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1与赵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陈某1与赵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383
预计阅读:11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湘10民终2264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1-02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进辉,湖南宇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园,湖南春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某1因与被上诉人赵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资兴市人民法院(2017)湘1081民初3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曹进辉,被上诉人赵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陈某1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至第三项,依法改判驳回赵某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赵某负担。事实与理由:一、涉案股票资产266,278.55元包含陈某1的个人财产100,000元及利息,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陈某1于2008年10月患舌癌,在医院治疗后,保险公司于2010年7月9日赔偿100,000元意外伤害款给陈某1,用于对陈某1身体伤害及后续治疗的补偿。陈某1将该100,000元先存在银行,后投资股市。2017年8月28日,陈某1舌癌复发,需要高额医疗费。一审判决将陈某1的保险赔偿款予以分割错误。另陈某1向陈某2借款31,000元投入股市,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涉案股票资产包含该31,000元借款,分割之前应先扣除夫妻共同债务。二、赵某是婚姻过错方。2016年1月,赵某将家中店子偷偷转出,携款离家出走,多次在外参加传销活动,将夫妻共同财产挥霍一空。多次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不顾家人多次批评教育,屡教不改,给陈某1造成重大精神和财产损失。一审判决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未考虑对重病患者的照顾,明显偏袒婚姻过错方。三、陈某1与赵某于2016年3月18日达成离婚协议,该协议第三条第二款约定:双方目前自有现金存款归各自所有。离婚时,陈某1把所有收入、储蓄和借款均投入股票账户,仅有银行存款3000多元,故当时双方对“存款”的理解应是包括银行存折中的存款和住房公积金、养老金、股票等。一审判决分割陈某1的股票资产、住房公积金及养老保险金错误。四、双方离婚前,赵某因参加传销非法活动,花费夫妻共同财产90,000余元,赵某应支付45,000元给陈某1。

被上诉人辩称

赵某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陈某1上诉的事实及理由不能成立。1、本案是离婚后财产纠纷,是双方在婚姻关系结束后发现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离婚时未分割的其他财产引起的纠纷,陈某1提出因患舌癌保险公司赔偿了100,000元,先存入银行后投资股票,无事实和证据支持。陈某1主张借款31,000元包含在股票资产更无事实依据,双方在离婚协议第四条已明确“双方无共同债权、债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债务由个人承担,与对方无关”。2、陈某1提出赵某是婚姻过错方,多次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是对赵某的人身攻击。赵某与陈某1结婚十七年,婚后,陈某1因工作原因长期在国内外奔波,家庭和子女全由赵某一人照顾,赵某对家庭付出较大,离婚时,理应的到补偿。3、陈某1在本案诉讼期间多次威胁、殴打赵某。二、一审法院查明陈某1持有的股票资产为328,738元(截止时间为2017年3月28日),该股票资产应为双方夫妻共同财产的增值,应当予以分割。陈某1在离婚时隐瞒了夫妻共同财产股票资产、住房公积金等,依法应当少分或不分。一审判决在认定股票资产金额及分配上没有按照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赵某考虑双方曾经的夫妻感情,未提起上诉。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诉称

赵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依法分割陈某1与赵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工程投资款150,000元及分配款56,000元,住房公积金90,000元,养老保险金个人部分60,000元,毛线价值40,000元,股票资产328,738元,共计724,738元;2、诉讼费用由陈某1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赵某与陈某1原系夫妻关系。2012年期间,陈某1曾承包了云南德宏州潞西市芒里水电站的工程,后因合伙人之间发生纠纷诉至法院,经一审法院(2012)资法民一初字第527号民事调解书确认案外人向杰群应支付给陈某1工程款56,000元。2016年期间,赵某与陈某1感情出现问题,于2016年3月18日自愿达成离婚协议,约定:“一、双方自愿离婚。……三、家庭财产处理方案如下:1、登记在男方名下的位于资兴东江街道办事处水电八局六栋的住房一套、车库一个归儿子陈某2和女儿陈某3所有,另有水电八局二00××一套老旧福利房归男方所有(为男方婚前财产)。2、双方目前自有现金存款归各自所有……”。同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1、男女双方离婚后,在女方未找到固定住所前,有权居住在现有住房内(水电路水电八局六栋);2、水电八局二00栋住房2016年的租金继续由女方收取;3、水电路六栋的车库,女方可以开店使用,(2016年内为无偿使用,2016年后双方另行商定)”。2016年3月21日,双方当事人办理了离婚登记。离婚后,赵某暂住资兴水电路水电八局六栋的住房内。2016年11月25日,赵某将资兴水电路水电八局六栋的车库予以出租,收取租金20,000元。另查明,陈某1患有左舌癌。陈某1的住房公积金截止2016年2月17日金额为68,268.61元,赵某的基金账户截止2017年6月16日金额为4932.48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离婚后财产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陈某1于2012年承包的云南德宏州潞西市芒里水电站的工程收益是否应在离婚时予以分配;二、涉案住房公积金、个人养老保险金、股票、基金是否属于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

关于争议焦点一。离婚时要求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应以离婚时间(即2016年3月21日)为节点,以离婚时现有的资产为依据,赵某主张分割陈某1在2012年的投资及收益,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陈某1提出2012年所得收益早已用于家庭生活,赵某对此虽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反驳,且赵某亦未提交证据证明陈某1在2012年期间所产生的收益仍保存至今,故对赵某提出要求分割陈某1在2012年的投资收益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的离婚协议第三条第二款虽约定“双方目前自有现金存款归各自所有”,但对该条款的理解,双方各执己见。赵某主张双方协议离婚时该条款仅指现金和存款,未涉及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及股票等。陈某1辩称双方协议离婚时,该条款中的“现金存款”已包括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及股票等,且上述款项都是从工资账户扣至个人账户中,其本质属于存款,只是离婚协议中没有表述那么具体。婚姻法及司法解释中对现金、存款、股票、基金、住房公积金、个人养老保险金都有着单项条款规定,陈某1提出住房公积金、个人养老保险金等都是从工资账户扣到个人账户,本质应属于存款的主张,应不予采信。陈某1抗辩双方在签署离婚协议时,已经口头约定现金存款包含了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及股票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应认定涉案住房公积金、个人养老保险金、股票、基金为双方离婚时未处理的夫妻共同财产,对上述财产的处理,应考虑双方共同生活时间长短,各自对家庭财产贡献大小等因素,予以合理处置。

关于住房公积金。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名下有住房公积金68,268.61元(截止2016年2月17日);赵某名下无住房公积金;故对于陈某1名下的公积金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合理分割。住房公积金计算的截止时间应以临近离婚时间(2016年3月21日)为截止点,即确认截止时间为2016年2月17日。关于养老保险金个人实际缴纳部分。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各自名下养老金个人缴纳部分及补充养老金个人缴纳部分,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赵某主张2016年的养老保险金交纳时间是离婚之后(即2016年11月21日)缴纳的,故赵某于2016年缴纳的养老保险金不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并提交了养老保险金补缴单予以证明,陈某1虽不予以认可,但未提交证据予以反驳,故对赵某的上述主张予以认定,确认赵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保险个人缴纳部分为13,691.71元(截止时间为2015年)。关于陈某1名下的养老保险金,根据赵某提交的查询明细,陈某1的养老保险金为40,501.2元(截止时间为2016年3月),陈某1则辩称养老保险金额为39,960.8元(截止时间为2016年2月)。因明细单上的查询时间不能精确到日,故酌情认定陈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保险金为39,960.8元(截止时间为2016年2月)。

关于股票资产。赵某根据财产保全时冻结陈某1股票账户的金额,主张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持有的股票资产为328,738元(截止时间为2017年3月28日),该项财产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陈某1辩称其在离婚后股票账户有加投资金,并提交了方正证券出具的历史资金情况表,拟证明离婚时(即2016年3月21日)股票总资产为266,278.55元。陈某1现有的股票收益,与其新增资金及投资操作的转换密切相关,已超出了夫妻共同财产自然增值的范围,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故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股票资产以金额266,278.55元(截止时间这2016年3月21日)予以分配更为合理。关于基金资产。双方均认可赵某在婚后购买了基金,现基金市值为4932.48元,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处理。另外,对于赵某自愿放弃对毛线主张的诉请,予以确认。陈某1提出赵某将子女所有的门面予以出租并收取租金的事实,赵某虽予以认可,但因该事实发生于离婚后,本案陈某1并非门面的权利人,应由相关权利人另行诉讼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三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一、在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被告名下的公积金归被告陈某1所有,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人民币34134.31元[住房公积金68268.61元÷2];二、在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原、被告各自名下的养老保险金中属于个人缴纳部分归原、被告各自所有,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13134.55元[养老保险金(39960.8元-13691.71元)÷2];三、在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被告陈某1名下的股票资产归被告陈某1所有,登记在原告赵某名下的基金资产归原告赵某所有,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130673.04元[(股票266278.55元-基金4932.48元)÷2];四、驳回原告赵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1,047.38元,财产保全费2500元,共计13,547.38元,由原告赵某负担5418.95元,由被告陈某1负担8128.43元。”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认证如下:对陈某1提交的银行账户情况表、方正证券账户资料、建设银行对私活期账户明细、东江办事处收款通知单、付款通知单、证明、取款凭条、DCC个人活期明细账查询(2010年7月)、存款凭条2010年7月、存款凭条、存款利息清单、存款凭条(陈和符)、银行(定期)明细查询、个人活期明细账查询(2015年2月9日至2016年3月21日)、湘雅医院病历资料,赵某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陈某1提交的借条与个人活期明细账查询(2015年2月9日至2016年3月21日)中2015年3月11日的转账记录吻合,证人陈某2出庭作证,其证言与借条及上述转账记录相符,本院予以采信;陈某1提交的建设银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2016年3月21日至2016年6月13日)系双方离婚后的交易明细,与本案的处理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陈某1提交的店面转让协议书、收据系双方离婚之前发生的交易,与本案的处理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陈某1提交的微信、和解协议书、电话短信记录,无其他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一)陈某1因患舌癌于2010年7月20日获得意外伤害保险赔偿款100,000元,当日,陈某1将该100,000元存为银行定期存款,2015年1月27日陈某1将该100,000元定期存款取出90,000元另加现金10,000元共100,000元汇入符宗钰的账户,意外伤害保险赔偿款的定期存款余额10,000元及利息共计22,819.4元续存。符宗钰于2015年2月9日将100,000元汇入陈某1方正证券绑定的银行卡账户(汇入前该银行账户余额为27.23元),当日,陈某1将该款转入其方正证券账户。2015年8月3日,陈某1又将意外伤害保险赔偿款的定期存款余额22,819.4元及利息744.84元共计23,563.74元转入其与方正证券账户绑定的银行卡账户,并先后转入方正证券账户。(二)陈某1于2015年3月11日向陈某4借款,陈某4通过银行转账将30,975元转给陈某1方正证券账户绑定的银行卡账户,当日,陈某1出具借条给陈某4,借条内容为:“今借到陈某4人民币叁万壹仟元整(实际银行转30,975元)用于股市买股票,三年内归还,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息。借款人:陈某1。2015年3月11日。”后陈某1将该借款陆续投入其方正证券账户。(三)陈某1与赵某的离婚协议书第四条约定:“双方无共同债权、债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债务由个人承担,与对方无涉。”(四)陈某1舌癌复发,于2017年10月11日至2017年10月20日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住院进行手术治疗。(五)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陈某1与赵某的离婚协议约定“双方目前自有的现金存款归各自所有”中的“现金存款”是否包含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及股票资产;二、涉案的夫妻共同财产数额如何认定;三、涉案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如何分割。

关于争议焦点一。陈某1与赵某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双方目前自有的现金存款归各自所有,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陈某1上诉认为,“现金存款”包含含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及股票资产,但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从双方离婚协议的其他条款也无法体现,且我国婚姻法及司法解释对现金、存款、股票、住房公积金、个人养老保险金都有明确的单项条款规定,属于不同的法律概念,故陈某1的该项上诉理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1、关于住房公积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二)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本案中,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名下有住房公积金68,268.61元(截止2016年2月17日),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对陈某1的住房公积金未予分割,现赵某提出分割请求,一审判决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并无不当。

2、关于养老保险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三条规定:“离婚时夫妻一方尚未退休、不符合领取养老保险金条件,另一方请求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养老保险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婚后以夫妻共同财产缴付养老保险费,离婚时一方主张将养老金账户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实际缴付部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未达到符合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条件,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均缴纳了养老保险金,一审判决根据双方实际缴付的养老保险金情况认定双方养老保险金账户个人实际缴付的差额部分作为可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并无不当。

3、关于股票资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等费用;……(五)其他应归一方的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1)陈某1因患舌癌,获得意外伤害保险赔偿款100,000元。陈某1二审时向本院提交的银行账户情况表、方正证券账户资料、建设银行对私活期账户明细、东江办事处收款通知单、付款通知单、证明、取款凭条及其个人的银行存取款流水明细清单等证据相互印证,可以证实该赔偿款100,000元及利息13,564元均投入涉案的股票账户。根据上述规定,该意外伤害赔偿款及利息应属于陈某1的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2)陈某1二审提交的借条、银行明细清单、陈某4的证人证言亦相互印证,可以证实陈某1向陈某4借款30,975元投入了涉案的股票账户。根据双方离婚协议的约定,该借贷债务应属于陈某1的个人债务,赵某亦予认可,应由陈某1负责偿还,但该借款系投入到陈某1的股票资产,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该借款30,975元亦不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应从股票资产中予以扣除。综上,本案属于双方夫妻共同财产的股票资产价值应认定为121,739.55元(266,278.55元-意外伤害赔偿款100,000元-意外伤害赔偿款的利息13,564元-陈某4的借款30,975元),陈某1主张上述款项扣除后再予分割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陈某1上诉认为赵某是婚姻过错方,应当少分财产,且陈某1身患癌症,属于生活困难一方,分割财产时应当适当照顾。但陈某1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实赵某确属婚姻过错方,陈某1虽身患癌症,但有稳定的工作和工资收入,且在单位购买了职工医疗保险,而赵某无固定工作和稳定收入,且在双方离婚时未分得住房,属于无住房的一方。一审判决综合考虑双方的实际情况,对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平均分割并无不当。陈某1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另陈某1主张赵某在双方离婚前花费的夫妻共同财产90,000余元,应支付45,000元给陈某1,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陈某1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湖南省资兴市人民法院(2017)湘1081民初35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在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被告名下的公积金归被告陈某1所有,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人民币34134.31元[住房公积金68268.61元÷2]”、第二项即“在原告赵某与被告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原、被告各自名下的养老保险金中属于个人缴纳部分归原、被告各自所有,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13134.55元[养老保险金(39960.8元-13,691.71元)÷2]”、第四项即“驳回原告赵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湖南省资兴市人民法院(2017)湘1081民初357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在被上诉人赵某与上诉人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登记在上诉人陈某1名下的股票资产归上诉人陈某1所有,登记在被上诉人赵某名下的基金资产归被上诉人赵某所有,上诉人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被上诉人赵某58,403.54元[(股票121,739.55元-基金4932.48元)÷2];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1,047.38元,财产保全费2500元,合计13,547.38元,由被上诉人赵某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3858元,由上诉人陈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李 程

审判员 廖 军

审判员 雷金梅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日

书记员唐旭超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