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君行投资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与夏启霞、夏启杨等机动车...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黄冈君行投资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与夏启霞、夏启杨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411
预计阅读: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鄂11民终60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10-22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被告):黄冈君行投资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住所地:黄冈市黄州区赤壁一路46号,组织机构代码:57373950-7。

主要负责人:余加贵,校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连清,该学校副校长,代理权限:一般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俊杰,湖北率责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夏启霞,女,1982年10月2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团风县人,住团风县,系死者夏学全之女。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夏启杨,男,1981年9月20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团风县人,住团风县,系死者夏学全之子。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何金连,女,1937年9月27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团风县人,住团风县,系死者夏学全之母。

以上三被上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小平、罗桂林,湖北鄂东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陈卫军,男,1969年3月10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浠水县人,住浠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新建,浠水县团陂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冈君行投资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以下简称君行驾校)因与被上诉人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陈卫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团风县人民法院(2016)鄂1121民初1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7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君行驾校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戴连清、谢俊杰,被上诉人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及其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小平、罗桂林,被上诉人陈卫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新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君行驾校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君行驾校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陈卫军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依据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提交的证据五《自训点经营管理协议》认定本案陈卫军驾驶的肇事车辆挂靠在上诉人君行驾校处系认定事实错误。首先,从证据的形式看,此管理协议系复印件,无法与原件核对,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其次,从协议的内容看,签订协议的双方并未约定将肇事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处。二、本案中肇事车辆系陈卫军私自购买的报废车辆,并在君行驾校不知情的情况下套用该校号牌,故此次交通事故应由陈卫军承担赔偿责任,君行驾校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陈卫军辩称:一、陈卫军驾驶的肇事车辆是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君行驾校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请求驳回君行驾校的上诉请求。

一审原告诉称

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陈卫军和君行驾校共同赔偿其因近亲属夏学全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48345.70元,并由陈卫军和君行驾校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0月15日下午4时许,陈卫军无教练资格驾驶套牌报废桑塔纳小汽车在团风县但店镇至浠水县××××镇的武英高速连接线上教学员驾驶小汽车,该车由团陂镇往但店镇方向行驶,行驶至团风县但店镇弘博商硂门前路段,陈卫军驾车调头时,与后方同向行驶的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近亲属夏学全驾驶的无号牌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夏学全经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两车部分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陈卫军承担主要责任,夏学全承担次要责任。因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一致赔偿协议,故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另查明,陈卫军驾驶的套牌报废桑塔纳小汽车是自己于2014年10月私人购买的黑车,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在浠水县××××镇报名点培训学员。陈卫军因此次交通事故被团风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陈卫军驾驶机动车与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近亲属夏学全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使三人近亲属夏学全受伤死亡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三人的合法经济损失应获得相应赔偿。陈卫军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首先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向三人支付理赔金,超出交强险范围外的三人合法经济损失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过错由陈卫军承担赔偿责任。陈卫军驾驶的套牌肇事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君行驾校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另本案中,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主张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法调整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主张的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本案陈卫军因本次交通肇事已受刑事处罚,承担了刑事责任,故对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求不予支持。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主张的误工费及交通费酌定为4000元。遂判决:一、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的近亲属夏学全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为284190元。[经济损失计算依据①死亡赔偿金11844元/年×20年=236880元;②丧葬费43217÷2=21608元;③被扶养人生活费8681元/年×5年÷2人=21702元;④误工费及交通费4000元]。由陈卫军在交强险范围内向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支付赔偿金110000元;二、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超出交强险理赔范围的经济损失由陈卫军赔偿91933元。计算方式:总损失284190元-交强险110000元=174190元×70%=121933元,扣减已付款30000元];三、陈卫军应承担的赔偿义务,由君行驾校承担连带责任;四、赔偿义务人应支付的赔偿款,限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款至团风县人民法院账户,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团风县支行营业室,账号:63×××31;五、驳回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二审中,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团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陈佳林(君行驾校工作人员,分管教练车和教练员等工作)的询问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明陈卫军与君行驾校签订了管理协议并履行,陈卫军的肇事车辆属于套牌车辆,套牌由君行驾校提供,君行驾校向陈卫军收取了管理费。

陈卫军、君行驾校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陈卫军对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君行驾校对上述证据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是复印件,同时认为陈佳林的陈述中“陈卫军为君行驾校专门负责招生”的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陈佳林只是推测陈卫军与君行驾校有经营管理协议,且陈佳林的证词中并没有君行驾校向陈卫军交付车辆套牌的内容。本院认为,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提交的上述证据虽系复印件,但经审查该询问笔录与团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以及一审案卷材料中团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陈卫军的讯问笔录的形式、内容能相互印证,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根据一审案卷材料和当事人在二审庭审中的陈述,本院另查明,2011年,陈卫军在浠水县××××镇设立驾校训练点,自行购置车辆并使用君行驾校标识,对外以君行驾校的名义招生、训练学员;训练点招收的学员由训练点对其进行培训,由君行驾校办理档案手续、联系安排考试等事宜;训练点按每名学员向君行驾校交纳1600元左右的费用。2012年至本案交通事故发生之前,陈卫军每年与君行驾校签订《自训点经营管理协议》,约定各训练点的训练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一审诉讼中,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向一审法院提交上述《自训点经营管理协议》复印件一份,团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在该复印件上注明复印件与原件核对无异,并由办案民警签字。陈卫军驾驶的肇事车辆所挂号牌系套用的君行驾校“鄂J-1078学”车辆的号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于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向一审法院提交的陈卫军与君行驾校签订的《自训点经营管理协议》虽系复印件,但团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已在该复印件上注明复印件与原件核对无异,对该协议的真实性应予认定。同时,该协议已明确约定各训练点的训练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而本案肇事车辆系陈卫军经办的君行驾校浠水县团陂训练点的训练车辆,在无有力的相反证据予以反驳的情况之下,应认定该肇事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处经营。一审据此认定陈卫军驾驶的肇事车辆挂靠在君行驾校名下,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法律规定,确定由该校对陈卫军向受害人亲属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上诉人君行驾校认为一审依据夏启霞、夏启杨、何金连提交的证据五《自训点经营管理协议》认定本案陈卫军驾驶的肇事车辆挂靠在上诉人君行驾校处系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君行驾校提出的陈卫军在君行驾校不知情的情况下套用该校号牌,君行驾校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即使陈卫军是在君行驾校不知情的情况下套用该校号牌,因君行驾校自陈卫军经办的君行驾校浠水县团陂训练点处收取了管理费用,即负有对该训练点的经营运作、安全管理等工作的监督管理义务,其对该训练点使用涉案肇事套牌车辆的情况应是知悉的,却未进行阻止和纠正,应视为其对该训练点套用该校车牌和使用涉案套牌车辆的追认和默示同意,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第五条“套牌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套牌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被套牌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同意套牌的,应当与套牌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规定,该校在本案中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当然,如果君行驾校对浠水县团陂训练点使用涉案肇事套牌车辆的情况在事实上完全不知晓,则其并未尽到监督管理职责,在挂靠关系存在的情况下,该校亦不能免责。故,上诉人君行驾校认为肇事车辆系陈卫军私自购买的报废车辆,并在该校不知情的情况下套用该校号牌,故此次交通事故应由陈卫军承担赔偿责任,该校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亦不成立,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君行驾校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10元,由上诉人黄冈君行投资有限公司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陈孔齐

审判员  林 俊

审判员  宋顺国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陈 杰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