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甲与齐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源民初字第1507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4-25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李某甲与齐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408
预计阅读:4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源民初字第150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4-25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某甲。

委托代理人:张军,山东民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齐某。

审理经过

原告李某甲诉被告齐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军,被告齐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李某甲诉称:我与被告经人介绍相识,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一女孩,取名李某乙,由于与被告婚姻基础较差,婚后感情不和,常因琐事吵架,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奈之下,我于2006年9月份起诉离婚,经调解撤回了起诉。2009年10月份再次起诉,法院判决不准离婚。2009年我再次起诉,又撤回了起诉,2011年4月我再次起诉离婚,法院于2012年9月18日作出(2011)源民初字第61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离婚。现原、被告分居长达十年之久,而被告一如既往,毫无悔改之意。原、被告双方早已形同陌路,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无和好可能。因此,再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原、被告离婚。2、财产依法分割。3、女孩李某乙由原告抚养,由被告支付抚养费。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齐某辩称:原告在诉状中谈的婚姻登记时间、子女出生时间以及多次提起离婚诉讼的时间都属实。我不同意离婚,夫妻之间吵点架、打架属于正常现象,孩子上初中时,原告曾提起离婚诉讼,孩子的成绩急速下降,孩子上高中的时候,原告又起诉离婚,现在孩子在威海读大一,为了孩子我也不同意离婚。孩子学的美术,为了孩子上学我们欠了接近六万元的债务,现在家里没有什么财产,我们在沂源县城租房居住。我现在天天还想着原告,感情没有破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甲与被告齐某经人介绍相识,××××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一女儿李某乙,现就读于山东药品食品职业学院。2006年9月,原告曾起诉与被告离婚,后撤回起诉;2007年11月1日,原告第二次起诉离婚,同年11月29日本院作出(2007)源民初字第246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予原、被告离婚;2009年原告再次起诉离婚,后来又撤回起诉;2011年4月,原告又起诉要求离婚,本院2012年9月18日(2011)源民初字第615号民事判决书再次判决不准予原、被告离婚,原、被告关系并未改善,自2007年分居生活至今,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经本院多次调解和好无望。原告现在某汽修厂工作,月工资2600元;被告现在某商场工作,月工资900元。原告父母生日及春节等节日,被告带女儿回家看望原告父母并购买礼品。

被告婚前个人财产玫瑰牌缝纫机一台、大衣橱一套(四组)、小低柜一套(四个)、木箱一个、写字台一张、折叠椅一对、茶几一个、盆架一个、衣架一个、被褥八床。原、被告婚后1999年购买松花江牌二手面包车一辆,后原告将该车转卖,其中5000元修建东屋、栏各一间及硬化过道地面。原、被告分居生活期间各自在沂源县城租房居住,原告购买长虹36寸液晶电视一台、澳柯玛洗衣机一台、真皮沙发五个、笔记本电脑一台;被告购买新飞洗衣机一台。

原告购买二手车时借被告父亲齐佃祥11000元、借原告舅舅齐登山7000元,后齐佃祥代原、被告清偿齐登山借款7000元并收回原告为齐登山出具的借条,齐佃祥现已病故,继承人尚未主张权利。原、被告分居生活期间其女儿基本随被告生活(2007年被告父亲因病在济南住院治疗,被告护理其父亲期间,其女儿随原告生活),期间其女儿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大部分由被告负担,其中李某乙在沂源县第二中学时支付一个学期的学费为1364元,另一个学期学费1190元,2014年高中毕业时李某乙高考达到美术类本科分数线,后分别报考长春理工大学、长春工程学院、长春工业大学、吉林建筑大学等院校,后被山东药品食品职业学院录取,现为该校大二学生,学费每年5800元、住宿费每年1600元,李某乙到该校就读后原告支付2000元,其余费用由被告支付。2015年5月4日被告为女儿购买Dell电脑一台4000元。

上述事实,由被告提交的购车合同、借款借据、李某乙缴费单据、准考证、购物发票,本院(2011)源民初字第615号民事卷宗材料,原告父亲、女儿的调查笔录和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均记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夫妻感情是夫妻关系存续的基础,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是离婚的必要条件。原告李某甲与被告齐某是一对持续20多年的合法夫妻,并养育一女,自2006年至今原告已经多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虽经本院两次判决不准离婚,但双方夫妻感情未能改善,一直分居生活,现原告要求离婚的态度坚决,本案审理期间,经多次调解和好无望,应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原告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准许。对于双方婚前个人财产应归个人所有,对于原、被告分居生活期间各自购买的家用电器等财产,虽然双方没有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但双方分居生活期间,各自所得事实上处于各自保管和使用的状态,故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各自购买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为宜。原、被告婚后修建的东屋、栏各一间及硬化过道地面是基于原告的房屋增添的配套附属设施,不宜直接分割,该不动产归原告所有,取得该财产的一方应当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原告应当支付被告补偿款2500元。原、被告婚后共同债务应平均负担,因债权人系被告父亲且已病故,继承人尚未主张权利,该共同债务由原告给付被告由被告负责偿还更为方便。《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本案原、被告虽未约定采用分别财产制,但双方处于长期分居状态,双方分居生活期间各自所得事实上处于各自保管和使用状态,分居期间被告承担了抚养孩子、照料老人等事务,这些事务不仅仅是简单的体力劳作事项,更需要情感的投入,同时考虑到被告的家务负担将导致其在离婚后的就业机会和谋生能力较原告要弱,故可以参照婚姻法第四十条的规定,由原告给予被告一定补偿,其数额参照被告投入家庭事务的劳动时间、强度、繁杂程度、因照顾家庭而放弃的个人发展机会、经济支出和当地居民的基本生活水平,本院酌情认定原告给予被告经济补偿80000元。被告要求原告赔偿其经济损失520000元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原告在外有第三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本院认为原、被告是一对持续20多年的合法夫妻,并育有一女,其女虽已成年,但处在求学阶段,尚需花费也是不争的事实,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孝敬、探望、陪伴父母是做儿女应当享有的权利更是法定的义务,但父母为因求学而没有经济收入的成年子女提供一定经济帮助帮其完成学业乃是人之常情,婚姻可以解体,爱情可以不在,但亲情仍在延续。希望原、被告放平心态、慎之又慎的处理好家庭矛盾,以便更好的帮助其女完成学业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准予原告李某甲与被告齐某离婚。

二、被告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带走婚前个人财产玫瑰牌缝纫机一台、大衣橱一套、小低柜一套、木箱一个、写字台一张、折叠椅一对、茶几一个、盆架一个、衣架一个、被褥八床。

三、原、被告婚后共同财产长虹36寸液晶电视一台、澳柯玛洗衣机一台、真皮沙发五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归原告所有;新飞洗衣机一台归被告所有。

四、原、被告婚后共同财产东屋、栏各一间及硬化过道地面归原告所有和使用,原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补偿款2500元。

五、原、被告婚后共同债务18000元,原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9000元,由被告负责偿还。

六、原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经济补偿款

8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赵晓莉

审判员齐吉禄

人民陪审员郑艾国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张慧玲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