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续燕与永康市五冠贸易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浙0281民初784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30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沈续燕与永康市五冠贸易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731
预计阅读:8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浙0281民初784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8-03-30
当事人信息

原告:沈续燕,男,1984年7月2日出生,汉族,物业公司员工,户籍所在地安徽省颍上县,现住浙江省余姚市。

被告:永康市五冠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永康市江南街道下楼村73号。

法定代表人:陈吉,职务不详。

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余杭区五常街道五常大道168号3号楼三层。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华芳,浙江金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沈续燕与被告永康市五冠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冠公司)、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案,于2017年9月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2017年9月13日,被告五冠公司提出管辖异议,同年9月26日,本院做出驳回被告五冠公司管辖异议的裁定。本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沈续燕,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华芳,被告五冠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吉到庭参加第一次庭审。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变更被告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为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公司),本院依法予以变更。后本案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2月8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沈续燕,被告天猫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华芳到庭参加第二次庭审,被告五冠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第二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沈续燕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要求被告五冠公司退还原告未收到货的货款1480元;二、要求被告天猫公司赔偿原告维权间接次生损失500元;三、要求被告天猫公司向原告书面道歉;四、要求向被告五冠公司退还原告已签收的与网页描述不符的锅一口,退还货款123元;五、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7月24日,原告在天猫商城“唯夫人旗舰店”购买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原告收到货使用后发现粘锅,和宣传描述不符,故申请退货。卖家即被告五冠公司以使用不当为由不同意退货。原告申请天猫小二介入处理,但被告天猫公司直接关闭了原告的退款申请。经原告多次与天猫小二沟通,答复均为商品使用后影响二次销售。原告认为天猫商城的商家都宣传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但在商品有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却欺压消费者不予退货。所以,原告于2017年8月3日再次在天猫商城“唯夫人旗舰店”下单购买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分十次下单,并要求卖家不要让快递把物品丢在门卫,需要本人签收。后因快递关于送货时间无法与原告达成一致,并且卖家服务态度不好,原告拒收货物,申请退款。但卖家说原告恶意购买,需原告承担运费,而后天猫小二介入却以核实结果为原告已签收货物为由关闭了原告的退款申请。原告曾打天猫客服电话质疑原告具体签收时间,天猫客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原告没有签收货物,应该是平台智能处理有误,客服工作人员让原告再次发起退款,天猫小二会介入核查。但原告再次发起退款,天猫平台仍以货物已签收为由关闭了退款申请。原告认为天猫平台扭曲事实,联合卖家强抢原告货款,故提起诉讼。

被告辩称

被告五冠公司辩称,原告在被告五冠公司开设在天猫商城的“唯夫人旗舰店”购买了304不锈钢炒菜锅属实,被告五冠公司也已依照天猫的发货程序将货物交付给原告商品。质量合格,不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关于粘锅的问题,被告五冠公司的网店宣传上都有使用说明,原告所称的粘锅是使用不当引起。原告再次向被告五冠公司购买了不锈钢炒菜锅十口,被告五冠公司按照买家的收货地址、收货要求进行发货,原告没有领取货物的原因是拒收,拒收的原因快递公司都有记录,被告五冠公司履行了合同中的交付义务,原告由于自身的情形造成的违约情形,不构成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情形。被告五冠公司认为原告属于恶意购买,违背公序良俗的原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天猫公司辩称,本案所涉网络购物合同当事方为原告沈续燕与被告五冠公司,被告天猫公司并非案涉合同相对方。被告天猫公司仅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因用户发布信息或交易产生的法律后果由用户自行承担。被告天猫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对平台用户负有身份审查的责任,被告天猫公司并不参与销售和物流过程,在介入评判消费者发起的维权申请时,被告天猫公司会按照系统规则做出判定,其中物流信息由卖家提供。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本院作如下认定:

1.天猫交易信息和订单详情一组,拟证明原告向被告五冠公司所购十口锅的订单物流信息显示派送中。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天猫公司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天猫关闭原告的退款申请是因为被告天猫在当时情形下不能操作退款。经审查,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2.短信截屏一组,拟证明被告天猫公司两次关闭原告退款申请的事实。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天猫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当时被告天猫公司是向卖家核实货物已签收的情况下关闭退款申请的。经审查,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3.旺旺聊天记录一组,拟证明原告向被告五冠公司购买商品的过程。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天猫公司对该组证据表示聊天记录发生在原告与被告五冠公司之间,真实性以被告五冠公司认定为准,但从聊天过程中看出被告五冠公司已经向原告说明了无理由退换货的运费由卖家承担。经审查,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4.物流证明两张,拟证明原告购买十口锅的物流情况。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天猫公司表示其未参与发货过程,真实性由法院确定。结合本院调查核实内容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对被告五冠公司提交的证据,本院作如下认定:

1.物流信息一组,拟证明原告于2017年8月3日购买的十口锅于同年8月5日到达余姚物流点并开始派送,经多次派送未果,同年9月29日显示拒收的事实。原告表示,物流人员联系过原告,原告表示要等有空时亲自验货签收,后因为原告在被告五冠公司处购买的另一口锅在原告收到货物后发现刮痕要求退货,却遭被告五冠公司拒绝,还冤枉原告恶意刮痕,经天猫介入退款成功后,原告向物流人员明确表示,拒收尚在派送的十口锅。被告天猫公司对该证据无异议。结合本院调查核实内容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2.被告五冠公司的营业执照、中国商品条码系统成员证书、商标注册证各一份、浙江省检验检疫科学技术研究院对被告五冠公司的不锈钢炒锅的检测报告一份,拟证明被告五冠公司合法经营且产品合格的事实。原告对该组证据表示检测报告并不能体现出被告五冠公司的产品是否属于不粘锅。被告天猫公司对该组证据表示无异议。经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3.交易记录一组,拟证明原告后又在被告五冠公司开设在天猫商城的“唯夫人旗舰店”下单的事实。原告表示对真实性无异议,在涉案的十口锅退款被关闭后,原告一气之下又在“唯夫人旗舰店”下单多起,后冷静下来选择了申请退款,被告五冠公司没有实际发货。被告天猫公司表示该组证据与其无关。经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对被告天猫公司提交的证据,本院作如下认定:

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原件与复印件相符的公证书一份,拟证明被告天猫公司只是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依法提供增值电信业务,不参与买卖交易的事实。原告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天猫公司作为平台服务提供商应具有管理交易的义务,但被告天猫公司在原告未收到货物的情况下没有核实事实就把货款支付给被告五冠公司,造成原告损失,应承担对原告的赔偿责任。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经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2.涉案买家注册信息、涉案卖家注册信息、订单详情、交易日志一组,拟证明涉案买卖合同的相对方是天猫卖家与买家即被告五冠公司与原告。原告和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经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3.《淘宝平台服务协议》的公证书一份,拟证明《淘宝平台服务协议》中明确了天猫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是用户获取物品或服务信息、物色交易对象、就物品和或服务的交易进行协商及开展交易的场所,天猫本身并不是买卖合同的相对方。原告表示在淘宝网操作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协议内容,原告作为买家对协议具体内容并不清楚。被告五冠公司对该份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在本案中原告针对被告天猫公司的诉请是基于原告认为被告天猫公司作为交易平台在介入管理交易过程中评判不当,将原告尚未收到的货物判断为已经签收,故原告确实未将被告天猫公司视为网络购物的相对方,也未要求被告天猫公司承担退货退款责任。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定。

4.涉案卖家的营业执照、涉案卖家的有效联系方式各一份,拟证明天猫在会员入驻前已尽到事前身份审查的义务,且能够提供卖家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事实。原告和被告五冠公司对该组证据无异议。经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本院依法向宁波志成德邦物流有限公司余姚梁辉分公司工作人员制作调查笔录一份,原告与被告天猫公司对该笔录无异议。被告五冠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自动放弃质证权利。本院对该份笔录予以认定。

经审理,本院认定本案的事实如下:2017年7月24日,原告在天猫商城“唯夫人旗舰店”购买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一口。同年8月3日,原告以“材质与商品描述不符”为由申请退款,被告五冠公司拒绝原告退款申请。原告申请天猫小二介入处理,但退款申请仍被关闭,被告五冠公司收到原告支付的货款123元。同日,原告在天猫商城“唯夫人旗舰店”分十次下单共购买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十口,下单同时留言“请不按照订单分开发货,让快递不要丢在门口,我需要本人验货。”同年8月5日,被告五冠公司发货的十口锅运至余姚,德邦物流工作人员开始向原告及另一收货人刘金金(原告称刘金金系原告的妻子)派送。因原告要求本人验货,物流工作人员几次派送均因原告本人及刘金金不在收货地而未派送成功。后原告向物流工作人员表示拒收上述十口锅。同年8月9日,原告以“未按约定时间发货”为由申请退款。被告五冠公司拒绝退款。同年8月11日,原告以“快递/物流一直未送到”为由再次申请退款,被告五冠公司拒绝退款。原告申请天猫小二介入处理,被告天猫公司以核实原告已签收商品为由无法支持原告的退款申请,将交易款合计1480元打款给被告五冠公司。目前上述十口锅滞留在宁波志成德邦物流有限公司余姚梁辉营业部和余姚塑料城营业部,包装完好。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五冠公司之间发生的网络购物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原告于2017年7月24日所购买的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已经收货并使用,原告以与网页描述不符为由诉请被告五冠公司退货退款,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商品不符合宣传网页中的描述,故本院对该项诉讼请求难以支持。原告于2017年8月3日所购买的唯夫人牌304不锈钢炒菜锅(不粘锅无涂层无油烟电磁炉燃气灶通用)十口,被告五冠公司已及时发货,在物流公司工作人员向原告派送的过程中原告表示拒收货物,目前十口锅仍滞留在原告所在地的物流点,包装完好。因此被告五冠公司对上述商品的发货义务已经履行完毕,原告应及时履行收货义务。原告表示因被告五冠公司向其发货的另一网络购物合同关系下的商品在收货以后出现纠纷,原告认为被告五冠公司存在不诚信行为而拒收涉案的十口锅的理由并不能成立,至于原告认为被告五冠公司所委托物流公司不能按照原告要求送货导致原告未收到货物的理由也同样不能成立,在物流人员几次上门要求签收但原告要求改期再派送后,原告明确表示拒收货物,且原告曾自行到物流点查看上述商品并检查包装是否完好,因此原告完全可以在收到货后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自收货之日起七日内退回完好的商品,且无需说明理由,该法同时规定了经营者应当自收到货物之日起七日内返还货款,退回商品的运费由消费者承担。但原告拒绝签收货物,导致货物滞留在物流点,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可以随时自行提取上述商品,故被告天猫公司作为平台将货款打款给被告五冠公司并无不妥。至于原告认为被告天猫公司在原告未签收商品的情况下却以已签收为由关闭原告的退款申请,要求被告天猫公司书面道歉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首先被告天猫公司解释其作为介入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交易纠纷处理时根据卖家提供的物流信息判断,拒收情形视为已签收。其次,赔礼道歉的责任承担方式一般适用于侵害人身权,使他人的名誉或声誉受到损害的情形,原告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被告天猫公司的判断原告签收货物的行为对原告的名誉或声誉造成了损害。再次,原告作为消费者先后多次在被告五冠公司开设在天猫商城“唯夫人旗舰店”购买商品,交易过程显示原告对天猫购物的纠纷处理途径也较为了解,原告在未选择“七天无理由退货”方式的情况下,选择诉讼方式处理网络购物合同过程中产生的纠纷是原告自主的决定,且法院认为卖家不存在过错的情形下,要求被告天猫公司作为网络平台服务提供商承担诉讼引起的费用支出,实不妥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沈续燕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沈续燕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通知书后七日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账号为37XXX92,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宁波市分行。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不交,作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顾宏斐

审 判 员  邝亚辉

人民陪审员  张亚青

审判人员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代书 记员  黄 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