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某甲与杨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铜民初字第2363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1-1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孟某甲与杨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848
预计阅读:9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4)铜民初字第236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1-1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孟某甲。

委托代理人张来贵,江苏凯旋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某。

委托代理人董娟,徐州市泉山区泰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赵宝磊,徐州市泉山区泰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审理经过

原告孟某甲诉被告杨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7月30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孟某甲及委托代理人张来贵、被告杨某及委托代理人董娟、赵宝磊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孟某甲诉称,××××年××月××日,原被告双方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孟某戊、一女孟某。2014年5月19日,原被告双方因感情不和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其中,女儿孟某己由原告孟某甲抚养,儿子孟某戊由被告杨某抚养。考虑被告抚养子女,原告将夫妻共同财产中的大部分协议归被告所有。但离婚之后,原告怀疑孟某戊非原告亲生子,故向盐城市中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亲子鉴定。2014年6月21日,该公司出具鉴定意见书,排除原告孟某甲与孟某戊有亲子关系。原告认为,被告隐瞒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原告不忠的事实,与他人生育一子孟某戊,并由原告作为亲子抚养。而在离婚时,被告又欺骗原告将夫妻共同财产中的大部分分配给被告,其欺诈行为使原告在财产上遭受巨大损失。为此,特起诉要求变更协议离婚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包括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大刘梦佳鑫苑2-1-302室住房一套及车库、苏C×××××号上海英伦轿车一辆、债权21万元、存款30万元、为被告杨某、女儿孟某己、孟某戊购买的保险款的70%分配给原告孟某甲所有。

被告辩称

被告杨某辩称:第一、根据原告的诉请,其是要求变更离婚时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被告认为,双方协议离婚时所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也不存在胁迫行为,因此协议合法有效,不应予以变更。第二、双方协议离婚时,原告孟某甲执意要求抚养女儿孟某己,而放弃对儿子孟某戊的抚养权,可见原告在离婚前就已经知道孟某戊非其亲生子。但在此情况下,其仍然与被告达成离婚协议,也进一步能够证明达成的离婚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第三、虽然孟某戊不是原告的亲生子,被告存在一定的过错,但在(2014)铜少民初字第00110号案件当中原告已经得到了相应补偿,其损失已经弥补。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年××月××日,原被告双方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一女孟某,××××年××月××日生育一子孟某戊。

原告孟某甲与被告杨某结婚所使用的房屋是原告孟某甲的父亲在原被告双方结婚前建造的,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程庄村6组49号,为4间房屋,上有起脊保温层。原被告双方婚后,将4间房屋的顶部扒掉,又在其上边加建了4间房屋。同时在院内另建了1大间平房。再后来,双方又在四间老房屋的南边和北边又分别各建造了上下二层各8间楼房,计16间。加之以前加建的5间房屋,总计为21间。诉讼过程中,原告孟某甲主张后来建造的21间房屋均是其父亲孟某乙建造的,而被告杨某则主张是原被告双方建造的。

2010年11月12日,原被告双方以63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上海英伦轿车,车号为苏C×××××,行驶证登记在原告孟某甲名下。

2011年11月21日,原被告双方以335525元的价格购买了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大刘梦佳鑫苑2-1-302室的住房一套及车库,产权登记在被告杨某名下。2011年12月12日,原被告双方对上述房产作出书面约定,并至徐州市铜山区公证处办理了公证,约定上述房产由被告杨某享有100%的份额。公证书编号为(2011)徐铜证民内字第3156号。

2010年3月16日,被告杨某经手向案外人张元龙开办的徐州锦龙纺织有限公司出借人民币20万元。现张元龙涉嫌非法集资被收审,上述借款没有收回。

2007年10月11日,被告杨某作为投保人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为孟某戊投保了国寿英才少儿保险、子女教育保险,每年交保费1788元+872元,已经交保费7年,计18620元;2011年1月4日,杨某为孟某戊投保国寿福禄金尊两全保险,每年交保费11162元,已交3年保费,计33486元;2007年2月27日,杨某为孟某己投保国寿鸿运少儿两全保险,每年交保费1337元,已交7年,计9359元;2011年8月3日,杨某为孟某己投保国寿瑞鑫两全保险、国寿附加瑞鑫提前给付重大疾病保险,每年交保费2003元,已交3年,计6009元;2008年1月7日,杨某投保金彩明天两全保险,每年交保费12208元,已交3年,计36624元;2012年2月28日,杨某投保国寿康宁终身重大疾病保险,每年交保费4200元,已交2年,计8400元;2012年2月28日,杨某投保国寿附加瑞鑫提前给付重大疾病保险,每年交保费612元,已交2年,计1224元;2012年2月28日,杨某投保国寿瑞鑫两全保险,每年交保费9172元,已交2年,计18344元。上述所交保费合计132066元。另外,杨某还为原告孟某甲投保了二份保险,保单尾号分别为9635和9649,每年交保费7071元和4700元,已交2年。

2013年4月23日,被告杨某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贷了9笔款。

2014年5月19日,原告孟某甲与被告杨某因感情不和在徐州市铜山区民政局协议离婚。备案的离婚协议内容为:1、双方自愿离婚。2、双方婚后生两个孩子,女儿孟某己由男方孟某甲抚养,儿子孟某戊由女方杨某抚养,双方各自承担各自费用(包括生活费、医疗费、教育费等一切费用)。如女儿孟某己不愿随同男方生活,愿意随同女方生活,则随女方生活期间女方承担女儿孟某己的一切费用。孟某己和孟某戊的保险费用全部由女方承担。双方随时看望孩子。3、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程庄村6队住房及住房内所有物品都归男方所有。位于大彭镇大刘梦佳鑫苑2号楼1单元302室住房及住房内所有物品、苏C×××××号轿车全部归女方所有。4、双方婚后所有债权债务全部由女方承担。5、双方如有任何一方隐瞒事实情况,发生任何纠纷,后果由双方自负。6、本协议一式三份,双方各执一份,原件存铜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本协议自签字离婚之日起生效,且不能更改。

协议离婚的次日,即2014年5月20日,被告杨某至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将给原告孟某甲投保的尾号分别为9635和9649的二份保险予以退保,所退的款项归还了上述9笔贷款中的二笔。归还二笔贷款后剩余的款项2874.30元,被杨某领取。另外7笔贷款,截止至2014年4月14日,原被告双方已经还清利息,仅有贷款本金未还。经在保险公司查询及当庭对账,原被告双方确认贷款本金为50000元。

原被告双方协议离婚后,原告孟某甲认为儿子孟某戊非其亲生子,故于2014年向盐城市中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亲子鉴定。经鉴定,该公司出具鉴定意见书,排除原告孟某甲与孟某戊有亲子关系。

2014年7月1日,原告孟某甲以变更抚养关系为由向本院起诉,要求:1、判决婚生女孟某己由原告孟某甲抚养,被告杨某每月支付抚养费800元;2、判决被告杨某赔偿原告已负担孟某戊的抚养费10万元;3、判决被告杨某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案件审理过程当中,本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法委托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原告孟某甲与孟某戊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经鉴定,该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排除孟某甲与孟某戊存在亲权关系。本院对案件审理后于2014年11月5日作出(2014)铜少民初字第001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杨某补偿原告孟某甲所支付的抚养费1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合计20000元,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双方之婚生女孟某己由被告杨某抚养,待孟某己能独立生活时,随父随母由其自愿;三、自2014年10月1日起,原告孟某甲每月给付孟某己抚养费800元,至孟某己十八周岁为止。该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2014年7月30日,原告孟某甲再次诉至本院,要求变更协议离婚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的70%分配给原告孟某甲所有。

诉讼过程中,原告孟某甲主张原被告双方婚后所建造的21间房屋全部为其父亲所建,另外还主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其弟弟孟某丁借款20万元。但被告杨某予以否认。

2014年10月24日,被告杨某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提出申请,将其为孟某戊、孟某己和自己购买的上述8份保险重新指定受益人为其母亲董某。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离婚协议书、房产登记备案资料、鉴定意见书、房产证、行驶证、保险单、公证书、收据、本院生效判决书等相关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孟某甲是否有权要求对协议离婚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予以变更。2、原被告双方婚后所建造的21间房屋是原告孟某甲的父亲所建,还是由原被告双方共同所建。3、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被告双方是否向孟某丁借款20万元。

针对原告孟某甲是否有权要求对协议离婚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予以变更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情形的,应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夫妻双方协议离婚的,在协议离婚后一年内一方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对协议离婚达成的分割协议进行变更或撤销。但协议最终能否予以变更或撤销,取决于协议离婚达成财产分割时一方是否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的时间为2014年5月19日,而原告孟某甲对财产分割协议反悔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4年7月30日,在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因此其有权要求变更财产分割协议。同时,被告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事实,与他人生育一子,在协议离婚达成财产分割协议时没有告知原告,存在欺诈行为,因此,原告也有权要求变更财产分割协议。

针对原被告双方婚后所建造的21间房屋是原告孟某甲的父亲所建,还是由原被告双方共同所建的问题,原告孟某甲主张系其父亲所建,而被告杨某则主张是原被告双方所建。原告孟某甲为证明其主张,向法庭提供三名证人到庭进行作证。三名证人分别为孟某丙、许某、孟某乙,其中证人孟某乙系原告孟某甲的父亲。证人孟某丙、许某当庭陈述其二人一起仅在原告孟某甲4间老房屋的北边建造了一处二层房屋。但孟某丙陈述建造的房屋为上下二层8间,而许某陈述是上下二层4间。孟某乙陈述原被告双方婚后所有加建的房屋均是其建造的,但陈述在4间老房屋的北边建造的是上下二层4间房屋。同时,孟某乙还陈述原被告双方结婚使用的4间老房屋的上边的4间房屋是其和4间老房屋一起建造的,而原被告双方却陈述是在婚后扒掉4间老房屋上边的隔热层后重新建造的。

经对证人证言进行质证,被告杨某认为,证人之间的陈述明显存在矛盾,是虚假陈述,且证人孟某乙是原告孟某甲的父亲,存在利害关系,故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使用。

本院认为,证人孟某乙系原告孟某甲的父亲,与其存在利害关系。同时,三名证人之间的陈述存在明显的矛盾,连最基本的建造几间房屋均回答不统一。另外,证人的陈述与原被告双方的陈述也不一致。而原被告陈述是在4间老房屋的上边扒掉隔热层又重新建造了4间房屋,但孟某乙却陈述上下8间是一起建造的,显然也存在矛盾。综上,证人之间的陈述相互矛盾,证人与当事人之间的陈述也相互矛盾,且证人孟某乙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故证人证言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应认定婚后建造的房屋为原被告双方所建。

针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被告双方是否向孟某丁借款20万元的问题,在2014年12月16日开庭过程当中,原告孟某甲陈述在2009年或者2010年,其和杨某一起向孟某丁借款20万元,由孟某甲出具二份借条,一份由杨某持有,另一份由孟某丁持有。在2015年1月16日质证笔录当中,原告孟某甲陈述向其弟弟孟某丁借款20万元,时间是2011年,当时没有打借条。而孟某丁在2015年1月16日质证笔录当中陈述借款时间是2011年,借款的当时就打了借条,是一份借条,由孟某丁收存,后因为时间太长,就将借条扔了。

经对证人孟某丁的证言进行质证,被告杨某否认向证人孟某丁借款,同时认为证人孟某丁的证言与原告孟某甲的陈述相互矛盾,且证人孟某丁与原告孟某甲系胞兄弟关系,存在利害关系,故证人孟某丁的证言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使用。

本院认为,第一、证人孟某丁与原告孟某甲系胞兄弟关系,存在利害关系。第二、原告孟某甲在开庭过程当中的陈述与质证过程当中的陈述不一致,其中对借款时间的陈述一次为2009年或2010年,一次为2011年。对借款时是否出具借条,一次陈述借款时即出具了借条,且是二份借条,被告杨某持有一份,孟某丁持有一份。另外一次陈述借款时没有出具借条。第三、孟某丁陈述的借款时间与原告孟某甲陈述的时间不一致,其中原告孟某甲陈述了三个时间,即2009年、2010年和2011年,而孟某丁陈述的时间为2011年。第四、对是否出具借据,原告孟某甲与证人陈述不一致,其中原告孟某甲第一次陈述打了借条,且是二份借条,另外一次陈述没有打借条,而孟某丁陈述借款时即打了借条,是一份借条。第五、原告和证人均不能提供交付款项的证据。综上,原告和证人存在利害关系,且陈述相互矛盾,同时不能提供付款的证据,故不能认定原告和证人孟某丁之间存在借款关系。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告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与他人生育一子孟某戊,存在重大过错,且在原被告双方协议离婚时其没有告知原告,存在故意隐瞒和欺诈行为。在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原告孟某甲发现了被告的过错,对财产分割问题反悔,有权要求对协议离婚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予以变更。同时,由于被告存在重大过错,在分割财产问题上应对原告适当予以多分。但考虑到被告杨某抚养二个孩子,其中包括与原告所生之女孟某己,因此,应给被告杨某及二个孩子必要的住处。原被告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程庄村建造的21间房屋及购买的苏C×××××轿车为夫妻共同财产。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杨某为本人及孟某己、孟某戊购买保险所支出的保费132066元,为夫妻共同财产。2014年5月20日,被告杨某将给原告孟某甲投保的保险予以退保,在归还贷款后剩余的款项2874.30元被杨某领取,该款项亦为夫妻共同财产。2010年3月16日,被告杨某经手向徐州锦龙纺织有限公司出借人民币20万元,该款为夫妻共同债权。截止至2014年4月14日,原被告双方尚欠人寿保险公司贷款本金为50000元,为夫妻共同债务。原告孟某甲主张原告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另有存款30万元,因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确认。原告孟某甲还主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建造的21间房屋为其父亲所建以及向其弟弟孟某丁借款20万元,同焦点问题的分析原因,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程庄村6组48号的所有25间房屋及房内财产归原告孟某甲所有;位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大刘梦佳鑫苑2-1-302室住房及车库和房内财产归被告杨某所有。

二、苏C×××××轿车一辆归原告孟某甲所有。

三、为被告杨某本人及孟某戊、孟某己购买的保险归其各自所有,所欠中国人寿保险公司50000元贷款本金及以后利息由被告杨某支付。

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交的保费132066元、被告杨某将给原告孟某甲投保的保险退保所领取的剩余款项2874.30元,计134940.30元,扣除所欠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贷款本金50000元,余款84940.3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由被告杨某给付原告孟某甲42470.15元,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五、在徐州锦龙纺织有限公司的债权20万元,由原被告双方各享有一半。

六、驳回原告孟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500元,财产保全费2520元,计16020元,由原告孟某甲负担7000元,被告杨某负担90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份,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刘家合

人民陪审员  刘晓东

人民陪审员  孙统军

二〇一五年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 前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