案中,上诉人和王俊之间并没有存在任何有关劳务的约定,王俊也并非接受上诉人的指派。事实上优步APP平台上的司机和高业道为新型的合作关系,优步APP软件,提供信息服务,由乘客和司机自由匹配,并非是由优步APP平台直接提供车辆和司机,为客户提供网约车服务的模式。因此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上诉人和王俊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上诉人亦无需对王俊的侵权行为承担责任。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和王俊之间为新型的合作关系,二者不存在劳务关系,上诉人并非用人单位,理当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34条之规定。

被上诉人辩称

高业道针对雾博公司的上诉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本案中高业道通过优步软件平台预约车辆出行,该平台接单后指派王俊驾驶的汽车为高业道到提供客运服务。高业道在上车时起已将全额车费支付给雾博公司,王俊完成运输任务后,优步平台再支付王俊一定比例的费用,雾博公司与王俊之间依法形成了雇佣关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公安机关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王俊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高业道无责任。由此可见,王俊具有重大过错,应与雾博公司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王俊针对雾博公司的上诉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一审原告诉称

高业道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王俊、雾博公司赔偿各项损失计66193.59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9月15日23时许,王俊驾驶车牌号为皖A×××××的小型客车,沿龙泉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城关××处,因属于观察前方,碰撞道路护栏,造成车辆受损及皖A×××××号乘车人高业道、周爱芳和高淳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本起事故经安徽省肥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王俊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高业道、周爱芳、高淳无责任。

高业道受伤后,被送至肥东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肱骨骨折。同年9月18日原告出院,医嘱: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当日,高业道转院至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右肱骨骨折。同年10月1日,高业道出院。医嘱:休息一个月、加强营养和护理。高业道支出医疗费61780.59元。其中,王俊已经垫付高业道6600元。

另查明:事故车辆皖A×××××号的小型客车,系王俊所有,事故发生时由王俊驾驶。事故发生时,王俊受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指派,搭载乘客高业道后发生了交通事故。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高业道因交通事故受伤,其要求得到赔偿的理由正当,该院依法予以支持,但具体的赔偿标准应按法律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精神来予以确定。本起交通事故已经交警部门作出了事故的责任认定,事故双方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故对该份事故认定书,该院予以确认。高业道在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即“优步”的APP软性平台上,预约车辆出行,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指派王俊驾驶的皖A×××××号的小型客车予以接单。网约车平台公司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平台,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在运行过程中应当保证运营安全。王俊接受“优步”出行平台管理,并按照指派予以接单。由“优步”平台先收取打车费用后再按一定比例支付王俊。在本起事故中,王俊系履行“优步”出行与高业道的客运合同,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致乘客受伤,王俊属于提供劳务一方致他人损害,其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优步”出行平台作为接受王俊劳务的一方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高业道的各项请求中,医疗费61780.59元,有治疗机构出具的收款凭证,结合高业道的病历和诊断证明,可予以确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准应为30元/天,期限按照住院时间15天;营养费,标准应为30元/天,期限按照住院15天计算;护理费,护理费标准按照安徽省上一年度居民服务行业平均工资计算。护理期限,按照住院天数计算15天;交通费,本院酌定为450元。综上,高业道因本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61780.5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30元/天×15天)、营养费450元(30元/天×15天)、护理费1713元(114.20元/天×15天)、交通费450元,合计64843.59元。雾博公司作为提供劳务一方应对王俊造成他人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高业道各项损失计64843.59元;二、驳回高业道的其他诉讼请求。(履行方式: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支付高业道58243.59元,支付王俊垫付款6600元)本案受理费1492元,减半收取为746元,由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查明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经对一审中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及诉辩意见的综合审查,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雾博公司经营的“优步”网约车平台作为一种新型的租车经营模式,其提供的网约车经营服务,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平台,整合供需信息,由乘客通过网络平台发出预约车辆的指令,注册司机通过平台接单,完成运送服务。乘客一般通过第三方付款平台等方式支付费用,网约车平台亦向注册司机收取一定费用。本案中,高业道通过雾博公司经营的“优步”APP软件平台预约车辆,该公司接受该预约信息后指派已注册登记的车主王俊驾驶个人所有的车辆为高业道提供车辆运输服务,在运输服务期间,因王俊的驾驶不当导致乘坐人高业道人身损害。根据本案一、二审诉辩的内容,对高业道人身损害承担侵权责任的主体认定是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

要对案涉交通事故导致损害赔偿责任主体作出认定,首先要明确雾博公司与乘客高业道以及与注册司机王俊之间的法律关系。第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网络约车的经营模式予以规范,该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即网约车平台公司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其身份属于承运人,而非撮合乘客与注册司机的居间平台。结合高业道向“优步”平台发布约车信息、车辆由“优步”平台指令、运输服务费用向平台进行支付等情形,均可以认定雾博公司与与乘客高业道之间形成了网络交易平台服务合同关系,雾博公司向高业道提供运输服务。第二、雾博公司与王俊就其等间的法律关系是仅收取服务佣金的合作关系亦或提供劳务的雇佣关系存在较大争议,本院认为,合作与雇佣法律关系的区别,应当从王俊是否向雾博公司提供劳务、其提供劳务行为是否受雾博公司的控制、指挥和监督等方面进行分析。首先,网约车平台的主要盈利来源是向乘客提供运输服务,王俊提供的驾驶工作作为“优步”网约车平台整体运营的一部分,也是其主营业务。其次,王俊的驾驶行为接受雾博公司的管理。体现在:网约车平台公司对司机注册准入和解约有单方决定权、司机按照公司的指令提供运输服务、司机对服务费用没有定价权、公司对司机服务水平好评率进行监控等。从王俊提供劳务并接受雾博公司管理的上述情形来看,雾博公司与王俊之间形成了雇佣关系。雾博公司关于其仅收取信息服务费、属于提供信息平台居间人的主张,与网约车经营管理规定的要求不符,亦不切合网约车平台经营模式的现状,本院不予采信。

综合上述分析,雾博公司作为承运人,对王俊所有的机动车运行在事实上具有支配管理的地位,且从该机动车的运行中获得了利益,其应当作为机动车事故的责任主体承担责任。而依据雾博公司与王俊之间的雇佣关系,该公司承担责任的方式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即作为雇主承担替代性赔偿责任。故一审判决由雾博公司承担高业道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关于王俊作为实际侵权人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问题,鉴于一审判决已对此作出认定,而高业道并未提出上诉,雾博公司上诉主张中亦未涉及王俊连带责任承担的问题,故本院二审对此不予再次审查确认。综上,上诉人雾博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92元,由上诉人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张 虹

审判员 刘松柏

审判员 于海波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书记员 伍倩倩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