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郑义龙与被告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及第三人郑义泉民间借贷纠...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陕民初13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7-2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原告郑义龙与被告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及第三人郑义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4988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陕民初1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7-2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郑义龙,男,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继斌,陕西连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小平,广东仲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董家河镇。

法定代表人:余泓霖,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拓云峰,陕西朗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哲,陕西朗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郑义泉,男,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小平,广东仲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郑义龙与被告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建材公司)、第三人郑义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义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继斌、蒋小平,被告凤凰建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拓云峰,第三人郑义泉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小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郑义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归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6608.8万元;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从收款之日起到实际还款之日止的利息:利率按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以2011年7月7日5年期贷款利率7.05%每年计算),暂时计算至2016年9月21日为3644.4968万元。上述两项合计为10253.2968万元;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案外人郑义泉向被告凤凰建材公司先后31次出借款项共计9680万元。2016年9月21日,郑义泉将其中的3071.2万元债权转让给了被告公司大股东余学明。同年12月3日,郑义泉将剩余的6608.8万元债权本金和全部利息(2016年9月21日前计息的本金为9680万元,9月22日之后计息的本金为6608.8万元)转让给原告,并在2016年12月4日向被告、余学明、余泓霖发出债权转让通知,要求被告在收到通知后5天内归还本金并支付利息。被告没有按原告要求归还本金并支付利息,构成根本违约。

被告辩称

凤凰建材公司辩称,郑义泉转给答辩人的9680万元为投资款,而非借款。郑义泉、余学明等股东最初投资答辩人时,拟投资6.6亿元,为了便于收回投资及合理避税,全体股东协商一致,将公司注册资本按照拟投资金额的10%实际缴纳。所以郑义泉转给被告的9680万元、余学明转给被告的409810000元均为投资款。从答辩人的会计凭证来看,郑义泉、余学明转入答辩人的款项均记载为投资款。郑义泉以投资答辩人的名义收取亲朋好友资金,其在出具《收据》及投资明细时均表示收到的是投资款。从郑义泉于2017年3月26日给答辩人的回函来看,其也自认转给答辩人的9680万元为投资款。出借人与答辩人之间并无借款合同,且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郑义泉从未要求答辩人支付利息,亦未要求答辩人还款,不符合大额借款的惯例。即使郑义泉当初转给答辩人9680万元系借款,被答辩人无权主张借款利息。因为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双方对该笔款项均未约定利息,被答辩人关于利息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应支持,即使支付,也只应从2016年12月4日起,按照法律规定的年息6%支付逾期利息。郑义泉在明知对答辩人负有债务、其应当以投资款扣抵债务的情况下,却将9680万元投资款作为债权予以转让,明显是恶意逃避债务的行为,损害了答辩人的合法权益,对被答辩人的诉求不应予以支持。即使认定郑义泉转给答辩人的9680万元系借款,郑义泉转让9680万元债权的行为有效,则因被答辩人在2016年12月才向答辩人主张还款,早已超过诉讼时效,已丧失胜诉权。同时,郑义泉对答辩人负有债务36154340元,在本案中答辩人要求抵销其中的30395464.54元。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7日,第三人郑义泉与被告凤凰建材公司的原股东余学明、余美青、余泓辉签订股东协议书,通过认购增资的形式成为被告公司的股东。郑义泉认购增资额为1320万元,占公司资本总额的20%。同年5月10日,郑义泉将1320万元汇入凤凰建材公司账户。5月28日,凤凰建材公司召开股东会通过了公司章程修正案,确认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6600万元,郑义泉为公司新股东,其出资额为1320万元。

2010年7月7日,郑义泉分3笔汇入凤凰建材公司2500万元,相应的收据记载“收到郑义泉2010年7月7日投资款2500万元”,记账凭证载明“科目:实收资本,子目:郑义泉,贷方:2500万元”。7月13日,郑义泉汇入凤凰建材公司180万元,相应的收据记载“收到郑义泉投资款180万元”,记账凭证载明“科目:实收资本,子目:郑义泉,贷方:180万元”;8月6日、9日,郑义泉分2笔汇入凤凰建材公司1000万元,相应的收据两张记载“收到郑义泉投资款600万元、400万元”,记账凭证载明“科目:其他应付款,子目:郑义泉,贷方:1000万元”,上述共计3680万元。2011年3月4日至7月11日,郑义泉分5笔汇入凤凰建材公司3000万元。2011年12月31日,凤凰建材公司2011年度财务报告在(七)“其他应付款”项记载对郑义泉有6680万元欠款。2012年3月5日至9月28日,郑义泉分20笔汇入凤凰建材公司3000万元;2012年12月31日,凤凰建材公司2012年度财务报告在(七)“其他应付款”项记载对郑义泉有9680万元欠款。2013年12月31日,凤凰建材公司2013年度财务报告在(十)“其他应付款”项记载对郑义泉有9680万元欠款。

2016年9月21日,郑义泉与凤凰建材公司股东余学明等三人签订股权变更协议书,约定将郑义泉借给凤凰建材公司的9680万元中的3071.2万元转为余学明借给凤凰建材公司的借款。2016年12月3日,郑义泉作为甲方、郑义龙作为乙方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因甲方享有对铜川凤凰建材公司6608.8万元借款本金和利息债权。甲方和乙方就该债权转让事宜达成以下协议:1、甲方把享有的全部债权本金6608.8万元人民币和全部相应利息转让给乙方。…12月5日,郑义泉通过EMS向凤凰建材公司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余泓霖、股东余学明分别发出债权转让情况及收回借款通知。12月12日,郑义龙的委托律师蒋小平通过EMS分别向凤凰建材公司、余泓霖发出催收款律师函。2017年1月5日,郑义泉、郑义龙通过在三秦都市报上发布公告的方式再次通知凤凰建材公司债权转让事宜并催收本息。2017年1月12日,郑义龙作为债权受让人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凤凰建材公司归还借款本金6608.8万元及利息3644.4968万元。

上述事实,有银行业务凭证、股东协议书、公司章程修正案、年度财务报告、股权变更协议书、债权转让协议、催收信件、收据、记账凭证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的诉请及被告的抗辩,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案涉法律关系的性质;如果本案性质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原告的债权是否超过诉讼时效,被告是否可以行使抵销权,是否应向原告支付利息。

关于案涉法律关系的性质认定问题。从本案查证的事实看,在案的公司变更登记审核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及公司章程修正案皆证明,凤凰建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6600万元,2010年5月7日,凤凰建材公司股东余学明、余美青、郑义泉、余泓辉签署的《股东协议书》第七条也约定郑义泉出资额为1320万元,出资比例为20%。上述证据证明郑义泉作为股东在凤凰建材公司的出资额应为1320万元。郑义泉缴纳上述出资后,从2010年7月7日至2012年9月28日又汇入凤凰建材公司9680万元,该款项在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记资料上均无反映,公司股东之间及郑义泉与公司之间也无关于该款项系出资的一致意思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及第二十八条规定“股东应当按期足额交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该9680万元不属于郑义泉对公司的出资。凤凰建材公司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财务报告证明,郑义泉从2010年7月7日至2012年9月28日汇入该公司的款项的性质均系借款,对此,公司股东余学明也通过书面材料予以确认,故郑义泉主张该9680万元为公司股东出借给凤凰建材公司的款项,其与凤凰建材公司成立民间借贷关系,并对凤凰建材公司享有9680万元债权的理由成立。凤凰建材公司提交的记账凭证、收据将上述郑义泉汇入的数笔款项记载为“投资款、实收资本”,但该组证据系该公司单方制作,得不到其他证据印证,故对凤凰建材公司欲以此证明郑义泉的上述9680万元汇款为投资款不能抽回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可。郑义泉将其对凤凰建材公司享有的6608.8万元债权转让给郑义龙,并对凤凰建材公司履行了告知义务,该债权转让行为合法有效,郑义龙作为新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凤凰建材公司归还借款本金6608.8万元。

关于该债权是否已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郑义泉将钱出借给凤凰建材公司时,双方并未约定归还的期限。就该债权,郑义泉于2016年12月3日将其中的6608.8万元转让给郑义龙之后,债权人郑义龙才首次向凤凰建材公司催收债权,故该债权请求权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应在2016年12月之后,至原告起诉时尚未经过两年。故本案中,凤凰建材公司认为诉讼时效已过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关于凤凰建材公司能否在本案中行使抵销权的问题。凤凰建材公司辩称,郑义泉就其担保赊销的水泥、孰料欠款应向公司承担保证责任。但郑义泉对凤凰建材公司是否承担保证债务、债务数额等,须待水泥、熟料购销合同、保证合同纠纷审理后才能确定。确定之前,凤凰建材公司尚不能行使抵销权。凤凰建材公司关于其保证债权的诉求应另案审理,本案不予涉及。

关于利息支付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既未约定借期内利率,也未约定预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郑义泉称,曾与凤凰建材公司口头约定月利率为3%,但无证据证明双方就借款约定过利息及利率,而凤凰建材公司否认双方曾约定过利息,故就此节事实应认定双方并未约定利息,郑义龙要求凤凰建材公司支付借期内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郑义泉与凤凰建材公司未约定借款期限,出借人郑义泉可以催告借款人凤凰建材公司返还借款,并给予其准备的合理期限,超过合理期限未返还的,应当支付逾期利息。本案中,凤凰建材公司辩称逾期利息应从债权转让的次日即2016年12月4日起算,是其处分自身民事权利的体现,本院予以认可。即凤凰建材公司应从2016年12月4日起向郑义泉支付6608.8万元本金的逾期利息,利率为年息6%。

综上,凤凰建材公司应向郑义龙归还借款本金6608.8万元及逾期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郑义龙借款本金6608.8万元及逾期利息(从2016年12月4日起按照年利率6%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郑义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4434元,由郑义龙承担180000元,由陕西铜川凤凰建材有限公司承担37443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赵学玲

审 判 员  付 栋

代理审判员  滕欣燕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杨璇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