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与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与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0209
预计阅读:14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青民五终字第135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10-27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负责人罗卫,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丁迈进。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孟江。

委托代理人赵梅枝,系武孟江之妻。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负责人于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慧斌。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荣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健,山东海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韩大龙。

委托代理人牛旭光,山东纳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纪瑞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正波。

审理经过

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韩大龙、纪瑞尚、吴正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分别于2014年4月18日、2014年4月18日、2014年4月17日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27日受理。本案受理后,由代理审判员刘琰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赵玉霞主审本案,与审判员牛珍平共同组成合议庭,依法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一审原告诉称

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在一审中诉称:2012年11月11日0时许,被告韩大龙酒后驾驶鲁B×××××号轿车,沿正阳东路由西向东行驶至中径二路路口时,与沿中径二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正阳东路路口处左转弯的被告吴正波驾驶的鲁B×××××号车相撞,后鲁B×××××号轿车驶入路左,又与对行的王用山驾驶的鲁U×××××号出租车相撞。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韩大龙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吴正波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用山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因本次事故引发的经济损失有:车辆损失费33308元、停运损失费28500元(300元×95天,注:自事故发生日至鉴定报废日共75天+20天)、施救费310元、停车费240元、鉴定费1000元、评估费2000元,共计人民币65358元,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上述经济损失,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被告辩称

一审被告辩称

韩大龙在一审中辩称:发生交通事故属实,我是鲁B×××××号车辆的驾驶员,被告武孟江是实际车主,被告韩大龙与被告武孟江系车辆借用关系,要求被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武孟江在一审中辩称:发生交通事故属实,我是鲁B×××××号车辆的实际车主,该肇事车辆在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限自2012年2月25日至2013年2月24日止,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要求被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我在事发时已将车借给被告韩大龙使用,不存在过错,故应由被告韩大龙和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纪瑞尚在一审中辩称:发生交通事故属实,我是鲁B×××××号车辆的实际车主,该起事故由被告韩大龙造成,我不应承担责任。

吴正波在一审中辩称:发生交通事故属实,我是鲁B×××××号车辆的驾驶员,该起事故由被告韩大龙造成,我不应承担责任。

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一审中辩称:我公司与投保人武孟江签订合同时,我们已签订机动车车辆保险提示,提示中对责任约定和免赔率等都作出了告知的义务,双方签订机动车车辆商业三者险明确说明书,对责任免除作出了书面告知,双方签订的三者商业险第一条明确规定,保险公司只赔偿受损财产的直接损失,对间接损失不予赔偿。商业三者险中第四条第五项酒后驾驶不予赔偿(附青岛市机动车辆保险投保提示),我公司只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2000元。原告价格认定系单方委托,属无效证明。原告车辆已报废,营运损失应当由原告自己承担。王用山在该起事故中承担无责责任。

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一审中辩称:原告主张的车损过高,停运损失、鉴定费、评估费不予赔偿,要求按保险约定赔偿。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基本事实是:2012年11月11日0时许,被告韩大龙酒后驾驶鲁B×××××号轿车(载洪秀虎、姜英俊),沿青岛市城阳区正阳东路由西向东行驶至中径二路路口处时,与沿中径二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正阳东路路口处左转弯的被告吴正波驾驶的鲁B×××××号小型轿车相撞,后鲁B×××××号轿车驶入路左,又与对行的王用山驾驶的鲁U×××××号轿车相撞,致车损,被告韩大龙、王用山、洪秀虎、姜英俊伤。事故发生后,青岛市公安局城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经现场勘验,于2012年12月14日作出公交认字(2012)第524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韩大龙酒后驾驶机动车辆上路行驶,且夜间未保持安全时速的行为,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吴正波驾车转弯时未让直行车辆先行的行为,是事故的次要原因,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用山、洪秀虎、姜英俊不承担事故责任。青岛市城阳区价格认证中心接受吕军杰的委托,对鲁U×××××号轿车的损失价值鉴定过程中出具的鉴定结果载明,鲁U×××××号车,车型:桑塔纳牌SVW7182CQ1,发动机号:200796,车架号:LSVJN133672406250,2007年10月25日初次登记,于2012年11月11日发生交通肇事,经现场勘验综合评估确认,该车驾驶室壳、车门等部件损坏严重。整车已无修复价值,推定为全损。测算过程:该车重置成本是98264元(车辆购置价格+购置税+车牌费),车辆事故前的综合成新率是37%,车辆事故前的价值为36358元,按报废汽车回收标准扣减事故车辆残值3050元。并于2013年1月24日出具青价交鉴字(2013)第037000009号认证结论书,认定该车辆的损失价值为33308元,原告支出价格认证费1000元。庭审中,六被告对青岛市城阳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的鲁U×××××号车损失价值为33308元不予认可,只认可损失价值为8363.9元,同时要求重新鉴定,原告不同意重新鉴定,其称,该车已报废,且已按照残值价格处理给停车场。重新鉴定工作无法进行。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审根据原告的申请,依法委托青岛广信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对鲁U×××××号出租车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日停运损失进行司法鉴定。2013年7月18日,青岛广信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作出青广评鉴字(2013)第23号评估报告,选取2012年11月11日至2013年2月22日期间为评估基准期间,认定此期间的日停运损失为300元。原告支出评估费2000元。原告按照每天300元的标准,主张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至鉴定报废之日止,另加更新车辆所需时间20天,共计95天的停运损失费28500元(300元×95天)。原告因本次事故还发生施救费310元、停车费240元。

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提交青岛市机动车辆保险投保提示一份,以证明其履行了相关的告知义务,被告武孟江对此予以否认。关于“投保提示”中投保人签字处署名为“武孟江”的签字是否属于其本人所为,双方均未申请司法鉴定。

另查明,事发时,鲁B×××××号轿车的登记车主是被告武孟江,被告韩大龙在驾驶该车辆过程中发生的交通事故。被告武孟江为鲁B×××××号轿车在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以及不计免赔特约险。交强险保险总额为122000元,其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保额为150000元。保险期均为:自2012年2月25日零时起至2013年2月24日24时止。被告纪瑞尚为鲁B×××××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以及不计免赔特约险。交强险保险总额为122000元,其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保额为300000元。交强险保险期为:自2012年6月21日零时起至2013年6月20日24时止;商业三者险保险期为:自2012年6月21日零时起至2013年6月21日0时止。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鲁B×××××号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是被告纪瑞尚,被告吴正波在驾驶该车辆过程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被告韩大龙与被告武孟江均称系被告韩大龙在借用车辆过程中发生的本次交通事故,但均未提交相关证据加以证明。

关于被告韩大龙酒后驾车的情况,原审查阅了公安交警卷宗,被告韩大龙自称中午喝过啤酒,事发前没有喝酒。与被告韩大龙一起吃晚饭的洪秀虎、姜英俊均称,被告韩大龙晚上没有喝酒。

还查明,在本次事故中受伤的王用山、被告韩大龙、洪秀虎、姜英俊以及受损的鲁B×××××号小型轿车的车主,即被告纪瑞尚,均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为由向原审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青岛市公安局城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公交认字(2012)第524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正确,原审予以采信。根据该事故认定书,被告韩大龙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吴正波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王用山、洪秀虎、姜英俊不承担事故责任。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被告韩大龙与被告吴正波承担事故责任的比例以7:3为宜。被告韩大龙、被告吴正波作为直接侵权人,应当按照其各自应承担的责任比例对原告因本次事故引发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武孟江是鲁B×××××号轿车的登记车主,其对该车辆负有正确使用和妥善管理的义务,故应与被告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武孟江称其将车辆出借给被告韩大龙使用过程中发生的本次交通事故,但无相关证据加以证明,不予采信。被告纪瑞尚是鲁B×××××号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其对该车辆负有正确使用和妥善管理的义务,故应与被告吴正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鲁B×××××号轿车在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以及不计免赔特约险;鲁B×××××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以及不计免赔特约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原告因该事故引发的经济损失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的部分,应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赔偿;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和被保险车辆方所应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应由被告韩大龙与被告吴正波分别赔偿其中的70%和30%。被告武孟江与被告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纪瑞尚与被告吴正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韩大龙虽然在事发前没有喝酒,而在酒精测试中其酒精含量仍然超标,应当属于酒后驾车。但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仅以署名为“武孟江”的“投保提示”为据证明其履行了告知义务,要求免赔,证据不足,原审不予采信。

因本次事故造成多车受损,应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对各受损车辆的经济损失按照比例予以均衡。

关于原告主张的车损费,原审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明知其所有的车辆受损,在定损时应与相对方协商鉴定机构,或向有关部门申请证据保全,以便有据可查,利于诉讼。在本案中,原告既没有与被告方协商鉴定机构,也没有向有关部门申请证据保全,而是自行选择有关鉴定部门进行评估,六被告对原告自行委托作出的鉴定结论不予认可,符合情理。故原审对青岛市城阳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青价交鉴字(2013)第037000009号认证结论书,不予采信。因原告已将肇事车辆(按报废车)出卖,不能提供标的物或其他证据保全材料,致使鉴定工作无法进行,由此造成的不利后果应由原告自负。鉴于六被告认可原告的车损价值为8363.9元,原审支持原告车损费8363.9元。原告按照日停运损失300元的标准主张停运损失费,证据充分,其主张95天的停运时间合理,故对原告主张的停运损失费28500元(300元×95天),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施救费310元、停车费240元、评估费2000元,证据充分,予以支持。因青岛市城阳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青价交鉴字(2013)第037000009号认证结论书,原审未予采信,故原告因此支出的车损认定费1000元,亦应由原告自行承担。综上,原告的车损费8363.9元、停运损失费28500元、施救费310元、停车费240元、评估费2000元,共计39413.9元,已超出交强险中财产损失4000元的赔偿限额,应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2000元;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1000元,超出限额的36413.9元,应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原告支付其中的30%,即10924.17元(36413.9元×30%),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原告支付其中的9083元。仍然不足的16406.73元(36413.9元×70%-9083元),由被告韩大龙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武孟江与被告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交强险财产限额内赔偿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经济损失2000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支付保险理赔款10924.17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三、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交强险财产限额内赔偿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经济损失1000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四、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支付保险理赔款9083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五、被告韩大龙赔偿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经济损失16406.73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六、被告武孟江对判决第五项确定的赔偿数额,与被告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七、被告纪瑞尚、被告吴正波在本案中不再向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八、驳回原告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796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承担1403元,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131元,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52元,由被告韩大龙、被告武孟江承担298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

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上诉人韩大龙属于酒后驾驶,根据上诉人与武孟江签订的投保单中的责任免除免赔条款中第一条第三款第五项,饮酒或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麻醉药品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且武孟江本人已在投保单签字,上诉人已经尽到告知和明确说明义务。请求:依法撤销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第四项,改判上诉人在商业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武孟江上诉称:1、上诉人武孟江将车辆借与被上诉人韩大龙,上诉人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应由韩大龙承担赔偿责任。2、对于交通部门的事故认定书,未经上诉人武孟江经办,不予认可,要求重新调查案发现场。请求:依法撤销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第六项,改判上诉人不与被上诉人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上诉称:根据《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九条的约定,停运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本次事故中,鲁U×××××号出租车的停运损失、停车费、评估费等损失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属于上诉人的保险责任范围,不应当由上诉人承担。请求:依法撤销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改判或发回重审;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针对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上诉合并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纪瑞尚、吴正波针对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上诉合并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武孟江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也应当承担相关的赔偿责任。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为纪瑞尚的车辆投了相应的保险,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上诉人韩大龙针对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上诉合并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二审经审理查明:二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向法庭提交了被上诉人纪瑞尚的保险单、投保单各一份,证明上诉人已经将保险条款交与投保人纪瑞尚,并且告知了条款的内容,免责条款具有法律效力。被上诉人纪瑞尚主张没有没有收到保险条款,而且投保人声明栏中的“纪瑞尚”的签字不是其所签。

原审判决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经调解,未能达成协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第一、被上诉人韩大龙酒后驾驶,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否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第二、上诉人武孟江作为车主,应否与被上诉人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否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

第一、关于被上诉人韩大龙酒后驾驶,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否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根据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提交的商业险保险单、投保单及机动车辆商业险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其中的保险条款明确约定“饮酒或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麻醉药品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该约定属于免除保险公司赔偿责任的免责条款。酒后驾驶属于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情形,保险公司履行提示义务后,即可发生免责的效力。本案中,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单独制作了机动车商业险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就一系列免责事项予以了单独列明,说明上诉人已经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上诉人武孟江在投保单上的“投保人声明”处签字,应认定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不但履行了提示义务,还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饮酒或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麻醉药品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免责条款有效。被上诉人韩大龙酒后驾驶,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保险责任。

上诉人武孟江主张系其妻子赵梅枝在保险合同相关文件上签字,其本人不知情,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但无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即使上诉人武孟江的主张成立,系其妻子赵梅枝在保险合同相关文件上签字,基于夫妻这一特殊关系,可以认定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已经对上诉人武孟江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故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关于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保险责任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第二、关于上诉人武孟江作为车主,应否与被上诉人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

根据事发时公安机关对被上诉人韩大龙以及上诉人武孟江的询问笔录,以及双方的庭审陈述,可以综合认定被上诉人韩大龙借用了上诉人武孟江的车辆,在借用期间发生了交通事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上诉人武孟江作为出借人,在本案中没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所列举的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上诉人武孟江关于不应与被上诉人韩大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第三、关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否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的问题。

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停运损失不属于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这一条款作为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适用的前提是保险公司已经向投保人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本案中,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向法庭提交了被上诉人纪瑞尚的保险单、投保单,但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纪瑞尚已经收到保险条款,故无法证明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已经向投保人纪瑞尚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使投保人能够知悉存在该免责条款,并明确告知了投保人该条款的真正含义。故该免责条款对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无效,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向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支付停运损失。

因本次事故造成多车受损,应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对各受损车辆的经济损失按照比例予以均衡。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的损失为车损费8363.9元、停运损失费28500元、施救费310元、停车费240元、评估费2000元,共计39413.9元,已超出交强险中财产损失4000元的赔偿限额,应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2000元,由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1000元,超出限额的36413.9元,应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向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支付10924.17元(36413.9元×30%),由被上诉人韩大龙承担25489.73元(36413.9元×70%)。

综上,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武孟江的上诉理由成立,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七项、第八项;

二、撤销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第四项、第六项;

三、变更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2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被上诉人韩大龙赔偿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5489.73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796元(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已预交),由被上诉人青岛天鹅旅游汽车公司负担1403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负担131元,由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负担10元,由被上诉人韩大龙负担25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合计383元(上诉人武孟江预交210元、上诉人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预交50元、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预交123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负担123元,被上诉人韩大龙负担260元。上述费用,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刘琰

审判员牛珍平

代理审判员赵玉霞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陈长明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