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金海等上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其他特殊侵权纠...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文中民一终字第68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6-12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钱金海等上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其他特殊侵权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3325
预计阅读:19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文中民一终字第6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6-12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钱金海,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卫芬,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尚芬,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上诉人(原审原告)钱卿韬,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法定代理人朱尚芬,系钱卿韬母亲。

上诉人(原审原告)钱卿兴,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法定代理人朱尚芬,系钱卿兴母亲。

上诉人(原审被告)南宁市和惠利物流有限公司。

组织机构代码:57457XXXX。系桂AGK302号车注册登记所有人。公司地址:南宁市秀灵路快环道旁秀灵路北路3号。

法定代表人宋瑞卿,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覃国前,广西方园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

组织机构代码:89822XXXX。

地址:南宁市青秀区金洲路36号金州大厦。

法定代表人徐华,该公司经理。

原审被告梁保合,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原审被告黄小琼,云南省罗平县人,住罗平县,公民身份号码:×××。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市分公司。组织机构代码:98345XXXX。

地址:玉林市人民东路660号。

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市中心支公司。

组织机构代码:66722XXXX。

地址:周口市迎宾大道兰亭山水四期。

审理经过

上诉人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及上诉人南宁市和惠利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惠利物流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原审被告梁保合、黄小琼、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市分公司(以下简称财保玉林分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南县人民法院(2014)广八民初字第1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27日组织上诉人钱金海及上诉人和惠利物流公司委托代理人覃国前进行了法庭调查和调解,调解未果。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确认的本案法律事实是:钱金海、黄卫芬系死者钱波父母,朱尚芬系钱波妻子,钱卿韬系钱波长子(现年5岁)、钱卿兴系钱波次子(现年1岁),钱波、钱卿韬、钱卿兴系农村居民。被告梁保合、黄小琼系死者梁小兵父母。钱波与梁小兵系表兄弟关系。2013年10月14日梁小兵驾驶桂AGK302号轻型厢式货车搭乘钱波(载6.25吨烟叶)由砚山往富宁方向行驶,凌晨3时许以约103km/h的速度行至广昆高速G80线K958+600M处时,由于其超载超速行驶,制动不及,致使其所驾车辆前部与因前方发生交通事故停车等候通行的由李广林驾驶的桂KR0779号车尾部相撞,随后桂AGK302号车惯性推动桂KR0779号车向前推移,致桂KR0779号车前部又与等候通行的由尚保伟驾驶的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冀HDB03号重型低平板半挂车尾部相撞,造成梁小兵、钱波当场死亡。经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认定,梁小兵驾驶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359%的机动车在限速80km/h的路段以约103km/h的速度行驶,致发现前方险情时避让不及是造成此事故的根本原因,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梁小兵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钱波、李广林、尚保伟均不承担事故责任。桂AGK302号车实际车主是梁小兵,注册登记所有人是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梁小兵与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签订车辆委托服务合同,梁小兵将桂AGK302号车委托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提供有偿服务,每年向公司缴纳人民币600.00元的服务费,由公司为其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该车在被告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险,其中乘客座位责任险人民币10000.00元/座。桂KR0779号车在财保玉林分公司投保交强险,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投保交强险,责任限额均为: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元、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元、无责任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100元。发生事故后,经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调解,桂KR0779号车赔付钱波及梁小兵家属共20000.00元,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赔付钱波及梁小兵家属共12000.00元。因桂KR0779号车车方与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车方已赔偿原告方的损失人民币16000.00元,庭审中,原告方表示不再要求被告财保玉林分公司与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另查明,梁小兵未婚,其遗产只有桂AGK302号车,其父母明确表示放弃继承。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原审法院从以下方面进行分析评判:

一、关于钱波与梁小兵是否是合伙关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第三十一条“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条“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又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又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合伙关系。”的规定,钱波与梁小兵二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也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原告钱金海、被告梁保合与钱波、梁小兵具有利害关系,本案中不能证明钱波与梁小兵是否共同出资购买桂AGK302号车及收入是否二人平均分配,故不能认定钱波与梁小兵二人之间存在合伙关系。

二、关于梁小兵是否应对钱波承担全部侵权责任的问题,

被告梁保合、黄小琼主张李广林在停车时未设置明显标志,李广林也应当承担部分责任,梁小兵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梁小兵不应当承担全部责任,但被告梁保合、黄小琼没有提供相反证据推翻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事故认定书,应当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梁小兵驾驶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359%的机动车在限速80km/h的路段以约103km/h的速度行驶,致发现前方险情时避让不及时造成此事故的根本原因,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侵犯了钱波的生命权,应由其对钱波的死亡承担侵权责任。

三、关于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是否属于挂靠关系,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桂AGK302号车实际车主是梁小兵,注册登记所有人是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梁小兵与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签订车辆委托服务合同,梁小兵将桂AGK302号车委托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提供有偿服务,每年向公司缴纳人民币600.00元的服务费,由公司为其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虽然和惠利物流公司没有参与分配桂AGK302号车的收益,但梁小兵将桂AGK302号车登记在和惠利物流公司的名下进行运输经营活动,和惠利物流公司可以对该车和梁小兵进行一定控制或支配,且和惠利物流公司收取委托服务费从中获利,足以认定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属于挂靠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应与死者梁小兵对原告方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关于原告方主张的死者钱波的死亡赔偿金是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还是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问题,死者钱波系农村居民,且原告方不能充分证明死者钱波2013年10月14日发生事故前已在城镇连续居住满一年,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收入和工作,故原告方关于死者的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对于原告方主张的因钱波死亡产生的经济损失和相关费用,本院依法予以计算和认定为:1、死亡赔偿金6141元/年×20年=122820.00元,对于原告方主张的464720.00元,本院依法不予全部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经计算长子钱卿韬的抚养费为4744元/年×13年÷2=30836.00元,次子钱卿兴的抚养费为4744元/年×17年÷2=40324.00元,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死者钱波的死亡赔偿金总额为人民币122820.00元+30836.00元+40324.00元=193980.00元;2、丧葬费48997.00元/年÷12个月×6个月=24498.50元,本院依法予以认定,以上两项损失和费用共计218478.50元。桂KR0779号车在财保玉林分公司投保交强险,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投保交强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应当先由财保广西分公司、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金限额内各赔偿原告方因钱波死亡的损失11000.00元,但在同一起事故中死亡的还有梁小兵,应当根据交强险赔偿总金额按比例进行平均分配,即财保广西分公司与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应各赔付钱波家属、梁小兵家属5500.00元,发生事故后,经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调解,原告方收到桂KR0779号车车方与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车方的赔偿金共16000.00元,桂KR0779号车与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车方已在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付给原告方,原告方不再要求财保玉林分公司与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桂AGK302号车在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乘客座位险,钱波属车上乘客,该公司应在乘客座位险10000.00元的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方的损失。和惠利物流公司作为桂AGK302号车的注册登记所有人与挂靠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其应与实际车主梁小兵对梁小兵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梁小兵在事故中死亡,且被告梁保合、黄小琼表示放弃继承,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证明梁晓兵是否有个人遗产,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失去了承担连带责任的连带人,本案中是梁小兵的侵权行为致钱波死亡,梁小兵是直接侵权人,因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不是共同的侵权人,其只是基于法律的规定才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扣除桂KR0779号车与豫P6H49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应承担的赔偿限额11000.00元和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乘客座位险人民币10000.00元,剩余的人民币197478.50元由被告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人民币59244.00元。对于原告方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00元,因梁小兵的侵权行为导致钱波在事故中死亡,致使原告方失去亲人,造成原告方精神痛苦,但作为实际侵权人的梁小兵已经死亡,且被告梁保合、黄小琼表示放弃继承,故本院对于原告方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支持。原告方主张的停尸费、运尸费,因本院已支持丧葬费,故不再支持停尸费与运尸费。原告方主张的食宿费、交通费、误工费,因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由原告方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本案经原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八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在乘客座位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因钱波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人民币10000.00元(限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给付)。二、由被告南宁和惠利物流有限公司赔偿原告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因桂AGK302H号车交通事故造成钱波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人民币59244.00元(限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给付)。三、被告梁保合、黄小琼、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市分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市中心支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771.00元,由原告方承担3430.00元,由被告南宁和惠利物流有限公司承担341.00元。

上诉人诉称

原审宣判后,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及和惠利物流公司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作出公正判决。主要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未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钱波的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在一审法庭调查过程中,我方已经向法庭提交了上海泓根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和马文雄出具的《证明》。这两份证据足以证明钱波在事故发生前,已经在城镇居住和取得务工收入、支出在城镇一年以上,完全符合最高院民一庭(2005)民他字第25号批复规定的农村居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的规定。钱波已经在上海打工两年,死亡赔偿金我要求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上诉人在二审中将提供更多、更详实的证据来进一步证明。二、一审判决将梁小兵有无个人财产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和梁小兵的法定继承人是错误的。梁小兵的行为是造成钱波死亡的直接原因,应当承担全部侵权责任。在梁小兵死亡后,因和惠利物流公司和梁小兵之间有挂靠关系,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梁小兵有无个人财产与和惠利物流公司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应当由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梁小兵有个财产的举证责任。在本案中,和惠利物流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梁小兵有个人财产,举证不能的后果要由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才符合法律规定的精神。三、一审法院判决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与一审判决中说理部分第三条相矛盾,也严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一审法院既然认定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之间存在挂靠关系,就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判决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的法定继承人承担侵权的连带责任,而不是仅承担30%的责任。特别是在和惠利物流公司通过诉讼从平安保险公司取得122738元保险理赔款的前提下,判决和惠利公司承担30%计59244元赔偿责任,将使和惠利物流公司因钱波的死亡而获利63494元,有失法律公正和道义。由于一审判决存在上述三个方面的错误,以致作出了错误的判决结果,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特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以充分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辩称

针对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的上诉,和惠利物流公司口头答辩称:钱金海等人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在一审提供的证据证明钱波在上海的公司上班,该公司是否存在不清楚,上诉人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事故发生之前,从2013年8月16日开始,钱波已经不在公司上班,钱金海等人主张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其余意见与我方上诉状一致。

和惠利物流公司的上诉请求是:撤销原判第二项,改判和惠利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主要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第一,钱波与梁小兵之间是合伙关系,他们两人是肇事车辆桂AGK302号车的实际车主,该事实有梁保合和钱金海的证实。交通事故发生的第三天即2013年10月16日,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对梁保合的《询问笔录》中梁保合陈述“梁小兵和钱波关系很好,他们两人一起凑钱买车。车买了十多天,我不清楚是什么车,就知道是蓝色的。他们一起出去买车。”在2014年8月13日的一审庭审过程中,梁保合陈述“这部车实际车主是梁小兵和钱波。两个人轮流开,一起拉货。商量买车及分配利益时我和钱金海、黄卫芬、黄小琼、朱尚芬、梁小兵、钱波等人都在场,平均分配利益。买车后至出事前车有盈利,钱由钱波拿,还没得分配。”从交巡警大队的《询问笔录》和一审法院的《庭审笔录》中关于梁保合的陈述,均可证实梁小兵与钱波二人之间是共同出资买车、平均分配利益,足以认定存在合伙关系。钱金海在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询问笔录》中陈述“车子是梁小兵和钱波合伙买的,每人出了5万元钱,车子是在广西南宁买的,挂靠在南宁的一个公司。发生交通事故的车辆平时大部分时间是梁小兵开的。2013年10月13日早上10点钟左右,梁小兵开车带着钱波从梁小兵家出发,他们出发的时候车子是空车,只是跟我说出来拉货,具体拉什么货,拉到哪里他们没有跟随我说。钱波有小车驾驶证,已经取得4年了。梁小兵和钱波是两老表,收入都是平均分配的。梁小兵和钱波合伙买车,是口头协议,没有书面协议。”一审庭审过程中,钱金海陈述“听钱波、梁小兵两个人说车是两个人合伙买的。2013年10月13日早上钱波和梁小兵一起出来开空车去拉货,平时钱波跟梁小兵一起跑车”。从交巡警大队的《询问笔录》和一审法院的《庭审笔录》中关于钱金海的陈述均可证实梁小兵和钱波二人之间是共同出资买车,收入都是平均分配的,足以认定存在合伙关系。综上,交巡警大队《询问笔录》是在本案纠纷未发生之前形成的,其完全真实地反映了梁小兵与钱波二人之间确系合伙关系,因此,一审判决认定梁小兵与钱波二人之间不存在合伙关系是错误的。第二,一审认定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之间属于挂靠关系错误。根据双方签订的《车辆委托服务合同》约定:车辆产权属梁小兵所有,梁小兵对车辆享有保管使用权、道路货物运输经营权;和惠利物流公司提供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梁小兵对车辆进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据此可看出,和惠利物流公司每年向梁小兵收取的600元服务费只是提供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其性质实为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的中介机构,其不能从车辆产生的收益中获取任何的利益,对车辆也无权利无义务进行控制或支配,所收取的服务费仅是提供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的劳务费。如果因此认定车辆产权人与和惠利物流公司系挂靠关系,并由和惠利物流公司对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承担连带责任,明显超出和惠利物流公司在与车辆产权人签订合同时预见到的合同义务和法律责任。因此,不能仅以和惠利物流公司向车辆产权人收取代办服务费为由认定两者属于挂靠关系,并承担连带责任,属认定事实错误。第三,一审判决对原告方的损失计算有误,一审已查明桂KR0779号车与豫P6H496号车已实际赔偿原告方16000元,但在计算赔偿剩余额时却只扣除11000元,明显计算错误。二、一审判决错误。因钱波系桂AGK302号车的实际车主之一,其在自己车上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不应由和惠利物流公司赔偿。况且,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桂AGK302号车不存在挂靠关系,因此,公司不应赔偿钱金海等人的各项损失,一审判决由和惠利物流公司赔偿钱波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59244元是错误的。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判决由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赔偿责任错误,应予以撤销,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针对和惠利物流公司的上诉,钱金海口头答辩称:答辩意见以我们的上诉状为准。

本院查明

被上诉人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及原审被告梁保合、黄小琼、财保玉林分公司、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在本案二审中未作任何答辩、陈述意见。

二审中,经征询上诉人钱金海及和惠利物流公司对一审确认本案法律事实的意见,双方均无异议,而被上诉人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及原审被告梁保合、黄小琼、财保玉林分公司、人寿保险周口支公司也未提出任何异议,对此,本院对一审确认的本案法律事实予以认定。

二审中,上诉人钱金海向本院提交了三份证据:1、罗平县板桥镇募补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钱波于2010年1月以后就外出打工,其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2、赔付支付信息浏览表,用以证明肇事车桂AGK302号的车主是和惠利物流公司,并从保险公司获得保险理赔款122738元。3、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机动车辆商业保险赔款计算审批表,用以证明和惠利物流公司从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获得桂AGK302号车辆的维修费赔付款43020元。

经质证,和惠利物流公司对1号证据提出异议,认为不真实,该证明的内容与钱金海在一审提供的钱波在上海的公司打工证明内容相互矛盾,打工时间不吻合,一审提交的证明证实钱波于2013年8月16日就回家,但二审提交的1号证据证明上是2013年9月才回家。根据民事证据规则,该份证据属于证人证言,但证人今某某出庭作证,不予认可。对2号证据真实性有异议,因为没有原件,该证据上也没有保险公司的印章,对证明观点有异议,我们认为桂AGK302号车法律上的车主即车辆行驶证上登记的车主是和惠利物流公司,但车辆的实际车主是梁小兵和钱波。并且,和惠利物流公司从保险公司得到的保险理赔款是43020元,是该车的维修费,没有钱金海说的那么多。对3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可公司确实收到保险理赔款43020元是事实,但提出该笔理赔款中的车损险应优先偿还和惠利物流公司,理由是:梁小兵于2013年9月30日与和惠利物流公司签订《抵押借款合同》,约定以所购买的福田汽车桂AGK302号作抵押向和惠利物流公司借款5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每月还款5000元,否则公司有权处理抵押物。该车购买后未满一个月就发生交通事故而报废,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约定给付车损险,该理赔款的受益人是和惠利物流公司,故保险公司给付的车损险应属和惠利物流公司所有。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钱金海提交的1号证据罗平县板桥镇募补村民委员会《证明》,该证明上罗平县板桥镇募补村民委员会的公章,内容载明钱波从2010年1月就外出到广东、上海打工,至2013年9月回家。从该份证明的内容看只能证实钱波外出打工的情况,但不能证实钱波在事故发生前已连续在城镇居住生活一年以上或其经济收入来源于城镇,工作地点不详,并且与一审提交证据证明于2013年8月回家存在出入,故钱金海的证明内容不能成立。2、3号证据客观真实,能够证明和惠利物流公司是桂AGK302号的登记车主,两份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该公司于2014且10月9日从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获得桂AGK302号车辆的车损险修理费预赔款4302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对于钱金海提出的和惠利物流公司从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获得122738元,根据赔付支付信息浏览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机动车辆商业保险赔款计算审批表显示的内容,支付给和惠利物流公司的是AGK302号车辆的车损险修理费预赔款43020元,该公司也认可,赔付给本次交通事故第三者车辆的赔偿费用是77518元。对此,本院认定和惠利物流公司从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获得AGK302号车辆的车损修理费预赔款43020元的事实。对和惠利物流公司提出的关于该公司对保险理赔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认为梁小兵还欠公司借款,保险公司理赔款应由公司所有的问题,属于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另一法律关系问题,不是本案解决的范畴。

二审中,被上诉人未提交新的证据。

通过二审审理,除一审确认本案法律事实外,本院补充确认如下法律事实: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平安保险广西分公司于2014年10月9日向和惠利物流公司支付了桂AGK302号车辆的车损险修理费预赔款43020元。

综合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本案二审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是:1、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之间属于挂靠关系还是委托关系该公司在本案中应否承担责任2、肇事车辆桂AGK302号车是否属于梁小兵与钱波合伙购买,即钱波是否系该车辆的实际车主之一,其应否作为实际车主在本案中承担责任3、受害人钱波的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还是农村居民标准计算

针对焦点问题,本院结合本案证据和事实,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之间是属于挂靠关系还是委托关系,该公司在本案中应否承担责任的问题。

首先,就挂靠关系而言,挂靠是一种经济现象,车辆挂靠经营是运输行业广泛存在的一种特殊现象。所谓车辆挂靠经营是指个人或者个人合伙即挂靠者出资购买车辆,为了交通营运过程中的方便,将车辆登记在某个具有运输经营资格的运输企业即挂靠单位名下,并以其名义进行运输经营,由挂靠单位提供适于营运的法律条件,挂靠者向挂靠单位缴纳一定的管理或服务费,自行联系业务,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一种经营方式。由此,车辆挂靠存在名义车主和实际车主,车辆由挂靠者出资购置,挂靠单位虽为名义车主,但不具有所有权的权能,车辆运行权由挂靠者掌控,名义车主不参与车辆经营,双方的权利和义务由挂靠合同来约定。其次,对于委托关系,是指依照委托合同的约定,受托人以委托人的名义或者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办理委托的事务,而委托人则应对受托人所进行合法委托事务的法律后果承担责任。即受托人是按照委托人的指示和要求,以委托人的名义办理受委托的事务,没有委托人的指示,受托人不得擅自改变委托事务,更不得将其办理委托事务所产生的结果据为己有。结合本案,根据本案证据《车辆委托服务合同》,该合同是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梁小兵出资购置一辆车即桂AGK302号车,将该车辆委托和惠利物流公司有偿服务,车辆产权属梁小兵所有,梁小兵每月向该公司缴纳一定的服务费,该公司为其有偿提供代办车辆证照及规费等服务,国家相关部门规定收取的费用由梁小兵支付,梁小兵对车辆进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梁小兵向该公司缴纳服务费600元。车辆产权登记在和惠利物流公司名下,梁小兵不得私自办理车辆产权转移。据此,梁小兵与和惠利物流公司签订的合同虽名为委托服务合同,但从合同约定的内容和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情况看,双方实际上属于挂靠关系,桂AGK302号车的实际车主是梁小兵,名义车主是和惠利物流公司,和惠利物流公司办理车辆证照及保险等都是以公司自己名义办理,为梁小兵营运提供条件,梁小兵向公司缴纳服务费并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经营方式,两者之间就是一种挂靠经营方式。故此,本院认定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之间属于挂靠关系。和惠利物流公司提出属于委托关系的主张,因不符合委托关系的特征,不存在以委托人名义办理委托人指示的事务,故该公司主张委托关系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如上所述,因和惠利物流公司与梁小兵之间属于挂靠关系,而梁小兵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承担全部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和惠利物流公司应与死者梁小兵对钱波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审基于梁小兵死亡后,其继承人放弃继承,连带责任主体不存在的实际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规定“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确定和惠利物流公司对钱波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肇事车辆桂AGK302号车是否属于梁小兵与钱波合伙购买,即钱波是否系该车辆的实际车主之一,其应否作为实际车主在本案中承担责任的问题。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和惠利物流公司提出桂AGK302号车是梁小兵与钱波合伙购买,二人之间存在合伙关系,梁保合和钱金海陈述的内容能够证明梁小兵与钱波合伙购车的事实。根据梁保合和钱金海在广南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询问笔录》及一审庭审中的陈述,二人未陈述清楚梁小兵和钱波合伙的具体情况,且梁保合和钱金海是本案的诉讼当事人,双方各自与梁小兵、钱波存在利害关系。本案没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梁小兵与钱波存在合伙关系的事实,结合和惠利物流公司提供的证据《车辆委托服务合同》,合同中确定的桂AGK302号车出资购置人是梁小兵。故此,和惠利物流公司主张梁小兵与钱波之间存在合伙关系的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认定。钱波不是桂AGK302号车的实际车主,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

三、关于受害人钱波的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还是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2005)民他字第25号《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及最高人民法院法办(2011)442号《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均明确了死亡赔偿金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主要收入来源等因素,确定应适用的标准。本案中,钱金海等人在上诉中提出钱波生前在上海打工,居住和收入都在城镇。但根据其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上海泓根贸易有限公司证明、马文雄证明及二审中提交的罗平县板桥镇募补村民委员会证明,证明内容不具体。上海泓根贸易有限公司是否存在,没有该公司的相关信息资料为证,且作为单位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但该证明上没有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证明内容是否客观真实无法确定。马文雄的证明,作为证人应出庭作证,但马文雄没有出庭作证,且本案中没有马文雄个人身份情况的证明,证明上没有马文雄的签名,仅有“马文雄印章”,该印章是否真实,且马文雄身份不详,故“马文雄证明”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还有对于钱金海等人在二审中提交的罗平县板桥镇募补村民委员会证明,该证明内容上没有反映钱波打工的具体地点,不能证实钱波生前经常居住地和主要经济收入来源地均为城镇。故钱波因交通事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计算。上诉人钱金海等人主张应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赔偿的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钱波死亡赔偿金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二审中,上诉人和惠利物流公司提出一审已查明确认本次交通事故中桂KR0779号与豫P6H496号车已实际赔偿给钱金海等人16000元,但在计算赔偿金余额时却只扣除11000元,属于计算错误。本院认为,交强险的无责任死亡赔偿限额是11000元,但交通事故中桂KR0779号与豫P6H496号车经调解赔付给钱波家属16000元,是基于调解对方自愿赔付所得,一审在计算赔偿剩余数额时按照交强险的无责任死亡赔偿限额11000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另,本案中一审已确认桂AGK302号车辆是梁小兵的遗产,本案当事人并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钱金海等人在上诉中提出梁小兵的其他个人遗产应由和惠利物流公司承担举证责任的主张,无事实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梁小兵死亡后,其继承人明确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其在本案中应承担的责任已无责任主体,但其留下的遗产应当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处理。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3771元,由上诉人钱金海、黄卫芬、朱尚芬、钱卿韬、钱卿兴承担1885.5元,上诉人南宁和惠利物流有限公司承担1885.5元。一审诉讼费按一审判决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如果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若义务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权利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云南省广南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曾建宏

审判员  陈国淑

审判员  陈登荣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张 艾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