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福荣与李庆九、王冬晨、南京鼓楼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江苏九九递送有...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苏01民终9759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25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李福荣与李庆九、王冬晨、南京鼓楼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江苏九九递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裁定书
字数:10149
预计阅读:14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苏01民终975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25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福荣,女,1940年7月7日生,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庆九,女,1969年4月1日生,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冬晨,男,1996年1月21日生,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以上三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军(上诉人李福荣之子),男,住南京市玄武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鼓楼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虎踞关8-9号。

法定代表人:黄健,该中心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颖,女,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九九递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水西门大街58号24楼。

法定代表人:刘大颖,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旸,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鑫,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因与被上诉人南京鼓楼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鼓楼人力资源中心)、江苏九九递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九九递送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5日作出的(2017)苏0106民初3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全部诉请。事实和理由:1.九九递送公司未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不具备合法经营资格,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根据王建生前签订的劳动合同,其与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将其派遣至九九递送公司从事投递员,而王建生前实际从事的工作却包含快递工作,2016年1月3日王建在从事用工单位指派的快递工作时在工作岗位上猝死。九九递送公司并未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并不具有合法经营快递的资格。根据九九递送公司的营业执照,其经营范围是图书、报刊批发零售,公路货运,日用百货销售,代购车、船、机票,经济信息咨询服务,家政服务及递送服务(依法须经审批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按国务院《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规定,九九递送公司从事快递业务应属于“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擅自从事应当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方可从事的经营活动的违法经营行为”。邮政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应当依照本法规定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快递业务”;第五十三条规定:“申请快递业务经营许可,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经营的,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邮政管理机构提出申请,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经营或者经营国际快递业务的,应当向国务院邮政管理部门提出申请;申请时应提交申请书和有关申请材料。申请人凭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办理登记后,方可经营快递业务。”相关行政机关对经营快递业务实行行政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从事快递经营必须事先取得行政许可,否则不得经营,违反法律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九九递送公司未取得快递经营许可,不具有合法经营资质,属于违法犯罪行为。2.上诉人一审中主张确认劳动合同补充附件《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第一条第二款“有快递业务的需无条件服从公司安排”的条款无效,一审法院遗漏未做判决。王建生前由鼓楼人力资源中心派遣至九九递送公司从事投递员岗位工作,但九九递送公司擅自变更劳动合同,通过补充细则胁迫王建加班并违法从事快递工作,严重损害其身心健康,最终导致工亡事故发生。九九递送公司签订的快递合作协议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快递业务不可能成为用工单位的业务组成部分,故《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中第一条第二款规定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用工单位违法经营的行为已造成本案受害人的人身损害,与其他劳动报酬、经济补偿的诉求密切关联,一审遗漏当事人诉讼请求违法。3.一审法院已经认定王建每天工作12小时且全年无休,却未判令被上诉人足额支付加班费,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用工单位不具有合法经营资格的违法犯罪行为,劳动者已经付出劳动的,依法应向劳动者支付包括加班费在内的劳动报酬。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为一年,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本案中,双方劳动合同于2015年12月31日届满,上诉人于2016年12月28日申请劳动仲裁,并未超过仲裁时效,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的劳动争议并不受仲裁时效为一年的限制,一审法院明显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的工资发放情况和出勤情况,每月与劳动者核对并由劳动者签字,用人单位保存劳动考勤记录不得少于两年。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承担不利后果。一审法院已经查明加班事实并认定被上诉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应当支持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加班费144918元。一审法院按2015年12月当月工资标准计算加班费缺乏法律依据,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的规定,计算劳动者加班工资应按照劳动者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上诉人主张的受害者生前工资标准为6500元,被上诉人庭审中未提出异议或提供相反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劳动者提供的工资数额直接作出认定。4.九九递送公司不具备合法经营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其除应支付劳动报酬外,还应支付支付经济补偿。王建于2008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在鼓楼人力资源中心工作,故其应按劳动合同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标准支付经济补偿金52000元。一审法院以最后一期劳务派遣合同有效而未判令给付经济补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适用法律错误。5.2015年12月31日之后王建并未与被上诉人签订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即使续签了劳动合同,该合同也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为无效合同。首先,被上诉人提交的2015年11月17日续签的劳务派遣合同与王建持有的劳动合同不符,王建签名时用人单位并未盖章,且劳动合同成立必须具备的合同期限、工作岗位和地点、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等条款均空缺,仅有劳动者一方签名的劳动合同并未成立或生效,被上诉人事后添加的内容无法证明是劳动者生前真实意思表示,属于虚假、伪造的劳动合同。其次,即使双方续签了劳动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劳务派遣用工只能在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的岗位上实施。本案中王建从事投递员岗位,属于九九递送公司主营业务,不符合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的规定,但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仍将王建派遣至用工单位从事投递员的岗位,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6.鼓楼人力资源中心应承担赔偿义务,九九递送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作为劳务派遣单位,应当履行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因用工单位违法而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无论是派遣单位违法,还是用工单位违法,都应当对劳务派遣员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实际用人单位克扣、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的,由用人单位承担对劳动者的义务,实际用人单位承担连带责任。故鼓楼人力资源中心应承担赔偿义务,九九递送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仅判决用工单位承担赔偿责任,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用工单位除不具备合法经营资质外,还存在严重危害劳动者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严重违法行为,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均有明显过错。一审法院已经查明并认定“王建每天工作12小时,全年无休”,我国劳动法对工作时间、休息时间、延长工作时间均作出明确规定,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每日延长工作时间不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但王建实际每天凌晨三点开始从事投递员工作,白天继续从事快递工作,每天工作时间12小时,每天加班4小时,每月累计加班长达120小时,严重超过法定标准,严重损害劳动者身体健康。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九九递送公司辩称:1.《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中的相关约定是因九九递送公司管理需要制定,不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法规,也不存在排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情形,且与上诉人一审诉请的加班费和经济补偿金并无实质性关联,一审法院未作出认定正确。2.王建生前担任投递班班长,属于半脱产管理岗位,实行弹性工作制,没有定额任务,管理较为宽松。九九递送公司一审期间对上诉人的证据进行了反驳,上诉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王建存在加班事实,即使存在加班,也不可能每天工作12小时,应当扣除适当的休息、用餐和上班在途时间。3.王建因突发疾病死亡,已经被认定为工亡,上诉人也已经全额领取了工亡的各项待遇,现在主张经济补偿金没有法律依据。双方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也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综上,一审法院除对王建生前工作时间认定有误外,判决结果公平公正,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答辩意见同九九递送公司意见。

一审原告诉称

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中第七条为无效条款;2.判令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共同支付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拖欠的加班工资144918元;3.判令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共同支付经济补偿金52000元(6500×8);4.由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和保全费。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的无争议事实:李福荣系死者王建的母亲,李庆九系王建妻子,王冬晨系王建儿子。2008年1月1日王建经鼓楼人力资源中心劳务派遣至九九递送公司任职。其每年与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签订一份劳动合同,最后一期劳动合同签订的时间为2015年11月17日,合同约定安排王建在九九递送公司从事投递工作,工作时间为标准工时工作制(常白班)。当日,王建在《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上署名。2016年1月3日王建在工作中突发疾病身亡,后被认定为工亡,其家属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已领取了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一次性丧葬补助金,现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经仲裁前置程序后诉至一审法院。一审另查明,九九递送公司未对王建的工作时间进行打卡考勤。2015年12月王建当月工资为5123.7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死者王建是否存在加班的事实,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是否应当支付两年的加班工资。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认为王建的工作岗位是投递员,每天从凌晨3点就开始工作,直到晚上5点下班,扣除中间休息2小时,王建每天需工作12小时,全年无休,每天超负荷地劳动是导致王建去世的主要原因,王建去世前2年,鼓楼人力资源中心和久久递送公司从未向王建发放过加班工资。鼓楼人力资源中心认为,其是根据用工单位的要求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具体劳动者在用工单位从事什么工作完全由用工单位安排。如果用工单位安排员工加班,加班工资也应当由用工单位支付。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仅是派遣单位,无支付加班工资的法律义务。九九递送公司则认为,王建不存在加班的情况。虽然劳动合同中填写王建的工作岗位是投递员,实际上公司根据用工需要对派遣员工会进行职务上的安排。王建从2014年开始任投递班长一职,区别于一线的投递员,属于管理人员。公司在每个站点设两个班长,两个班长轮流值早班。值早班时大约早上4点到站点签收报纸,之后把每个快递员投递的份数分配好,工作时间约1-1.5小时,早班结束以后可以回家休息。上午8点左右再到快递网点上班,九九递送公司承接了顺丰快递和晟邦快递的外包快递业务,王建负责向下属的快递员下达投递任务,每天工作量约在1小时左右,这是王建的固定职责。因王建是班长,当他下属快递员有休息的时候就需要其顶岗,每月王建需顶岗8天左右。中午单位有午休时间,王建一般都在站点休息1-2小时。且根据《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规定公司已实行了加班审批制度,避免在人性化管理中员工误以为休息吃饭和娱乐都是在加班。王建在职期间从未向单位报备过加班,故其不存在加班的事实。

一审法院认证如下: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对实行计件工作的劳动者,用工单位应当根据法律规定的工时制度合理确定其劳动定额和计件报酬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用工单位安排加班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工资。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王建到岗和下班时间的陈述不一致。但是九九递送公司未提供劳动者的考勤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且公司制定的《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中第七条规定了“……法定节假日上班的另加考核分。其他业务,如回收旧报,配送商品等均根据考核办法达到一定量以后给予加班工资,标准仍是联产计酬。除管理岗位,本公司原则上无固定加班工资。上下班及等待与准备时间不计入有效工作时间”,该细则并未明确加班必须由劳动者上报单位审批,考核考勤应当由单位来完成,同时该条款亦显示九九递送公司根据行业特点劳动者存在加班情形。结合各方当庭陈述、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提交的王建手机通话记录等证据,足以证明王建存在加班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定王建每天工作12小时,全年无休。

(二)关于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主张的加班工资是否已过诉讼时效。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认为,王建每天工作12小时,全年无休,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应支付2014年1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拖欠的加班工资144918元,因王建已去世,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有权以继承人的身份提出主张。

一审法院认证如下: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2016年1月3日王建发生工亡当天劳动关系即终止,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作为继承权人应当在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一年内主张。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于2016年12月28日向南京市鼓楼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其要求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支付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27日止的加班工资,已超过了一年的仲裁时效,故对其要求支付该期间加班工资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主张拖欠工资从2015年12月28日计算至2015年12月31日止的加班工资共计706.72元(5123.7÷21.75÷8×16×1.5),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因支付加班工资是用工单位的法定义务,故上述加班工资应由九九递送公司支付。

(三)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是否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认为,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系派遣单位,其与王建签订的劳动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66条的强制性规定,该条款规定劳务派遣用工只能是临时性、辅助性或替代性岗位,临时性岗位存续时间不得超过六个月,辅助性为主力岗位提供辅助工作,王建从事的工作不属于临时性、辅助性或替代性工作,故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应性无效合同,应当依法支付经济补偿金。

一审法院认证如下:劳务派遣主要为适应劳动市场上短期用工、灵活用工的需要,是对劳动合同用工这一长期、固定用工形式的舒缓与补充,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就业,减少失业率。而劳务派遣用工的三个特点即: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三者之间是并列关系,辅助性与替代性工作不一定是临时的,只需满足“三性”之一便可适用劳务派遣的用工方式。一审法院认为,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与王建签订的劳动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认为王建从事的工作不适用劳务派遣用工方式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中,王建(劳动者)死亡属于劳动合同终止情形,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主张经济补偿金无法律依据,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第十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九九递送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自2015年12月28起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706.72元;二、驳回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的其他诉讼请求。如九九递送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免予收取,诉讼保全费1240元由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共同负担。

本院审理期间,各方当事人均认可一审法院查明的“其每年与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签订一份劳动合同”表述有误,王建的劳动合同为每两年签订一次。各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无争议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提交南京邮政管理局执法信息公开系统的截屏,证明九九递送公司因未取得经营快递业务的行政许可从事快递业务而受到行政处罚,九九递送公司的违法经营行为给劳动者造成损害,故应支付加班费及经济补偿金。

本院查明

九九递送公司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九九递送公司确实受到相应行政处罚,但该证据不属于二审中新的证据,也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九九递送公司未取得相应资质经营快递业务,属于违反邮政法等行政法规,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不能成立。

本院认证认为,因九九递送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审理过程中,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在诉讼请求中主张确认《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第一条第二款第七条无效,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撤回关于确认该补充细则第一条第二款无效的诉讼请求,仅要求确认该补充细则第七条无效。

本院认为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1.《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第七条关于加班工资的内容是否有效;2.三上诉人主张九九递送公司、鼓楼人力资源中心连带支付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加班费是否应予支持;3.三上诉人主张九九递送公司、鼓楼人力资源中心支付经济补偿金是否有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关于第一项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本案中三上诉人主张《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第七条无效,王建生前与九九递送公司在该条款中约定:“本公司根据行业特点,员工基本工资、加班工资等均采用计件制……除管理岗位,本公司原则上无固定加班费。上下班及等待与准备时间不计入有效工作时间。”三上诉人未举证证明该约定并非王建真实意思表示,且该条款系王建与九九递送公司就加班费发放方式作出的约定,并未排除劳动者领取加班工资的权利,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故本院对三上诉人主张该条款无效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项争议焦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三上诉人已经提交手机通话记录等初步证据证明王建存在加班事实。九九递送公司亦认可王建每天4:00左右到光华路站点,如果顶岗投递的话下午五点之前工作完毕,除大年初一至初四期间报纸停刊外,基本上每天都要送报纸,但其主张每天有效工作时间仅4-5小时,每月有15天左右需要顶岗投递,如果顶岗投递每天有效工作时间在7-8小时。因九九递送公司未就王建每月仅有15天存在顶岗投递工作、有效工作时间远低于实际工作时间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其上述说法不予采信。一审法院在此情形下认定王建全年无休,并在扣除适当休息时间后认定王建每天工作12小时,并无不当。

劳动争议申请仲裁时效为一年,三上诉人主张加班工资的期间为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但其于2016年12月28日申请仲裁,一审法院仅支持其2015年12月28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加班工资并无不当。三上诉人主张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的争议,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拖欠劳动报酬是指用人单位对应向劳动者发放的劳动报酬不持异议而迟延发放的行为。本案中各当事人对加班工资是否应当发放及发放数额存在争议,属于克扣劳动报酬而非拖欠劳动报酬,因此,对三上诉人关于其主张2015年12月28日前的加班工资未超过仲裁时效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三上诉人对一审计算加班工资基数的异议,本院认为,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计算劳动者加班加点工资的标准应当按照下列原则确定:(一)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双方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二)双方没有约定的,或者双方的约定标准低于集体合同或者本单位工资支付制度标准的,按照集体合同或者本单位工资支付制度执行;(三)前两项无法确定工资标准的,按照劳动者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计算,其中劳动者实际工作时间不满十二个月的按照实际月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王建生前的加班工资的计算标准无法通过双方约定、集体合同或单位工资支付制度予以明确,在此情形下应按劳动者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计算。王建与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的劳动合同于2016年1月3日终止,其当月工资不能代表正常收入情况,在计算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时应予剔除。因此,三上诉人主张加班工资的基数应为5509.8元[(5162.26+4575.84+4090.13+6594.14+5125.37+6466.71+7356.81+4181.52+6089.13+5841.99+5123.7)÷11]。三上诉人主张计算加班工资基数应为6500元,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以王建2016年12月工资5123.7元为加班工资计算基数有所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综上,用人单位应支付加班工资数额为760元(5509.8÷21.75÷8×16×1.5)。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用工单位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三上诉人主张劳务派遣单位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与用工单位九九递送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具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第三项争议焦点。本案中,王建于2016年1月3日在工作中突发疾病导致工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其与鼓楼人力资源中心签订的劳动合同因劳动者死亡而终止。该情形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故三上诉人主张鼓楼人力资源中心、九九递送公司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无法律依据,本院对其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另外,本案二审审理期间,三上诉人请求确认《九九公司配送员全日制租赁用工合同补充细则(A)》第一条第二款无效,因其在一审中已撤回该项诉请,故本院对三上诉人在二审中重新提出该项诉请不予理涉。

综上所述,上诉人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7)苏0106民初335号民事判决;

二、江苏九九递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2015年12月28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760元,南京鼓楼人力资源服务中心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均予以免收;诉讼保全费1240元,由李福荣、李庆九、王冬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冯 驰

审判员 毕艳红

审判员 吴晓静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尹 琪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被 2030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九十二条第二款    被 2567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四十四条    被 43749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四十六条    被 259995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六十六条    被 1568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三条    被 25239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十条    被 69054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三十一条    被 12181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第六十二条    被 3745 篇案例引用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    被 39407 篇案例引用
  • 《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2010修订)》第六十四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    被 2668771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第三十九条第一款    被 12916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 991892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2007)》第二十七条    被 122812 篇案例引用
  • 查看更多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