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张骞与杨延辉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甘民终354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6-27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张骞与杨延辉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786
预计阅读:12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甘民终354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6-27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住所地兰州市榆中县。

经营者:张骞,该保鲜库投资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骞,男,生于1970年5月4日,汉族,住兰州市榆中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延辉,男,生于1981年6月3日,汉族,个体户,住白银市白银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志涛,甘肃熙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强,甘肃熙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以下简称深惠保鲜库)、张骞与被上诉人杨延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4民初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骞及深惠保鲜库、被上诉人杨延辉、杨延辉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志涛及刘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张骞、深惠保鲜库的上诉请求:1.撤销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4民初87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杨延辉的原审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杨延辉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杨延辉将超过法定标准的高额借款利息计入借款本金的行为违法,超出法定标准的利息不能作为借款本金。原审中杨延辉所述2016年4月10日的140万借款和2016年11月2日的100万元借款实际为依据原借款计算的高额利息,该利息计算标准已经超过了年利率24%,不应计为本金且重复计算。二、原审判决认定张骞、深惠保鲜库的还款金额有误。原审判决认定张骞、深惠保鲜库共计还款285.3万元,而实际上张骞、深惠保鲜库的还款总金额为385.3万元,少算了100万元。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保护张骞、深惠保鲜库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杨延辉在二审中提交答辩状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杨延辉在一审中提交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张骞、深惠保鲜库与其之间的法律关系,并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借款本金数额。张骞、深惠保鲜库所称的将超过法定标准的高额借款利息计入本金的主张以及已经还款的金额中少计算100万元的主张没有任何证据作为支撑,根据法律规定,张骞、深惠保鲜库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一审法院根据案件证据及双方的交易习惯认定本金金额和已还款数额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利息计算部分也严格依据法律规定。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张骞、深惠保鲜库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诉称

杨延辉一审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借款本金600万元;2.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利息每月12万元至2017年10月10日为120万元,以及自2017年10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3.判令由被告支付因主张权利所支出的各项费用10万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12月23日,张骞向杨延辉借款200万元,张骞出具了金额为200万元的收条一份,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和借款契约各一份,杨延辉持有借款合同,张骞持有借款契约,两份合同均约定自借款当日起按月息11万元整支付利息以及违约方除向守约方完成合同约定的义务外,还应当承担守约方为实现债权所支出的律师费、交通费、诉讼费及保全费等。杨延辉持有的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限自2013年12月23日至2015年8月23日,借款理由为生产经营活动需要,并约定未履行还款义务张骞还应向杨延辉承担未付款款总额每日3%的违约金,合同还约定了保证条款,深惠保鲜库作为连带保证人在借款合同上签了字,当日杨延辉、张骞、深惠保鲜库另行签订了借款抵押协议书,约定以深惠保鲜库部分土地、办公房屋、12间商铺作为张骞向杨延辉借款的担保;杨延辉持有的借款契约约定借款期限自2013年12月23日至2014年6月23日,并约定张骞未能按期还款,除照付利息外,并按每逾期一日向杨延辉支付借款金额的1%作为违约金。

2014年4月17日,张骞向杨延辉借款60万元,张骞出具了金额为60万元借条及收条各一份,双方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借款用途为深惠保鲜库扩建,借款期限自2014年4月17日至2014年5月30日,约定违约方违反合同期限规定的,每逾一日,违约金为5000元,并承担由此支出的律师费、差旅费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损失费用,合同未约定借款期内的利息。

2015年1月23日,张骞又向杨延辉借款100万元,并向杨延辉出具收条一份,收条载明'收条今收到杨延辉出借款项现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正(1000000.00元)经各方现场当面清点,借款数额无误。收款人张骞2015.1.23.'同日,双方亦签订了借款续借合同一份,约定借款理由为张骞因生产经营活动需要,借款期限自2015年1月23日至2015年3月23日,约定借期内月息5%,并约定未履行还款义务张骞还应向杨延辉承担未付款款总额每日3%的违约金,合同还约定了保证条款,深惠保鲜库作为连带保证人在借款合同上签了字。

2016年3月22日杨延辉与张骞签订债权债务确认书,主要内容为:截止本确定书签订之日,张骞于2013年12月23日向杨延辉借款200万元、2014年4月17日借款60万元、2015年1月23日借款100万元,共计借款本金360万元,截止以上对账日(2016年3月22日)张骞已经按照双方口头约定全额向杨延辉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完毕受法律保护的全部借款利息,所支付的所有款项均为借款利息无任何借款本金,双方对以上事实予以确认均无异议。

2016年4月10日,张骞向杨延辉借款140万元,并向杨延辉出具收条一份,收条载明'收条今收到杨延辉出借款现金人民币壹佰肆拾万元正(1400000.00)经各方现场当面清点,借款数额无误。收款人:张骞2016.4.10.',双方亦签订了借款合同一份,约定杨延辉向张骞出借140元款项,借款期限自2016年4月10日至2016年7月20日,未约定借期内利息,约定如借款人未能按约定偿付到期应付款项,借款人应按每日人民币壹万的赔偿金标准赔偿出借人损失,如借款人未能按本借款合同规定如数偿付上述到期应付款项的,借款人同意自还款日起向出借人按照年利息36%支付利息损失。

2016年11月2日,张骞向杨延辉出具借条一张,内容为'借条今借到杨延辉现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正。1000000.00于2016年1月20日前务必还清若逾期不还张骞名下深惠保鲜库及办公楼全部由杨延辉经营及管理收租费。直到与杨延辉全部债务结清为止。张骞2016.11.2.',该借条虽载明为现金借款,但双方均认可为利息。

2017年3月,杨延辉作为甲方,张骞、深惠保鲜库作为乙方,双方签订借款兼租赁合同,合同第一条约定截止2016年年底,甲方共计向乙方借款人民币600万元,乙方在2017年向甲方支付月息2%的利息即12万元。合同第二条约定由于乙方一直拖欠甲方的借款本金未予偿还,2016年11月20日之前,经双方协商,由乙方将其所有的位于榆中县连搭乡寇家沟村的深惠保鲜库以及保鲜库的办公楼质押给甲方并允许甲方对外租赁经营,租赁费归甲方,甲方在管理期间支付了数十万元的管理费、维修费和人员的工资等。合同第三条约定鉴于今年现在正值蔬菜大量上市和乙方经营的需要,经甲方同意,甲方将深惠保鲜库以及保鲜库的办公楼移交并租赁给乙方经营,乙方已对甲方所要出租的深惠保鲜库以及保鲜库的办公楼做了充分的了解,愿意承租该保鲜库和房地产。合同第九条约定,甲乙双方在本合同中涉及到的借款、利息等项均由乙方向甲方出具的条据证实,乙方向甲方出具的条据以及双方的协议书等项下乙方全部偿还清甲方的借款本息后作废;如乙方在2017年年底不能偿还甲方借款本息的,则2018年度开始向甲方支付借款本金1016万元(包含资金占用费、违约金256万元)并支付当年的利息200万元,共计1216元,最后期限为2018年年底为止。合同第十条约定,甲方为了自己资金的安全,可以在双方约定的期限内随时要求乙方立即偿还借款本息,否则视为乙方违约,乙方违约的,甲方有权要求乙方承担违约金,承担为实现债权而产生的相关费用,包括并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保全费、差旅费等项。

借款期间,张骞陆续向杨延辉偿还了借款利息,其中于2016年3月22日前陆续偿还185万元,2016年3月23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陆续还款55万元,2017年1月起陆续还款45.3万元,共计还款285.3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诉辩双方的诉辩意见,该案的争议焦点是:1、案件借款本金如何认定;2、张骞已向杨延辉偿还的款项数额如何认定;3、借款利息如何确定。

关于本案借款本金如何认定的问题。杨延辉主张自2013年12月23日至2016年11月2日,张骞共向其借款500万元,张骞对其中360万元借款本金无异议,该院予以认定,对于双方有异议的于2016年4月10日形成的140万元借据,杨延辉主张系借款本金,张骞主张为借款利息,该院认为,一方面,张骞向杨延辉出具的该收条明确载明借现金140万元,各方现场当面点清,借款数额无误,同时双方又签订了借款合同;另一方面,该条据同张骞向杨延辉于2015年1月23日出具的收条的书写方式完全一致,且张骞对2015年1月23日收据所载的100万元的借款系本金的事实无异议,因此,应认定该140万元系借款本金。据上述理由,截止2016年11月2日,张骞的借款本金应认定为500万元。

关于张骞已向杨延辉偿还的款项数额如何认定的问题。因张骞提交的2015年11张还款凭条中2015年9月9日的工行个人业务凭证无工行印章,且该款与其提交的同一天由工行签章的汇款6393转凭证金额一致,且杨延辉亦不予认可,因此,对张骞主张该笔还款金额不予认定;张骞称其曾向张骞还款2万元,但提交的证据为由其在2015年11月27日兰州银行个人存取款凭条上自书的'现金贰万元整白银杨总'的内容,因杨延辉不予认可,对张骞主张的该笔款项不予认定;另,杨延辉对张骞于2014年已付的63万元、2016年已付的67万元、2017年已付的45.3万元,无异议,故应认定张骞已向杨延辉偿还的款项数额为285.3万元。至于张骞陈述由其朋友代其向杨延辉还款60万元,因杨延辉不予认可,其亦未提交证据证实,故对其该主张不予认定。

关于借款利息如何确定的问题。首先,双方约定2013年12月23日20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息为11万元/月,2014年4月17日60万元借款本金的逾期违约金为5000元/日,2015年1月23日10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率为5%/月,该约定超过了36%/年的借款利率,经核算,360万元借款本金按照年利率36%计算至2016年3月22日为2371800元(200万元利息自2013年12月23日起计算为162万元,60万元利息自2014年5月31日起计算为391800元,100万元借款利息自2015年3月23日起计算为36万元),超过部分无效。其次,虽然合同约定的年利息超过了36%,但双方在2016年3月22日债权债务确认书上认可上述360万元借款利息已还清,且截止2016年3月22日,张骞已向杨延辉偿还185万元,该款亦低于2371800元,因此,应视为双方对360万元借款利息重新作出约定,张骞已偿还的185万元款项认定双方在债权债务确认书上确认的利息,且该期间的利息已还清。再次,杨延辉主张,经双方2017年3月核算,截止2016年年底,除前述的500万元的借款本金张骞未予偿还外,按照合同约定又新产生100万元的利息,双方为此形成了借款兼租赁合同,该合同中600元本金包括了500万元的本金及100万元的利息。该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一项关于'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以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本案中,一是2016年3月22日之前的36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息已经清偿,2016年3月22日以后,张骞累计又向杨延辉付款100.3万元,并于2016年4月10日又向杨延辉借本金140万元,约定的逾期年利率为36%,张骞已支付的100.3万元利息应视为支付该50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息,按照36%计算应支付至2016年11月15日(360万元利息自2016年3月23日起算约为84.2万元,140万元的利息自2016年7月21日起算约为16.2万元);其二,双方约定的500万元借款利息及逾期利息超过年利息24%的规定,且张骞已支付的利息按年利率36%计算至了2016年11月15日,故50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息自2016年11月16日起按年利率24%标准计算至2016年12月31日为153333元。据上述理由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截止2016年12月31日双方借款本金为500万元,加上该500万元本金产生的未超过年利率24%的利息153333元可计入本金,本金应认定为5153333元,故双方于2017年3月重新签订借款兼租赁合同关于本金为600万元的约定与已查明的事实不一致,对超出部分该院不予认定,杨延辉认为借款本金为600万元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第四,本案中,该院已认定双方重新确定的本金为5153333元,但其中的153333元系500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且已按年利率24%计算,现杨延辉主张153333元款项自2017年1月1日起按年利率24%计付利息的请求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项关于'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相悖,该院不予支持;对其主张自2017年1月1日起按双方在借款兼租赁合同中约定的年利率24%计付500万元借款本金的利息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予以支持。对于张骞关于双方约定的利率过高,应当按照月利率24%计算利息的抗辩意见,该院认为,双方约定利率高于法定利率,根据《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项关于'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因张骞已向杨延辉支付了部分利息,故已支付的利息按年利率36%计算,未支付的利息按法定的年利率24%计算,故张骞的部分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杨延辉主张由深惠保鲜库承担连带还款的责任,该院认为,深惠保鲜库对张骞部分借款提供保证,且在2017年3月的借款兼租赁合同中亦以债务人身份进行签字,诉讼中,也未对其不承担还款责任进行抗辩,应视为深惠保鲜库自认其为该500万元借款的共同债务人,应对杨延辉主张的借款本息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至于杨延辉主张的因诉讼产生的10万元代理费的问题,虽双方在借款合同中约定张骞应对此承担支付责任,但诉讼中,杨延辉仅提供了代理合同,未提交其已实际交款的证据,故其该主张证据不足,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杨延辉要求张骞、深惠保鲜库清偿借款本息的部分请求成立,该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张骞、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向原告杨延辉清偿借款本金5153333元、500万元本金的利息1033333元(自2017年1月1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至2017年10月10日),共计6186666元,以及按年利率24%标准支付自2017年10月11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的500万元本金的利息;二、驳回原告杨延辉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2900元,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杨延辉承担9000元,被告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张骞承担58900元。

本院查明

本案二审期间,张骞、深惠保鲜库围绕上诉请求提交了四组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张骞、深惠保鲜库提交的证据1,证人曾兰萍的证人证言,以证明其于2016年7月15日代张骞在中国农业银行榆中县栖云北路分理处给杨延辉转账50万元;证据2,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单,以证明其于2017年1月26日向杨延辉转账还款20万元;证据3,2016年10月12日由XX亮出具的张骞还杨延辉借款20万元的收条,以证明张骞于2016年10月12日向杨延辉还款20万元;证据4,2017年5月30日由杨延辉出具的收条,以证明于2017年5月30日张骞向杨延辉还款10万元。经质证,杨延辉对上述4组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无异议,表示认可。本院经审查,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予以认可。

经开庭审查相关证据并听取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根据案件证据和庭审查明,本案争议焦点可归结为对张骞、深惠保鲜库还款本金及利息认定。

关于对张骞、深惠保鲜库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认定。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庭审查明,本院认为,在一审法院对张骞、深惠保鲜库借款本息认定的基础上,因张骞、深惠保鲜库在二审中提交证据证明其自2016年7月15日至2017年5月30日共还款100万元,故与一审法院认定其在2016年3月22日后共计还款100.3万元合并计算,其还款总额应认定为200.3万元。同时确认如下事实:双方约定2016年3月22日以前张骞所欠360万本金的利息已结清,从2016年3月23日起以360万元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36%计算利息;张骞2016年4月10日再次向杨延辉借本金140万元,借款到期日为2016年7月20日,未约定借期内利息,约定自还款日即2016年7月21日起向出借人按照年利率36%支付利息损失;借款双方于2017年3月重新签订借款兼租赁合同中约定从2017年1月1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利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二十八条第一项关于'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以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以及该条第二项'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张骞、深惠保鲜库还款本息具体金额计算如下:从2016年3月23日起到张骞2016年度最后一次还款日即2016年12月31日止,张骞共还款7次,总计125万,以前后两次借款总金额50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36%计算,其中共还息1153291.2元,折抵本金96708.8元,未还借款本金4903291.2元,欠付利息78452.7元,共计4981743.9元;自2017年1月1日至张骞最后一次还款日2017年11月8日止,张骞共还款9笔,总计75.3万元,以借款本金4903291.2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其中共还利息717260.3元,折抵本金35739.7元,未还借款本金4867551.5元,欠付利息421483.8元,共计5289035.3元。

由于张骞、深惠保鲜库二审中所提交的证据并不属于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新证据'范畴,张骞、深惠保鲜库无正当理由未在一审阶段出示该证据,属于逾期提供证据,增加了其他当事人的诉累,浪费审判资源。为体现对张骞、深惠保鲜库逾期提交证据行为的否定评价,本院对其逾期提交的该份证据予以采信并作出改判,但不因此调整二审案件受理费的承担。

综上,上诉人张骞、深惠保鲜库的部分上诉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部分处理结果不当,本院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4民初8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4民初8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张骞、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向被上诉人杨延辉清偿借款本金4867551.5元、及以该笔本金4867551.5元为基数产生的利息421483.8元(从2017年1月26日起计算至2017年11月8日止),本息共计5289035.3元,并按年利率24%的标准支付本金4867551.5元自2017年11月8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的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张骞、兰州深惠蔬菜保鲜库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34000元,由其自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王烨

审判员周雷

审判员张潇艺

二O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陈杰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