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盛翰金属制品厂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中心支公司...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海盛翰金属制品厂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中心支公司、左坤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287
预计阅读:7min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江阴市虹桥北路168号、香山路238、240号。

负责人:顾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翔(特别授权),江苏中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迎春(特别授权),江苏中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盛翰金属制品厂,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宣桥镇共舞台创业园E区1598室。

法定代表人:申文革,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亚明(特别授权),上海市恒泰(泰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爱春(特别授权),上海市恒泰(泰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左坤,男,1994年4月19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高新区运河路8号。

负责人:沈丽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段保剑(特别授权),江苏辉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吴克祥,男,1973年3月21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江阴市。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盛翰金属制品厂(以下简称盛翰厂)、原审被告左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公司)、吴克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2017)苏1283民初70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太平洋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太平洋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案涉的八起追尾交通事故,各驾驶员对自己的追尾行为负全部责任,各当事人对该事故认定书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亦采信了该事故认定书。本案中,吴克祥的车与盛翰厂的车未发生直接接触,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2、如法院认为太平洋公司应赔偿盛翰厂的损失,则盛翰厂的车辆损失由碰撞损失及燃烧损失两部分构成。因此,盛翰厂的车辆碰撞损失部分应由其直接后车(即左坤)承担,与吴克祥无关,吴克祥无需对碰撞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即在商业险部分,上诉人无需对碰撞损失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在交强险部分,因吴克祥的车子未与盛翰厂的车发生接触,对于碰撞损失,太平洋公司在交强险无责限额内,也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于燃烧损失部分,根据交警门对吴克祥的询问笔录,火势向前蔓延是因为前面追尾的车辆都卡死了,无法分离。因此,盛翰厂在内的倒数5辆车子对于车辆被烧毁都负有一定的责任。盛翰厂放弃对部分车辆要求赔偿的权利,系其处分自身民事权利的行为,其放弃的份额,不应由太平洋公司承担。一审判决既未扣减碰撞损失,又未扣减李亚南、俞飞的应赔偿份额,以盛翰厂所有的沪F×××××车辆被烧毁为由,将全部损失作为计算太平洋公司赔偿的基数,完全与其认定的事实不符,有违公平。3、一审判决对于盛翰厂的折旧额的认定,没有事实依据。车辆被烧毁并不是无法评估折旧额的理由。可以按购置价、行驶里程、事故有无及次数等最基本的条件,向有资质的机构询价。一审判决在计算上诉人赔偿的数额时并未扣除残值,现既判决上诉人承担包含残值在内的赔偿责任,又未判决将残留物归上诉人所有,亦自相矛盾。

被上诉人辩称

盛翰厂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人保公司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一审原告诉称

盛翰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人保公司、左坤、太平洋公司、吴克祥连带赔偿其572115.8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11月6日18时50分许,吕先友驾驶的鲁Q×××××小型轿车由北向南行驶至京沪高速公路上海方向1029KM+900M处时,与前方同向行驶的车辆发生第一次追尾碰撞。随即朱亮驾驶苏E×××××小型普通客车与鲁Q×××××小型轿车发生第二次追尾碰撞,此后接连发生五次追尾碰撞,其中包括左坤驾驶苏E×××××小型客车与戴红军驾驶的沪F×××××小型轿车发生第五次追尾碰撞,最后吴克祥驾驶的苏B×××××小型客车与鲁H×××××小型面包车发生第八次追尾碰撞。碰撞后,最后一辆车,即吴克祥驾驶的苏B×××××小型客车起火燃烧,并逐一蔓延至前车。吕先友第一次追尾碰撞的前方车辆因损失轻微,事发后放弃赔偿,自行离开现场。事故致八车不同程度受损,其中包括盛翰厂车辆在内的最后五辆车烧毁,部分路产受损。

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二大队于2016年11月22日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由于在高速公路行驶过程中与前车未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以上八起交通事故,分别由每一起事故的后车对该起事故负全部责任,即左坤负第五起事故的全部责任,吴克祥负第八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一审另查明,沪F×××××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为盛翰厂。苏E×××××小型客车的所有人为左坤,该车辆在人保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限内。苏B×××××小型客车的所有人为吴克祥,该车辆在太平洋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限内。

一审还查明,盛翰厂于2015年5月18日购买案涉沪F×××××小型轿车(发动机号码2189C607),支付购车款637100元。该车于2015年5月19日向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投保商业险,2015年6月18日登记领取车牌。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盛翰厂所有的沪F×××××小型轿车损失的数额是多少,是否是合法损失;2、盛翰厂车辆损失的形成原因;3、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及承担方式。

一审法院认为,本起交通事故是发生在高速公路上九辆汽车连环相撞所致,该起事故造成包括盛翰厂车辆在内的五辆汽车毁损,盛翰厂的车辆损失应依法获得赔偿。

关于盛翰厂车辆合法损失事宜。《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盛翰厂要求参照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商业险条款中的折旧系数进行计算。人保公司辩称,该车辆折旧表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其客户在进行车辆损失险投保时对于车辆折旧的双方约定,该约定仅在公司与其投保的客户之间发生法律效力,盛翰厂据此主张其车辆的折旧数额没有法律依据,盛翰厂应当通过委托评估的方式来确定其车辆损失。太平洋公司辩称盛翰厂的车辆损失应当按照事故发生时的市场价值来确定。一审法院认为,事故发生时的市场价值应结合车辆在事故发生时的实际使用状况进行确定,现盛翰厂所有的车辆已经在事故中全部毁损,无法确认其事故发生时的使用状况,也无法通过委托第三方的方式对损失进行评估,故对人保公司和太平洋公司的辩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现盛翰厂要求参照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商业险条款中的折旧系数的方式进行计算,于法于理不悖,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根据该折旧系数表,折旧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旧。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盛翰厂车辆为9座以下客车,购置价为637100元,至事故发生时实际使用时长为17个月19天,故盛翰厂车辆的折旧金额为637100元×17×0.6%=64984.2元,即盛翰厂车辆在事故发生时的市场价值为637100元-64984.2元=572115.8元。

关于车辆损失形成原因、损害赔偿责任主体及承担方式。本案中造成盛翰厂所有的沪F×××××小型轿车损的原因是左坤驾驶的苏E×××××小型轿车先与盛翰厂车辆相撞,后吴克祥驾驶的苏B×××××小型客车在与前车相撞后起火蔓延至前四辆车,导致盛翰厂车辆损毁,故盛翰厂的车辆损失由车辆撞击损失和燃烧损失两部分组成。左坤驾驶的车辆追尾致盛翰厂的车辆产生撞击损失,系盛翰厂车辆最终毁损的原因之一,而吴克祥的车辆虽未直接与盛翰厂所有的车辆进行碰撞,但其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起火燃烧,并向前车蔓延,系盛翰厂车辆毁损的不可或缺的原因,亦与盛翰厂车辆毁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现车辆已经毁损,双方又无法举证证明两部分损失产生的原因力的大小和损失的大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故应由上述两肇事车辆平均对盛翰厂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又因为左坤驾驶的苏E×××××小型轿车和吴克祥驾驶的苏B×××××小型客车分别在人保公司和太平洋公司处投保交强险和10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故应由两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范围内进行赔偿。审理过程中,盛翰厂自愿放弃后面四辆肇事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的赔偿,系其处分自身民事权利的行为,一审法院不持异议。故应由人保公司和太平洋公司在各自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平均赔偿盛翰厂的损失569815.8元(572115.8-2000-100×3),即分别赔偿盛翰厂284907.9元。

左坤、吴克祥经一审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可以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盛翰厂合法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审判决:一、人保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盛翰厂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284907.9元;二、太平洋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盛翰厂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284907.9元;三、驳回盛翰厂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9714元,由左坤、吴克祥各负担4857元(此款盛翰厂已预交,左坤、吴克祥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给付盛翰厂)。

本院查明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未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无异,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于盛翰厂车辆损失的形成原因问题。本案中造成盛翰厂名下的沪F×××××小型轿车损毁的原因是左坤驾驶的苏E×××××小型轿车先与盛翰厂车辆追尾,后吴克祥驾驶的苏B×××××小型客车在与前车相撞后起火蔓延至前四辆车,导致盛翰厂车辆损毁。左坤驾驶的车辆追尾致盛翰厂的车辆产生撞击损失,系盛翰厂车辆最终毁损的原因之一;而吴克祥的车辆虽未直接与盛翰厂所有的车辆进行碰撞,但其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起火燃烧,并向前车蔓延,系盛翰厂车辆毁损的直接重要因素,与盛翰厂车辆毁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左坤与吴克祥均应对盛翰厂车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太平洋公司辩称火势向前蔓延是因为前面追尾的车辆都卡死,无法分离,故盛翰厂在内的倒数5辆车对于车辆被烧毁都负有一定的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盛翰厂车辆损失赔偿责任的分配问题。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无法举证证明车辆撞击损失和燃烧损失两部分组成产生的原因力的大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结合盛翰厂车辆损失的形成原因,盛翰厂自愿放弃后面四辆肇事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的赔偿,系其处分自身民事权利的行为,一审法院已依法在盛翰厂车辆损失中依法予以扣减。故一审法院认定由左坤与吴克祥分别驾驶的两肇事车辆平均对盛翰厂的剩余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肇事车辆分别在人保公司和太平洋公司处投保交强险和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故应由人保公司和太平洋公司依法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范围内进行赔偿。

对于盛翰厂车辆损失的认定问题。事故发生时的市场价值应结合车辆在事故发生时的实际使用状况进行确定。本案中,盛翰厂所有的车辆已经在事故中全部毁损,无法确认其事故发生时的使用状况,也无法通过委托第三方的方式对损失进行评估。一审法院依据盛翰厂的要求,参照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商业险条款中的折旧系数计算车辆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太平洋公司辩称一审法院对盛翰厂车辆的折旧额认定不当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上诉人太平洋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714元,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于 焱

审判员 潘贻杰

审判员 顾连凤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日

书记员 彭世美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