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周奕君与被上诉人周文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诉人周奕君与被上诉人周文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字数:6648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宁民终字第256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6-15

当事人信息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周奕君(曾用名周雅静),女,汉族,1988年5月11日生,无业。

委托代理人周飞,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周文涛,男,汉族,1960年11月19日生。

委托代理人徐帮达,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69、37号。

负责人娄伟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梁峰,男,汉族,1983年4月27日生,无业。

原审被告周遇林,男,汉族,1964年12月28日生,鹏浦建筑有限公司董事长。

审理经过

审理经过

上诉人周奕君因与被上诉人周文涛、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梁峰、周遇林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浦永民初字第3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一、2013年12月6日13时50分许,梁峰无证驾驶苏A×××××轿车沿汤虎线由江浦往汤泉方向行驶,至汤泉拓艺园艺场附近路段,因观察不力,操作不当,撞到同向路边行人张金兰及周文涛,造成张金兰死亡、周文涛受伤,车辆受损。事故发生后,梁峰隐瞒事实,并由小轿车乘车人孟凡仓冒名顶替。该事故经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认定,梁峰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安全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轿车行驶至事故地点观察不力、采取措施不当,是引发事故的全部原因,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周文涛及张金兰无与事故有因果关系的违法行为,均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周文涛被送往南京市浦口区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于2013年12月17日出院,被诊断为:左侧腓骨上段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患肢石膏托继续固定4-6周,注意患肢感觉运动,一月后门诊复查;石膏松动后入院更换;骨科门诊定期复查(1次/月),有情况随诊。案件受理前,周文涛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对其务工、护理、营养期限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4年5月9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周文涛误工期限以伤后90日为宜;被鉴定人周文涛护理期限以伤后60日为宜;被鉴定人周文涛营养期限以伤后60日为宜。原审到庭当事人对该鉴定意见均予以认可。二、梁峰、周遇林在公安部门笔录中均陈述,梁峰系周遇林公司的职工;周遇林与周奕君系父女关系;事发当天系周遇林要求梁峰、孟凡仓等人开车送客人。周遇林还在公安部门陈述“其知道梁峰没有驾驶证,在事发当天上午,其发现梁峰驾驶肇事车辆时还教训了梁峰”。三、苏A×××××轿车系周奕君所有,周奕君将其车给其父亲即周遇林使用。周奕君为其车在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限额为人民币122000元。同时,还投保了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保险限额为200000元并投保了不计免赔。保险期限均自2013年2月2日起至2014年2月1日止。

2014年6月,周文涛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周奕君、梁峰、周遇林赔偿其损失27446.9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在法庭上陈述,周文涛提供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医疗费发票、病历、诊断证明、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周文涛因交通事故受伤,依法应获得赔偿。本案系梁峰无证驾驶机动车撞到行人周文涛,导致周文涛受伤的交通事故。周奕君作为肇事车辆车主,将安全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车辆交给周遇林使用;周遇林作为梁峰工作单位的负责人,在明知梁峰没有驾驶资质但会驾驶该车辆的情况下,未能尽到管理义务,由梁峰拿到该车的车钥匙并驾驶该车辆;梁峰明知自己没有驾驶资质仍然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综上,对于周文涛的合理损失,周奕君、周遇林、梁峰应当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周奕君为其车在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因此,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对周文涛合理损失应当在交强险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部分,由周奕君、周遇林、梁峰连带赔偿周文涛。周文涛主张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对其损失进行赔偿,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抗辩梁峰系无证驾驶,故其根据商业三者险合同条款的约定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应当免除责任。而对于该免责保险条款是否发生效力,需要通过法律程序确定,其所涉及到的诉的标的是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与周奕君之间的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与本案所涉诉讼标的既非共同也非同一种类,现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明确表示其不愿意在商业三者险内承担赔偿责任,视为其不同意两诉合并审理,该合同条款是否发生法律效力需要通过法律程序确定,因此,对于本案中超出交强险部分的损失应由侵权人予以赔偿。周文涛主张医疗费10528.9元,有其提交的发票、用药清单予以证实,法院予以确认。周文涛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198元(18元/天,11天),标准适当,且到庭当事人均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周文涛主张营养费2400元(40元/天,60天),期限依据鉴定意见,但是标准过高,法院认定该项费用为900元(15元/天,60天)。周文涛主张护理费4800元(80元/天,60天),期限依据鉴定意见,但是标准偏高,根据周文涛的实际伤情,法院认定该项费用为3600元(60元/天,60天)。周文涛主张误工费7500元(2500元/月,3月),周文涛向法庭提交了误工损失证明,法院对其该项主张予以支持。周文涛主张交通费500元,综合周文涛的伤情、就诊距离、就诊次数等因素,法院予以支持。周文涛主张鉴定费1520元,有其提交的发票予以证实,法院予以支持,但是该项费用应当由直接侵权人予以赔偿。

综上,法院确认周文涛因本起交通事故所遭受的损失如下:医疗费10528.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8元、营养费900元、护理费3600元、误工费7500元、交通费500元、鉴定费1520元,合计24746.9元。因肇事车辆在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应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周文涛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计10000元;在伤残限额内赔偿周文涛护理费3600元、误工费7500元、交通费500元,计11600元。周文涛共计损失24746.9元,扣除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的21600元,余款3146.9元,由周奕君、梁峰、周遇林连带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周文涛损失人民币21600元;二、周奕君、梁峰、周遇林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周文涛损失人民币3146.9元;三、驳回周文涛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00元,减半收取200元,由周奕君、梁峰、周遇林连带承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周奕君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原审法院没有依法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和开庭传票,原审法院认定其系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与事实不符;二、上诉人作为车辆所有人,对于案涉交通事故的发生不存在任何过错,其取得涉案车辆后,将车辆交给周遇林使用,并未发现涉案车辆存在缺陷,且借用时周遇林也不存在无驾驶资格、饮酒等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本案系周遇林在上诉人不知情情况下擅自将涉案车辆交给梁峰使用。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周文涛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周奕君称原审法院没有向其送达起诉状和开庭传票不符合事实;上诉人周奕君在本次事故中承担的责任是明确的,案涉肇事车辆发生事故时存在制动安全隐患,而且该隐患与该事故的发生及造成损失的程度大小有直接联系,车主周奕君将该车交给周遇林使用并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周奕君的责任是十分明确的。周遇林作为周奕君的父亲,基于家庭交往需要,使用周奕君的事故车辆,让梁峰帮忙为家庭送客,符合家事代理的性质,周奕君作为被代理人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周遇林名下没有任何财产,而作为其女儿的周奕君名下却有两辆车、几处房产,说明周遇林、周奕君之间为了规避某些责任对家庭财产作了转移。故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人民财保南京分公司书面陈述称,案涉肇事车辆驾驶员系无证驾驶,该公司只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垫付义务,并享有追偿权,该公司在原审法院判决后,对原审法院判决的款项已履行完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

原审被告梁峰未到庭。

原审被告周遇林未到庭。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在原审法院宣判后,周奕君曾至原审法院与周文涛沟通本案的赔偿事宜,在原审法院所作谈话笔录中,周奕君称收到民事判决书,且对于判决内容无异议。同时周奕君亦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其父亲周遇林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又查明,原审法院卷宗中存有署名为周奕君,委托其父亲周遇林全权处理案涉交通事故纠纷的委托书,周遇林在原审法院送达本案传票、起诉状、证据材料的送达回证上签名。

二审审理中,周奕君提交了案涉肇事车辆的年检记录,显示该车辆年检是合格的,周文涛认为,年检记录合格不能证明案发时肇事车辆的制动系统安全性能是合格的,车辆不合格的责任的承担人应当是车辆所有人。周奕君另陈述案涉肇事车辆的年检不是其办理的。周文涛认为,并无证据证明案涉肇事车辆一直由周遇林使用。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谈话笔录、委托书、送达回证等证据材料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审法院送达程序有无不当二、周奕君是否应当在本案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一,首先,在本案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周遇林本人前往原审法院并提交了署名为周奕君的授权委托书之后,周遇林在原审法院向其和周奕君送达传票、起诉状等材料的送达回证上签名。考虑到周遇林与周奕君系父女关系,为近亲属,原审法院在此情形下所进行的相关送达并无不当,周奕君认为原审法院未依法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和开庭传票缺乏事实依据。其次,原审法院开庭时,周遇林、周奕君均未到庭,原审法院在依法送达传票的情形下,视周奕君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庭审亦无不当。再次,在原审法院宣判后,周奕君本人至原审法院谈话中亦未对于本案的送达程序提出异议,并表示对于原审法院判决内容无异议。鉴于上述情形,对于周奕君认为原审法院送达程序不当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案涉肇事车辆经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检验显示其整车制动率不达标,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梁峰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安全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案涉肇事车辆行驶至事故地点观察不利,采取措施不当,造成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周奕君作为车辆的所有人,应当对于其车辆的维护、保养等事项承担相应的责任,其车辆年检状况合格并不能推翻交通事故车辆检验报告的结论,且周奕君并未提交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其已善尽车辆所有人的全部车辆维护责任,亦未提交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其将车辆出借给周遇林时,车辆不存在前述整车制动隐患,而肇事车辆整车的制动隐患可能对于案涉交通事故的发生及所造成损失的程度大小产生直接的影响,原审法院在此情形下认定周奕君作为车辆的所有人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对于周奕君关于其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纳。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二审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上诉人周奕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人员

审判长洪霞

代理审判员周彬

代理审判员安媛媛

裁判日期

审判人员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查菲菲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