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监督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监督民事判决书
字数:7487
预计阅读:10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京民再3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12-28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

法定代表人:彭林,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锐利,北京市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轶,北京市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安泰永通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

法定代表人:和现素,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暨北京安泰永通商贸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立军,男,住河北省定州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孝义支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吕梁孝义市。

负责人:房建文,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段明霞,北京荣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东城支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

负责人:张贺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苑苑,女,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工作人员。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利面包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北京安泰永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泰永通公司)、被申请人张立军、被申请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孝义支公司(以下简称孝义支公司)、被申请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东城支公司(以下简称东城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终字第023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5年12月29日作出(2015)高民申字第4335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义利面包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锐利,被申请人孝义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段明霞、被申请人东城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苑苑到庭参加诉讼,被申请人安泰永通公司、被申请人张立军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但向本院提交了书面答辩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义利面包公司申请再审称,(一)我公司新取得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丰台管理处出具的《车辆运输证证明》,证明交通事故中报废的车辆具有运输证,是营运车辆,停运期间,我公司不得不另行委托物流公司进行食品的配送,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二)安泰永通公司、张立军、孝义支公司、东城支公司应当根据其承担的责任,对我公司自事故发生后即2013年12月8日起至车辆损失赔偿之前(再审诉讼中明确截止时间2016年1月)物流货运所发生的费用进行赔偿,以每日250元计算并赔偿诉讼费及律师费用。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安泰永通公司及张立军辩称,同意原审判决,所有赔偿都应该由保险公司承担。不同意义利面包公司的再审请求。

孝义支公司辩称,同意原审判决,停产停运的损失不属于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义利面包公司在车损后,不购买新车,另行委托物流公司运输属于扩大损失,该损失其应自担,请求驳回义利面包公司的诉讼请求。

东城支公司辩称,同意原审判决,安泰永通公司为肇事车辆投保的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是2000元,我公司已经足额赔偿完毕,不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原告诉称

2014年4月,义利面包公司起诉至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称:2013年12月7日凌晨2:40左右,我公司司机史会杰驾驶×××中型货车与邹海龙驾驶的×××大型货车在北京市大兴区京良路狼垡西桥东侧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司机重伤,车辆报废。后经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交通支队(以下简称大兴交通支队)出具的《简易程序处理道路事故认定书》认定,此次事故由邹海龙承担全部责任,我公司无责任。事故发生后,肇事方对我公司多次提出的合理赔偿要求不理不问;保险公司怠于履行保险责任,故意推托,完全丧失商业信用。我公司车辆维修时间自2013年12月7日至今,保险公司仅通过修理厂告知车辆报废,但是没有出具任何理赔的证据。由于车辆报废,车辆价值损失82,769元。该车为营运车辆,停运期间,我公司不得不另行委托物流公司进行食品的配送。综上所述,我公司车辆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人伤车损,邹海龙对该事故承担全部责任,而邹海龙为张立军聘请的人员,安泰永通公司是肇事车辆登记的所有权人,张立军与安泰永通公司为挂靠关系,邹海龙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发生此次交通事故,故安泰永通公司和张立军应承担事故赔偿责任。孝义支公司、东城支公司应当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现我公司提起诉讼,要求:1、判令安泰永通公司和张立军赔付我公司车辆损失费82,769元;2、判令自事故发生后即2013年12月8日起至车辆损失赔偿之前物流货运所发生的费用支出,以每日250元计算;3、判令孝义支公司和东城支公司在保险范围内共同承担赔偿责任;4、诉讼费及律师费用由责任方承担。

一审被告辩称

安泰永通公司辩称:如果认定义利面包公司的车辆损失费是多少,我公司愿意赔偿,但肇事车辆上的是全险,所有赔偿都应该由保险公司承担。发生事故时,包括去停车场的拖车费我公司积极配合,我公司不认可义利面包公司的第二项诉讼请求。

张立军辩称:我没有营运资质,是挂靠安泰永通公司取得了营运资质,商业险投保人是我,交强险投保人是安泰永通公司。邹海龙是我找的人,我安排他干的活,发生事故时系职务行为。赔付多少钱都由保险公司承担,和我没有关系。我认为义利面包公司没有损失,受损害车辆不是营运车辆。

孝义支公司辩称:张立军的车辆在我公司仅投保了商业险,责任限额是100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对义利面包公司的合理诉讼请求我公司同意赔付。关于车辆损失费,事故发生时被肇事车辆定损为完全报废,按照我公司的标准,计算为67,044元,但根据与张立军的合同应该赔付的是车辆实际价值的80%,即53,635元。在起诉前与义利面包公司说了,但义利面包公司不认可,我公司没有出具书面的定损单。我公司不同意其第二项诉讼请求。物流货运所支出的费用不是必须发生的费用。如果没有发生事故的话,这辆车正常运送面包也要实际发生这些费用,运营需要有开支,消费油钱。另外,根据保险条款,我公司不负责赔偿停运损失。

东城支公司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也未向法院提交书面的答辩状。

一审法院查明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3年12月7日凌晨2:40许,义利面包公司的司机史会杰驾驶×××中型货车由东向西行驶,邹海龙驾驶×××大型货车由西向东行驶,两车行驶至北京市大兴区京良路狼垡西桥东侧时相撞,两车均损坏,史会杰受伤。后经大兴交通支队出具的《简易程序处理道路事故认定书》认定,此次事故由邹海龙承担全部责任。肇事车辆的所有权人为安泰永通公司,张立军和安泰永通公司均认可双方为挂靠关系,邹海龙系张立军雇佣的人员,在发生上述事故时属职务行为。肇事车辆由安泰永通公司在东城支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由张立军在孝义支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保险(商业险,保额为100万元),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庭审中,双方均认可被肇事车辆已报废,关于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时的价值,义利面包公司主张为93,040.16元,孝义支公司主张事故发生之前车辆实际价值为67,044元,但认为根据与张立军的合同其公司仅赔付车辆实际价值的80%,即53,635元。张立军和安泰永通公司认可孝义支公司关于车辆残值的陈述,但认为均应由孝义支公司赔偿。义利面包公司对孝义支公司关于被肇事车辆残值的主张不予认可,于2014年6月13日提出书面鉴定申请,要求对被肇事车辆在2013年12月7日的价值进行鉴定。2014年6月19日,经本院随机确定委托北京巨恒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为本案鉴定机构。2014年7月17日,义利面包公司申请撤回前述鉴定申请。经法院询问,义利面包公司表示关于被肇事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时的价值,同意按照孝义支公司的陈述确定,但认为孝义支公司应该承担全部的价值,而不是其中80%。孝义支公司关于承担被肇事车辆全部价值80%的主张,提交了该公司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该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负次要事故责任的免赔率为5%,负同等事故责任的免赔率为10%,负主要事故责任的免赔率为15%,负全部事故责任的免赔率为20%。这两份证据材料上没有投保人的签字,保险公司也未提交将这两份材料交给投保人张立军的证据。张立军对上述证据不认可。另查,被肇事车辆机动车行驶证显示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义利面包公司未提供该车辆能够进行物流货运的其他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中的当事人东城支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交通事故责任者对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大兴交通支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合法有效,邹海龙负事故全部责任。雇员在执行职务过程中造成他人损伤的,其雇主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张立军作为邹海龙的雇主,是肇事车辆的实际运营者,对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按照其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安泰永通公司是肇事车辆的登记所有权人,是肇事车辆的挂靠单位,故应与张立军承担连带责任。安泰永通公司为肇事车辆在东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张立军为肇事车辆在孝义支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保险(商业险),故东城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后,由孝义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安泰永通公司和张立军连带赔偿。义利面包公司和安泰永通公司、张立军、孝义支公司均认可被肇事车辆在事故发生之前实际价值为67,044元,故法院不持异议。孝义支公司称其公司仅承担实际价值的80%,投保人张立军不认可,孝义支公司未提交张立军受此约定约束的相应证据,故法院对孝义支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义利面包公司主张事故发生后至车辆损失赔偿之前物流货运所发生的费用支出,因被肇事车辆机动车行驶证显示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义利面包公司亦未提供该车辆能够进行物流货运的其他证据,故义利面包公司的此项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各保险公司的责任限额,法院认定东城支公司赔偿被肇事车辆损失费2000元,孝义支公司赔偿被肇事车辆损失费65,044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26日作出(2014)大民初字第4526号民事判决:(一)东城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义利面包公司车辆损失费2000元;(二)孝义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义利面包公司车辆损失费65,044元;(三)驳回义利面包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义利面包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称:一审判决不支持我公司要求赔偿车辆的停运损失不当,虽然车辆行驶证显示为非营运,但实际是我公司的运输车辆,故上诉要求公正处理,依法改判。孝义支公司认为停运损失系间接损失,按照规定不应赔偿,表示同意一审判决。东城支公司表示同意一审判决。安泰永通公司和张立军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但向法院提交了书面意见,表示同意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查明

二审审理中,义利面包公司一方认可受损车辆的行驶证上登记使用性质为非营运。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原审判决未支持义利面包公司诉求的赔偿物流货运损失是否得当及上诉人义利面包公司的诉求是否合理。

我国法律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对于财产损失问题,其中包括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本案中,诉争几方对于交通事故的责任等均无异议,法院亦不持异议。现义利面包公司上诉主张事故发生后至车辆损失赔偿之前物流货运所发生的费用支出,因受损车辆机动车行驶证显示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义利面包公司亦未提供该车辆能够进行物流货运的其他证据,故义利面包公司的此项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故原审法院未予支持义利面包公司的该项请求并无不当。义利面包公司上诉所持的请求,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予以证实,故法院不予采信及支持。原判正确,应予维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17日作出(2015)二中民终字第0237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围绕当事人的再审请求,本院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认定如下:

再审期间,义利面包公司提供新证据如下:1.《车辆运输证证明》,证明义利面包公司×××车辆拥有道路运输证。2.《物流服务合同》,证明义利面包公司因自有车辆报废,与物流公司签订服务合同,由物流公司承担配送任务,义利面包公司支付物流费。3.2013年11月结算物流费的财务会计资料,证明×××车辆报废前,义利面包公司委托物流公司配送的站点不包括岳各庄、良乡和交大站。2013年12月至2016年1月结算物流费的财务会计资料及运费汇总表,证明×××车辆报废后,义利面包公司委托物流公司配送的站点增加了岳各庄、良乡和交大站,从2013年12月至2016年1月,累计支付物流费545,730元。4.《情况说明》,物流公司就双方合同签订情况、履行情况以及付款情况、发票开具等情况出具的说明。5.北京凯盛物流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证明郭浩是北京凯盛物流有限公司股东,证明义利面包公司向北京凯盛物流有限公司支付物流费的事实。

孝义支公司、东城支公司对上述证据质证意见为:《车辆运输证证明》只有盖章没有负责人签字,证据存在瑕疵。《物流服务合同》是格式合同,合同内容不能证明车损与雇佣物流公司车辆存在必然的联系,不认可其证明目的。义利面包公司结算物流费的财务会计资料是其单方制作,义利面包公司作为专业的食品公司有自己完善的物流配送系统,其累计支付的物流费里面没有扣除司机的工资、油费、车辆正常损耗等,其自行扩大的损失不应得到法院支持。北京凯盛物流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及出具的证明只是其单方说明,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不认可。

庭审后义利面包公司提供了司机史会杰2012年10月至2013年12月工资发放表,显示史会杰月平均工资为3675.5元。

本院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以上事实有,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保险单(抄件)、驾驶证、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发票、营业汽车损失保险条款、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车辆运输证证明》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义利面包公司诉请的赔偿物流货运的损失是否应当支持及损失数额的确定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包括: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本院再审过程中,义利面包公司新提供《车辆运输证证明》,证明涉案受损车辆拥有道路运输证,属于营运车辆,停运期间产生的损失依法应得到赔偿。孝义支公司、东城支公司虽认为《车辆运输证证明》只有盖章没有负责人签字,证据存在瑕疵,不予认可,但上述两公司未能否定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对义利面包公司的该证明予以采信,义利面包公司有关因车辆损毁产生的停运损失并应获得赔偿的主张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因安泰永通公司为肇事车辆投保的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是2000元,东城支公司已经赔偿完毕,其不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承保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孝义支公司应在其理赔范围承担不足部分。孝义支公司再审辩称,义利面包公司的停产停运损失不属于理赔范围,但孝义支公司在与张立军签订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时并没有提示格式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故本院对孝义支公司此项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义利面包公司的停运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义利面包公司提供了与他人签订的《物流服务合同》、本公司结算物流费的会计资料等用以证明截止2016年1月其停运损失50余万元,扣除人工费、营运成本也应获得30万元的赔偿。孝义支公司、东城支公司认为《物流服务合同》是义利面包公司单方提供的格式合同,合同内容不能证明车损与雇佣物流公司车辆存在必然的联系,会计资料是义利面包公司单方制作的,缺乏证明效力,其自行扩大的损失不应得到法院支持。本院认为,义利面包公司作为专业的食品公司应有自己完善的物流配送系统,其在车辆损毁后,应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大。其置换新车需要一段时间,此期间产生的停运损失应获得赔偿。置换新车需要的合理时间及停运损失的数额,本院酌情予以确定。

综上所述,根据义利面包公司提供的新证据,本院对其主张的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再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终字第02375号民事判决及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4)大民初字第4526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维持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4)大民初字第452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孝义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赔偿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车辆停运损失费3万元。

四、驳回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566元,由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负担1090元(已交纳),由张立军、北京安泰永通商贸有限公司负担5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孝义支公司负担142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1090元,由北京义利面包食品有限公司公司负担700元(已交纳),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孝义支公司负担39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李晓

审判员赵英波

代理审判员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陈瑶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