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张志海与被上诉人韩祥、宛明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民...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宁民终字第286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9-10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诉人张志海与被上诉人韩祥、宛明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字数:4325
预计阅读:6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宁民终字第286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9-10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志海,男,汉族,1966年11月19日生,个体工商户。

委托代理人张庆,江苏宁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韩祥,男,汉族,1983年5月26日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宛明玉,男,汉族,1956年12月17日生,建筑工人。

委托代理人张维君。

原审被告周建平,男,汉族,1968年11月7日生,自由职业。

委托代理人张庆,江苏宁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志海因与被上诉人韩祥、宛明玉、原审被告周建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3日作出的(2013)江宁禄民初字第8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2014年7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志海及其与原审被告周建平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庆,被上诉人宛明玉的委托代理人张维君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韩祥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2年7月28日21时许,韩祥无证驾驶其盗窃的苏A×××××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沿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文轩路由南向北行驶至禄口老中学路段,将前方行人宛明玉撞倒,造成宛明玉受伤的交通事故。同年8月8日,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禄口中队认定韩祥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宛明玉无责任。宛明玉伤后经住院治疗,诊断为:多发伤,右股骨粗隆间骨折,右胫骨上端粉碎性骨折,右上颌骨牙槽突骨折,恒牙缺失、头面部多发软组织伤。2013年9月13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宛明玉右下肢丧失功能25%以上构成九级伤残,宛明玉的误工期限以伤后240日为宜;护理期限以伤后120日为宜;营养期限以伤后120日为宜。宛明玉用去鉴定费2360元。宛明玉自行支付医疗费840.88元,产生损失住院伙食补助费486元(住院27天,每天按18元计算)、营养费1440元(120天,每天按12元计算)、误工费24000元(240天,每天按100元计算)、护理费6270元(住院27天,每天按60元计算;出院93天,每天按50元计算)、交通费200元、残疾赔偿金118708元,合计151944.88元。

韩祥因盗窃罪被原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截止原审法庭辩论终结仍在监狱服刑。苏A×××××号摩托车的登记车主周建平在此次事故发生时已将该车辆赠与张志海,张志海实际使用该车辆,苏A×××××未投保交强险。

一审原告诉称

2013年10月,宛明玉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韩祥、张志海、周建平赔偿其伤后的各项损失165124.88元。审理中,因当事人意见分歧,致调解未成。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周建平已经将该车辆赠与张志海并实际交付,张志海作为苏A×××××号摩托车的受让方已实际使用该车辆,张志海应为苏A×××××号摩托车的管理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作为肇事车辆苏A×××××号摩托车的管理人张志海在肇事车辆被盗情形下是否应当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对宛明玉因此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各项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七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为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设定了投保交强险的法定义务。肇事车辆苏A×××××号摩托车的管理人张志海未为该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其行为具有违法性,导致发生交通事故后第三人不能从交强险中获得赔偿的损失,未投保交强险的行为与发生交通事故后第三人不能从交强险中获得赔偿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张志海应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张志海辩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应当由盗窃人被告韩祥承担赔偿责任,但该条规定并未免除机动车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的义务,故张志海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与韩祥承担连带责任。因韩祥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故宛明玉的损失中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应当由韩祥承担赔偿责任。宛明玉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等综合考虑,酌定8000元,宛明玉主张的损失中超过法律规定的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张志海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宛明玉的伤后经济损失112766.88元,韩祥在超出交强险限额范围赔偿宛明玉的伤后经济损失47178元,均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起10日内付清;二、韩祥对张志海上述第一项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宛明玉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张志海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要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中“张志海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宛明玉的伤后经济损失112766.88元”的部分,改判驳回宛明玉要求张志海赔偿的诉讼请求。理由是:一、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该条规定免除了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其只承担垫付抢救费用的责任。正是在此条规定的法律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未规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第三人因盗抢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失。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张志海无须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宛明玉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宛明玉的损失应由盗窃人韩祥承担赔偿责任。二、原审判决认宛明玉误工费损失24000元的证据不足,宛明玉对于其受伤前所从事的工种及误工期间减少的收入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

被上诉人韩祥未答辩。

被上诉人宛明玉答辩称,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张志海的上诉。

原审被告周建平同意上诉人张志海的意见。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宛明玉在原审中提供了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秦村社区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宛明玉原有承包耕地,其房屋于2010年3月因禄口机场二期工程建设被征收拆迁,现随建筑施工队和包工头从事小工劳务,以此谋生。

上述事实,有交通事故认定书、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2013)江宁刑二初字第6号刑事判决书、病历、出院记录、医疗费发票、证明、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张志海应否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宛明玉112766.8元;2、宛明玉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误工费损失。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即张志海应否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宛明玉112766.8元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与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张志海接受周建平赠与,作为苏A×××××号摩托车的受让方已实际使用该车辆,是苏A×××××号摩托车的管理人,应按照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投保交强险。张志海未为该车辆未投保交强险,行为具有违法性,并导致发生交通事故后无过错的第三人宛明玉不能从交强险中获得赔偿,其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宛明玉112766.8元,并与侵权人韩祥在此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至于张志海认为被盗抢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无须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故其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主张,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旨在区分保险公司与交通事故责任人谁是责任的最终承担者,赋予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此条规定的情形下可以行使代为求偿权,而非对第三人的免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免责的唯一理由是受害人故意,只要不是受害人故意造成交通事故,其就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因此,张志海未投保交强险的行为与发生交通事故后宛明玉不能从交强险中获得赔偿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张志海的该项上诉主张和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即宛明玉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误工费损失。本院认为,误工费应当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宛明玉提供的病历、出院记录、司法鉴定意见书、秦村社区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等证据材料,可以确定其因本起交通事故存在误工损失的事实。但因宛明玉系随建筑施工队和包工头从事小工劳务,无法证明其年平均收入状况,原审法院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确定的误工期限240天,参照当地小工的劳务报酬标准100元/天计算宛明玉的误工费损失,未超过2012年度江苏省分细行业建筑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并无不当。

综上,张志海的上诉依据不足,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64元,由上诉人张志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黄伟峰

代理审判员  周 彬

代理审判员  李筱艳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日

书 记 员  魏 璇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