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华等与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纠纷上诉案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徐民终字第40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7-17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王景华等与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纠纷上诉案
字数:12702
预计阅读:18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徐民终字第40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7-17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景华。

委托代理人杨广平。

委托代理人张保云。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运智。

委托代理人凌志远。

委托代理人陈峰。

上诉人(原审被告)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凌志远。

委托代理人陈峰。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五河支公司。

委托代理人葛新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李坤。

委托代理人杨建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荣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邵正涛。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韩清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岳启玉。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市中心支公司。

委托代理人王东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

委托代理人张怀建。

审理经过

上诉人王景华、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五河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予昂公司)、王荣峰、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邵正涛、韩清云、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岳启玉、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联合保险石家庄支公司)、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纠纷一案,不服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2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3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景华的委托代理人杨广平,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峰,上诉人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葛新义,被上诉人上海予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坤、杨建林,被上诉人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东伟,被上诉人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怀建到庭参加诉讼,其余各被上诉人经本院传票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研究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2011年11月26日6时58分许,邵正涛驾驶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沿着京沪高速公路行车道由南向北行驶至730KM+785M处,与因前方发生交通事故道路堵塞在紧急停靠带停车等待通行的张灿保驾驶的鲁J82377、鲁JW322挂重型半挂货车发生追尾交通事故,同时与同地点停在行车道上的金保银驾驶的鲁Q2H316、鲁Q8H75挂重型半挂货车发生刮擦事故,致使车辆损坏。与此同时,岳启玉驾驶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沿超车道行驶至该地点时,与在超车道上依次停车等待通行的杨冠伟驾驶的鲁Q4H636中型货车发生追尾交通事故后撞入中央隔离带,致使鲁Q4H636中型货车前移与其前方的半挂货车发生追尾事故,造成车辆及高速公路设施损坏,鲁Q4H636中型货车驾驶员杨冠伟、乘车人肖怀瑞受伤。当日7时许,马运智驾驶皖C77692、皖C74B8挂重型半挂货车沿行车道行驶至该地点时,与岳启玉驾驶的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金保银驾驶的鲁Q2H316、鲁Q8H75挂重型半挂货车、邵正涛驾驶的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发生追尾交通事故,致使车辆损坏。当日7时许,王荣峰驾驶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沿着京沪高速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该地点时,与停在紧急停靠带内等待通行的潘暖卿驾驶的鲁QB9860、鲁Q320R挂重型半挂货车发生追尾交通事故,致使车辆损坏,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乘车人刘岩如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邵正涛驾驶的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起火,并相继引燃了鲁JW322挂挂车,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皖C77692、皖C74B8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B9860、鲁Q320R挂重型半挂货车,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致车辆及车载物损毁。公安机关对本起事故作出如下责任认定:1、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鲁J82377、鲁JW322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2H316、鲁Q8H75挂重型半挂货车交通事故:邵正涛负担全部责任,张灿保、金保银无责任;2、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4H636中型货车交通事故:岳启玉负担全部责任,杨冠伟、肖怀瑞无责任;3、皖C77692、皖C74B8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2H316、鲁Q8H75挂重型半挂货车,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交通事故:马运智负担主要责任,岳启玉负担次要责任,金保银及邵正涛无责任;4、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鲁QB9860、鲁Q320R挂重型半挂货车交通事故:王荣峰负担全部责任,潘暖卿、刘岩如无责任。

韩清云系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经营,在中华联合石家庄支公司投保主、挂车交强险。王景华系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经营,在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投保主、挂车交强险。马运智系皖C77692、皖C74B8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经营,在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投保主、挂车交强险。岳启玉系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经营,在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投保主、挂车交强险。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

对于上海予昂公司诉请的货物损失与涉案交通事故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问题。上海予昂公司主张其系事故中潘暖卿所驾车辆所载货物的托运人,车载货物在本起事故中损毁,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提供了运输协议、货物清单以证明自己的主张。

本院查明

经审查,该公司提供的运输协议的驾驶员签名为潘暖卿,时间为2011年11月25日,运输工具为鲁QB9860,联系电话为18653****53,运输路程为从上海运至济南;货物清单的车号为鲁QB9860,驾驶员电话为18653****53,货物为百货。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公安机关事故卷宗材料,潘暖卿在公安机关陈述,2011年11月25日23时许驾车从上海宝山上高速,到济南送货,车上装载23吨百货,联系方式为18653****53。通过审查潘暖卿的陈述及上海予昂公司提供的运输协议、货物清单,虽然该公司提供的制式货物清单的公司名称与现名称不一致,但运输协议、货物清单的车号、驾驶员、联系方式、运输时间、运输路程均与潘暖卿的陈述一致,各相对方亦无证据证明锦义物流与予昂物流非同一经营主体,故足以认定上海予昂公司于2011年11月25日委托鲁QB9860、鲁Q320R挂重型半挂货车运输货物的事实。潘暖卿驾驶的为普通重型半挂货车,2011年11月25日23时许从上海出发,约定的货物送达时间为11月26日。潘暖卿驾车夜间载货行驶约8小时到达高速路新沂段,符合常理,在远离目的地的运输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根据日常经验法则,足以认定事故发生时上海予昂公司托运的货物装载在潘暖卿所驾车辆上。综上,潘暖卿所驾车辆运载上海予昂公司托运的货物在本起事故中损毁,其诉请的货损与本起事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对于上海予昂公司有无求偿权利问题。上海予昂公司主张已赔偿部分货物损失,不足部分已向货物所有权人出具欠条,货物所有权人同意由上海予昂公司行使追偿权利,并提供了40宗货物的货运单、托运单、求偿权取得证明以证明其事实主张。对于上海予昂公司提供的货物清单列明的货物是否装载在潘暖卿所驾事故车辆的问题,前文已论述。上海予昂公司已提供了40宗货物货主出具的同意由其行使求偿权利的证明,且均有求偿权利转让方的盖章,各相对人虽持异议,但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反驳意见,依法应认定上海予昂公司已取得事故中损失货物的求偿权利。

对于货物损失数额如何确定问题。上海予昂公司提供了货运单、托运单、销售合同等证据证明了货物的来源、品名、型号、数量等,经鉴定货物损失为1798183.4元,上海予昂公司支付鉴定费10388元。故认定上海予昂公司在本案中的货物损失为1798183.4元。上海予昂公司诉请的其他货物损失,因无相应证据证明,不予确认。

对于本案责任主体及责任比例如何确定问题。结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材料,事故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车辆损坏、聚集,邵正涛所驾车辆在事故中起火,并相继引燃了张灿保所驾车辆、岳启玉所驾车辆、马运智所驾车辆、潘暖卿所驾车辆、王荣峰所驾车辆,即造成上海予昂公司货物损失的原因为承载其货物的车辆因事故损坏、聚集而被引燃烧毁。据此分析,事故当事方的违法驾驶行为及事故中的火灾直接结合造成该公司货物毁损,故对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提出的应对邵正涛所驾车辆起火原因进行鉴定的意见不予采纳。对造成上海予昂公司货损的原因力进行综合分析后,对责任主体及责任比例作出如下认定:

一、邵正涛、韩清云、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的责任。邵正涛系韩清云的雇员,其在从事雇佣活动中产生的侵权责任,应由其雇主韩清云承担。邵正涛所驾车辆共发生两次碰撞事故,第一次负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第二次无责任。结合公安机关的调查材料,第一次追尾张灿保、金保银所驾车辆的事故,邵正涛所驾车辆驾驶室已变形,邵正涛被方向盘卡在驾驶室无法出来,张灿保等人对邵正涛进行了营救。邵正涛所驾车辆系最先起火的车辆,且追尾事故导致张灿保车辆损坏,两车聚集,张灿保所驾的挂车被引燃,继而引燃其他事故车辆,原因力较大,认定邵正涛的雇主韩清云应对的损失承担35%的赔偿责任。邵正涛在第一次碰撞中负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存在重大过错,应当与韩清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对其挂靠车辆未能尽到运行监管义务,应对韩清云负担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二、马运智、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的责任。马运智所驾车辆与岳启玉、邵正涛及金保银所驾车辆发生追尾交通事故,马运智负担事故的主要责任。结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材料,马运智与岳启玉所驾车辆追尾情况较为严重,与金保银、邵正涛追尾情况较轻,但此次碰撞导致邵正涛、岳启玉、马运智所驾三车聚集,邵正涛所驾车辆起火后,正是通过此次碰撞聚集的车辆引燃了后面的其他车辆,故认定马运智应对上海予昂公司的损失承担20%的责任。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对其挂靠车辆未能尽到运行监管义务,应对马运智负担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三、岳启玉、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的责任。岳启玉在本起事故中共发生两次碰撞事故,第一次负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第二次负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导致车辆损坏、聚集,为火灾蔓延提供了条件,岳启玉应对上海予昂公司的损失承担15%的赔偿责任。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对其挂靠车辆未能尽到运行监管义务,应对岳启玉负担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四、王荣峰、王景华、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的责任。王荣峰系被告王景华的雇员,其在从事雇佣活动中产生的侵权责任,应由其雇主王景华承担。王荣峰所驾车辆系与承载原告货物的潘暖卿所驾车辆碰撞接触的唯一车辆,王荣峰负担全部责任。而此次碰撞前潘暖卿所驾车辆与前方事故车辆仍有一定距离,碰撞导致潘暖卿车辆前移、受损,更靠近危险源,继而被引燃烧毁,故王景华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王荣峰在事故中负担全部责任,存在重大过错,应与王景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对其挂靠车辆未能尽到运行监管义务,应对王景华负担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损害的,首先由机动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超出部分或不属于交强险赔偿范围内部分按双方责任分担。因上海予昂公司的货损与本起事故存在因果关系,故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中华联合石家庄支公司、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均应分别在两份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就上海予昂公司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各责任主体按责任比例分担。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八条《中国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一、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中华联合石家庄支公司、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2000元,合计8000元。二、邵正涛、韩清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上海予昂公司626564元,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对该款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三、王荣峰、王景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上海予昂公司537055元,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对该款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四、马运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358037元,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对该款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五、岳启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268527元,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公司对该款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六、驳回上海予昂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0元,鉴定费10388元,合计20388元,由上海予昂公司负担1088元,由邵正涛、韩清云、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负担6755元,由王荣峰、王景华、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负担5790元,由马运智、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负担3860元,由岳启玉、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公司负担2895元。

上诉人王景华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上海予昂公司既不是货物的所有人也不是涉案货物的托运人,货物的托运人是上海锦义物流有限公司,上海予昂公司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2、王景华系车辆所有人,王景华是火灾的受害者,对火灾的发生、传播没有原因力,涉案货物灭失与王景华的车辆没有关联,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3、涉案货物损失因前方四辆车引燃,所有引燃火灾的车辆均与货物损失有直接关系,一审法院漏列当事人。5、依照新的司法解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王景华不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上海予昂公司不是货物的所有权人,且与运输协议中的名称不一致,其中,承运人是潘送卿而不是潘暖卿,是以‘上海锦义物流有限公司’名义签订的合同,与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无关,货物所有人转让权利要经过法律程序才能有效,转让人没有出庭,无法证实转让的真实性,上海予昂公司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3、马运智与货物因火灾造成的损失没有因果关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马运智的车辆与潘暖卿的车辆没有直接接触,双方之间没有发生交通事故,火灾的原因及责任也没有经过消防部门作出认定,本案火灾原因不明,一审法院仅以交通事故确定火灾造成的损失无法律依据,马运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3、一审法院对货物损失的确定没有依据。货运单、销售合同等真伪不明,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不能据此确定货物损失。4、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不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海予昂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第一,马运智在本次事故中不是起火原因的肇事者,火灾不是马运智驾驶车辆所造成,马运智与交通事故中的火灾无因果关系。第二,马运智车辆前后均有其他车辆,无法避让,其引燃后面车辆是不可抗拒因素。第三,即使马运智车辆没有与邵正涛车辆接触,依火灾燃烧程度,邵正涛的车辆也会引燃其他车辆,一审法院判决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承担2000元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不承担责任。

王景华针对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的上诉答辩称:上海予昂公司不是涉案货物的托运人,根据该公司在一审提供的证据,货物的托运人应是上海锦义有限公司,上海予昂公司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对涉案货物损失同马运智和五河恒通公司的上诉理由。山东卓盛物流公司不应该承担本案民事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针对王景华、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的上诉答辩称:同意王景华的上诉意见。对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的上诉意见有异议,该保险公司不仅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还应在商业三责险范围内进行赔偿。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针对王景华、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的上诉答辩称:马运智在本次事故中与起火无因果关系,一审法院推断认定马运智承担20%的责任没有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上海予昂公司答辩称:1、王景华对火灾导致损失没有异议,但认为其与火灾的发生没有因果关系,与交通事故认定书不相符。2、关于主体是否适格问题。上海予昂公司作为承运人有相应的手续,应享有相应的权益,在一审庭审时已经查明。3、对王景华主张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损失予以认可。4、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认为其保险车辆与货物损失没有因果关系,不符合客观事实。5、马运智、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符合事实。一审法院经过多次庭审,查明事故发生的事实和原因,基于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赔偿责任有法律依据。但肇事车辆存在挂靠关系,挂靠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而不是补充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答辩称:同意王景华的上诉理由,但交通事故与火灾损失是两个法律事实,火灾的发生与王荣峰、潘暖卿之间的交通事故没有因果关系。上海予昂公司的损失并不是王荣峰造成的,一审法院判决人寿财险聊城支公司承担2000元的赔偿责任,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答辩称:火灾的造成与岳启玉车辆没有因果关系,一审法院判决天安保险临沂支公司承担2000元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经各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是:1、上海予昂公司是否为适格诉讼主体;2、一审法院对涉案货物损失数额的确定是否正确;3、上诉人王景华、上诉人马运智应否对涉案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确认王景华、马运智的责任比例是否正确;4、上诉人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应否承担补充赔偿责任;5、上诉人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应否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

二审期间,本案各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一、关于上海予昂公司是否为适格诉讼主体问题。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海予昂公司是否为适格诉讼主体关键要看该公司是否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

上诉人王景华主张上海予昂公司不是涉案货物的托运人,货物的托运人应是上海锦义物流有限公司,因此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也主张上海予昂公司不是货物的所有权人,且与运输协议中的名称不一致,其中,承运人是潘送卿而不是潘暖卿,且是以‘上海锦义物流有限公司’名义签订的合同,与上海予昂公司无关,上海予昂公司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

本院经审查认为,其一,从一审时上海予昂公司提供的运输协议看,运输协议的托运方为上海予昂公司,承运方为潘送卿,驾驶员为潘暖卿,时间为2011年11月25日,车牌号为鲁QB9860,联系电话为18xxx353,运输路程为从上海运至济南,运输协议中加盖了上海予昂公司的印章。货物清单中虽有‘上海锦义物流有限公司’字样,但是从记载的内容看,货物清单的车号、驾驶员、联系方式、运输时间、收货人姓名及联系电话,均与加盖‘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印章的货运清单一致,也与潘暖卿在公安机关陈述‘2011年11月25日23时许驾车从上海宝山上高速,到济南送货,车上装载23吨百货,联系方式为18xxx353’一致。一审法院关于上海予昂公司于2011年11月25日签订运输合同约定由潘暖卿驾驶鲁QB9860货车承运货物的认定,并无不当。

其二,从上海予昂公司提供的40宗货物的货运单、托运单来看,40宗货物的发货方是托运人,上海予昂公司为承运人。上海予昂公司作为物流公司将上述散货集中后,又于2011年11月25日签订运输协议,从该运输协议来看,上海予昂公司则是托运人,潘暖卿是承运方的驾驶员,潘暖卿所载货物还没有到达运输目的地,在运送货物途中遭受事故导致货物损毁。上海予昂公司虽然不是货物所有人,但在上海予昂公司提供40宗货物货主出具的同意由其行使索赔权利相关证明的情形下,一审法院认定上海予昂公司为适格诉讼主体,并无不当。同时,这样处理减少了各当事人之间的诉累,有利于节约司法成本与司法资源。上诉人王景华、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二、关于一审法院对涉案货物损失数额的确定是否正确问题。

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主张,一审庭审时上海予昂公司提供的货运单、销售合同等真伪不明,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不能据此确定货物损失。本院经审查认为,潘暖卿所载货物虽然在运送货物途中遭受事故导致货物损毁,但上海予昂物流有限公司在一审庭审时提供了货运单、送货单、销售合同或买卖合同或供销合同、发票等证据,证明了货物的来源、品名、型号、数量、价款等,货运单中的货物能够与销售合同、买卖合同或供销合同中的货物相互印证,也能够与货运清单中的货物相互印证,经睢宁县价格认证中心2012年10月25日鉴定,货物损失为1798183.4元。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在无相反证据推翻该鉴定意见的情况下,应当采信该鉴定意见的证据效力。一审法院认定上海予昂公司在本案中的货物损失为1798183.4元,并无不当。

三、关于王景华、马运智应否对涉案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及一审判决责任比例划分是否适当问题。

其一,上诉人王景华主张,其所有的王荣峰驾驶的车辆也是涉案火灾的受害者,对火灾的发生、传播没有原因力,王景华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经审查认为,从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来看,潘暖卿所驾车辆看到前方有事故车辆后,便主动停车,与前方事故车辆仍有一定距离,但因潘暖卿所驾车辆被王荣峰所驾车辆撞击,致使潘暖卿车辆前移,更靠近危险源,继而被引燃烧毁,王荣峰所驾车辆撞击潘暖卿车辆是潘暖卿所载货物被引燃烧毁的原因之一,且交警部门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也载明,王荣峰与潘暖卿之间的交通事故,王荣峰负全部责任,因王荣峰为王景华提供劳务,依据法律规定,王景华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其二,上诉人马运智也主张,其车辆与潘暖卿的车辆没有直接接触,双方之间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并认为本案火灾原因不明,也可能是人为原因起火,也可能是货物自燃所导致,在对火灾原因没有进行进行鉴定的情形下,认定车辆碰撞导致起火没有事实依据,马运智主张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经审查认为,从公安机关的调查材料看,邵正涛在调查时陈述:“进了雾区后就发现前方有车,我就立即刹车,可是没有刹住,…还是撞到前车挂车的左后角,我被方向盘卡在驾驶室里出不来,接着我又感觉我车震动了一下,这时我的车就开始冒烟了…旁边的人给说你车起火了…”,张灿保在调查时陈述:“…停了大约3分钟左右,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巨响,我的车被追尾了。我们三人下车查看,一辆拉布的挂车撞我车的尾部,驾驶员卡在驾驶室内,在我们对驾驶员救助过程中,发现他的车下起火,我们又共同灭火…”。张灿保所驾车的车主邢永国在调查时陈述“我们停下3分钟左右,后面有车追我车的尾部,并把车向前推出6-7米的距离,撞到应急车道内的轿车。事故发生后我们车上三人赶紧下车,看到后面一辆半挂牵引车撞在我车的左后侧,对方车辆损坏严重,驾驶室变形驾驶人卡在内,在抢救人的过程中,这辆车的底部开始冒烟…”,马运智在调查时陈述:“进入雾区后就发现前方有车拉着长木头,我就立即刹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就向右打方向避让,结果我的车还是被木头刮了,并撞到一辆停在行车道上白色的冷藏半挂车。我被卡在驾驶室出不来,在副驾邢文钦的帮助下我从驾驶室爬出来,我们走到车后面,…这时就听到有人说失火了…”。结合对事故现场在场人的调查及事故认定书,应认定本案火灾系交通事故所涉车辆相撞而引发,一审法院认定事故当事方的违法驾驶行为及事故中的火灾相结合造成涉案货物毁损,并无不当。马运智关于涉案火灾可能是人为原因起火,也可能是货物自燃所导致的主张没有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结合马运智的碰撞导致邵正涛、岳启玉、马运智所驾三车聚集及碰撞聚集的车辆引燃了后面其他车辆这一事实,一审法院认定马运智违法驾驶行为是潘暖卿所载货物被引燃烧毁的原因之一并无不当。马运智关于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由于本案系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据此,结合王荣峰、马运智在本案交通事故的过错程度,一审法院认定王景华、马运智对潘暖卿所载货物的损毁应分别承担30%、20%的责任,裁量适当。

四、关于上诉人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应否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问题。

上诉人马运智与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认为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上海予昂公司则认为,马运智依据查明的事实在本案中应承担赔偿责任,其车辆与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存在挂靠关系,五河县恒通运输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而不是补充赔偿责任,双方对此有争议。本院认为,一审判决送达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出台,且于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且该司法解释规定适于尚未终审的案件,该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马运智系皖C77692、皖C74B8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经营,结合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马运智应对潘暖卿所载货物的损毁承担20%的责任,依据上述规定,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应对马运智负担部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上海予昂公司的该项主张于法有据,一审法院关于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应对马运智负担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判决,本院予以变更。

相应地,韩清云系冀A53061、冀A8W86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经营。王景华系鲁P65659、鲁PU375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经营。岳启玉系鲁Q6H576、鲁Q576H挂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经营。依据前述理由与上述规定,各被挂靠人均应在挂靠人的赔偿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不是补充赔偿责任,对一审法院关于该类的判决均予以变更。

五、关于上诉人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应否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问题。

上诉人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主张马运智与交通事故中的火灾无因果关系,大地财保五河支公司不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本院认为,被保险车辆驾驶人的行为符合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责任构成要件的,该被保险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应当依法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结合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马运智对本案交通事故的过错程度,马运智的违法驾驶行为与潘暖卿所载货物被引燃烧毁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其行为符合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责任构成要件,马运智车辆所投保的大地保险五河支公司应当依法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上诉人王景华还主张,一审法院漏列张灿保这一当事人,同时依照新的司法解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张灿保与邵正涛之间的交通事故,张灿保无责任,相对于潘暖卿所驾车辆,张灿保所驾车辆在火源的相反方向,对潘暖卿所载货物被烧不构成原因力,且本案不是必要共同诉讼,一审法院不存在漏列诉讼主体问题。另外,因本案在一审法院审理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尚未开始实施,故相关当事人在一审法院审理时对商业三者险并未作为诉讼请求,因此,一审法院对相关当事人的商业三者险未予审理,并无不当,相关当事人可依保险合同另行诉讼解决。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因一审判决后出现新的司法解释导致部分判决结果需要变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市中心支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五河支公司、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2000元,合计8000元;第六项,即驳回上海予昂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邵正涛、韩清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上海予昂公司626564元,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变更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王荣峰、王景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上海予昂公司537055元,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变更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马运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358037元,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变更新沂市人民法院(2012)新双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岳启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予昂公司268527元,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公司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果义务人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00元,鉴定费10388元,合计20388元,由上海予昂公司负担1088元,由邵正涛、韩清云、晋州市顺达汽车运输队负担6755元,由王荣峰、王景华、山东卓盛物流有限公司负担5790元,由马运智、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负担3860元,由岳启玉、苍山县运发货物运输公司负担2895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7420元,由王景华承担5270元,由马运智、五河县恒通运输有限公司负担2100元,由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五河支公司负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潘全民

代理审判员王 超

代理审判员 赵淑霞

二Ο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书记员闫媛媛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