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某1、陈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粤08民终49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2-0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余某1、陈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179
预计阅读:5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8)粤08民终49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2-0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余某1,男,汉族,1984年11月10日出生,住广东省湛江市市辖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女,汉族,1985年10月26日出生,住广东省湛江市市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海英,广东国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余某1与被上诉人陈某离婚纠纷一案,余某1不服广东省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7)粤0891民初1350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余某1,被上诉人陈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海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余某1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余某1无需支付3万元经济帮助费给陈某。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陈某生活困难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陈某每月工资收入为3000-5000元,陈某的工作单位每天会免费提供两餐饮食,且陈某在东莞租房每月只需200-300元。此外,为了能让陈某在湛江时能和孩子有更多的相处空间,余某1愿意在原住处为陈某提供住处,直至其再婚。故陈某根本不存在住房困难问题。二、余某1无力支付该笔生活经济帮助费。余某1需要偿还许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但因为没有欠条,所以就没有提出让陈某共同偿还。余某1一方面要偿还债务,另一方面要承担独立抚养女儿的责任,还要工作。余某1生活压力大,经济条件不宽裕。目前余某1的存款不多,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现住的房子是父母的,一审判决余某1支付3万元生活帮助费给陈某,余某1无力承担该笔费用。且孩子的每月的支出非常大,若余某1支付了该笔费用给陈某,势必会降低女儿的生活水平,对女儿造成不利的影响。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陈某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驳回余某1的上诉请求。一、余某1的经济条件比陈某的经济条件好,陈某也从未向余某1主张其收入较多的部分。余某1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其月收入约为7000-10000元,而陈某每月工资为2000-3000元,每月工资扣减日常开支后所剩不多。一直以来,陈某经常给女儿买东西,女儿的幼儿园学费、购买衣服的费用都是陈某支付的。二、离婚后,陈某在湛江没有其他住所,也根本买不起房子。陈某与余某1结婚后,除了在东莞工作期间,陈某一直与余某1及其父母共同居住在东××××号。离婚后,陈某在湛江没有其他住所,符合法律规定的生活困难的情形。三、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对家庭付出较多。陈某与余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女儿。女儿4个月大时,陈某就在东南码头经营服装生意,后又按余某1的安排跟随余某1去北海生活。2017年4月,陈某又根据余某1家人的安排去东莞工作。余某1脾气比较暴躁,对女儿基本不管不顾。而陈某较有耐心,对女儿的照顾较多。陈某去东莞前,女儿大部分时间都是陈某照顾的。女儿的日常开支和幼儿园的费用都是陈某承担。四、在这段婚姻中,陈某并无过错,离婚也是余某1的过错导致的。婚后,陈某一直勤勤恳恳,相夫教子。2016年2月余某1有外遇后,余某1的脾气越发暴躁。余某1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提出了离婚。五、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了支持余某1在北海的事业,余某1向陈某家人借款如下:向陈某父亲陈玉贵借款2万元,向姐姐陈小梅借款1.5万元,向弟弟陈友杰借款1.5万元。余某1本承诺以上全部借款由其负责偿还,但现余某1都不愿偿还。

一审原告诉称

余某1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余某1与陈某离婚;2.婚生女儿余某2由余某1抚养,抚养费由余某1独自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余某1、陈某于××××年××月××日在湛江市麻章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双方与余某1的父母在东××××共同居住,2015年至2016年期间,双方曾共同到广西北海工作和生活。××××年××月××日,双方生育女儿余某2。余某2出生后随双方共同生活,由双方共同抚养,余某1父母帮忙照顾余某2。余某2现在东简镇后湖村的一所幼儿园就读。2017年4月起,余某2由余某1及其家人接送和照顾。

再查明,双方当事人均为初中文化程度。余某1陈述其在东海岛东南码头协助其姐姐管理虾塘及从事水井维修等工作,月收入约7000-10000元;陈某在2017年4月之前没有固定工作单位,曾与余某1在东南码头经营服装生意约一年之久;2017年4月起,余某1前往东莞市东莞光晋电器有限公司工作,于2017年9月27日取得一笔工资收入金额为2960元。余某1承认,除了在东莞工作期间,陈某婚后一直在余某1家中居住,陈某在湛江没有其他住房。

又查明,2016年10月19日,余某1向一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6年12月22日,一审法院作出(2016)粤0891民初1355号民事判决,判决不准余某1与陈某离婚。该判决已于2017年1月10日发生法律效力。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属于离婚纠纷。陈某同意余某1提出的离婚诉讼请求,双方自愿离婚,一审法院依法予以准许。关于余某2的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进行处理。本案中,余某2出生后虽然由双方共同抚养,但陈某前往东莞工作后,余某2一直在余某1及其父母家中居住,与余某1及其父母共同生活时间较长,且其已就近入读幼儿园,改变居住和生活环境明显对其健康成长不利;再者,余某1的经济收入较高,居住条件较陈某优越,工作地点离家较近,与女儿共处的时间亦较为充裕,因此,余某2由余某1抚养为宜。余某1主张抚养费由其独自承担,予以准许。

陈某请求婚后取得的东简镇龙秋村的宅基地归陈某及女儿所有,但没有提供土地权属证书或其他相应证据证明双方婚后取得了宅基地且为夫妻共同财产,余某1对此予以否认,故对陈某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陈某请求余某1对案外人陈玉贵、陈小梅及陈友杰的债务承担清偿责任,由于余某1对陈某主张的夫妻共同债务不予确认,本案不予处理,相关债权人可以另案起诉确认。

关于陈某请求余某1补偿2万元、赔偿损失3万元及给予经济帮助5万元是否有合法依据的问题。由于双方没有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余某2出生后由原双方共同抚养,陈某未能举证证明其在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方面付出较多义务,故陈某请求补偿2万元,不予支持。陈某提供的关于余某1与他人同居的短信,依法不予认定,陈某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余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同居,故对陈某请求的损失3万元,依法不予支持。陈某请求余某1支付经济帮助款5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陈某婚后一直在余某1家中居住,离婚后无住房,属于生活困难,余某1的经济收入、居住条件均较陈某优越,故余某1应给予陈某适当经济帮助费3万元为宜。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三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准予余某1与陈某离婚;二、婚生女儿余某2由余某1抚养,抚养费由余某1承担;三、余某1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经济帮助款3万元给陈某。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计150元,由余某1负担75元,由陈某负担75元。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离婚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本院对上诉人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根据上诉人余某1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陈某的答辩意见,本案双方当事人二审争议焦点问题是:

关于余某1应否支付经济帮助费3万元给陈某的问题。上诉人余某1以被上诉人陈某不符合法律关于生活困难的规定和其需要独立承担孩子的抚养费为由主张其不应支付经济帮助费给陈某。首先,余某1在二审庭审中称其现在武汉当厨师,每月工资为4000元,但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该事实及收入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应由余某1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根据余某1在一审庭审中自认的其在姐姐处从事管理虾塘及水井维修等工作、每月工资为7000-10000元来认定余某1的收入,合法有据,本院予以确认。余某1月收入7000-10000元,陈某月收入2000-3000元,余某1的经济条件明显比陈某的经济条件优越。其次,余某1在一审庭审中承认除了在东莞工作期间,陈某婚后一直与余某1和余某1的父母共同居住,陈某在湛江没有其他住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条“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解释(一)》第二十七条“一方离婚后没有住所的,属于生活困难”的规定,陈某在离婚后没有住所,有住房方面的困难,符合生活困难的情形。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余某1的支付能力、陈某的经济状况以及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等因素,判决余某1支付经济帮助款3万元给陈某,合法合理,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实体处理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余某1上诉无理,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解释(一)》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余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陈春丽

审判员  邓 浓

审判员  陈小红

二〇一八年二月八日

书记员何骁腾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