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张子俊与濮净、范从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王耀华   
案号:
(2014)虎民初字第028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6-1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张洁、张子俊与濮净、范从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974
预计阅读:9min
审判人员:
王耀华   
案号:
(2014)虎民初字第028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6-19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洁,女,1997年3月13日生,汉族。

法定代理人胡金香,女,1968年12月28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陈健,江苏诚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子俊,男,1999年7月23日生,汉族。

法定代理人胡金香,女,1968年12月28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陈健,江苏诚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濮净,男,1981年2月23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谢群山,江苏百年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庆旺,江苏百年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范从磊,男,1986年7月11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谢群山,江苏百年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庆旺,江苏百年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高新区运河路8号。

负责人沈丽敏,经理。

委托代理人厉彬,江苏新天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兴隆大街188号。

法定代表人许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婷婷,该公司苏州分公司员工。

审理经过

原告张洁、张子俊与被告濮净、范从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苏州分公司)、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2013年2月28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耀华独任审判。本案于2014年3月13日、4月21日、5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洁、及两原告张洁、张子俊的法定代理人胡金香、委托代理人陈健,被告濮净、及两被告濮净、范从磊的委托代理人谢群山、陈庆旺,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委托代理人厉彬,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张婷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洁、张子俊诉称,2013年9月26日18时51分左右,张德贵驾驶苏E2040446电动自行车(后搭载欧满芳)由北向南通过苏州市虎丘区太湖大道与环阳山路路口时,被濮净驾驶的苏E-3390N小轿车从右侧撞击,导致人车分离、跌地受伤。后张德贵被送医院抢救,因伤情过重,抢救无效,于2013年10月14日死亡。经查明,该小轿车所有人系范从磊,该车辆在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2013年12月30日,苏州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虎丘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

张德贵父母双亡,于2006年4月与胡金香离异,两原告是张德贵的子女。两原告认为,被告濮净的违章行为恶劣、确凿,理应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受害人张德贵辞世留下了两未成年子女,两原告直接丧失了生活、学习的主要经济来源,给原告家庭留下了难以抚慰的精神创伤,也使得原告家庭生活陷入了无以为继的窘迫现状。为了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各被告:1、支付死亡赔偿金650760元;2、支付精神抚慰金5万元;3、支付抢救费、医疗费98058.33元;4、支付死亡丧葬费31828元;5、支付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日用品费等11916.11元;6、支付被抚养人生活费61113元;7、支付电瓶车损失3050元;8、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被告濮净辩称,1、濮净曾垫付医疗费9万余元,原告未予扣除;2、鉴于两原告父母已离异,被抚养人只有张洁一人;3、张德贵避险不当,且自身违章搭载也是过错行为,受害人张德贵的责任应当大于濮净。

被告范从磊辩称,范从磊与濮净间是车辆借用关系,范从磊将车辆交给濮净使用后就丧失了对车辆的控制,因此范从磊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

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辩称,张德贵违反了道交法相关规定,具体赔偿责任请法院依法认定。

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诉称,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张德贵送院治疗,因张德贵、濮净等无力承担抢救费用,2013年10月11日紫金保险公司垫付了抢救费34228.62元。第三人请求判令:1、原告张洁、张子俊在该案获得的赔偿款范围内优先偿还救助基金垫付的抢救费34228.62元;2、被告濮净、范从磊、人保苏州分公司在赔偿款范围内直接偿还34228.62元。

两原告辩称,原告同意在交强险、商业险之外,由濮净、范从磊承担的赔偿额度内直接支付第三人垫付款。

被告范从磊、濮净辩称,同意第三人的第一项诉讼请求,请求驳回第三人第二项诉讼请求。

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辩称,请法院依法审核裁判。

本院查明

综合当事人举证、质证,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一、肇事车辆情况

被告范从磊现为苏州高新区白鹤寺出家法师。

2012年12月12日,被告濮净为本案肇事的迈腾轿车投保了交强险,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保险期间自2012年12月13日18时起至2013年12月13日18时止;2013年3月7日,被告濮净为本案肇事机动车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含不计免赔率特约条款)等,保险金额为30万元,保险条款中载明:第七条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毁损,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依照合同约定,对超过交强险各分项限额以上的部分负责赔偿;第十三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二)精神损害赔偿;……(七)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第三十四条保险人对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直接向第三者赔偿。

2013年9月18日,被告濮净将上述迈腾轿车的行驶证变更登记至范从磊名下,并变更车牌号为苏E-3390N。因车辆行驶证、车牌变更,2013年9月22日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出具保险批单,将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的投保人、被保险人由濮净变更为范从磊,车牌变更为苏E-3390N。后被告濮净继续使用苏E-3390N迈腾轿车至今。

2013年9月(事发前数日),张德贵自苏州市隆园贸易有限公司购买了价格为3050元的新大洲电动自行车一辆,车牌号为苏E-2040446,其中2050元以现金方式支付、另1000元以旧车折价方式支付。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提供的濮净的驾驶证、肇事车辆的行驶证、肇事车辆简项信息、电瓶车发票及以旧换新凭证、被告濮净、范从磊提供的机动车交强险保单(含批单)、“直通车”机动车保险单(含批单)及保险条款、白鹤寺证明、本院询问范从磊、濮净的询问笔录等证据予以证明。

二、道路交通事故经过

2013年9月26日18时51分许,被告濮净驾驶肇事车辆迈腾轿车(车牌号苏E-3390N)沿太湖大道由西向东行驶至太湖大道环阳山路路口时遇绿灯放行,在借用非机动车道直行通过该路口过程中其车前部与张德贵所驾驶的由北向南通过上述路口的苏E2040446电动自行车(后座搭载欧满芳)右侧相撞,导致张德贵、欧满芳人车分离后跌地受伤,张德贵、欧满芳两人随即被送院急救治疗。

2013年12月30日,苏州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为欧满芳在该起事故中无责任,同时对濮净、张德贵应负的责任不作认定。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证明、被告濮净、范从磊提供的交巡警大队的询问笔录、路口监控视频、现场图、接处警记录等证据予以证明。

三、张德贵抢救及救助基金垫付经过

事故发生后,张德贵被送至苏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抢救,随即又转至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苏大附二院)抢救。原告张洁支付了转院的救护车费350元。

2013年9月27日,范从磊、濮净向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申请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张德贵医疗费,并承诺在赔付受害人时,将优先偿还救助基金的垫付款项。

在2013年9月29日张德贵抢救时,张德贵的姐姐张雪花是其在苏州的唯一成年亲属。当日,张雪花代理张德贵向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申请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医疗费,并承诺本案交通事故获得的赔偿款优先偿还救助基金的垫付款项,并承诺对于保险理赔款,保险公司可直接偿还救助基金的垫付款项。

2013年10月14日11时许,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通过“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道路救助基金服务中心”账户垫付张德贵在苏大附二院抢救期间的医疗费34228.62元。10月14日12时50分,张德贵因抢救无效死亡。张德贵在苏大附二院住院抢救期间共花费医疗费95818.33元,另61589.71元医疗费已由被告濮净支付;在此期间,原告张洁为张德贵另购买了1890元的药品“人血白蛋白”。

2013年10月18日至2014年2月11日期间,被告濮净分三次共给付原告张洁3万元。

诉讼过程中,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核定张德贵的电动自行车的财产损失为2800元,其余各方当事人对该事实予以确认。

本案交通事故中另一受害人欧满芳受伤后已截肢,现亦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提供的张德贵抢救病历、费用清单、医疗费发票、入院记录、死亡记录、张德贵的火化证明、死亡证明、被告濮净、范从磊提供的张洁出具的收条等证据予以证明、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提供的电瓶车定损单、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提供的医疗费发票及付款回单、濮净、范从磊、张雪花等签署的还款承诺书等证据予以证明。

四、张德贵及其家属

张德贵父母均已死亡30年许。张德贵常年在苏州工作、生活,与前妻胡金香生育有女儿张洁、儿子张子俊。

2006年4月24日,经苏州市金阊区人民法院主持并确认了张德贵与胡金香的调解协议:女儿张洁由张德贵抚养、张子俊由胡金香抚养。之后,原告张洁与张德贵共同生活、原告张子俊与胡金香共同生活。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提供的张德贵身份证、无婚姻登记证明、深渡公安局证明、亲属关系证明、金阊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张德贵房东的证明等证据予以证明。

根据现已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

一、原告方因交通事故导致的损失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张德贵常年在苏州工作、生活,各项损失可按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城镇标准计算。综合现已查明的事实,同时结合两原告的诉讼请求的项目,两原告方的损失有:1、医疗费97708.33元(其中包含由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垫付的34228.62元、被告濮净支付的61589.71元、原告张洁为张德贵购买了药品1890元);2、急救的交通费用350元,本院予以认定;3、本案交通事故造成张德贵死亡,死亡赔偿金(不含被抚养费生活费)部分损失为650760元(32538×20),虽然张德贵和胡金香约定了子女由谁抚养,但未约定抚养费的金额及超过约定金额的抚养费的负担问题,同时父母双方之间的约定并不免除其对子女的法定抚养义务,故本院认为张德贵对原告张子俊、张洁两人都负有法定抚养义务,张子俊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40742元(4÷2×20371)、张洁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20371元(2÷2×20371),死亡赔偿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合计为711873元;4、张德贵住院期间的误工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死亡的,除赔偿第一款中的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外还应赔偿死亡补偿费,故受害人的误工费和死亡赔偿金可以兼得,又因两原告主张张德贵生前每月收入5000元但未提供张德贵的工资单、纳税证明等证据,故本院认定张德贵18天住院治疗期间的误工费为1604.61元(32538÷365×18);5、精神抚慰金本院酌定5万元;6、丧葬费25639.5元(51279÷2);7、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合理费用,本院酌定5000元;8、受害人财产损失2800元。以上各项合计894975.44元。

二、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肇事方的赔偿范围

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12.2万、第三者责任险30万元,考虑到本案交通事故另一受害人欧满芳也需要救治、赔偿,故本院认为保险金额应当为其预留合理份额。本院认为,本案中行使的交强险份额为6.2万元(包含医药费限额5000元、财产损失限额2000元、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5.5万元)、第三者责任险份额为15万元,两项合计保险金额为21.2万元。

两原告的各项损失均已超过交强险各分项限额,故保险人人保苏州分公司首先应基于交强险理赔6.2万元(其中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两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损失为:1、医药费92708.33元;2、财产损失800元;3、交通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丧葬费、受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等739467.11元;合计832975.44元。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对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部分,由机动车一方赔偿,非机动车方有过错的,可以适当减轻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张德贵违章搭载成年人驾驶电动自行车,其本身具有一定的过错,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损失,可适当减轻被告濮净10%的赔偿责任,即两原告应自行负担83297.54元(832975.44×10%)。

关于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损失中,扣除两原告自行负担的部分后,剩余的749677.9元,由保险人人保苏州分公司基于第三者责任险理赔15万元,余额599677.9元由被告濮净负担。由于濮净已先行支付医药费61589.71元、赔偿款3万元,故濮净现仍需继续赔偿两原告508088.19元。

三、救助基金的垫付款项

张雪花是张德贵抢救时亲等最近的成年亲属,故本院认为在事态危急时,张雪花有权代理张德贵申请救治基金垫付医疗费,其向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所作承诺的法律效果归属于张德贵,并在两原告以张德贵继承人身份主张赔偿时其行为的法律效果亦归属于两原告。

第三人紫金保险公司在张德贵救治过程中为张德贵垫付了医疗费34228.62元。首先,按照《道理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可向事故责任人追偿。作为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人,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在保险金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也是本案事故的相关责任人;其次,按张雪花所作承诺,本次事故所获赔偿将优先用于偿还救助基金垫付的款项,受害人张德贵方已对救助基金优先偿还予以认可;再次,张德贵既是受害人、也是本案事故的相关责任方,第三人垫付部分的医疗费不管是本应由张德贵自行负担的部分、还是应由肇事方濮净负担的部分,均可有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足额涵盖,故本院认为救助基金的垫付款项可从21.2万元保险金额内优先支付,本院对第三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两原告针对第三人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由于两原告的各项损失均已大大超出交强险的各分项的赔偿限额及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额,故被告人保苏州分公司只需扣除救助基金优先偿还的垫付款项后,将剩余保险金额177771.38元(212000-34228.62元)直接赔付两原告。

由于被告范从磊系将车辆无偿提供给具有驾驶资质的被告濮净使用,两原告并未举证证明两人之间存在连带责任的情形,故对于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范从磊对濮净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案件受理费,肇事车辆投保的第三者责任险条款中使用加黑字体载明不属赔偿项目,该项费用保险条款载明需单独投保“法律费用特约条款”,并且濮净、范从磊对该免责条款不持异议,故本院认为案件受理费应当由事故责任方根据赔偿比例分担,分别由两原告负担359元、被告濮净负担2208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34228.62元。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原告张洁、张子俊177771.38元。

三、被告濮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洁、张子俊508088.19元。

四、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采用转账方式支付,请汇入当事人指定的账户(第三人指定账户名称:江苏省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开户银行: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账号:537858230112);或汇入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案件标的款专户,开户行:新区农行商业街分理处,账号:548401040002924。

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134元、减半收取2567元,分别由两原告负担359元、被告濮净负担2208元。被告濮净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直接给付两原告2008元、给付第三人200元,两原告和第三人预交的案件受理费本院不再退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应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相关规定预交上诉费用。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工业园区支行;帐号:10-550101040009599。

审判人员

审判员王耀华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九日

书记员陆玮

  • 《》第十七条第三款    被 75807 篇案例引用
  • 《》第十七条    被 1704081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第七十六条    被 2174230 篇案例引用
  • 《》第七十五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3)》第七十五条    被 120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3)》第七十六条    被 37149 篇案例引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09)》第十六条    被 2377634 篇案例引用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被 1035050 篇案例引用
  • 查看更多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