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家勤与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杨培琼   
案号:
(2016)川1803民初388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30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孙家勤与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691
预计阅读:5min
审判人员:
杨培琼   
案号:
(2016)川1803民初38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30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孙家勤,男,生于1974年3月8日,汉族,住四川省简阳市。

委托代理人李冬冬,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雅安市名山区蒙阳镇名车路199号。

法定代表人荣宝山,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勇刚,公司工作人员。

审理经过

原告孙家勤诉被告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简称茗山茶业)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2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杨培琼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5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家勤的委托代理人李冬冬、被告茗山茶业的委托代理人马勇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孙家勤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1日签订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联营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合作期限为2013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31日,合同期满后15个工作日退还原告的投资款20万元人民币,被告每月应给付原告所投资茶叶售卖超市回款额的6%,逾期应给付违约金5%。原告按该合伙协议于2013年12月24日支付被告投资款15万元人民币、2014年1月4日支付被告投资款5万元人民币,被告单位向原告出具盖有其财务专用章的收据两份,原告的出资义务按约定履行完毕。原告实际未参与经营管理,只是按固定的回款的6%收取分红。2014年8月前,被告按约定给付了分红。2014年9月至2015年1月均未收到。按约定,被告尚欠原告投资利润分红7911.7元。投资期限届满,被告本应按约定于2015年2月15日之前返回原告的投资款20万元,但被告以种种理由至今未还。2015年8月21日,被告向原告发出《企业询征函》,确认了被告尚欠原告投资本金20万元,但没有计算违约金及部分投资红利。

综上,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原告履行了自己的投资义务,被告却违约。现根据法律规定,请求:1.由被告返还原告投资款本金20万元人民币;2.被告给付投资分红款7911.7元;3.由被告向原告给付资金利息损失,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直到付清本息为止。其中,2015年2月1日到2016年4月19日期间的利息为12542.93元;4.由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被告茗山茶业辩称:在2015年7月之前,被告几乎是停产的状态,后引进了一个新的投资人,2015年7月,被告的法人和股权都发生了变动,现在被告的账册和资料极不完善,对原告所诉的投资合同,找不到材料。本案应作为民间借贷纠纷来进行处理,按照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纠纷的若干解释,其中对出借资金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除了被告方出具的收据收条以外,还应当有原告资金出借的事实。本案由于被告方前期的经营状况不清楚,账册不齐全,所以对这样的纠纷应当要进行严格的审查。联营合作协议上盖有茗山茶业的合同专用章,专用章上有茗山茶业的开户行和账号,意味着双方在协议中已经约定了被告的收款途径,原告资金出借就必须按照双方约定的这个支付路径来进行支付,但原告没有能够举出支付的凭证,原告认为其在2013年12月24日、2014年元月都支付了钱,这个时间点和数额都很清楚,应当核实是否有银行转账,而不能仅以收据和询证函就确认被告收到了款项,询证函也不是确认书。所以,原告是否支付款项的证据不充分,请求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作为乙方,被告作为甲方,双方于2013年12月1日签订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联营合作协议》一份,该协议约定的主要内容有“联营企业名称: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经济性质:联营;核算方式:共同经营、统一核算;联营企业类型:合作型联营;出资方式与数额:乙方入资总额为人民币200000元,大写贰拾万元正;投资缴付日期2013年12月1日;利润分配:乙方按卖场回款额的6%进行利润分配,甲方在卖场回款后15个工作日内支付利润给乙方;合作期限为14个月,即自2013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31日;违约责任:甲方未能按本协议规定依期如数支付回款额6%的利润时,每逾期(时间)违约方应缴付每月回款额6%利润所得的5%作为违约金给乙方;联营的退出和合同的终止:各方在联营期限内不得擅自退出联营,如有特殊情况需退出,需经双方协商解决后决定;合同期满后15个工作日内退还乙方所投款项20万元。”该协议中还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该协议甲方处加盖了被告方的合同专用章,其委托代理人黄浩签名,原告在乙方处签名捺印。2013年12月24日,被告方出具收据一份,载明“收到孙家勤联营往来款壹拾伍万元。”加盖了被告方财务专用章,有出纳“杨”的签名。2014年1月4日,被告方出具收据一份,载明“收到孙家勤交来联营款伍万元。”加盖了被告方财务专用章,出纳处有签名。原告实际未参与经营管理,其自述按回款的6%收取了2014年8月前的分红,2014年9月至2015年1月的分红款均未收到。

2015年8月21日,被告向原告发送了“企业询证函”一份,载明“本公司聘请的四川华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正在对本公司会计报表进行审计,按照中国注册会计师独立审计准则的要求,应当询证本公司与贵公司的往来账项等事项。下列数据出自本公司账簿记录,如与贵公司记录相符,请在本函下端‘数据证明无误’处签章证明;如有不符,请在‘数据不符’处列明不符金额。回函请直接寄至四川华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本公司与贵公司的往来账项列示如下:1.截止2015年5月31日,我公司欠贵公司200000;2.本函仅为复核账目之用,并非催款结算。若款项在上述日期之后已经付清,仍请及时函复为盼。”该企业询证函下方加盖了被告公章,并签署日期为2015年8月21日。原告收到该企业询证函后,在结论‘数据证明无误’处签署“此金额为联营款本金无误,另还有部份返利和违约金没计入”,原告签名。该企业询证函原件保管于四川华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原告因未收到相应的款项,与被告方相关负责人多次电话沟通未果,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联营合作协议》、收据原件两份、原告申请本院调取的四川华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提供的企业询证函、原告与被告方负责人荣宝山、黄浩及被告法务部的马勇刚的短信记录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原告是否交纳了投资款20万元;2.《联营合作协议》的性质,被告是否应给付利润分红及资金利息损失。

1.原告是否交纳了投资款20万元的问题。根据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联营合作协议》的约定,原告应交付出资款20万元。原告出示的两份收据的总金额为20万元,收据上加盖了被告财务专用章,应视为被告收到了收据上载明的金额。结合被告出具的企业询证函的内容及原、被告间因催收该款项的短信记录,可以确认被告收取原告20万元投资款的事实。原告请求被告返还该20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对于被告辩解的原告仅有收条,未举证证明已将出资款打到《联营合作协议》上被告指定的账户内,企业询证函不能作为确认被告欠款的依据,原告交付出资款的证据不足的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2.《联营合作协议》的性质,被告是否应给付利润分红及资金利息损失。《联营合作协议》上约定,核算方式为共同经营、统一核算,原告按一定的比例收取固定的利润,未约定亏损分担。原告自述实际亦未参与经营,只是按一定的比例收取固定的利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四条第二款“企业法人、事业法人作为联营一方向联营体投资,但不参加共同经营,也不承担联营的风险责任,不论盈亏均按期收回本息,或者按期收取固定利润的,是明名联营,实为借贷,违反了有关金融法规,应当确认合同无效。除本金可以返还外,对出资方已经取得或约定取得的利息应予收缴,对另一方则应处以相当于银行利息的罚款。”的规定,原、被告签订的《联营合作协议》名为联营,实为借贷,应为无效协议,原告请求给付利润分红及资金利息损失,均不予支持。

综上,为维护正常的经济秩序,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孙家勤出资款20万元;

二、驳回原告孙家勤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89元,由被告四川省茗山茶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  杨培琼

二〇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何 谐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