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4等与王某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张爽   
案号:
(2018)京0102民初7632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4-26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李某4等与王某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233
预计阅读:4min
审判人员:
张爽   
案号:
(2018)京0102民初763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4-26
案由:
当事人信息

申请人:李某1,男,1951年1月9日出生,住北京市丰台区。

申请人:李某2,男,1954年9月19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区。

申请人:李某3,男,1956年11月17日出生,住北京市丰台区。

申请人:李某4,男,1970年12月1日出生,住北京市西城区。

申请人:李某5,女,1961年8月25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区。

以上五申请人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淼,北京倡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王某,女,1942年5月26日出生,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一土(王某之子),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雷,北京国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申请人李某1、李某2、李某3、李某4、李某5与被申请人王某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李某1、李某2、李某3、李某4、李某5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淼,被申请人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一土、王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申请人李某1、李某2、李某3、李某4、李某5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确认李某6与王某的婚姻关系无效。事实与理由:李某6与王某于2002年2月8日登记结婚。李某6生前先后在1999年、2002年、2003年、2004年8月与11月、2007年在宣武医院、复兴医院、北郊医院、宣武区精神病医院、展览路医院、丰盛医院等医院治疗,被上述医院诊断为老年痴呆、脑萎缩、阿尔茨海默病等。李某6因病于2016年10月去世。王某于2017年3月23日向西城法院诉讼,请求继承李某6遗嘱中房屋一套,现已撤诉。诉讼中,西城法院委托安定医院进行了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结果为李某6于2002年1月19日至2002年2月21日立遗嘱时,患有器质性精神障碍,评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王某与李某6都是再婚,李某6是丧偶,王某是离婚。李某6和王某在登记结婚后有自己的房子,但因为年龄较大,李某6的子女轮流照看老人。登记结婚就在签署遗嘱前后,与行为能力鉴定的时间段相同。在做完鉴定之后,申请人于2018年2月提出此次婚姻无效申请。

母婴保健法规定了三种不适合结婚的情形,其中第三项就是精神疾病。本案中李某6登记结婚时多次住院治疗精神疾病,通过鉴定可知无民事行为能力,因此李某6与王某的结婚登记自始无效,王某提交的病历对李某6的精神状况没有明确诊断,反而2000年之后的病历可以证明李某6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并有老年痴呆。申请人2017年12月在继承案件中获得鉴定结论,确认李某6无行为能力的证据,因此没有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申请人作为李某6的子女,在李某6生前多次看望并照顾,是本案适格的申请人,有权利申请确认父亲婚姻关系是否有效。如果王某认为鉴定结论虚假,应当提出相应证据或重新鉴定,否则无法推翻鉴定结论。因此李某6患有不适合结婚的病症,婚姻自始无效。

申请人认为,根据鉴定结论李某6与王某登记结婚时意思表示能力完全丧失,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属于婚姻法中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属于无效婚姻。

被告辩称

被告王某辩称,一、五申请人诉讼主体不适格。有权婚姻法第十条规定向人民法院就已办理结婚登记的婚姻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主体,包括婚姻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利害关系人包括:以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五申请人没有与李某6和王某共同生活,也很少看望,不属于利害关系人。二、五申请人的申请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第五条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死亡后一年内,生存一方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据婚姻法第十条的规定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李某6于2016年10月去世,五申请人提交宣告婚姻无效申请书的时间为2018年2月2日。三、李某6登记结婚时精神状况正常。李某6在2001年12月26日在宣武医院做身体检查,结果为神经系统无异常,医院出具的《体格检查表》可以证明李某6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2002年李某6结婚时,亲自去单位开具证明,在结婚登记处表明愿意结婚并亲自签名,李某6的身体状况符合结婚条件。四、李某6与王某结婚后精神状况正常。结婚后李某6承包工程工作到2007年,并经常骑行。五、申请人提交的司法鉴定书没有法律效力,是虚假鉴定。六、李某6与王某的婚姻起始时间应为1998年。二人1992年交往,1998年开始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根据婚姻法解释(一)的规定,男女双方根据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补办结婚登记的,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二人后来领结婚证属于补办结婚证。七、法律禁止患有特定疾病的人结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疾病传染给他人或遗传下一代,影响人口素质。王某与李某6的婚姻目的是相互扶持,共度晚年。二人结婚十四年之久,期间没有人对婚姻效力提出异议,现李某6已故,五申请人提出的申请与立法精神不符。申请人引用母婴保健法不当,李某6与王某只是为了互相照顾,与母婴无关。申请人称李某6多次治疗精神疾病,证据显示李某6治疗是因为其他疾病,医院出具的证明也有夸大陈述。关于鉴定,王某不同意鉴定。关于当事人适格的陈述,申请人作了扩大理解。因为申请人不是适格的主体,李某6与王某的婚姻有效。综上,请求法院查清事实,依法裁定驳回五申请人的申请。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李某6与王某于2002年2月8日登记结婚,均系再婚。五申请人为李某6第一段婚姻所生育的子女。李某6于2016年10月30日死亡。2017年3月24日,王某以继承纠纷为由,将五申请人诉至本院,该诉讼中,本院委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对李某62002年1月19日至2月21日立遗嘱时的精神状态、民事行为能力进行鉴定。2017年12月10日,安定医院出具鉴定意见:“被鉴定人李某62002年1月19日至2月21日立遗嘱时患有器质性精神障碍,受疾病影响,意思表示能力完全丧失,应评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后王某提出撤诉申请,本院作出(2017)京0102民初9833号民事裁定书,准许王某撤诉。

本案诉讼中,王某提交宣武医院体格检查表、宣武医院出院病历、复兴医院住院病案、李某6本人申请,欲证明李某6结婚时精神状况正常。五申请人对宣武医院出院病历、复兴医院住院病案的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认为病历记载了李某6患有精神和头部疾病;对宣武医院体格检查表的真实性不确定,不认可证明目的;对李某6本人申请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申请的字迹和王某的字迹相同,应该是王某书写内容,李某6签字,李某6本身是文盲,不清楚内容中的意思。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主体为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结合立法精神和社会现状考虑,此处的共同生活的近亲属可以做扩大理解,认定五申请人作为李某6的亲生子女是本案适合的申请主体。

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死亡后一年内,生存一方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据规定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法院应当受理。结合本案,李某6于2016年10月30日死亡,故生存一方或者利害关系人最迟应于2017年10月30日前提出申请,该一年为除斥期间,。现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时间,故本院对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申请人李某1、李某2、李某3、李某4、李某5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5元,由申请人李某1、李某2、李某3、李某4、李某5各负担7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员 张 爽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魏祥胜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