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同居关系析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苏05民终138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11-22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同居关系析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997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苏05民终1382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11-22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秦秀琴,张家港市港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路某甲。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华,江苏君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路某乙。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华,江苏君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某与上诉人路某甲、路某乙因同居关系析产纠纷一案,均不服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2015)张金民初字第000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李某上诉称:一审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认定搬迁房屋装潢补偿款、附着物补偿款、机械设备搬迁补偿款和停产停业补偿款共计1006991元不属于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分割的财产范围是错误的。根据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和张家港市金港镇人民政府于2013年8月28日签订的补偿协议书,房屋产权人是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明确房屋补偿款、装潢补偿款、附着物补偿款、机械设备搬迁补偿款、停产停业补偿款和其他补偿款共计2128804元是李某与路某甲、路某乙共同共有,虽然被拆迁房屋有一部分出租给等三人,但李某与第三人已经结清了所有补偿款,故一审对其他补偿款不予分割是错误的。要求二审撤销原判后依法改判李某应分得拆迁补偿款1064402元,并由路某甲、路某乙承担诉讼费用。

路某甲、路某乙上诉称:一审认定法律关系错误,路某甲、路某乙与李某既不存在财产共有关系,也不存在其他法律关系,所以自然没义务分清路某甲、路某乙与路再生之间的财产关系,一审判决明显加重了路某甲、路某乙的义务,没有证据证明李某与路再生共同建造了涉案房屋,一审法院认定李某与路再生之间存在共同财产,缺乏事实依据,因路再生与李某存在非法关系,路再生出具的任何文件不应作为定案依据。在李某没有主张的前提下,一审认定李某与路再生之间存在共同财产关系,超越审理范围,而李某与路再生犯重婚罪,应“先刑后民”,本案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一审判决违背《婚姻法》和公序良俗,损害了吴仁娣的合法财产权益,也与《继承法》相违背。要求二审撤销原判后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李某的一审诉请,并由李某承担诉讼费用。

一审原告诉称

李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其应分得拆迁补偿款1064402元;本案诉讼费由路某甲、路某乙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路再生与吴仁娣系夫妻关系,两人共有子女两名,即长子路某甲、次子路某乙。1985年,路再生因家庭矛盾离家不归。1987年,路再生与李某开始同居生活(此时李某尚有丈夫,后双方离婚)。此后路再生一直与吴仁娣分居(吴仁娣后于2013年死亡),与李某同居生活直至2010年7月31日死亡。在路再生和李某同居期间,双方于1988年在金港镇××桥村租地兴建中兴工程机械厂,期间建造约7、8间简易厂房和约3、4间生活用房,后因中兴工程机械厂经营困难,双方约在1993年进行利用所建房屋养猪并逐步扩大房屋数量。后至约2007年,双方不再养猪,重建厂房和改造其他房屋用于出租,直至2013年拆迁。××××年××月××日,路再生书写《资产协议留言》一份,主要内容为:本人于1952年与吴仁娣同居结婚,无结婚证;1985年,因家庭矛盾,引起本人空空离家不归;1987年,与李某同居结成夫妻,与前妻分居24年之久,虽无离婚证,但事实上早已离婚,与现妻李某虽无结婚证,但事实上结婚22年之久,由于一气之下离家未带一针一线;这20多年的历程,与现妻李某含辛茹苦,辛酸苦辣,苦苦积累资金,现有住房及厂房约1800平方左右,如拆迁约计100万元左右,本人目前亏债50余万元,现房屋全部出租,每年租金10万余元,如五年不拆迁,可还清全部债务,即使近期拆迁,资产与债务相抵有余;因与前妻生育两子,现妻原有一男一女,双方离婚未有手续,故对有余部分,本人觉得现妻李某跟着本人确实辛苦,本人决定自提20%,前妻吴仁娣40%,现妻李某40%等。2009年5月28日,路再生又书写《立遗书》一份,主要内容基本同上,但有关亏债的内容表述为“本人目下亏债40多万元”。2009年8月2日,路再生和李某签订《协议书》一份,主要内容为:路再生和李某双方自改革开放以来联手合作,以建中兴工程机械厂为基础,双方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建了一批生活用与标准型厂房,同时还亏有一批债务。现双方将房及债务之事协议如下:一、所有房子约2000平方米,路再生得55%,李某得45%(不能擅自挑选房座,应当全盘统算)。二、所亏债务43万元到本年度底还清3万元,尚欠40万元,双方努力逐年还清为止。三、此协议一式二份,双方各执一份。四、此协议双方签字生效,具有法律效力。2010年4月1日,路再生又书写《遗书》一份,主要内容为:仁娣妻:自我离家与你分居已有二十六年之久,使你深受委屈和极大辛酸痛苦,这是我的不对,是我把我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我实在对不起你,今天我怀着非常诚恳的心情,真心实意表示向你道歉,我也对不起子女儿媳及孙子女,××在身,如果有朝一日离开人世,在我有生时对我心头上最关心的事,一切都拜托你和子女了。对所有家产,首先还清所有债务,特别私人债务,分文不能少,其多余部分,两家各拆一半,如债务全部还清了,房子不拆迁,对房租金同样各分半等。路再生在该遗书的下半部书写胡(吴)仁娣、李某两人名字,后由路某甲和路某乙在胡仁娣名字后边签名,李某在李某名字后边签名。庭审中,路某甲和路某乙主张路再生于2010年7月1日书面委托两人处理涉案房屋租赁、交纳土地租金、清偿债务等事宜,对此,李某认为路再生仅委托路某甲处理涉案房屋租赁、交纳土地租金、清偿债务等事宜,并对路某甲和路某乙提供的委托书的真实性予以否认。后因涉案房屋拆迁,路某甲和路某乙于2013年8月28日与张家港市金港镇人民政府签订《张家港市企业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协议书》,约定涉案房屋补偿金为1121813元,装潢补偿金为252517元,附着物残余补偿金为107968元,机械设备搬迁费136766元,停产停业补助费为509740元,共计2128804元。上述补偿款已被路某甲和路某乙领取部分用于支付相关承租人的机械设备搬迁费、停产停业补助费等,尚有约107万元被一审法院依法查封在张家港市拆迁办。庭审中,路某甲、路某乙主张接受路再生委托后,已收房屋租金319966元,李某对该数额予以认可。但双方对未清偿债务、涉案房屋拆迁前维修改造和加固等支出事项仍存在较大争议。

以上事实,根据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2010)苏张证民内字第6226号公证书,路再生书写的《资产协议留言》、《立遗书》、《遗书》,李某与路再生签订的《协议书》,一审法院与刘某、李三妹、龙玉妹、王秀珍所做的调查笔录,一审法院与李某所做的询问笔录,证人刘某的证言,路某甲、路某乙与金港镇人民政府签订《张家港市企业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协议书》等证据综合分析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路再生与李某之间系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非法同居关系。虽然双方的非法同居行为违反婚姻法和公序良俗,为法律所禁止,应受道德谴责,但法律和道德对双方人身关系进行否定性评价的同时,未禁止和否定双方之间可以存在财产关系。本案中,路再生一直与李某同居生活达20多年之久,此间一直与其妻子吴仁娣分居。在路再生和李某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辛勤劳作、辛苦创业,建造了一批厂房和生活用房,该财产应属于双方同居期间的共有财产。现该财产已因拆迁转化成拆迁补偿款,故李某要求分割属于自己的份额,并无不当。同时,因路再生和李某同居期间欠下相关债务,此债务从性质上而言应属于双方共同债务,双方均有义务偿还。因路再生和李某同居期间所产生的财产属于双方的共有财产,故路再生作为共有人之一,未经与李某协商一致,即以留言、遗书等形式自行对双方共有财产进行处分应属无效,但对2010年4月1日的《遗书》,因李某签名确认,故可视为得到李某的追认,可以认可其效力。关于上述《遗书》中的“两家各拆一半”中“两家”指向问题,李某认为是指李某家和吴仁娣家,路某甲、路某乙认为是指路某甲和路某乙两家。一审法院认为,首先,上述《遗书》的中的财产系路再生和李某的共有财产,本应有李某一半;其次,从上述《遗书》的下半部落款处来看,路再生同时书写了吴仁娣和李某两个人的名字,且由路某甲和路某乙在吴仁娣名字后边签名,李某在李某名字后边签名,据此,可以看出路再生的意思表示是吴仁娣和李某两家,否则,其书写李某的名字以及李某签名就失去意义;再者,路某甲、路某乙主张李某系以证人身份签名,但《遗书》上并没有注明李某系证人,且路某甲、路某乙主张李某是证人身份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实;最后,从路再生书写的《资产协议留言》和《立遗书》的内容来看,路再生系将吴仁娣作为前妻、李某作为现妻来对待,还有“本人决定自提20%,前妻吴仁娣40%,现妻李某40%。”等表述,因此,将路再生所书写《资产协议留言》、《立遗书》和《遗书》等联系起来看,路再生所要表达的两家应理解为吴仁娣和李某两家。关于2009年8月2日的《协议书》,虽然内容不是路再生本人所写,但因路再生签名确认,应视为路再生对协议书内容的认可,故可以确认该协议书的效力。关于拆迁补偿款,其中机械设备搬迁费和停产停业补助费应属于对相关承租人的补偿,李某要求对此进行分割,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其中装潢补偿和附着物残值补偿,因有部分装潢系承租人装潢,有部分附着物系承租人所有,且双方对此意见不一,最关键是该两项补偿均涉及案外人利益,故一审法院不宜在本案中直接处理。关于路某甲主张的相关债务和费用支出等,一审法院认为:1、关于已清偿债务和未清偿债务。李某认可路某甲、路某乙已清偿债务,但对未清偿债务不认可,并认为所有债务已还清。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对路某甲、路某乙已清偿债务的数额因双方均无异议,可予认定。但因债务涉及案外债权人利益,对于相关债务是否消灭或者是否偿还,不是当事人一方主张或者双方取得一致意见就可以最终确定。据此,一审法院认为,对路再生和李某同居期间所产生的共同债务,只要债权人依法主张权利,李某均有义务清偿依法应属于其偿还的份额;2、厂房加固费用95350元。李某意见为确有厂房加固之事,但其没有经手,自己估计加固费用最多6万元,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主张厂房加固费95350元,有路某甲、路某乙提供的厂房改造工程承建协议书、厂房改造工程情况说明、承建方出具的收款收据等证据予以证实,可予认定。3、2007年路再生住房和出租给谢老板的房屋装修费15757元。李某认为装修费系由路再生投入,且已结清。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主张2007年路再生住房和出租给谢老板的房屋装修费,但其提供的绝大多数收据、收条、发货单载明的时间为2008年,且路某甲主张的此次装修系在路再生生前,也在路某甲自己主张的2010年7月1日接受路再生委托处理房屋租赁、维修等事物之前,且路某甲也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系其投入,故一审法院难以支持。4、办理路再生后事改造老家房子及路再生五七、三周年所产生的费用192216元。李某认为该费用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主张为办理路再生后事改造老家房子,显然该老家房子与本案所涉的房屋拆迁补偿无关;路某甲、路某乙因路再生五七、三周年所产生的费用,应属于路某甲、路某乙按照农村风俗对路再生进行祭祀和悼念所产生的费用,也明显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故对路某甲、路某乙的此项主张不予支持。5、2010年出租房改造装修费65942元。李某认为,出租房改造人工工资有1万多元,材料费估计有3万多元,估计共有5万元。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针对此项主张所提供的发货单未载明收货单位、收据未载明交款单位,还有大量白条,一审法院无法核实其关联性和真实性,难以认定,但因李某认可5万元,故一审法院认定此项费用为5万元。6、支付李某住院和路再生中草药费4900元。李某认为不存在该费用,故不予认可。路某甲、路某乙主张此项费用4900元,提供证据为一张收到理发店3000元租金的收条、一张无客户名称的购药收据(900元)、一张李某签名的收条(1000元)。一审法院认为,上述3000元租金收条与路某甲、路某乙的此项主张无关联性,900元收条无法核实其真实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定;1000元收条因有李某名字确认,予以认定。7、退提前到期房租6666元。李某认为没有提前退租的事实,故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此项主张所提交的证据为《厂房租赁协议书》,但该协议书上有多处改动,且协议书台头的甲方为路某乙,落款处甲方的签名为路某乙、路某甲,乙方的台头为打印体刘正辉,后又涂改掉,落款处的乙方无人名字,协议书上的租期起止时间均进行了涂改,且协议书写明系退张明发租金,但路某甲、路某乙也未提供相应的与张明发签订的租赁合同予以佐证,故一审法院对此难以认定。8、2011年至2013年维修费用、土地租金共计71914元。李某认可其中土地租金65000元,其余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针对其主张的维修费用所提交的收据上或无交款单位或为出租房等,发货单上也未载明客观名称,一审法院无法核实其真实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定;此外,路某甲、路某乙还针对此项主张提交自来水亏损费用1285元,证据为自己手写的白条,另有退租金1000元的收条和135元的邮寄费,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所提交的上述证据与其主张之间缺乏关联性,不予认定。9、支付路再生2010年前欠电费4290元。李某认为,路某甲未提供电费发票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路某甲、路某乙主张4290元系支付路再生2010年前所欠电费,但未提供相应的电费发票予以证实,后其又主张系其与路再生之间进行的内部结算,但也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不予认定。10、搬迁补偿费659686元。李某认为,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认为,该项费用《拆迁协议书》已明确为646506元,且该费用系用于支付案外承租人的费用,不属于双方分割的财产范围。综上,一审法院认定路某甲、路某乙主张的已还债务费用201358元、其他费用支出为211350元,共计412708元。本案中,目前可分割的财产为房屋补偿金1121813元、房屋租金319966元,共计1441779元。两者相抵后尚有1029071元,李某可分得一半即514535.5元。路某甲、路某乙主张李某应赔偿因李某申请保全造成其损失问题,因该主张所涉的法律关系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故本案不予理涉。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李某因与路再生在张家港市金港镇滩上村所共同建造的房屋拆迁目前应分得拆迁补偿款514535.5元。限李某、路某甲、路某乙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分清。二、驳回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380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19380元,由李某负担7342元,路某甲、路某乙负担12038元。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事实与一审判决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李某与路再生长期非法同居,该行为有违公序良俗及法律规定,亦不符合现代社会道德规范,但李某与路再生同居期间为共同生产生活而形成的债权、债务,可按共同债权、债务处理,双方共同劳动、经营所创造的财产应属于双方同居期间的共有财产,且从路再生所立并由李某及路某甲、路某乙签名的《遗书》中,亦包含了李某可得一半财产的意思表示。由于该共有财产因拆迁转化为拆迁补偿款,李某要求分割属于自己的份额,并无不当。路某甲和路某乙于2013年8月28日与张家港市金港镇人民政府签订《张家港市企业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协议书》约定了涉案房屋拆迁补偿共计2128804元,其中房屋补偿金1121813元,装潢补偿金252517元、附着物残余补偿金107968元、机械设备搬迁费136766元、停产停业补助费509740元。因装潢补偿和附着物残值补偿均涉及案外人利益,故在本案中不予理涉;而机械设备搬迁费和停产停业补助费系对承租人的相关补偿,李某要求对此进行分割,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李某上诉认为其已与第三人结清了所有补偿款,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原审法院在扣除上述款项及相关债务、其他费用支出后,认定剩余可分割的房屋补偿款和房屋租金尚有1029071元,李某可分得一半即514535.5元,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李某和上诉人路某甲、路某乙要求改判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244元,由上诉人李某负担9299元,上诉人路某甲、路某乙负担894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施 伟

审判员 徐 辉

审判员 王小丰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杨乐婷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