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等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三中民终字第0412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3-16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马×等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2968
预计阅读:4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三中民终字第0412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3-16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女,1978年9月20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梁×,男,1975年11月9日出生。

审理经过

上诉人马×与上诉人梁×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民初字第441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2014年10月,马×起诉至原审法院称:我与梁×于2011年相识,2011年4月两人确立恋爱关系,2011年8月19日双方举行了婚礼,婚后梁×一直推拖未办理结婚登记。2012年2月23日双方之女梁×1在香港出生。2013年5月,双方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梁×离家出走一直未归,也未支付抚养费用。故我诉至法院,判决双方之女梁×1由我抚养,梁×自2013年5月起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0元。

一审被告辩称

梁×辩称:不同意诉讼请求,马×无法证明梁×1是我的孩子,抚养费10000元过高。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梁×当庭否认与马×之间存在同居关系亦否认梁×1为其女,在法院释明后亦拒绝配合亲子鉴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结合梁×持续向马×支付生活费及双方举办婚礼、拍摄婚纱照等情形,法院认为马×、梁×曾存在同居关系,梁×1与梁×存在亲子关系,梁×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虽梁×对于婚礼、拍摄婚纱照以及支付生活费都做出了解释,但梁×的解释过于不合理,法院难以采信。关于梁×1的抚养权,法院基于有利于其健康成长的原则,考虑到梁×1出生后一直随马×共同生活,现在年幼,如果改变生活环境,对其成长不利。作为女孩,同母亲一起共同生活更有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故判令由马×抚养。对于马×要求梁×负担抚养费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但马×主张数额过高,不符合孩子每月支出的实际情况,法院根据梁×1的实际生活需要,结合此前梁×向马×支付生活费的情况予以酌定。关于抚养费支付期间,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梁×支付了直至2014年7月的费用,法院将判令梁×自2014年8月起支付抚养费用。据此,原审法院于2015年1月9日作出判决:一、马×与梁×非婚生女梁×1由马×抚养;二、梁×于二零一四年八月起每月向马×支付梁×1抚养费三千元,直至梁×1年满十八周岁止;三、驳回马×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诉称

判决后,马×、梁×均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均向本院提起上诉。马×认为原审判决梁×支付的抚养费数额过低,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梁×认为其与马×并非同居关系,其与梁×1之间并无亲子关系,原审对抚养费的认定标准没有合理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本案全部诉讼费由马×承担。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马×称其与梁×于2011年自行相识,2011年4月两人确立恋爱关系,2011年8月19日双方在马×的老家举行了婚礼,婚礼后双方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2012年2月23日双方育有一女梁×1,此后双方一直共同生活直至2013年5月发生争吵。梁×称马×是租男友过年,其没有与马×同居过,双方也没有确定过恋爱关系,婚礼只是配合马×演戏给马×家里看,梁×否认与马×曾发生过性关系。

原审中,马×主张就梁×1与梁×之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梁×明确表示不配合鉴定,法院向梁×释明风险后梁×仍坚持不配合鉴定。

马×提交了梁×1的出生证明,该证明载明梁×1于2012年2月23日出生于香港浸会医院,父亲姓名为梁×,母亲姓名为马×。梁×对此不予认可,称马×自行前往香港生育梁×1,提供了上述信息。马×还提交了与梁×的结婚照及梁×与梁×1的合影,梁×称结婚照系配合马×欺骗马×家人所照。

对于收入情况,马×称梁×为奔来时代国际科贸(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梁×对此予以认可,但称由于没有业务,故没有收入。马×称梁×每周给付其至少500元作为生活费,梁×认可给付生活费事实,但称是由于马×称要给其找项目才向马×给付生活费,自2011年9月至2014年7月期间一直给付马×生活费,2014年7月后没有再给付。马×认可梁×给付了直至2014年7月的生活费。经统计,自2013年3月17日至2014年7月12日,梁×通过宁波银行网上银行向马×汇款约近180000元。

对于梁×1生活支出情况,马×称每月花费为10000元,其中租房费用每月3800元、找保姆每月4500元,其余为日常开销。马×称自身从事微商工作,没有稳定收入。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出生证明、照片、汇款记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本案中,马×主张其与梁×存在同居关系,梁×1系其与梁×所生之女,并提供了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梁×虽对于马×的上述主张予以否认,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反驳,亦未作出合理解释;当马×主张就梁×1与梁×之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时,梁×明确表示不配合鉴定,经原审法院释明后梁×仍拒绝配合亲子鉴定,故依据有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依法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即马×的主张成立。原审法院据此认定马×、梁×曾存在同居关系,梁×1与梁×存在亲子关系,并无不当。

原审法院基于有利于梁×1健康成长的原则,判令梁×1由马×抚养,并无不当。梁×1作为马×与梁×的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梁×作为梁×1的生父,在不直接抚养梁×1的情况下,应当负担梁×1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梁×1能独立生活为止。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梁×于2013年3月17日至2014年7月12日通过宁波银行向马×汇款约近180000元,马×称梁×每周至少给其500元作为生活费,梁×认可向马×汇款的事实,但主张所汇款项系因马×帮其找项目产生的费用,但梁×并未就其所主张的上述事实充分举证予以证明,故本院对于梁×上述主张之事实不予采信。原审法院根据梁×1的实际生活需要,结合此前梁×向马×支付相应款项的情况,所酌定之梁×应支付抚养费的数额适当,本院予以维持。原审法院的其他处理亦无不当。

综上,马×、梁×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5元,由梁×负担(马×已预交,梁×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马×);二审案件受理费140元,由马×负担70元(已交纳),由梁×负担70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鲁 南

代理审判员 闫 慧

代理审判员 史晓霞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立昱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