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四、兰柳颖等与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河市民四终字第163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3-20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黄仁四、兰柳颖等与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934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河市民四终字第16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3-20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被告):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住所:河池市城区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林志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攀,广西银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富国,广西银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黄仁四。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兰柳颖。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兰耀敏。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兰柳娇。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兰耀方。

以上五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平,广西罗挥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黄仁四、兰柳颖、兰耀敏、兰柳娇、兰耀方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河池市金城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金民初字第789号民事判决。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12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韦媛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张桂生和代理审判员蓝苑榕参加的合议庭,于2016年1月14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书记员梁捷担任法庭记录。上诉人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称百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攀、何富国,被上诉人黄仁四、兰柳颖、兰耀敏、兰柳娇、兰耀方(以下称黄仁四等五人)的委托代理人李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百裕公司系企业法人,成立于2011年3月22日。兰凯放于2013年7月开始到被告百裕公司从事保安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2015年3月23日,兰凯放在其值班时间,在百裕公司食堂厕所内死亡。经河池市第三人民医院诊断,兰凯放的死亡原因为:猝死。

另查明,兰凯放,男,1950年2月28日生,壮族,住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东江镇加道村大湾屯9号,公民身份号码:××。兰凯放生前每月领取75元的新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兰凯放父母已去世,其与妻子黄仁四生育有四个儿女,分别为兰柳颖、兰耀敏、兰柳姣、兰耀方。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用人单位在招录劳动者时应当订立劳动合同,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时应当建立职工名册备查。用人单位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可以参照工资支付凭证、考勤记录等能够证明身份的凭证或者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确认劳动关系。原告提供的工资存入存折、证人兰某的证言、东江派出所的接处警信息登记表上记载有被告百裕公司员工林曙昆、韦美爱的陈述,已经构成完整的证据链,可以证实兰凯放在被告处从事保安工作。

但兰凯放到百裕公司上班时已经年满63周岁,并已经享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待遇,是否符合具备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是双方争议的焦点。

一、63周岁的兰凯放能否与百裕公司形成劳动关系。首先,所谓劳动者,是指与用人单位的相对立而存在的,达到法定年龄,具有劳动能力,以从事某种社会劳动获得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依据法律或者合同的规定,在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和监督下从事劳动并获取劳动报酬的自然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的规定,公民在年满16周岁后具备法律认可的劳动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成为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而我国法律、法规并不禁止年满60周岁及以上的公民在企业就业,《工伤保险条例》也没有规定劳动者的年龄条件,只要用人单位同意招收,劳动者自愿就业,就应当享受平等的工作权利。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在(2012)行他字第10号文《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中明确答复: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本案中,兰凯放作为农民工,其到百裕公司工作时已年满63周岁,在工作时间内在单位猝死,符合前述答复中的情形,其工伤认定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进行处理。因此,对已满63周岁兰凯放,应可认定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二、兰凯放生前领取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是否属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劳动合同终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劳务关系处理。”的规定,意在劳动者享受了社会保障体系给予的能够保障其基本生活的待遇后,再认定为劳动关系会造成与劳动社会保障体系的冲突。而对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没有享受退休待遇者,继续劳动是其继续生存的途径,不应将其置于劳动法的保护之外。其次,养老保险制度是国家和社会根据一定的法律和法规,为解决劳动者在达到国家规定的解除劳动义务的劳动年龄界限,或因年老丧失劳动能力退出劳动岗位后的基本生活而建立的一种社会保险制度。社会保险制度要求权利和义务的对应关系,它不是一种纯粹的福利补贴制度,也不是困难生活的救助制度。社会保险制度必须有缴费,然后才能得到相应的待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一条“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由用人单位和个人缴费以及政府补贴等组成。”、第二十条“国家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实行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相结合。”、第二十一条“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待遇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组成。”的规定,不论是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还是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都不是无需个人尽义务,只要达到某种条件就可以申领的单纯的政府津贴,这一点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相同。参照国发(2009)32号《国务院发布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指导意见》,兰凯放领取的每月75元款项,来自于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中,由政府根据中央财政对中西部地区按中央确定的基础养老金标准给子的全额补助。年满62周岁、未享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农村有户籍老人,其无需缴费,可按月领取基础养老金55元,该款项的性质,不同于社会保险。兰凯放领取75元基础养老金的行为,不属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因此,本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的适用情形。因此,已领取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兰凯放,应可认定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一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之规定,判决如下:确认兰凯放与被告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案件受理费10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5元,由被告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百裕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上诉人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金城江区人民法院(2015)金民初字第789号民事判决,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并驳回四被上诉人要求确认兰凯放与上诉人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兰凯放于2015年3月23日在上诉人的公司食堂厕所内昏倒,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一审判决认定兰凯放与上诉人存在劳动关系是错误的。1、兰凯放殆年已年满65周岁,退一步来说,即便其是在2013年3月23日入职上诉人处,已也不再具备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的主体身份资格,双方已不可能形成劳动合同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认为“我国法律、法规并不禁止年满60周岁的及以上的公民在企业就业,((工伤保险条例》也没有规定劳动者的年龄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而我国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是男性年满60周岁、女性年满55周岁,因此,兰凯放属已达法定退休年龄的人,不可能再与任何的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而形成劳动关系。劳动者在年满60周岁后可以发挥余热继续到企业上班,但双方的关系已不再是劳动合同关系,而是劳务关系。

2、一审判决采用((工伤保险条例﹥并没有排除已年满60周岁的劳动者不构成工伤来认定兰凯放与上诉人间存在劳动关系明显是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及逻辑错误。《工伤保险条例》适用于己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因工作原因受伤而获得补偿的权利义务的法律法规,兰凯放的身份不是劳动者,本案不可能适用该法律、法规,所以一审判决明显是本末倒置。3、一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2012)行他字第10号文《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明显是错误的。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并未发布有“(2012)行他字第10号文”,而《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的文号是“(2010)行他字第10号”,一审判决臆造了一个法律依据,明显是错误的;其次,“(2010)行他字第10号《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的发文机关是“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而非“最高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将该文件上升为司法解释也明显是错误的;第三,“(2010)行他字第10号((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只是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针对某个个案的答复,不具有普遍规范性,其效力远比《劳动合同法》、《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效力要低。因此,本案中适用(2010)行他字第10号答复是错误的。4、本案中,兰凯放生前至少在2014年就已经事受取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待遇,按照《社会保险法》的规定,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是属于基本养老保险的范围。因此,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劳动合同终止”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劳务关系处理。”所以,兰凯放不可能与上诉人之间存在有劳动合同关系。其次,一审判决以兰凯放领取的75元/月的养老金因为没有履行缴费义务,因此该款项不属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是对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曲解。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国发(2009)32号)第七条规定“新农保制度实施时,已年满60周岁、未享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不用缴费,可以按月领取基础养老金,但其符合参保条件的子女应当参保缴费…”这足以说明兰凯放不是不用履行缴费义务,而是根据国家规定免除了实行新农保制度时年满60周岁老人的缴费义务,而直接享受养老保险待遇,这是国家对老年人的优待,不能以此作为否定兰凯放己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基本事实。综上所述,一审判决在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上均存在错误,请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黄仁四等五人辩称:第一,上诉人否认与兰凯放之间的劳动关系是错误的,一审时被上诉人已经提交相关的证据以及证人证言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可以死证明兰凯放在百裕公司从事安保工作。虽然兰凯放在百裕公司工作时已经63岁,但是根据劳动法的规定,兰凯放在用人单位的管理和安排下工作,并领取相应的劳动报酬。法律并没有规定劳动者的最高年龄限制,劳动者因生活所需,有能力为单位提供劳动的,应确认双方之间为劳动关系。第二,根据劳动法的规定以及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在超过退休年龄劳动者需要社会保险制度是需要履行相应义务后再享受权利,兰凯放领取的是按照国务院发文领取的全额补助,所以领取75元基础养老金的行为不是享受劳动法的养老保险待遇。综上,兰凯放与百裕公司之间形成事实劳动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各方当事人二审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

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综合双方当事人二审的诉辩主张,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兰凯放与百裕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1、超过退休年龄的劳动者能否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2、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以下称新农保)的农民工,每月领取75元基础养老金是否属于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

本院认为:一、关于超过退休年龄的劳动者能否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的问题。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的退休年龄男为60岁,女为55岁。《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但法律并未禁止达到或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以下称超龄)的人员继续从事劳动,亦未禁止用人单位招用超龄人员从事劳动。对超龄人员到单位上班能否与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问题,百裕公司上诉称,《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中规定“劳动者达到退休年龄,劳动合同终止”,兰凯放已满63周岁,故与百裕公司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对此本院认为,结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二)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法释(2010)12号)第七条“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的规定理解可知,判定超龄人员能否与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并非以退休年龄为界限判断,而是以是否“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为界限判断超龄人员与用人单位是形成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

综上,退休制度并不适用于所有超龄老人,且农民工也不存在何时退休一说,用人单位招用超龄人员在用人单位的安排管理下从事劳动,并向其支付劳动报酬,且该人员并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者领取退休金的情况下,双方应可认定形成劳动关系。百裕公司关于已超过退休年龄的兰凯与单位不能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参加新农保的农民工,每月领取75元基础养老金是否属于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问题。本案中,兰凯每月从河池市金城江区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所领取75元基础养老金,享受有新农保待遇,百裕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法释(2010)12号)(以下称《解释三》)第七条“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的规定认为兰凯放与百裕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

对享受新农保待遇是否属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问题,首先从概念上来讲,养老保险待遇制度是国家根据法律法规规定强制建立和实施的社会保险制度,各类企业劳动者退休后为保证其基本生活需要而给予的物质帮助,而新农保指通过个人、集体、政府多方筹资,将符合条件的农村居民纳入参保范围,达到规定年龄时领取养老保障待遇,以保障农民居民年老时基本生活为目的,带有社会福利性质的社会保障制度。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是国家法律强制规定的,强调的是法律义务,新农保带有政策性,强调的是自愿原则;其次,从制定依据及时间上来讲,新农保依据的是国务院2009年9月1日公布的《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国发(2009)32号)文,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制度的法律依据是2011年7月1日施行的《社会保险法》,而《解释三》是2010年9月13日起施行。所以,《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的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并不包括享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待遇”;第三,从未来发展方向上来讲,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将继续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而新农保将会逐渐被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代替,农民将与城镇户籍人员享受一样的养老保险待遇。综上,《解释三》第七条规定认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务关系的前提是劳动者已经享受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而非新农保。本案中,兰凯放到百裕公司工作时已满63周岁,但其不属于《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的情形,百裕公司也未给兰凯放缴纳养老保险。为此,兰凯放与百裕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百裕公司关于兰凯放领取每月75元基础养老金属于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故依据《解释三》规定兰凯放不应与单位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判决正确,应当予以维持。百裕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广西河池市百裕服饰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韦 媛

审 判 员  张桂生

代理审判员  蓝苑榕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梁 捷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