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与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买卖合...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与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722
预计阅读:5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京03民终50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2-05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十里大道26号。

法定代表人:王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秋,北京市尚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来广营西路28号内二层2406室。

法定代表人:孟宪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郁有振,北京振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孟宪伟,男,1983年5月27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鸡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郁有振,北京振持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车汇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584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酷车汇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酷车汇公司一审诉讼请求,并由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承担一、二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涉案车辆已被沈阳公安机关认定为被盗赃物并返还给被盗车主本人,被盗赃物属于法律禁止转让的标的物,一审法院忽略了这一事实。2.酷车汇公司与案外人朱某已就涉案车辆处理完毕并对此充分举证,一审判决对此查明事实错误。3.一审判决以“刑事案件未处理完毕”及“江西酷车汇未举证证明其与案外人就涉案车辆已经处理完毕”为由驳回酷车汇公司一审诉讼请求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华夏安邦公司严重违约,酷车汇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主张解除合同。2.依据《合同法》第九十七条九十八条规定,应全额返还购车款。3.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应向酷车汇公司赔偿车辆购置税、车辆保险费、车辆运费、差旅费用损失。4.华夏安邦公司系一人有限公司,孟宪伟系公司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其个人财产和公司财产存在混同,对华夏安邦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共同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酷车汇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一审原告诉称

酷车汇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解除双方于2016年2月22日签订的《车辆买卖协议》、华夏安邦公司返还购车款316000元、赔偿损失58780.13元(包括车辆运费2500元、保险费15705.13元、车辆购置税31800元、赴福建和沈阳处理扣押事务的费用2790元和2165元、付北京协商赔偿事宜的差旅费3820元);孟宪伟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华夏安邦公司和孟宪伟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2月22日,酷车汇公司与华夏安邦公司签订《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汽车购销合同》(以下简称《汽车购销合同》),就酷车汇公司从华夏安邦公司处购买奥迪A6黑色轿车(以下简称涉案车辆)一事达成协议。酷车汇公司与华夏安邦公司在诉讼过程中均未向一审法院提交上述合同的原件。酷车汇公司提交的合同复印件模糊不清,无法辨认。双方确认,涉案车辆价款为316000元,车价款已转入孟宪伟个人账号中。华夏安邦公司将涉案车辆已经交付给酷车汇公司。

酷车汇公司称,其将涉案车辆运输回江西,并出售给朱某。现涉案车辆登记在朱某名下。

2016年4月21日,公安机关在侦查王某车辆被盗案件中,发现刘某持有涉案车辆,涉案车辆被公安机关扣押。现刑事案件尚未处理完毕。

一审诉讼过程中,酷车汇公司称在涉案车辆被公安机关扣押后,其又向朱某重新提供了1辆与涉案车辆同型号的新车,但酷车汇公司就此并未向一审法院提供相应证据。

酷车汇提交田某出具的手写收条,证明田某收取了两辆车的运费。酷车汇公司称其中1辆即为涉案车辆。酷车汇提供朱某交纳31800元的刷卡凭证,证明朱某交纳了购置税。酷车汇提供过路费发票、加油费发票、住宿费票据和餐费票据,证明其发生各项差旅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虽然涉案车辆已经被公安机关扣押,但该刑事案件尚未处理完毕,且通过庭审查明情况,酷车汇公司已经将涉案车辆出售给案外人且登记在案外人名下,酷车汇公司在未举证证明其与案外人就涉案车辆已经处理完毕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现无法支持酷车汇公司主张解除合同、返还车款并赔偿各项损失的诉讼请求。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酷车汇公司向本院提交了朱某证言一份,证明在涉案车辆被查扣之后,酷车汇公司向朱某履行了相应的赔偿责任。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对该证人证言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

二审期间,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酷车汇公司与华夏安邦公司签订的《车辆购销合同》是否存在合同解除的情形。2.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车辆购销合同》的解除。首先,一审法院调取的沈阳市公安局沈北新区分局的证据材料载明,涉案车辆因王某车辆被盗案于2016年4月21日被扣押;2016年7月5日,沈阳市公安局沈北新区分局新城子街公安派出所将该车辆发还给王某。故酷车汇公司与华夏安邦公司签订《车辆购销合同》所购买的车辆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置,买卖合同目的已经无法实现,酷车汇公司有权要求解除合同。其次,酷车汇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一审诉讼之前向华夏安邦公司发出过解除通知,故酷车汇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一审法院送达起诉状副本的行为应视为向华夏安邦公司发出解除合同的通知。本案一审卷宗记载,一审法院向华夏安邦公司住所地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华夏安邦公司于2016年11月17日签收,现《车辆购销合同》存在买卖合同的法定解除事由,本院确认《车辆购销合同》于2016年11月17日解除。

关于华夏安邦公司的赔偿责任。第一,合同解除后,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故酷车汇公司要求返还购车款的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第二,酷车汇公司主张的车辆运费、保险费及车辆购置税均系因购买车辆产生的,且已实际支出,现买卖合同解除,华夏安邦公司应予赔偿。本院对酷车汇公司主张的运费2500元予以支持。因涉案车辆购买后已实际使用,本院酌情考虑车辆使用期限及贬值情况,确定华夏安邦公司赔偿保险费12020.94元及车辆购置税31418.40元。第三,酷车汇公司主张的为处理涉案车辆被扣押事宜而产生的费用,本院结合酷车汇公司提供的证据情况,对其中合理部分酌予支持。酷车汇公司主张的与华夏安邦公司、孟宪伟协商赔偿事宜所支出的差旅费,不属于因合同解除产生的直接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孟宪伟应承担的责任。因华夏安邦公司系自然人独资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孟宪伟作为股东不能证明华夏安邦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对酷车汇公司要求孟宪伟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酷车汇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58499号民事判决;

二、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与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6年2月22日签订的《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汽车购销合同》于2016年11月17日解除;

三、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车款三十一万六千元;

四、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车辆运费、保险费、车辆购置税、处理涉案车辆被扣押事宜相关费用共计四万八千四百三十九元三角四分;

五、孟宪伟对上述第三、四项判决内容承担连带责任;

六、驳回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922元,由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负担191元(已交纳),由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孟宪伟负担6731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6922元,由江西酷车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负担191元(已交纳),由北京华夏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孟宪伟负担6731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咸海荣

审 判 员  程 磊

代理审判员  付 哲

二〇一八年二月五日

书记员马梦蕾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